789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 第627章 生杀予夺!

第627章 生杀予夺!

        第627章    生杀予夺!

        “擒贼先擒王,总算逆转局势了!”

        感到身后短兵相接,丁润喘了口气,挥刀逼开拼死扑上的明尊教弟子,露出喜色。

        他最为精通的兵器,实际上是杀伐第一的刀法,但若论持久作战,还是棍法能够借力打力,更加灵活,如今挥刀一路冲杀,力气耗损得极为严重。

        但他能感觉到,身后的李彦气血如烘炉,没有半分衰退,显然无论是先天的根骨体质,还是后天的运劲技巧,对方都更甚一筹,遇上这样的强者,吕师囊自然再无幸免的可能。

        确实,当寒寂枪与那丈八蛇矛碰撞的一霎那,李彦就知道,即便是他目前保留战力,两合之内也能解决对方。

        毕竟在原剧情里,吕师囊本来就是方腊麾下八大将里面实力最差的一位,与徐宁交锋,二十合不到,就露了破绽,被肋下刺着一枪,搠下马去,虽然与整体局势上的颓败有关,但这人的武力也着实不强,反倒是麾下江南十二神收割了梁山一些人头。

        现在,江南十二神直接死在他手下的就有四个,天赋也弹了四次,接下来就是吕师囊。

        可就在李彦准备施展冷月索命舞,直接一击毙命的时候,一股奇特的感应突然闪过心头。

        那是久违的危机感,隐约间一道眼神落了过来,一触即走。

        “有强敌?”

        李彦不惊反喜,却也没有托大,而是不动声色,力贯长枪,连人带矛,将吕师囊直接挑飞起来,然后朵朵枪花如飘瑞雪,刺了过去。

        “啊!明王佑我!明王佑我!”

        吕师囊还想反抗,手中的长矛疯狂轮转,指望能挡下寒寂枪的攻势。

        然后转了个寂寞,防御尽数失效,就见得眼前的枪花不断闪烁,感到自己的双臂双腿,不断传出强烈的剧痛感,一时间都不知道中了多少枪。

        丁润见了大喜过望:“这是要活捉么?哈哈,多谢林公子!”

        当李彦如探囊取物,将彻底失去行动力的吕师囊生擒活捉时,丁润立刻高呼起来:“贼首已擒,放下武器,速速投降!!”

        “明王会降下神罚的!!”

        看到丈八蛇矛哐当坠地,吕师囊在照面之间,就被挑在枪尖高高举起,四肢无力地垂下,明尊教徒终于无法再负隅顽抗,发出无能的哀嚎,一哄而散。

        不过恶心的一幕来了,确定外面大局已定,一道高喝声也从开封府衙内传出,然后一支亲卫队伍生龙活虎地涌了出来:“快!抓捕贼人!抓捕贼人!”

        嘴上虽然喊得热闹,可这些亲卫簇拥着中间的禁军指挥使,根本不是来抓人的,反倒是去割地上尸体的头颅,公然抢夺战功。

        丁润冷冷瞥了那边一眼,眉宇间露出一抹煞气,一时间也顾不上那里,继续追砍明尊教弟子。

        因为即便在刚刚那样的冲杀破阵和头目被抓的情况下,明尊教弟子直接投降的还是寥寥无几。

        四散哄逃的他们,发现地面无路可走时,就开始往汴河冲去,如下饺子般哗哗往水里跳。

        这并不完全靠水路求生,有些弟子跳的角度不对,直接就砸在河渠边上,摔得脑浆迸裂而死,而不少摔得头破血流的,还挣扎着手脚并用,往水里爬。

        就算是死,他们也不死在官兵的包围圈里!

        卢俊义、索超冲杀出来,截下不少贼子,目睹这一幕,也感到触目惊心:“这些邪教徒真是可怕!”

        李彦脸色沉凝,却不意外。

        但凡宗教造反,虽然最后往往都难以成事,对于王朝的冲击力都很大,原因正在于此,信仰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可以凌驾于朝廷敬畏,甚至能一定程度遏制本能。

        而丁润将能追上的贼子杀干净了,看着汴河一艘艘船只离去,想到本该一场辉煌的大胜,却打成这般模样,不由地长长叹了口气。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被生擒的吕师囊:“幸好拿下贼首,否则此次我开封府衙,可真是颜面尽失!”

        李彦此时已经看向吕师囊,突然道:“看来你们的主教不会来救你了。”

        吕师囊在那铁箍般的手掌下,根本没有挣扎的可能,倒是发现对方没有痛下杀手,眼珠又转动起来,寻思着接下来转到官府手中后逃跑的可能,但当这句话传入耳中,他的瞳孔迅速涨大:“你……伱怎么……”

        李彦微微点头:“还真有主教来了汴京,现在告诉我吧,四位主教的身份和相貌特征!”

        吕师囊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套了话,对于眼前之人又惧又恨,咬牙切齿地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么……”

        李彦二话不说,一掌拍在他的腹部。

        吕师囊浑身一震,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痛感很快弥漫全身,他立刻张开嘴巴,想要惨叫出声,但李彦另一只手卡住他的脖子,却将哀嚎硬生生堵回喉咙里。

        等到好半响后,那掐住喉咙的手掌移开,吕师囊的声音沙哑得连他自己都不认得了:“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彦道:“打散了你的气血,你现在的身体素质,就相当于是没练功的半百老者,我再问你第二遍,明尊教主教的身份和相貌特征。”

        吕师囊面色惨变,一时间不敢相信对方能办到这种事情,但前所未有的虚弱感又似乎骗不了人,喘息着道:“你不会杀我……你要留活口……”

        李彦道:“我又不是朝廷中人,不用顾忌功劳,当时无忧洞贼首也是被我一枪挑死的,又有什么留活口的说法?事不过三,我不会再问第三遍的!”

        面对这份淡然的语气,吕师囊感到一股深深的寒意涌起,嘴张了张,再也硬气不起来了。

        虽然他此时受了重伤,更是被打散了气血,沦为废人,但求生之念不仅没有散去,反倒变得更加强烈。

        因此当面对一个一言不合真要杀死自己的人,吕师囊最终选择了交代:“我确实见过主教……但并不清楚他们具体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有过伪装……我见到的时候……他们的相貌是这样的……”

        李彦仔细聆听。

        他也知道自己的审问方法,肯定会令丘神绩大为摇头,但时间紧迫,顾不上细致的方式了。

        因为明明四周的民居不少火势熊熊,有些已经蔓延开来,可那些禁军根本不帮从四周赶来的铺兵救火,在抢夺了地上尸体的功劳后,立刻朝这边围了过来。

        为首的指挥使已经骑了上马,贪婪的目光落在吕师囊身上,更是直接喝道:“将贼首放下,速速交予我等!”

        李彦理都不理,而丁润上前一步,冷冷地怒视过去:“刘指挥,你想要公然抢功么?”

        那禁军指挥使面色微变,居高临下地俯视过来:“丁判官,你说话要注意些,今夜击退贼子,擒拿贼首,难道是你一人之功么?我禁军奋力与贼人厮杀,你又岂敢说我是公然抢功?”

        此人端坐在马上,在数名亲卫的拱卫下威风凛凛,反观丁润浑身血迹,颇为狼狈,开封府衙的快班弓手也早早四散开来,去附近救火,显得孤零零一人,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丁润深吸一口气,直接抬起手,大声开骂:“刘延庆,你这无耻的懦夫!今夜若不是你三番五次畏战不出,又中贼子奸计,贸然追杀,岂会落得这般地步?你有何资格在这里论功,给我滚!”

        那禁军指挥使闻言愣住,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又羞又怒:“放肆!我的名字岂是你能直呼的,我乃将门出身,世为将家,雄豪有勇,你丁润只不过是个皇城司的江湖子,竟然这般辱我?”

        丁润手握上了刀柄,森然地道:“我辱骂你了,又如何?刘延庆,你这个懦夫,敢上前一步否?”

        禁军指挥使看着他满身鲜血,凶神恶煞的模样,脸色变了,虽然觉得对方不会对自己动手,但终究不敢冒这个风险,咬牙切齿地拍马离去:“丁润!你等着!你等着嗷!”

        李彦还在询问关于主教的细节,百忙间看了过来,微笑道:“没想到丁判官还有这么暴躁的一面。”

        丁润呸了一声:“除了种家外,其他这些狗屁的将门,都是一代不如一代,活该被文官看不起!我这样骂了反倒麻烦少些,否则被这些丘八纠缠上来抢功,那才是没完没了的纠缠!”

        李彦听到他语气里毫不掩饰的轻蔑,也有些唏嘘。

        后世许多人不忿北宋重文轻武,觉得武人不该受那样的待遇,但不得不说,宋朝时期大部分武人的素质确实堪忧,人才都去考进士了嘛,许多名将都有很多难以接受的恶习,更别提那些酒囊饭袋一般的将领了。

        能出狄青和岳飞,真的是军事上的天降猛男,可惜又落得那般下场……

        而事实证明,抢功的事情不仅没完,后续还很快到来。

        两匹快马飞奔过来,一个是去而复返的禁军指挥使刘延庆,另一位则是现今的开封府知府吴居厚。

        丁润看着两人联袂到来,那刘延庆明显露出仇恨与得意的表情时,脸色已是变了:“吴龙图?”

        吴居厚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直接冷声开口道:“丁判官,你今夜立了大功,本官会禀告官家,为你请功的,现在看在本官的薄面上,将这明尊教护法,移交给刘指挥使吧!”

        丁润明白了,吕师囊是目前朝廷抓到的明尊教最高成员,能从他口中问出大量情报,这个价值实在太高了,而刘延庆今夜的调用,本来就是吴居厚这位知府下达的命令,两人显然关系莫逆,所以直接前来,不惜撕破脸皮。

        但相比起刘延庆身处禁军体系,根本奈何他这位判官不得,吴居厚是目前的顶头上司,他好不容易升上来的官位可不能因此丢失,丁润权衡利弊,脸颊肌肉狠狠抽搐了几下,终究垂首道:“是!”

        说罢,他又赶忙看向李彦,低声道:“林公子,此番就算是帮我,将这贼子……给他们!”

        吴居厚也看了过来,语气稍稍缓和:“久闻林二郎武艺高强,今夜所见,果然名不虚传,此番多谢了,他日必有厚报!”

        李彦依旧看向吕师囊:“你没有要补充的了?”

        吕师囊虚弱地喘了口气,细如蚊呐地呻吟道:“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你再是审问我……我也无法多说什么!”

        李彦想了想:“倒也够了……好,看来你要换地方了。”

        吴居厚闻言松了口气,刘延庆则无比得意地看向丁润,看得丁润拳头握紧,身躯轻轻颤抖。

        而眼见自己将要转给另一批明显与林冲和丁润不对付的人,吕师囊眼神深处,也涌动着刻骨的仇恨:“林冲……你别给我等到机会……不然我要……我要……唔!”

        吕师囊突然涌出惊愕之色,嘴巴张开,却已经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一股真劲悄无声息入体的同时,耳畔中还响起一道淡然的声音:“纵火烧民居,是我最不容忍的事情,所以我从来没承诺,你交代了之后,就能活下来!”

        表面上,李彦将吕师囊递过去:“此人失血过多,赶紧治疗一下。”

        刘延庆一把夺了过去,查看情况,确定了吕师囊虽然受伤极重,但仍然活着,忍不住咧嘴笑出声:“哈哈!今夜真是收获巨大!”

        吴居厚也凑了过来,抚须露出微笑:“快快为他包扎伤口,处理伤势,千万要留下此贼的性命!”

        周围的民居依旧在燃烧,但在两位官员眼中,这位囚犯的安危显然更加重要。

        可就在禁军上前,熟练地为吕师囊包好伤口时,一股股鲜血突然从其嘴里涌出,整个人迅速痉挛起来。

        刘延庆勃然变色:“怎么回事?刚刚还好好的!”

        吴居厚高呼:“怕不是受了内伤……快救他!去寻医师来,千万要保住性命!”

        在禁军手忙脚乱的救护中,在刘延庆和吴居厚满怀不甘的叫声下,吕师囊双目怒凸,神采已经消散。

        “好!”

        丁润目睹全过程,嘴角扬起,露出满满的快意。

        然后若有所思地转头,追逐着那道生杀予夺的背影。

        却见其已经带着尝试救灾,却终究无能为力的卢俊义三人,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丁润收回视线,眼中倒映出扭曲的火光,默默叹了口气:“如今的开封府,不配有这样的义士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