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回国

回国

        第002章回国

        烟桥胡同。

        “piano&moon”工作室。

        “宝贝,怎么样?”周琦风风火火地过来,抱住她,一脸谄媚,“你老公那么有钱,几个亿的投资而已,还不是分分钟手到擒来?”

        容嘉面无表情地觑她一眼,拨开她的爪子:“你觉得跟他这样的扑克冰山脸要投资是手到擒来的话——来,电话给你。”

        顺带冷笑,“请开始你的表演。”

        周琦讨了个没趣,讪讪地收回爪子:“哈哈……”瞧这小脸蛋黑的,这是谈崩了?

        不至于吧?区区几亿而已。

        还是这俩祖宗脾气上来,一人没绷住,进而吵架,导致全线崩溃?

        容嘉:“你哭丧着脸是怎么一回事?没他咱们还干不成事了?晚上你把大家伙儿叫起来,开个会,集资集资。”

        周琦震惊:“你太黑了吧?梨子是肯定没钱的,她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她哥手里,大厉和沈三他们自己花都不够,个塞个的败家,你指望他们月底有余钱?不如盼着太阳打西边出来来得实际点。”

        说着,她又叹了口气,“不如你跟你老公服个软吧,他不是小气的人,根据以往经验,只要你伏低做小,他肯定会松口的。”

        容嘉:“……”为了投资你就出卖你姐妹?虽然这工作室咱俩分摊的,你这样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尊严呢?骨气呢?

        塑料友情!

        投资没要到,午饭也没什么胃口,两人就近吃了份外卖,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

        容嘉趴到桌上,感慨:“再不吃外卖了!我想念张姨的咖喱鸡腿!许大大出国后,她就毫不含糊地回了老家。哎,我感觉我被卖了,嫁出去的女儿果然是泼出去的水,再不是人见人爱的小仙女了。”

        周琦:“你老公还在美国吗?今年回了几次?”

        容嘉还真想了想,掰了掰手指:“过年一次,清明一次吧。”

        周琦:“……”

        果然是商业联姻,塑料夫妻!不过,这位看着好像不是很在意的样子,每个月买买买,不亦乐乎。

        容嘉有很严重的公主病,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没事找事。

        于是,两人下午就去了城东的一家珠宝店。

        ……

        “容大小姐,这是我们的首席设计师helen设计的新品,不久前在巴黎展出过,八克拉,绝对是整钻。”

        经理戴着手套,小心翼翼地从助理手里取过戒指,展示给她看。

        容嘉却兴致缺缺,抬手抚了抚鬓边垂落的几绺卷发,正眼都不看一下那折射着华光的透明钻戒。

        周琦连忙开口:“就这破烂玩意儿,也敢拿来糊弄我们?知道她是谁吗?让你们店长和区域经理出来!”

        又瞟了那钻戒一眼,满脸嫌弃:“钻石是越大越好看吗?庸俗!这是哪个三流设计师设计出来的垃圾玩意儿!这种货色,成色勉强,款式一般,颜色又平平无奇,我的柜子里都成堆了,何况是容大小姐?”

        她趾高气扬,手指都快戳到经理脸上了,说话更是连珠炮似的,极尽尖酸刻薄之能事,把一个富婆跟前的狗腿子形象扮演得活灵活现。

        眼见经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容嘉才纡尊降贵地抬抬手,不轻不重地斥责了两句:“周琦,别太过分了。”

        这是京城知名的珠宝店,有着两百多年的历史。经理平日接待的也大多是富贵名流,但从没遇到过这么难缠的顾客。

        他额头的汗越来越多,只好打了内线。

        过了会儿,杨霁雪才从里面出来,瞥一眼容嘉,脸色很冷:“容大小姐这不是来买东西的,是来砸场子的啊。”

        容嘉笑:“瞧你说的,我这不是想你了,来见见你这位老朋友吗?怎么,mx总监的位置待不下去了,跑这儿当一个小小的珠宝设计师来了?”

        提起这件事杨霁雪就恨极了。

        要不是眼前这个女人,她根本不会被辞退。

        mx可是hs集团旗下最大的国际珠宝品牌,那时她是何等风光啊,怎么会沦落到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当一个设计师。

        杨霁雪咬牙:“容嘉,你别太过分了!你不过就是狗仗人势!真把自己当盘菜了!要不是嫁给了许柏庭,你什么都不是!”

        容嘉吹了一下修剪得圆润漂亮的指甲,非常装逼地淡淡道:“可我就是许夫人啊。不服啊?不服憋着。”

        “你——”杨霁雪气得小脸涨红,过了会儿,忽然收了怒色,笑一笑说,“你看我不顺眼,无非是许总在巴黎会展上跟我说了两句话。他欣赏我的作品,说我有设计才华,我们惺惺相惜,不像你,占着许夫人的名头却跟守活寡一样!”

        容嘉怔了怔。

        周琦忙在她耳边提醒:“你忘了?八卦杂志上昨天都编烂了!说你老公跟她有一腿呢!我也看了,瞎编的,不气不气啊!”

        周琦还真想多了。

        容嘉和许柏庭结婚三年,压根就没什么感情。

        结婚那天,婚宴也办得很低调。半个月后,他就去了美国经营他的风投公司去了,逢年过节都不回来几趟,要不是每次遇到事情要他擦屁股,时不时得礼貌性问候一下“亲亲老公”,她差点都快忘了这个人了。

        她针对杨霁雪,完全是因为她前两天在一次宴会上听到她在说她的坏话。

        当时她没鸟她,回头就打电话给hs亚太区的总代表,让他开了杨霁雪。

        杨总很为难,他名头虽响亮,到底只是个代管经理,并没有太多实权,两人扯皮了半个多小时,又上报上去,得到允恳后,才交代下去,把人给开了。

        ……

        离开珠宝店后,周琦问她:“你老公是不是真的很花啊?烂桃花一堆。”

        容嘉:“我怎么知道?我要工作又要巡回演出,哪有时间管他。”

        周琦被噎住了:“……刚开始相亲的时候,你不是挺喜欢他的吗?那天回来,跟我叨叨了好久,说他怎么怎么帅,怎么怎么有礼貌……怎么现在这么冷漠?”

        容嘉不置可否。

        心里却道,本来就没有太深的感情,一开始喜欢他,那完全是见色起意,觉得这人长得好看,英俊多金,又出身名门,跟她门当户对,挺相配的。

        可结婚以后,没过多久他就去了美国,两人一年到头都见不了两次。能有什么感情基础?

        她看他,就跟路边看到的一张帅哥广告一样,只剩欣赏。

        现在,恐怕这点儿欣赏都快磨没了。

        “夫人,请上车。”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在她面前停下,门童下来开门,态度恭敬。

        容嘉跟周琦相继上了车。

        ……

        去的是城郊的一栋独栋别墅。

        进门后,周琦照例一阵惊叹,张开双臂躺到沙发里:“容嘉,你个败家娘们儿。人家有钱人收藏字画、车的,你呢,喜欢买房子!”

        佣人递来现磨的咖啡,容嘉架起纤长的腿,说声“谢谢”,低头抿了口,此时也不忘装逼:“个人爱好。”

        周琦:“万恶的资本主义!地主大人,请收下小的的膝盖!”

        容嘉:“好说好说,平身。”

        周琦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了一本财经杂志,直翻到其中一页:“一开始,你要跟他结婚的时候,我还挺羡慕你的。不,整个京城的女人当时都恨不得掐死你!可是现在,我不羡慕了。许柏庭这种男人,真不是一般女人可以驾驭的。有一点杨霁雪说的没错,你现在的生活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啊?”

        容嘉不说话,抬眼望去。

        照片上的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只戴了一只腕表,修长的手掌叠在一起,撑起下颌。

        他似乎是在想事情,眼眸深邃,望着背景里的大海出神。

        虽然神情淡漠,有些冷冰冰的,但是,那张面孔看上去是那么得温润如玉。冷白皮,黑眼睛,高鼻梁,有种难以言喻的禁欲气息。

        不过,最好看的还是那双眼睛,是那种一看就是有故事的眼睛。

        现实里,周琦只远远见过许柏庭一面,大多数时候看见他是在杂志上,偶尔听过他跟容嘉打过的两次电话,并没有跟他本人打过交道。

        印象里,他好像是个非常冷漠的人,哪怕是在各种报道中,也是不笑的。

        但是,电话里声音听着倒是挺温柔的。

        “他看上去挺斯文的,气质也好,不像报纸上说的那样。”周琦疑惑,说,“不是说,他为人狠厉,冷血无情,把死对头砍成一截截扔海里喂鱼吗?”

        “娱乐小报,当然是往夸张的地方写。”容嘉拍了一下报刊,将之卷起,嗤之以鼻,“他是青年才俊,又不是黑社会,辣鸡小报,成天瞎写博眼球。”

        “他都把你打入冷宫了,你怎么还帮他说话啊?”周琦气愤。

        “我这是实话实说。”

        “不过他真的好帅啊。”周琦捧心,“而且这么年轻。我就三年前见过他一次,红地毯上,身穿白色西装的美男子,真是万千少女心目中的男神模样。”

        容嘉瞟她一眼:这是一个没有原则的女人。

        周琦说:“不过也不能都不信。”

        这么年轻就撑起这么大一个商业帝国,而且常年跟那些财阀资本打交道,能是好相与的?

        看着斯斯文文的,谁知道面具下是不是另一副面孔?

        这个道理,容嘉也懂。

        不过,当时她完全沉浸在他的盛世美颜中,心甘情愿地沦陷并跳入火坑。

        所以,当容家提出让她去和他相亲时,她没多想就同意了。于是,过了这三年丧偶式生活。

        他是性冷淡还是性冷淡?

        哦,也许只是在家里性冷淡,外面仍旧彩旗飘飘也不一定——容嘉恶劣地想。

        而且,无论是家世还是财富地位,许家明显比容家更胜一筹。

        当年,一开始容嘉是和他堂兄许延庭定的娃娃亲,后来,许延庭在继承人争夺战里没争过他,成王败寇,落魄的许大公子就跟他爸许怀山一块儿被流放到南非的石材基地挖矿去了。

        关于这段老黄历,也是京城各大圈子里津津乐道的谈资。

        也因此,有段时间,容嘉非常无辜地背负上了“红颜祸水”的名头。

        虽然她年少时跟许延庭私交尚可,但并没有到生死相许非君不可的地步。跟许柏庭,那更是八竿子打不着,就比陌生人强一点。

        这两兄弟争权夺利关她什么事儿?

        她真是躺着也中枪!

        晚上,容嘉和周琦在家里吃了顿自制牛排,容嘉喝了点红酒,有些微醺了。

        “那我先走了啊,宝贝,你早点休息。”周琦在门口跟她道别。

        “嗯,路上小心。”

        周琦离开后,屋子里彻底安静下来,偌大的客厅空荡荡的,窗外灌进夜风,吹得金线帘幔波浪般微微起伏。

        容嘉端着高脚杯,躺在沙发里,自斟自饮。

        电视机里报道着itmt如今的股价和市值,然后,难得有了这位hs总裁的特写。

        她抿了口红酒,盯着这张跟三年前一样俊极无俦的脸,忽然觉得这个人无比陌生。

        仔细想来,结婚三年了,她连他是怎么样一个人都不了解,大多是在电视里和财经报道上看到他。

        看似熟络的聊天记录长篇大论,实则冷漠公式化,不过是为了达到目的的虚与委蛇,毫无感情投入。

        跟她平日与圈子里那些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如出一撤,大家都戴着面具。谁知道谁背后是怎样一个人?所以,吵架的时候她能拂袖而去,有求于他了,又能马上拉下脸主动求和。

        说到底,没那么在乎罢了。

        就跟他对她一样,要么冷着张脸大半个月没有消息,要么张口就损她,用周琦的话说,这老公跟淘宝九块五包邮的一样。

        但凡喜欢,哪有不小心翼翼的?

        要说许柏庭对她不好吧?

        送房送车送卡,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只要她开口,一个电话的事情,他马上让魏洵给她办妥,可以说是慷慨大方雷厉风行了。

        他虽然冷漠,但是以往寥寥的几次会面中,除了爱怼她,对她倒也算温淡有礼。

        这三年,夫妻间也算得上相敬如宾。

        可是,她怎么就这么不得劲儿呢?

        她拿起遥控,电视机画面一转,转到了八卦新闻。

        杨霁雪的脸在酒会上特别鲜明,然后是那张她熟悉又感到陌生的脸。

        其实容嘉也能看得出来,那是借位,这两人没有什么,但是,看到这种新闻,心里就是不爽,怎么怎么不爽。

        而且,她真的了解许柏庭吗?

        他就跟迷雾一样,她甚至不知道他的生日是几月几日。

        他跟杨霁雪真没有什么吗?

        容嘉眯了眯眼睛。

        这种心烦意乱的时候,偏偏有电话打进来。她不耐烦地接通,那边传来一个清冷的声线:“itmt的事情处理完了,我明天回来。”

        容嘉喝多了,脑子有点混沌,下意识开口:“嗯?你谁啊?”

        那边沉默了良久。

        等她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睁大了眼睛时,电话里发出“嘟嘟嘟”的忙音。

        容嘉一看——

        他把电话给掐了。

        容嘉:“……”

        生气的难道不该是她吗?好端端的,他发什么火啊?!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