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老公

老公

        第004章老公

        跟许柏庭结婚后,完全没有想象前那么美好。

        除了他忙得昏天黑地,常年待在国外外,两人的性格也是南辕北辙。

        比如,她喜欢热闹,喜欢隔三差五就跟朋友出去玩。

        他则截然相反,最讨厌热闹,最好除了工作之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安安静静的,谁都不要来打扰他。

        有时候,他没事的时候,能一个人靠在沙发里拄着头思考一天。

        这要换了一般人,那是能崩溃的啊。

        可是,他完全不一样,他那是享受。是的,容嘉发现他很享受孤独。

        而且,他好像天生凉薄,理智到近乎变态,永远不会有什么过于激烈的情绪起伏。

        生气是隐忍的,快乐是克制的,喜欢是,厌恶也是。

        在那张年轻英俊的脸上,你永远看不到有什么过于激烈的情感,他的眉宇间似乎总是带着一种她难以理解的寂寞与忧愁。

        他也从来不跟她商量任何事情,逢年过节,哪怕回来,也只会提前几个小时通知她,简单地告诉她一声,他要回来了,或者干脆说都不说。

        她永远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想什么呢,怎么一个人坐在沙发里?”玄关处传来声音。

        容嘉被吓了一跳,回头望去。

        居然是许柏庭。

        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门,他弯腰脱下软皮鞋,把手上的西装外套交到另一只手上,扯开领带,松了松衬衫领口。

        魏洵毕恭毕敬站在他身后,伸手接过了西装。

        这房子是他在三环的众多房产之一,位置偏僻,背靠山麓,风景非常秀丽。容嘉来过一次就喜欢上了,虽然房子多,她大多数时间是住在这边。

        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容嘉张了张嘴巴,真不知道要说什么,到嘴的话成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下飞机就过来了。”他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喜怒。

        容嘉迟疑了一下:“哦。”

        然后,两人就没话了。

        容嘉洗澡花了半个多小时,合着睡袍滑入被窝里时,身后一双长臂揽住了她,继而是贴过来的温热躯体。

        他也不说话,“啪”一声关了灯,室内暗下来,有些细碎的吻落在她的颊边。揽着她腰际的手,坚实有力,有让人心跳不由加速的禁锢感。

        许柏庭身材不错,脱了衣服后,完全不像是看上去那么清瘦。

        只是她一直不在状态,大半年都没经历,难免疲乏无感,甚至打了个哈欠。

        也不知道是哪里刺激到他了,原本温和的动作忽然变得粗鲁起来,一把就扯掉了睡袍的带子,弄得她生疼。

        容嘉的低咒声淹没在被他封住的嘴里。

        ……

        第二天。

        容嘉洗漱完,打着哈欠走到一楼餐厅时,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早饭。许柏庭坐在长条桌对面,低头吃着,神情有些漫不经心的淡漠。

        他吃的向来不多,慢条斯理,不经意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

        容嘉在他对面坐下,也安静吃着。

        “明天我休息,有想去的地方吗?”许柏庭忽然开口。

        容嘉一愣,好半晌没说话,目光古怪地望着他。而且,选择困难症的她实在想不到。

        知道她向来墨迹,许柏庭微微皱眉,提议:“那就出海吧。”

        容嘉:“……哦。”他习惯了替人做决定,而且思维敏捷,很有决断,她往往跟不上他的节奏,只好跟着他走。

        仔细一想,出海也挺好的,她也没怎么出过海。

        于是,下午他难得从公司早退了。

        容嘉跟着他,为了不引起意外的麻烦,两人并肩从总裁办专用电梯下去。谁知,正好遇到拿着资料过来述职的景钰。

        “许总。”景钰看看他,目光又落到他身边的容嘉身上,冷着脸,握紧了手里的资料。

        容嘉脸色尴尬,被她盯得很不自在。

        许柏庭不着痕迹地移了一下步子,把她挡在身后,跟景钰说:“我还有点事情,资料你先交给魏洵吧。”

        景钰:“……好。”

        眼睁睁看着两人走远,她的心情,何止是五味杂陈可以形容。

        ……

        “她刚刚看我的眼神,好像要吃了我似的。又是你的爱慕者啊?”走出公司,容嘉有意无意在他面前提起,从一旁窥探他的神色。

        许柏庭面色如常,没有理会她。

        容嘉哼一声,也不逼逼了。

        他给她开车门,让她进去,自己也上了驾驶座,凉凉道:“你不是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吗?还怕她瞪你?”

        “怕啊,怎么不怕?女人的眼刀子,那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他无声地笑了笑,眼底有些嘲讽,倒车出了车库。

        容嘉拄着头望着他的侧脸。

        这个人,开车时也是安静的,像是在思考,眼神放空,总是很深邃,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有当她拍拍他的肩膀,他才会回头,对她露出笑容。

        刚结婚那时候,他对她也算是彬彬有礼,很有耐心地扮演了一个完美的老公。

        从外表上看,他俨然是一个温润如玉的贵公子,说话都不会对人大声那种。谁知道骨子里是这么冷清薄情的一个人!

        这么想,容嘉心里不忿,忽然伸长脖子,飞快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他的背脊有片刻的僵硬,诧异回头。

        结果,看到了她狡黠得逞的小脸。

        他先是微怔,然后扯了一下嘴角,泄出一丝冷笑:“很好玩吗?你几岁了?”

        容嘉看着他俊美如神祇一样的脸,还有眼底的不屑,跟他做了个鬼脸,嬉笑道:“好玩啊,怎么不好玩?”

        最好撕下他这张高傲冷漠的面具!

        后来出了海,坐他的私人游艇。没等他招呼容嘉就爬了上去,还摔了一跤。好在底下不是石头和沙滩,而是平滑的甲板。

        许柏庭弯腰把她扶起来:“都工作两三年了,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点也不假,废柴终究是废柴。”

        靠!

        容嘉气得差点吐血,狠狠瞪他。

        不带这么埋汰人的!

        要么冷冰冰的一句话都不说,要么开口就怼她!还不如把您尊贵的嘴巴闭上呢!

        呵呵哒:)

        “别噘了,都能挂个小油瓶了。”他没好气的口吻,约莫是笑了一下。

        容嘉难得看到他放松清朗的笑容,楞了一下。

        印象里,他从来不笑的。

        不知怎么,她心情不错起来,自己也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感受了一下海上自由掠过的清风。

        许柏庭忽然从后面抱住她,温热的唇贴上她的耳畔,继而游走到脖颈处。

        容嘉被吓了一跳。

        她向来敏感,被他弄得笑场,伸手就去推拒:“好痒啊,你别亲了!靠,许柏庭,你个王八蛋——”

        好一番闹腾。

        回去的时候,容嘉像是想起什么,冷不防问他:“……许柏庭,你父母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啊?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他沉默下来,刚才温淡的笑容也褪去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空气凝滞,四周变得死寂。

        过了会儿,他才若无其事地说:“他们已经过世了,剩下的,姥爷他们现在在香港,我很久没回去了。过年的时候,如果你愿意,我带你回去。”

        见他这样,容嘉也不敢再问了。很明显,他是不想提。

        报纸上说他母亲是中葡混血,曾经的“澳门街第一美人”许岚山,对他的父亲却只字未提。

        甚至从小,就没有任何关于他父亲的报道。

        容嘉想,可能有什么不能提及的隐情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最多,他是不想告诉她,没有那么信任她而已。她对他而言,终究只是一个局外人。

        她又何尝不是?

        看似和谐的夫妻生活,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他需要这样一个美貌会社交的女人帮他打理家务事,平衡各种亲属关系,她要他的钱、名利和地位,以此为跳板获取更大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