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霸道

霸道

        第005章霸道

        礼拜天,许柏庭早上要赶一趟顺义,早早就出了门。

        容嘉乐得在家里看电视。

        快中午的时候,他给她打来电话。容嘉懒懒接通:“喂——”

        “我还有半个小时到,到门口等我。”许柏庭的嗓音透过电话线闷闷地传过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磁性,叫人神魂颠倒。

        但是,语调却是没有一点起伏,冷冰冰的像是在吩咐魏洵去准备资料。

        容嘉气闷,啧了一声:“许大大,您好歹跟我说一下,要出去干嘛吧?”

        “吃饭。”照例的言简意赅。

        容嘉还想说点什么,他已经打断了她:“我还有事,去换一件衣服吧。对了,上次那件绿色的裙子不错。”

        然后,谈话到此结束。

        如果是刚开始结婚那会儿,容嘉可能还会生会儿气,这都三年了,对他脾性多少也有些了解,知道在这种事情上置气就是跟自己过不去,懒得搭理他,转身回房间换了衣服。

        不过,她没有按他的吩咐换那件绿的,而是换了一条白色的法式长袖连衣裙,戴上了帽子。

        到了楼下,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已经停在别墅门口。

        司机下来给她开车,容嘉弯腰跨进去,和许柏庭隔着两手的距离坐了。

        车子启动,穿梭茂密的林荫小道。午后,太阳穿过叶间的罅隙,筛下一大片细碎的光斑,微风摇曳,忽明忽暗,缓缓晃到车里。

        容嘉回一下头。

        许柏庭似乎是很累,靠在椅背上假寐,长长的睫毛,略缓和了一下他平时有些凌厉迫人的气度。

        当然,也可能是闭着眼睛的缘故。

        容嘉心道。

        他本来就不爱说话,一路上,两个人就干坐着杵在那儿,前头的司机更是大气不敢出。

        ……

        午饭是在长安街那边的一家西餐厅吃的。

        他在国外吃惯了西餐,虽然厨艺不错,却很讨厌下厨。容嘉是唯一吃过他做的饭的人,不过也就少数几次。

        这个点,餐厅里人很少,二楼这角落里更是幽静。

        三三两两的人,出入都是名流。

        有乐声传来,容嘉回一下头,是从二楼的平台上传来的,原来是换了个穿黑色吊带裙的女孩来演奏。

        虽然长得不错,琴弹拉得却是一般。

        容嘉是学金融的,业余爱好是各种乐器,钢琴弹得最好,其次就是小提琴。

        正百无聊赖,朝对面人看了眼。

        许柏庭低头切一块牛排,神情专注,动作雅致,游刃有余的样子。他今天穿得挺随意,领口没有扣紧,漏了两颗扣子,也没有系领带,挺括的西服搭在身后的椅背上。

        他的脸庞十分白皙,轮廓分明,眼尾要比一般人长些,略微上挑,抬眼时颇有几分风流韵致,可低垂时,又有些冰冷疏离,看着不大好接近。

        确实是赏心悦目的男子。

        就是——太闷了。

        容嘉试图找点儿话题:“怎么想到到这儿来吃饭了?”

        许柏庭:“离家近。”

        容嘉:“……”真是简单无比的理由呢。

        她心里那股子气,实在是咽不下吞不进,狠狠插了口水果,塞进嘴里。因为吃得急,还噎了一下。

        许柏庭看她一眼,把自己手边的水递给她:“我没喝过。”

        容嘉看一眼他手里的杯子,大力拿过来,一口灌下去,喝完了,挑衅地在他面前晃一晃:“没事儿,喝过我也不介意啊。”

        许柏庭没应,低头继续切牛肉:“快点吃吧。”

        容嘉:“干嘛要快点吃?”

        许柏庭:“今天有空,下午带你出去逛逛吧。”

        容嘉:“谢主隆恩了。”

        他抬眼看她,把手里的叉子放下:“你一定要这样跟我说话吗?”

        容嘉:“不然要怎么说话?”

        许柏庭看定她,目光毫不动摇:“你有话,不妨直说。”

        容嘉:“……”

        虽然她没抬头,这会儿也不得在心里面佩服。他确实是洞察敏锐,稍有一点神情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她这番拿乔做作,到底是意难平罢了。

        容嘉哼一声,没抬头,语气淡淡:“你跟杨霁雪什么关系?”

        “谁?”他皱了一下眉,思索了一下,“不认识。”

        容嘉抬头瞪他:“巴黎会展,你跟她的新闻都上头条了!”

        他这才有点印象,眉头却皱得更深了:“那天我刚刚参加完luc的周年庆,受邀过去,有个女人拿着杯酒过来,泼到了我身上。你是说这个?”

        “就这样?”

        “不然呢?”他似乎不想多聊,低头抿了口酒,“我真搞不懂你们女人,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么老套的搭讪方式,愚蠢。她说要帮我洗衣服,我说这衣服沾了酒洗不出来,让魏洵去扔了。”

        容嘉笑出来。

        她承认,这“愚蠢”两个字成功地取悦到她了。

        随即又察觉过来,瞪他:“什么叫‘你们女人’?别把我跟她相提并论好吗?”

        “嗯,你比她漂亮。”

        容嘉还没高兴两秒,他下一秒淡淡道:“但是,智商处于差不多的水平线,严格来说,没有本质区别。”

        容嘉:“……”(╯‵□′)╯︵┻━┻

        ……

        因为杨霁雪的事情,容嘉又跟许柏庭吵了一架。

        最后吵累了,躺在车里睡着了。

        许柏庭回头看一眼,脱下西服给她披上,又把她的脑袋轻轻拨到自己肩上,吩咐司机:“开一下暖气。”

        “好的,许先生。”

        到了家里,容嘉还睡着,许柏庭捞过她小小的身子,就这样抱着,弯腰直接把她抱出了车。

        司机把门关上,后面一辆凯迪拉克保姆车里出来两个家政阿姨,魏洵也跟着,手里拎着文件袋。

        几人跟在许柏庭身后进了门,然后,听他简单的吩咐了几句。

        “把这些、这些,全部收起来。”

        许柏庭指的是墙上的卡通壁纸、五颜六色的靠垫,还有地上乱七八糟不知道什么图案的毯子。

        把容嘉抱出房间后,他又翻开抽屉,搜出了几包薯片,全扔给了魏洵。

        “谁给她买这种垃圾食品的?”

        几人面面相觑。

        后来还是魏洵轻嗽一声,解释:“夫人也不一定要吃,她有收集癖,有时候去一趟超市,看到颜色好看的,哪怕不用不吃的,也会买回来屯在家里。”

        对于这种行为,许柏庭当然难以理解:“她当家里是垃圾场吗?”

        当晚,家里“焕然一新”。

        早上起来时,容嘉看着只有黑白灰蓝等冷色调组成的屋子,还有空空荡荡的房间,愣住了。

        有那么会儿,以为自己走错了家门。

        “许柏庭——”

        “大早上的不用表演声波功。”清冷的嗓音从二楼传来。

        容嘉抬头,穿着白衬衣的男人姿态慵懒地伫立在楼梯口,袖子挽到了肘弯里,表情很淡,眉毛都没动一下。

        容嘉难得不为美色所动,咬牙切齿:“你怎么能把我的东西都扔了?你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他给她纠正:“没扔,收起来了。”

        容嘉:“你这是鸠占鹊巢!”

        “你的脑子里是塞满了稻草吗?”许柏庭耐心告罄,“容小姐,我有必要提醒你,这房子是我买的,也在我名下。鸠占鹊巢这个词,你自己细品。要是高中语文没毕业,建议回炉重修。”

        容嘉:“……”

        (╯‵□′)╯︵┻━┻

        ……

        因为这件事,容嘉心情很差,一个电话打到常去的那家高端定制旗袍店。店主听见她的声音,跟蚂蟥见了血似的,立刻绽开笑脸。

        闲扯淡了几句,满口答应,让人把上次她定做的两件古法旗袍送过去。

        到手后,容嘉抚摸着衣料丝滑的质感,心情好多了。

        穿上后,对着穿衣镜自拍了几张,发到朋友圈。

        【容公主】:好看吗[害羞][害羞]

        下面一堆拍马屁的,不到一分钟就积累了长长一串。但是,这些显然不能满足她。她想了想,挑了其中最好看的两张——

        发给了许柏庭。

        【容嘉】:好看吗,许大大?

        许柏庭回复得倒不算慢,简单三个字——

        【许大大】:很精致。

        容嘉眨巴了一下眼睛,还以为他要损她两句呢。“许扒皮”良心发现了?

        但是很快,她就收回了自己之前的心里话——

        【许大大】:像极了一条美则美矣,但是毫无灵魂的米虫。

        容嘉:“……”我谢谢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