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恩爱

恩爱

        第009章恩爱

        为了表示歉意,高铭请大家吃了宵夜,宋舒窈又给剧组的工作人员人手送了一个礼包,算是表示歉意。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事儿算是揭过了。

        私底下甭管怎么议论,面上大家还是和和气气的。

        拍摄也提上了日程。

        到了要拍温泉山庄的戏份,容嘉想了想,给许柏庭打了电话。

        彼时,他在洛杉矶参加一个峰会,刚刚下会议就接到了:“什么事情?”

        “借山庄给我!”

        人家是开门见山,她是理直气壮的开门见山,还是吵完架后理直气壮、开门见山地索取。

        许柏庭都笑了,跟一同出来的几个参会人员从容微笑,挥手道别,回头换了只手机继续听她的电话:“不相信我跟宋舒窈的事情了?”

        “从来就没相信过。”

        “?”

        “就是不爽。”

        许柏庭在电话那头笑了一下。

        容嘉觉得,他这笑容里有些揶揄的意思。于是她也笑一下:“借不借我温泉山庄?”

        “借,怎么不借?”

        两人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只是笑容很假。

        跟聪明人说话就这点好,知道作,为自己争取利益,但也知道适可而止,给对方台阶下,不会闹得彼此都太过难看。

        容嘉说:“明天晚上我要参加一个慈善晚宴,你来吗?”

        他顿一顿:“你知道我不喜欢这种场合。而且——”他有些兴味盎然,反问她,“为什么,你会想到请我参加?”

        他俩一般各自参加各自的宴会。

        毕竟,都不是高调喜欢秀的人。

        容嘉卖了个关子:“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只一句话,来不来,honey?”

        许柏庭呵了一声,声音冷淡,却带着几分促狭:“谁是你的honey?”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感觉他这会儿心情还不错。

        容嘉也不介意捧捧他:“当然是英明神武、家财万贯、丰神俊朗、才华横溢……”

        “打住打住,我下午2点的飞机,大概晚上七八点到,到时候再说。”

        “我在s市。”

        “ok,见面聊。”挂断前,他破天荒问了句,“想要礼物吗?”

        容嘉:“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许总?居然想要送我礼物?”他可是从来不送女人礼物的。

        哦,也不算不送,他比较喜欢直接一点的——逢年过节就给她打钱。

        嗯,够简单直接。

        许柏庭听出她语气里的嘲讽,冷冷一笑:“算了,算我自作多情,真真是上赶着不是买卖。”

        他说着要挂了,容嘉忙嚷嚷:“要啊,怎么不要?我这不是受宠若惊吗?说吧,什么礼物?”

        “有点神秘感好吗?”他轻笑,“见面不就知道了?”

        容嘉总感觉这话有些意味深长的味道,总感觉有蕴含的阴谋。

        不过,这人心思深,不到最后一秒叫人看不透,她也懒得去猜他的想法。

        “好,见面再聊,拜拜。”

        “拜——”

        ……

        第二天一早,容嘉就去片场视察了。到了那儿,却发现气氛不对,一问才知道,宋舒窈有一场淋雨的戏,她怎么都不肯,说这天气淋雨要病的。

        “就她金贵,拿那么高片酬,有点牺牲不正常?再说了,这天气都快二十度了,哪里冷了?”周琦吐槽。

        容嘉说:“她要实在不肯,那就找替身吧。”

        导演林宏也很为难:“这几场戏还是顺拍比较好,不然情感很难带入,成片的效果会大打折扣。而且,别的演员档期也排不过来。”

        容嘉明白他的言下之意。

        就宋舒窈那个就知道干瞪眼的破演技,顺拍都不一定拍得好,何况是打乱了顺序拍。

        容嘉说:“我去跟她说。”

        看到容嘉从远处走过来,正骂工作人员的宋舒窈收起了脸上的怒容,冷哼一声,抱着肩膀不说话了。

        容嘉递给她一杯水:“骂累了吧?来,喝点儿水。”

        宋舒窈:“……”

        容嘉把杯子往她面前推了推:“不渴吗?”她抬起腕表看了看,“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吧。宋小姐,精力不错嘛。这中气十足的,可见体魄不错,不至于大春天儿淋点儿雨就病入膏肓吧?”

        暗讽比不上明嘲,这相当于是赤/裸裸的打脸了。

        宋舒窈立刻把高铭的话忘到了九霄云外:“容嘉,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跟许柏庭的婚姻到底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拿着鸡毛当令箭,你有什么能耐?”

        容嘉还没开口呢,身后有人道:“我妻子是没什么大能耐,但是自己创业,与人为善,没拿着我的鸡毛当令箭过。”

        容嘉和宋舒窈齐齐回头。

        许柏庭从廊道的阴影里过来,中庭有几株竹子,枝叶婆娑,筛下的光斑在他身上隐约晃过。

        有那么会儿,像是流年辗转,光影错落,有种格外静谧的美。

        以至于,人都走到面前了,两人才反应过来。

        他把手里的花递给了容嘉。

        容嘉讷讷地接过来,然后,明显看到身侧的宋舒窈脸都涨红了,不知道是窘的还是憋气的。

        许柏庭都没正眼瞧她一眼。

        很明显,跟报纸上“相交甚密”的报道八竿子打不着。

        她心里忽然就舒坦多了。

        笑容也真多了。

        上前揽住他的胳膊,整个人都差挂他身上了:“honey,你怎么才来啊?我好想你啊。”

        她自己都快吐了,许柏庭却神色如常,还伸手捏了把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来,正儿八经地欣赏起她笑容。

        他自己也笑:“不是让你不要急,很快就到吗?”

        容嘉真的要吐了,不着痕迹地起了身。

        宋舒窈也被这狗粮膈应得慌,也没脸再呆这儿了:“不好意思,容总、许总,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了。”

        说完,也没等他们应,径直走开。

        容嘉望着她的背影,冷冷道:“怎么不打个招呼?”

        许柏庭也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语气波澜不惊:“无关紧要的人,以及——没有价值的人,需要吗?”

        容嘉回头看着他:“那我是属于有关紧要的、还是有价值的呢?”

        许柏庭笑:“你觉得呢?”

        ——笑得真虚伪——容嘉心道,扬扬手里的花:“谢谢您的花了,许总。不过,我不喜欢红玫瑰,俗气。”

        许柏庭:“是吗?我觉得跟你挺配的。”

        容嘉:“……”我配你祖宗,跟你祖宗十八代都配:)

        看她吃瘪,他的笑容就真切了些,莞尔道:“花是买车附送的,魏洵早上去提新车,正好一并拿了,我就借花献佛吧。”

        容嘉:“……”我可去你的,mmp!

        ……

        宋舒窈之后安分了许多,好几天都恹恹的。

        周琦跟容嘉说:“她两个代言都被取消了,是hs旗下的顶级彩妆品牌,能不消停吗?宋家那边也被警告了。”

        容嘉低头喝咖啡:“意料之中,比想象中更快。”

        周琦:“你早知道?”

        容嘉:“她整成那样,除了品味有问题的,谁瞧得上?许柏庭就算要出轨,也不会找这样的。”

        周琦:“那你们为什么吵架?”

        容嘉:“他自己处理不好私事,害我丢脸,我难道还要笑脸相迎?”

        周琦:“现在不吵了?”

        容嘉:“算不上吵架,我们就这样。”

        八个字概括,那就是——不冷不热,虚情假意。

        可能也跟常年不见面有关系。

        反正就那样吧。

        晚上去参加慈善晚宴,容嘉和周琦、温梨都去了。虽然是小圈聚会,规模尚可,包了天鹅宫整层。

        容嘉和许柏庭一起出场的时候,算是吸足了眼球。

        她甚至还能听到私底下的窃窃:“他俩不是关系不怎么样吗?许总居然陪她来?”

        “面子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容家和许家毕竟利益相关。”

        “小婊/子,两面三刀的。许柏庭瞎了眼,看上她?”

        “没瞎,还是这么漂亮。”

        “呵,男人。”

        “还别说,他俩挺配的。一个逼兄夺嫂,毒蛇一条,一个呢,八面玲珑,能说会道的,渣男渣女,天生一对呢。”

        “可是他俩长得真是好看啊。”

        ……

        容嘉目不斜视,手搭在许柏庭肩上,身体软得像是没有骨头,娇娇柔柔地贴在他身上。

        许柏庭声音很低,也很淡:“差不多得了,再装就矫揉造作了。”

        容嘉笑得春风拂面:“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样的吗?柔弱无骨,弱柳扶风,风一来就能吹跑。”

        许柏庭毫不留情:“脑残小言看多了吧你?”

        容嘉:“是啊,直接把你代入男主角呢,对女主求而不得,进而囚禁,一言不合就咆哮嘶吼,真是霸道本霸呢。”

        许柏庭:“……”

        容嘉看到他的脸色就开心了,踩着舞步优雅地转了个圈,不忘补刀:“跟个神经病似的。”

        许柏庭:“……”

        容嘉点到即止,忙打补丁:“我说那些像你的小说男主角呢,不是说你啊。”

        许柏庭已经收起了情绪,手搭在她的后腰上,微微用力。容嘉一个踉跄就被揽在了他的怀里,下意识就要反抗,腰被一股大力握住。

        不容置疑。

        “怎么个霸道法?”他微微低头,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眸光深邃,“是这样吗?你好,被神经病囚禁的一朵娇花。”

        容嘉:“……”

        一曲毕,音乐停了。

        他稍稍后退两步,面无表情地望着她,半晌,手搭在肩上略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远远的,就见他抬手扯去了领带,团给了身后紧跟上去的魏洵。路上有跃跃欲试想过去搭讪的,可见率先上前的两个名媛都被他冷脸无视,生生止了脚步。

        观望着、不甘不愿,也只能眼见着他扬长而去。

        在场,恐怕就容嘉漠然置之,一点想上去哄他的想法都没有。

        这臭脾气,要不是老天爷赏饭吃的这张脸,加上还能赚两毛钱,谁还耐烦搭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