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跑马

跑马

        第010章跑马

        “你跟柏庭吵架了?”过两天,远在景山修养的大伯打来了电话,“他难得回来一趟,怎么你不搬去跟他一起长住?”

        容嘉咬牙,愤愤地想,到底是哪个大嘴巴在那边瞎逼逼,别让她知道,电话里却笑得温婉无辜:“没有的事儿,夫妻间,有点小矛盾不是很正常的吗?没事儿,我们经常吵架,过两天就好了。这几天公司忙,我暂住在烟桥胡同里,就几天。反正他也忙,不怎么回来。”

        心里却道,她去那里住着,等着他这位皇帝随时来临幸吗?

        真真是上赶着不是买卖呢!

        容静霆没马上说话,一阵心照不宣的沉默。

        容嘉手心冒汗,这大伯,向来不好糊弄,贼精明。

        好在他没打算在小辈的这种小事上大做文章,只是笑了笑:“那好,这个礼拜六,我约了人在西山跑马场骑马,你也来吧。你的马术,恐怕放眼整个京城的圈子里也是首屈一指的。”

        “这么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一定来?”

        “您可是长辈,长辈邀约,我怎么敢不来?”

        ……

        到了地方,有两个勤务一早就等在门口,经理也在,纷纷过来跟她打招呼。

        她是熟面孔,几人都知道她的身份,态度很是客气:“休息室装修过了,还是老地方,有您的专间,现在过去换衣服吗?”

        容嘉看一眼,来得匆忙,穿的还是便服。

        她点点头,跟着经理寒暄两句,绕过草场往南面走。在走廊上撞上一人,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好在对面这人伸出手,稳稳扶住她。

        “对不起,没事儿吧?”

        容嘉抬头,是个穿白色西装的年轻人,笑容温润,看上去风度不错。不过容嘉对不熟悉的人向来不假辞色——

        “没事。”她淡淡道,转身拐入了廊道里。

        年轻人往她离开的地方望了一眼,身边一个穿黑西装的中年男子笑道:“居然是她,这小姑娘这些年出落得愈发漂亮了。”

        “李参赞,你知道她?”

        中年男子笑道:“容嘉,容家千金啊,有几个人不知道?你常年在国外投资,没见过她也正常。别去惹她,笑起来挺可爱的,好像天真无邪,却是只笑里藏刀的小狐狸,一肚子坏水儿,别阴沟里翻船,吃了她的亏。跟她啊,面上嘻嘻哈哈就行了,可别交心,难缠得很。”

        “是吗?”年轻人笑了笑,没在意。

        ……

        “大伯。”容嘉扑入容静霆怀里,亲昵地仰起脸,跟他撒娇,“好久没见了,想不想我?”

        容静霆苦笑,回头跟几个一同来的看着像是领导模样的人说:“你们看,我们家的小公主,多大了?还这样。”

        几人都笑起来。

        “容嘉都长这么大了。”

        容嘉望去,觉得这人有点眼熟,似乎是个外交官:“您好。”

        “不记得李叔了?刚才在走廊上打过一个照面,你呢,掉头就走,肯定是把我这把老骨头给忘了。”

        “哪能呢?刚刚您站背光的地方,我没看清,对不住对不住。”她拱手作揖,伏低做小,“这就给您老赔罪了。”

        另一人:“这小丫头。”

        李姓外交官笑道:“别,小事而已。倒是谢涵,你刚刚把人家撞到了,连句道歉话都没有,转身就走。”

        容嘉怔住,就见他稍稍退开两步,让出身后一个高大颀长的青年,居然是之前在走廊上见过的那个。

        他生得俊美异常,眉眼漆黑,微微含笑,看上去非常温和。

        “容小姐,我是谢涵,你好。”他向她递出手来,手指很漂亮。

        容嘉对于无关紧要的人,向来没有过多的关注,这会儿,看他身份似乎不低,才笑着跟他点了点头,飞快地握了一下。

        李姓外交官在旁边插话,旁敲侧击说起他的事迹,容嘉才又看他一眼。

        谢家的人,还是那个显赫的谢家,倒是让她高看了一筹。

        不过也仅仅处于“可以进一步交流”的阶段。

        让她意外的是,这人生得斯文秀气,一副学者气度,居然也是做生意的,难怪这么能说会道。

        后来,容嘉陪长辈们聊了两句,送走容静霆,两人去草场边各自牵了一匹马。

        容嘉踩着马镫上去,一拉缰绳,在原地兜转了一下,转身就连人带马飞奔出去。谢涵不紧不慢,却只是追在她身后,一轮下来,落后了她半步。

        他牵了马过来,摸摸马首,回头跟她笑:“容小姐果然厉害,我甘拜下风。”

        容嘉说:“多谢夸奖。”

        他转身告辞,容嘉目送他走远,隔着十多米,看到他跟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人汇合,说说笑笑地离开了。

        周琦这才过来,右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桃花运真旺啊,结了婚还有帅哥搭讪,不像我,万年单身狗。”

        “这桃花运给你你要不要啊?”容嘉白她一眼,道,“见着个长得好看的男人就走不动路了?别看人家笑吟吟的,什么都周到,就觉得自己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这人一看就是左右逢源的老油条,话说得滴水不漏,谁知道戴了几副面具?

        容嘉虽然不反感,也实在不愿意跟这种人打交道。

        ……

        周琦走后,容嘉又去了休息室。

        “谢涵怎么样?”容静霆看她走过来,递给她一杯花茶。

        容嘉接过来,抿一口,垂着眼帘:“舌头很灵,能说会道的。”

        听出她语气里不经意的嘲讽,容静霆失笑:“别太骄傲,这京城的公子哥儿,有几个能被你放在眼里?柏庭你总是满意的吧?”

        提起这个人,容嘉收了漫不经心的笑容,哼一声,低头喝茶。

        容静霆:“还没和好呢?”

        容嘉:“您什么时候也管这种家务事了?”

        容静霆:“不是我管你,而是,外面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呢。要是传出些风言风语,反而让有些人看了笑话。”

        容嘉说:“那您可放宽心吧,他很快就会来找我求和的。到时候,我再顺坡下驴原谅他。男人啊,底线要是放得太低,随随便便就原谅他,他肯定觉得我好欺负。以后还会宠我哄我吗?”

        容静霆笑,没说什么。

        他喜欢容嘉,不仅是因为他自己没有女儿,她是他弟弟的唯一血脉,还有她识时务,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什么时候该强硬,什么时候要示弱,能不动声色地捏住人的软肋,还叫人讨厌不起来。

        跟识时务的聪明人说话,就这点方便。大家心里都清楚,他们需要什么,所以当初提议让她撕毁和许延庭的婚约改嫁给许柏庭时,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而且,她看着败家跳脱,其实并没有惹过什么大祸。

        容静霆心里也好奇,侃她:“许柏庭为什么会主动来找你啊?他好像也不是非常在意你吧?”

        容嘉说:“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往年走访亲戚、买礼物,都是我一手操办的,他向来不耐烦这种琐事,而且,许爷爷看不到我,肯定不开心,只有我能哄得他开开心心的,到时候有他的好果子吃。”

        容静霆哭笑不得:“他就不能让他的秘书去做这个事儿?”

        容嘉的声音脆生生的:“当然不了。不然我这些年这么操劳是为什么干什么?他又不喜欢热闹,应酬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更是头疼,只有我能,我知道他们每个人的脾性,知道他们最喜欢什么东西。许柏庭赚钱还行?要他操心这个?不是要他的命吗?”

        容静霆憋着笑,佯装严肃:“套路。”

        容嘉:“略略略。”

        晚上周琦来接她,居然也问起这件事。

        容嘉:“你怎么也关心起这种事情了?”

        周琦说:“你跟他吵架,圈子里都传开了,没看杨霁雪嘚瑟的。昨天碰上,我真想撕烂她的嘴脸,就知道看好戏。”

        容嘉说:“那好吧,明天就和好吧。”

        周琦:“……你要去跟他求和啊?”容大小姐居然也会放下身段?

        容嘉白她一眼,看白痴的眼神:“琦琦你记住,送上门的,永远是不值钱的。”

        周琦不明白:“那你怎么和他和好啊?难道让他来找你?你疯了吧?”

        容嘉懒得对牛弹琴了,拿出手机快乐地发了一条朋友圈:

        “一个人孤零零的,真的有点难受,吃饭都没有味道。想念家里的饭菜香味,想那个做饭的人,嘴巴虽然毒,对我却是极好的,蓝瘦香菇[可怜][可怜]”

        周琦看着她笑盈盈的脸,一副策划奸计的模样,哪有有半点儿难受?

        可是,光看这朋友圈,还真有那么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呢,呵呵,脸皮厚比城墙。

        真是婊气冲天!

        另一边。

        许柏庭翻到了这条朋友圈时,盯着看了很久,神色虽然平静,手里的钢笔却顿了顿。

        这是小婊砸的一贯套路。

        欲擒故纵,若即若离,吊着他,要让他想起她,不真的来找他,又不断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来扰乱他的心神。

        两人吵架经验丰富,他一眼就看穿了。

        能让她厚着脸皮找自己,八成不是没钱就是又有别的事情要他帮忙了。反正,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他拧了拧眉心,沉声道:“魏洵,把下午2点的会议提前。”

        魏洵一怔,看向他,可还没应答,就见他又摆手道:“算了,取消吧。”然后,他看到自家boss站起来,捞过了椅背上的长外套披上。

        “老江回乡下去了,我给您另外安排司机……”

        “不用了,把车钥匙给我。”

        许柏庭面无表情地伸出手。

        她以为他耐烦跟她吵架?

        ……

        容嘉刚回到家里,手去按开关,手背上就被一只温热的手掌覆盖住了。还来不及惊呼,就是“啪”一声。

        室内亮堂起来。

        许柏庭挽着西装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的样子,转身往里走:“舍得回来了?”

        语气悠然。

        容嘉怔了怔,甩掉鞋子跟上去:“想你了呀,许大大。”

        许柏庭没说话,只轻呵了一声。

        容嘉朝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拽吧你,总有一天要你跪下叫爸爸!

        再不济也要败光他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