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电影

电影

        第011章电影

        之后的日子,容嘉就在那栋别墅里常住下来。

        除了准备自己的钢琴演奏会外,顺便准备工作室集资的事情。

        许柏庭照例早出晚归,忙得脚不沾地,问起魏洵,肯定不是在谈项目就是在这边的分公司。

        时间久了,她也懒得理他,别给她戴绿帽让她上热搜出洋相就行,爱咋咋滴。

        怎么说,她也是个小有名气的钢琴演奏家,微博粉丝数十万。

        但是,家里一天几个电话地过来,容嘉也没办法,这日打给他:“什么时候回家一趟?”

        他那边有点吵,似乎是在室外,身边还有人说外语的声音:“下个礼拜一晚上吧,我那天晚上有空。”

        “哦。”容嘉心里有气,把电话掐了。

        ——我谢谢您的有时间了,跟皇帝出行要报备一样。要不要再请个钦天监给您算一卦?

        过了会儿,许柏庭又打过来。

        容嘉瞥一眼,掐掉。

        然后他就没打过来了。

        容嘉气结。

        你还真不打了啊?王八蛋!就掐你一次电话而已!

        ……

        除了正在拍摄的一部仙侠电影,工作室目前完成的某部青春剧也即将上映。

        该剧总共就投资了几千万,算是低成本,原本只是当网剧来拍的,也是工作室第一部出品的电影,谁知竟然排上了院线。

        这剧的编剧就是容嘉,为了节省编剧费,亲自操刀,不仅剧情狗血,台词幼稚,服化道也是五毛钱不能更多。

        导演是周琦和容嘉充当的,共同监制指导完成,主演是工作室旗下唯一的两个女艺人之一——温梨,一个十八线小透明。

        就男一号是混迹在二三线的科班出身,演技颜值尚可,只是为人低调,一直没红而已。

        包括容嘉在内,几人已经做好上线后被喷到自闭的准备,谁知,上线以后,还是有点超出预料。

        中秋档原本有两部强有力竞争的影片也要上映,一部是第五代电影领军人之一的杨季贤导演指导的《映山红》,是部抗战片。还有一部是热门大ip仙侠神作改编的《轩辕l》,都是呼声很高的片。

        可不知道怎么,这两部片都延后了,导致同期根本没有可竞争的片,《小苹果》上映第一天票房就过了2亿。

        没片可看,加上各种营销号、对家狂喷,大家抱着奇片共赏的心态去看,后期还在攀升。

        不过,与此同时,豆瓣和一些论坛的评论却不断刷新下限。

        微博上更是骂声一片。

        某瓣《小苹果》专题:

        回复1:实在没片看,看海报这片还挺小清新的,就带着爸妈和儿砸一起去看了,结果眼睛差点瞎掉。太狗血了,演员的演技也很尴尬。温梨还是回去唱歌吧,全程一个表情演完[吐][吐]

        回复2:3.5分不能更多,其中3分是给骆闻的卖力演出,剩下0.5分辛苦分,加油吧。

        回复3:第一次get到了骆闻的演技,清冷隐忍演得很好,特别能代入。女主角就不知道在演什么了,感觉她好茫然啊。

        回复4:温梨只有一张脸能看,演技?她有这种东西吗?

        回复5:这是什么烂片啊?年度最烂不能更多!

        回复6:我错怪《琅琊山》了,没有最烂只有更烂,这片绝对是年度最烂!

        回复7:话别说太满,你也说了,没有最烂只有更烂,没准下半年还有黑马[笑哭][笑哭][dog]

        ……

        虽然骂声一片,这片通俗易懂,有些细节还算不错,剧情也偏向俗爽,还是有些看点的,几天过去,票房已经过5亿了,预计总票房可以达到10亿。

        最兴奋的莫过于周琦:“喷吧喷吧,赚了这笔咱就旅游去。”

        容嘉:“出息。”

        “那我呢?”扎着两个丸子头的温梨从梳妆镜前回头,有些期待的表情。

        容嘉:“你好好工作,我给你新接了一个代言。虽然这次你被喷得挺惨,好歹有了点热度,正好趁着这机会捞一笔。”

        温梨:“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削者。”

        在一旁倒水的程歌迟疑了一下,回头看向容嘉:“……那我呢,容姐?”

        程歌和温梨是一个女团出道的,都是唱跳选手,不过温梨走可爱路线,程歌走中性路线。现在两人都到了转型的当口,温梨虽然被骂惨了,也算是小红了一把,她自然有些着急。

        容嘉说:“你的形象跟梨子不一样,暂时还没有适合的戏。不过你放心,我跟周琦一定会帮你留意的。”

        “……好的,谢谢容姐。”程歌咬了咬唇,拿着水壶走出休息室。

        后来在练功房遇到,温梨偷偷看了她两眼,扯扯她袖子:“你怎么了?好像不大高兴的样子?”

        “没什么。”程歌强笑,用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

        温梨小声说:“容嘉她做事很有规划的,别看表面上玩世不恭的,其实心里早有计较了,她肯定帮你想好了以后的路,你放心,别着急。”

        程歌笑了笑:“我没事。”

        笑意却没有抵达眼底,垂下眸子,眉宇间有些愁绪。

        她忽然想起前两天那个星河传媒的经纪人跟她说的话了:“待在这种小作坊模式的工作室,能有什么前途?”

        “你很有潜力,可不能再这样耽搁了。”

        “容嘉是挺有背景的,但她开这家工作室就是玩票,哪里会真的认真造星,真的推你?就算要捧,资源肯定也都往温梨身上堆,她们才是闺蜜啊,你一个北漂来的普通女孩,她怎么会把你放在心上?”

        “自己的路自己选,你好好想清楚吧。”

        ……

        没两天,容嘉和许柏庭又吵了一架,只为了菜里面加不加香菜这种幼稚问题。

        一怒之下,她拿着许柏庭给的黑卡跟周琦出去鬼混,一天就刷掉了1000万,还去澳门赌钱,输红了眼,欠下一屁股债,被扣在那里。

        经理说,赌场有专门的当铺,房子、车子、首饰……什么东西都可以抵押,只要还了钱,绝对不会为难她们,大家和气生财。

        两个女孩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吓得两股战战。

        后来那家赌场的老板也闻讯过来了,虽然已经到了中年,鬓发花白,整个人精神还是矍铄,笑眯眯地拍着她的肩膀,说,输钱没关系,小姑娘玩得开心就好了,这世上做任何事都是有输有赢的,没钱给也没关系,打电话给她家里人就行,来来来,别怕,先坐下吃点点心。

        容嘉要面子,说,笑话,她怎么可能会缺钱欠债,也不用告诉家里,绷着脸,上下查看一下,从脖子上拽下项链,扔给他。

        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经理眼睛亮了,叫来评估师,一人一个放大镜盯着项链看。

        那是一条精美的钻石项链,全都是整钻镶嵌编制而成,中间一颗紫粉色无暇钻石,足有12.5克拉,是某个港商三年前在苏富比拍下的,价值2.6亿美元,后来几经辗转到了许柏庭手里,又集合了其他几颗稀有钻石才打造了这么一条项链,作为结婚彩礼一块儿送给了她。

        容嘉知道这是亏大了,这条项链可以买下这半个赌场了,但是身上实在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又怕家里人知道,丢下项链就带着周琦灰溜溜地走了。

        回到家里后,难免有点心虚。

        许柏庭难得没有出去,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没有回头,也没有看她,很专注的模样。

        容嘉走到餐厅倒水喝,侧对着他,双手捧着杯子。

        偌大的屋子,安安静静,只有电视机里的女主角哭天抢地的声音。

        她小心翼翼地用眼角的余光偷看他,抿了抿唇,想着说点儿什么,目光却落在他手边的一个蓝色丝绒大方形盒子上。

        容嘉愣住。

        她端着杯子走过去,把盒子拿起来、打开——果然是之前抵押出去的那条项链。

        她又低头看向他。

        心里想,从她在赌场输了钱,把项链抵出去,到回到这里,才过去多少时间?

        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他就知道了,然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完璧归赵。这个人,到底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本事?

        他又若无其事地坐在这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谁知道心里是不是又在看她的笑话。

        新仇旧恨一起上,她冲他道:“你跟踪我?”

        “那家赌场的老板是我的老朋友,忘年交。”他语重心长,满脸的“你能不能不要借题发挥无理取闹”。

        “那您还真是交友广泛呢,许大大!”

        许柏庭没有理会她的挑衅,把项链拿起来,走过来,低头给她戴上,“以后出了这种事情,你可以告诉我,也可以打电话给魏洵,不用打肿脸充胖子。要是爆出新闻,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容嘉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是臊的,过了会儿,又恼羞成怒起来,一把拽下项链,扔到桌上,踩着拖鞋啪嗒啪嗒上了楼。

        “无所不能的许大大,还怕爆新闻?随便撒点小钱,狗仔们都恨不得跪倒在您的西装裤下叫爸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