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斗嘴

斗嘴

        第012章斗嘴

        “你要单飞,还要解约去星河传媒?”容嘉忍着火气,脸上倒是不动声色,“程歌,你知道违约金是多少吗?”

        程歌也很尴尬,垂着头:“对不起,容姐,星河的周姐是我学姐,对我有恩,实在对不住了。”

        容嘉还没开口呢,周琦就是一声冷笑:“你学姐?我记得周丹莹是h大毕业的啊,怎么跟北电的你成了师姐妹?”

        程歌:“……是……是高中学姐。”

        容嘉笑道:“那真是巧了,你也是育英附中的吗?正好,我、琦琦和周丹莹是同期同学。”

        程歌定力不够,脸都涨红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三人居然是高中同学。

        她更想不到的是,容嘉和周丹莹还有宿怨。

        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宿怨。

        容家在商界政界都挺有建树,祖上更有红色背景,这样出身的容嘉,自然是众星捧月的小公主。

        有人的地方就有小团体,容嘉、周琦、温梨几人也有自己的小圈子。

        周丹莹家境贫困,长得不好看,上学时更不会拾掇,有一次被人整蛊,跟隔壁班班草表白。

        当然,她自己对班草也是有想法的。

        班草当时看都没看她一眼就拒了,回头跟几个发小喝多了,又被追问,就随意说了句“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就算要喜欢,也得是容嘉那样的”。

        其余人起哄:

        “容嘉?你做梦吧?别想了。”

        “我也喜欢容嘉,可她眼睛长在头顶上,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哎,她只跟周历、沈朗他们玩。”

        “我们这种出身,她怎么看得上?”

        “知道他们圈子里都怎么叫她的吗?燕京公主。她大伯是寰宇集团总裁,爷爷以前是空军司令员,叔叔是外交部的。”

        ……

        人总是会在意自己最卑微、最狼狈时候的过去,周丹莹也是。后来她进了娱乐圈,在这行渐渐闯出名堂,却始终记得这段难堪的过去。

        她不恨那个班草,却反而记恨起了容嘉。

        虽然各种场合见面还是笑盈盈的,私底下泼脏水、抢资源可半点儿都不含糊。

        容嘉向来敏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两人也算老对头了。

        “想清楚了?”容嘉看向程歌。

        程歌一直低着头,没敢看她的眼神——到底是出道不久的小姑娘。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嗯。”

        等她出门,周琦气得砸了通告表:“周丹莹这个贱人,就会使这种阴招!公司总共就两个艺人,现在怎么办?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杀去星河传媒掐死她!”

        容嘉堵了堵耳朵:“你能不能安静一点?嚷嚷几声就能把她喊死啊?随她们去吧,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打造梨子,其他的事情,先搁一边。程歌走了,目前对我们来说,没有明显的损失。当然,违约金一定要狠狠讹一笔,你先去找高律师,先下手为强,我要告她们!”

        “ok!没问题!老娘非得要她们赔到裤衩都没有!”

        这时收到短信。

        容嘉拿出手机一看:

        【许大大】下来。

        容嘉一怔,到窗口往下望去。

        一辆深青色的轿车安静地停在楼下的树荫里。

        工作室在烟桥胡同的三岔口,坐北朝南,共有两层,地方还算宽敞。

        楼下这片空地向来是公共停车位,可这会儿被他这辆看着就价值不菲的豪车给占了后,旁边几辆自动远了些。

        茶色的车玻璃挡住了外面的视线,她看不清里面人。

        【容嘉】什么事?

        【许大大】下来!

        此人向来不发表情包,不好看出心情,但是两人好歹夫妻多年,容嘉对他发短信的习惯倒是知晓得挺清楚。

        这会儿,句号改成了感叹号,总裁大人明显是不爽了。

        但是,不爽归不爽,那关她什么事。

        【容嘉】干嘛?

        但也怕真触怒他,连忙又发了个“可爱”的表情包——

        【容嘉】你给我新电影投资10个亿,我就原谅你,下去[微笑][微笑]

        【许大大】……

        【许大大】我干了什么?需要你的原谅?

        【容嘉】昨天你惹到我了,本宝宝现在生气了[微笑][微笑]

        【容嘉】小气鬼,不就是刷了你几千万吗?项链最后不也要回来了?你居然冲我发火,我爸妈都没冲我发过火呢[微笑][微笑]

        【许大大】我好声好气跟你讲道理,那叫冲你发火?

        【许大大】还有,你一出生你爸妈就过世了谢谢。

        【容嘉】反正你不给我投资10亿,我是不会理你的[微笑][微笑]

        【许大大】穷图匕见了?

        【许大大】摸着你的良心想一想,你有半分道理?

        【许大大】除了败家,你还会干什么?

        三连问,如一把匕首正中她的红心。

        容嘉恼羞成怒(╯‵□′)╯︵┻━┻

        半分钟后——

        许柏庭无声地笑了笑,心道“幼稚”,打字“快下来”,发送——

        【您已被对方拉黑】

        许柏庭:“……”

        ……

        “老板,你跟谁发短信呢?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小助理苏禾从外面进来,把一盘切好的哈密瓜端给她。

        容嘉叉一块,狠狠塞到嘴里,含糊:“一只嘴巴毒到让你怀疑人生的汪,汪汪汪——”

        正要再叉两块,眼角的余光却瞥见办公室门口多了一人。

        容嘉愣住。

        西装革履的魏洵笑着跟容嘉打招呼。

        容嘉仍存有侥幸心理,期期艾艾地瞅着他:“许大大回去了吧?”

        魏洵自动让开,拎着几个礼盒走进来,笑着一一分给苏禾等几个工作人员。他的身后,赫然站着面无表情的许柏庭。

        容嘉:“……”

        休息室里几个工作人员都好奇地望过来,有人认出了许柏庭,睁大了眼睛。

        容嘉忙把他推出了休息室。

        到了外面,她没好气:“你来这儿干嘛?这是我办公的地方!”又悄悄偷看他的表情,“你刚刚站得那么远,什么都没听到吧?”

        许柏庭抬手松了松领带,淡淡道:“听到什么?一只嘴巴毒到让你怀疑人生的汪吗?汪汪汪——”

        容嘉:“……”

        真是形象生动呢,连最后那几声拖长了调子的拟声词也模仿得惟妙惟肖,如她本人附体:)

        您是相声专业的吧?

        以后破产了可以考虑干这个哦。

        ……

        回到家,容嘉抢过了围裙,系在自己身上:“阿姨回去了,今天就让我来露一手吧。”

        许柏庭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看世界八大奇迹的眼神:“你认真的?”

        容嘉也看着他,大眼睛明亮又纯粹:“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的啊,许大大?”

        许柏庭:“说吧,你又想干什么。”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以他对她的了解,没好处的事情,她怎么会放下身段跟他低头。

        容嘉满脸伤心:“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人吗?”

        许柏庭:“怎么你不去演戏?只做幕后培养艺人真是太屈才了。”

        他转身就要上楼,容嘉忙扑上去扯住他的袖子:“你就是不相信我啰?我可喜欢做菜了。”

        许柏庭被她骤然用力拉得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啃泥,一向平静的表情皲裂了,眉宇间也有了几分愠色:“是啊,又菜又爱做。”

        容嘉被气到了,甩开他:“哪有人一蹴而就的?经验是日积月累的嘛,我不相信我厨艺一辈子都不会进步!”

        他都走到楼梯口了,听到这话,还是回了一下头。

        也不知道外面什么时候暗下来的,黑黢黢的一片晦暗,这时开过一辆车,掠过的灯影迟重地晃在他清冷的脸上。

        容嘉有片刻的愣神。

        许柏庭长得很好看,她一直都知道,只是这些年貌合神离的夫妻生活过久了,也习惯了,倒不怎么去关注他的脸了。

        他很白,是那种冷冰冰乍一眼看上去没有温度的白,可眉眼是漆黑分明的,让她总是不自觉想起黑夜和闪电。那两道眉毛笔直得像剑一样,脸颊的线条却是柔和的,还有长长的睫毛,恰好中和了这种锐利的感觉。让他看上去,既艳光四射,高高在上,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漠离,叫人望而却步。

        容嘉最怕他露出这种高深莫测的表情,像是在笑,又像是不在笑,叫她心里毛毛的:“干嘛?”

        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神色放松,一只手还搭在扶手上。但容嘉觉得,他肯定在冷笑。

        果然,下一秒就听他说:“这么多年了,你心里没有一点逼数吗?”

        容嘉:“……”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

        后来还是许柏庭做的菜,两菜一汤,很简单,菜色却非常别致,色香味俱全。

        一道玉米排骨汤,一道炒山药芦苇,以及一道青椒牛柳。

        容嘉夹起一条牛柳送入嘴里,闭上眼睛,感慨:“牛柳嫩滑无膻,与青椒的清甜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还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辛辣,入口后,瞬间激发起了每一颗味蕾的活力,犹如徜徉在怡人的海洋中,领略着山林间自由的清风……”

        许柏庭手里夹菜的筷子停住,忽然觉得毫无食欲了。

        “你怎么了啊?”注意到他的动作,容嘉好奇地望过来。

        许柏庭面无表情地夹起一根青椒,放眼前转了个面:“每次吃饭前都要来这么一段吗?你不去当美食解说员,真是可惜了。”

        “是吗?”她羞涩地垂下头,过了会儿,悄咪咪挨过来,“其实我也觉得我挺有天赋的……哎,你去哪儿啊?”

        “饱了。”他搁下筷子,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