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心动

心动

        第013章心动

        翌日是礼拜天。

        容嘉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直到被许柏庭从被窝里拖起来。

        以及“唰”、“唰”两声,窗帘被他从中间拉开。

        耀眼的阳光刺得容嘉差点精神分裂,眯了好几下才勉强睁开了眼睛,恼怒地瞪向他。

        这一下,却愣住了。

        许柏庭抱着肩膀站在晨光里,身形修长,匀称又挺拔。他难得穿了件白色翻领的大衣,光是站那里,就是说不出的雅致,让人想到旧照片那些风华绝代美人儿。

        “看够了?”他垂头整了整袖口,慢慢将黑色的皮手套戴上,“小公主,可以起床了吗?已经10点15分了。”

        分明是亲昵的语气,却一点温度都没有。

        再配上他那张淡漠如故的脸,只有调侃和讽刺。容嘉甚至觉得,那双黑漆漆的眼睛望着她的时候,像是在说“不养了,再不起来,直接提到市场上轮斤称了”。

        “你知道他有多变态吗?他喊我,我不起来,他居然把我被子掀了!大冬天的啊,嘤嘤嘤——”

        容嘉在电话里跟周琦哭诉,手边的餐巾纸抽了一张又一张。

        周琦弱弱提醒:“……现在还是秋天。”

        容嘉冷漠,丢开纸巾:“不会说话就闭嘴吧你。”

        趿拉着拖鞋下了楼,老远就看到许柏庭叠着腿坐在大厅里看报纸了。白色的大衣挺括整洁,下摆熨帖着深灰色的长裤。

        听到脚步声,他抬了一下头,正对上她气愤的目光,却是笑了笑,眼睛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快点下来吃早饭,粥要凉了。”

        容嘉瞪他一眼,蹬蹬蹬下来,笨拙地去拉椅子,却不慎带倒了桌上的杯子。牛奶倒了一桌,眼看就要滴落到地上,容嘉惊呼——

        “真是一只小懒猪,笨手笨脚的。”许柏庭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后,抬手就掀起了桌布。

        杯子和牛奶,被他一块儿包起来。

        “哎——”容嘉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已经把东西扔进了垃圾桶。

        她气结:“那可是我刚买的桌布啊!”

        虽然她没想留下,但是他连问她一句都不问,直接就给扔了,太不把她放眼里了吧?!

        许柏庭回头:“怎么,你还要用?”

        四目相对,仍是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只是眼中多了几分戏谑。

        容嘉有气儿没地撒,咧开嘴,跟他笑了一下:“没,您请,您随便扔。”

        她圆润地狗带了!

        ……

        等她吃完早饭,洗了碗后,许柏庭出去了。

        离开时,容嘉还往他后背瞪了一眼,拆了包薯片坐沙发里看电视去了,两只脚丫子还一翘一翘的。

        谁知他这时还回了一下头:“我不是跟你说过,别吃垃圾食品吗?”

        容嘉不耐烦搭理他,见他这样,更是烦闷:“你管我?”

        他只是笑,都要出门了,又脱了鞋子折返回来。几乎是一眨眼功夫就到了近前,贴着她俯下身来,单手撑在她耳畔。

        容嘉抱着靠垫往后靠了靠,忽然怂了:“干……干嘛?”

        她本就娇小,沙发又软,被他一撑整个人就像是陷入了泥沼里,软软的没有半分力气。她睁着双大眼睛望着他,手里更紧了紧。

        两人间的距离近得都能看清彼此脸上细小的绒毛。

        他就这么盯着她看了会儿,忽然抬手,摘去了她发鬓上的一枚草莓发卡。

        “……你干嘛?”容嘉气急,面前却多了个蓝色的丝绒小盒子。

        她顿住,定睛看去。

        “打开看看。”他在上面看着她,目光迫人,一瞬不瞬。

        容嘉躲开了他的注视,莫名其妙的,有点局促的感觉。

        里面是一枚字母发卡,镶嵌钻石,看上去非常晃眼。第一眼,跟街面上那种水钻发卡的款式差不多,但是仔细一看,做工都不是那些可以比的,而且这是真钻。

        许柏庭拿了发卡,没等她反应,已经给她扣上了:“以后就戴这个吧,你几岁了,还戴这么幼稚的发卡。”

        容嘉反应过来,刚要反驳,他已经出门了。

        关门前扔了句:“整理一下你那些垃圾食品,下午我会让魏洵过来检查。”

        容嘉愤愤地扯了一下靠垫,胸口憋了一股气。

        ——什么人啊?!!!

        ……

        到了工作室,容嘉甩手就把一袋车轮饼丢给周琦。

        周琦手忙脚乱地接住,狐疑地看着她:“……一大早的,干嘛绷着一张臭脸啊?”

        容嘉挑起眼皮子扫她一眼,学着许柏庭的样子,面无表情地挑了一下眉头:“宝贝儿,12点15分了,你跟我说大早上?小懒猪,几点起床的啊?”

        周琦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中邪了啊你?”

        容嘉:呵呵。

        中邪?她都快疯了!

        吃完饭,两人坐在休息室里闲聊。容嘉吃着新鲜出炉的甜品,非常咸鱼地摊在沙发里:“我真他妈受不了了!狗男人,还是滚回他的美国去吧!”

        周琦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许柏庭。

        将信将疑:“许大大看着还好啊,没你说的那样吧?”

        容嘉回头瞥她一眼,冷笑:“瞧你这一副被他皮相所惑的样子。你跟他打过交道吗?知道他什么德行吗?以貌取人的家伙。他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败类,就是只能远观,真让你跟他住一块儿,一天你都受不了。”

        周琦:“……我远远见过他一次,他瞧着挺好的啊。不是我说,容嘉,你有时候,也要注意一下自身问题。”

        她一副“说不定是你自己脾气差”的表情,成功激怒了容嘉。

        “把我送你的那套小香的彩妆还给我!”

        “爸爸,我错了!容大大说什么都对,他许柏庭就是个乌龟王八蛋!”

        容嘉满意了。

        关键时候,还有什么比钱更加靠谱的?如果不是,那肯定是钱砸得还不够到位。

        ……

        要说容嘉有多讨厌许柏庭吧,也不。

        他能力出众,工作认真,效率更是极高,知识渊博,天文地理什么都能聊到一块儿,她也是个喜欢读书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两人都是有情调的那一类。

        但是,他这人吧,就是过于理智,专业煞风景。

        比如这天晚上,她抱着等身人偶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看得眼泪汪汪时,他回来了,抬头往她面前的屏幕看了眼,诧异问她:“你看什么呢?”

        容嘉一抽一噎,小肩膀一耸一耸的:“你自己……不会看啊?”

        他走到她身后,一只手按在她肩膀上,还真跟她一块儿欣赏起来。期间,容嘉抬头瞅他一眼。

        还是那张冷漠平静的脸。

        电视机里,女主角哭得稀里哗啦,男主角抱着她撕心裂肺,明明演技出众,氛围感人,他这个看客却冷眼旁观,全程冷淡又漠然,表情都没变一下。

        容嘉有时候真觉得不可思议,仰起脸来,问他:“你心理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你一点都不感动吗?”

        他低一下头,看了眼怀里的小姑娘,目光触到她满脸的泪水时,怔了一下,有些愕然。

        “你脑子里成天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他从口袋里抽了块帕子出来,给她擦拭。

        容嘉挣了几下,没挣开,只能瞪他。

        这个人的样貌,跟年少时其实变化不大,仍是白皙清俊的面孔,除了眉宇间更加刻骨的漠然,那些戾气、桀骜,随着岁月的侵蚀渐渐沉淀下来,成为了更加化不开的冰冷沉静。

        容嘉很少见他笑,也很少看见他生气。

        反正,就是个大冰块,从里冷到外。

        而且,因为行事作风太过狠厉,无所顾忌,他在外面树敌也不少。有一次,她去丽江玩,还差点被绑架撕票。

        都是因为这个王八蛋!

        结果呢,回来时他一点歉疚都没有,自顾自开着车。

        容嘉气急了,回头推了他一下:“停车!”

        他看她一眼,说:“这边不能停。”

        容嘉更气了。她是在跟他吵架,他一副公式化解释的口吻是怎么一回事?谁要跟你讨论这边公路到底能不能停车啊?我是在跟你吵架跟你吵架你懂不懂啊?你能不能给予对手一点最起码的尊重?!日!

        “我真是受够你了!快点停车!”

        见他不搭理自己,她伸手去抢方向盘,推他的胳膊,许柏庭一个急转弯,把车开进了旁边的稻田。

        “你疯了吗?”他拔了钥匙,大步从驾驶座出来,绕到副驾座。

        下一秒,门被大力拉开,冷风从外面灌进,扑头盖脸吹了她一个透心凉。这会儿,容嘉才有点后怕,不大敢去看他盛怒的脸。但是,心里又有几分意气撑着。

        看她抿着唇一言不发的样子,许柏庭拽起她的胳膊把她拉出来。

        “放开——”她踩了他一脚,跟他扭打起来,后来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倒在草地里。

        他都气笑了,在她面前蹲下来,端详着她怒气勃勃的脸,稍稍抬抬下巴:“容嘉,你不要这么不讲道理好不好?那你说,你想怎么样?你说,我听着。”

        一个情绪化情感丰富的人,跟一个冷漠寡清的人,能有什么交流?

        你跟他嚎跟他叫,他也不会跟你吵,只会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目光瞥你两眼,冷漠走开,最多,给你个鄙夷蔑视的眼神。

        容嘉忽然觉得无比委屈,说不出的憋屈,鼻子酸酸的,有什么东西好像从眼眶里涌出来,滑到嘴巴里,咸咸的。

        许柏庭一怔,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伸手要去扶她——

        “别碰我——”她奋力拍开他的手,“我讨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