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吵架

吵架

        第015章吵架

        “你到底想说什么?”他再不复平时斯文有礼的模样,眼神阴鸷,一瞬不瞬看着她。

        容嘉屏住呼吸,也冷冷瞪着他:“说什么?你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吗?周琦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呢?见死不救,转身就走!你还算是个人吗?”

        许柏庭:“我不认识她。”

        容嘉:“所以,她的死活跟你没关系是吧?”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认认真真地打量着这个人,好像不认识他一样,“许柏庭,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啊?”

        许柏庭漠然地坐在那儿,没有反驳。

        后来,容嘉也懒得再跟他说什么了。

        车厢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

        翌日,许柏庭开完会回到别墅时,正好看到容嘉在搬东西,他抬手挡住了她:“你要去哪儿?”

        容嘉简直不想多看他一眼,冷笑道:“我不想跟你这种冷血无情的人住在一起!”

        有那么一会儿,许柏庭没说话。

        两个人,四目相对,唯余冷漠。

        许柏庭忽的笑了,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容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不过就是容家讨好我的一枚棋子。你要走是吗——”他抬手向门外一点,干净利落,“请便!”

        转身就朝二楼走去。

        容嘉浑身颤抖,感觉血液都涌到了头顶,操起一个杯子就朝他扔过去:“许柏庭,你这个混蛋!”

        “哐当”一声,杯子在他脚边砸开,四分五裂。

        他头都没抬,只微微侧转过来:“容嘉,我们之间有必要弄成这样吗?你忘了我们的婚前协议了?”

        “有必要,很有必要,我觉得我需要重新审视我们的关系!”

        她仰头看向他,似乎是要用毕生的力气看清这张面具后的人,“我发现我真的很不了解你,许柏庭,真的。这三年来,我从来就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从来不跟我说你的事情,也从来不跟我交流,你总是那么自以为是。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一枚棋子,一件你取乐的工具!开心的时候回来哄哄,不开心的时候就一脚踹开!你从来都没有尊重过我!”

        “我一开始就说过,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既然当初选择结婚,你就应该明白,我们的婚姻代表的不是我们个人。”他顿了顿,“能忍的话,就彼此多担待吧。”

        “可我现在忍不了了!”容嘉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语气平复下来,“我没想过,你是这样的人!”

        他望着她。

        她也看着他:“许柏庭,我认真的。我是不了解你,但是,你了解过我吗?”

        许柏庭没说话。

        半晌,容嘉轻笑:“你不是不了解,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了解。”她笑着点点头,哀莫大于心死,“你何止不在乎周琦,你也不在乎我。如果我不是你名义上的妻子,就算那天被绑的是我,你也不会多看我一眼。”

        良久良久的静默。

        她的态度丝毫不软。

        许柏庭敛了眸色,语气稍缓:“你不是想要投资吗?我让魏洵给你安排,先报给项目组审核,这几天,你先在这儿住着,等审核出来,我们再谈我们的事情。有事可以坐下来商量,没必要弄得那么难看。”

        “你不要那么自以为是好不好?你为我安排,你认为,你觉得……我有脑子,会自己思考。我是一个人,不是你养的金丝雀!工作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你以为我没有你就拉不到投资吗?你也太小看我了。”容嘉一鼓作气,像是要把这段时间藏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你总是这样!刚愎自用,独断专行!”

        许柏庭何其骄傲的人?

        目光触及她厌恶撇开的脸,心里好似被扎了一下,脸上也变得冷硬起来:“好,我尊重你的选择。”

        只是,到底不放心她一个人离开,他冷着脸叫来了魏洵:“送容小姐过去。”

        魏洵应下,目光在他们之间逡巡了会儿,欲言又止。

        ……

        “容小姐,许先生其实挺在意你的。”送她的路上,魏洵想了又想,还是多了一句嘴。

        容嘉抱着自己的包,没说话。

        ——这个暴君,他只在意他自己!

        魏洵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她的脸色,道:“他从小一个人过惯了,不怎么多话,也不大会表达,但是我看得出来,他是喜欢你的。你也给他留点儿面子,别跟他硬着来。他这个人,吃软不吃硬。”

        容嘉说:“他是你老板,你当然为他说话。魏洵,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魏洵无声地叹了口气。

        ——俩倔驴!

        之后几天,容嘉都待在公司附属的私人公寓里,日子还算清闲。

        吃完早饭回来,搁桌台上的手机多了两个未接来电。

        容嘉拿过来一看,都是许柏庭打来的。

        这个人就是这样,哪怕是求和电话,也不会多打几个。

        两个电话就想让她回心转意?

        虽然已经没有那天吵架时那么生气了,周琦也没什么事,可现在想起来,还是如鲠在喉。

        这人总是独断专行,哪怕做错了,也一副他没有错的样子。

        他从来就没有关心过她,永远是那么冷漠!

        就这狗样,要不是靠着爹妈赏饭吃的这张脸,他以为他讨得到老婆?!

        容嘉气闷无比,盯着屏幕上那两个未接来电看了会儿,想了想,还是拨了过去。

        接通后,语气冷淡:“说吧,找我什么事儿?有话快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

        就在容嘉疑惑的时候,那边传来魏洵的声音:“不好意思夫人,许先生去开会了,手机忘记拿去了。”

        容嘉:“……”

        什么叫恶心啊?这就是了。

        好比你憋了一口气,做了好长时间的心理建设,以为对方肯定巴不得你回头,而你终于决定原谅对方给个台阶下时,对方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丝毫不在意地淡淡道,行吧,那就这样吧。

        玛德!

        容嘉恼羞成怒地挂断了电话。

        再理他她是狗!

        ……

        许柏庭开完会回来,抬眼就看到了欲言又止的魏洵,微微皱眉:“怎么了?”

        魏洵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老实交代,把手机递了过去:“……我怕不接的话,夫人会误会生气,所以就擅作主张替您接了。可是谁知道,她还是生气了……”

        可是仔细一想,他要是不接,恐怕容嘉也得生气。

        有时候,女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的动物。

        许柏庭看了眼屏幕,跟他打了个手势,走到一边,迟疑了一下,拨通了她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