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22章亲吻

        车里很安静,干净整洁,就连脚下的地毯都是一尘不染的。

        许柏庭是个很讲究的人,哪怕刚刚在脏乱的街区里走了一段路,黑色的软皮鞋依然干干净净,没有沾上任何脏污。

        他叠着腿,低头在笔记本上打着字,裤管笔直,神情专注;车里有些热,这会儿脱了外套,挂在椅背上。

        容嘉百无聊赖地往窗外张望,复又收回目光,偷偷打量他。

        他神情淡漠,工作时,尤为认真,任何外物都不能影响。

        看了有一会儿,冷不防他开口道:“我脸上有花吗?”

        “啊?”容嘉没料到他会这么问,也没料到,他会突然开口。

        他回头看她一眼,眼睛里有笑意。

        容嘉还没见过这样的他,白玉一样的脸,笑起来,真的好看,黑眼睛里水波一样涤荡的温柔。

        他从来不这样笑的,就算是笑,也肯定是微不可察的、讽刺的。

        她莫名的有一丝心慌,是对未知的无措,下意识转开了目光。

        后来车在广场旁的步行街停下,许柏庭领着她下了车。这边人不多,灯火也是黯淡,却是许柏庭喜欢的那种宁静深远的氛围。

        容嘉也就陪着他,绕着广场走了一圈,哪怕什么都不做,心里也挺舒服的。

        期间,一直偷看他。

        不过这次比在车上时多长了一个心眼,不敢让他瞧见了,只用眼角的余光打量。

        有卖花的小女孩路过,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望着他们,说:“大哥哥,买朵花给女朋友吧!”

        容嘉一怔,脸都红到了耳根——有种装嫩的感觉!

        刚想解释,许柏庭已经从皮夹里抽了一沓钱,塞到她手里。

        “你的花我都买了。”

        他弯腰摸了摸小姑娘的头,眼神温柔,“不过,这是我妻子,不是女朋友。”

        小女孩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忙不迭藏到衣袋里,像是怕他后悔似的,把剩余的几朵花都塞到了他手里。

        这花是自家种的,也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压根值不了几个钱。

        看她欢喜地跑远,扑入了不远处一个年轻妇女的怀里,许柏庭直起身来,目光深远,无声地笑了笑。

        那衣着朴素的妇女抱着孩子,有些怯怯地看了他们一眼,点点头表示谢意,抱着孩子快步走入了不远处的唐人街。

        对于她而言,这对气质非凡的年轻男女,显然不是她可以企及的那种上层人。

        容嘉迟疑问他:“为什么要买这么多花啊?”

        “开心。”他说得随性,容嘉一怔,想不到一向理性的他也会这么随心所欲。她还愣怔,他已经把花都递到她的手里,“送给你了。”

        “……”

        容嘉捧着花,追上他,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心情这么好。

        傍晚时候下起雨,不过是牛毛细雨,无伤大雅,他们没有打伞,绕着时代广场的喷池走了会儿。

        许柏庭在一个地方停下,不知道打哪儿拿出了一枚硬币,合在掌心,闭上了眼睛。

        他似乎是在许愿。

        容嘉偷偷打量他。

        他的侧脸几乎是完美的,连眉毛都是那么秀逸修长,密丽英挺。不止是她在看他,很多路过的女生都在看他,回头率极高。

        他终于许完了愿,将硬币往上一抛,那硬币就落入了湖水里。

        不过,他没回头看,转身招呼还在呆愣的她:“走了。”手飞快在她额头拍打了一下。

        容嘉吃痛,捂住额头:“干嘛打我?”

        “你这么笨笨的,以后出门可要当心了。”

        容嘉亦步亦趋跟上他,心里不大服气:“我只是在走神。”

        他点点头,却又说:“你一天起码12个小时都在走神。真的要计较起来,我早就受不了了。”

        容嘉心虚吃瘪,扁扁嘴,不反驳了。

        有两个像是高中生模样的女生上来搭讪,跟他要联系方式。许柏庭只是怔了一下,淡淡拒绝。

        两人对视一眼,脸上失望又无奈,不过也没有胡搅蛮缠,笑嘻嘻地又跑开了。

        容嘉回头去看,那两个高中生还趴在栏杆后面看他们,不时低头说笑,打闹几下。跟陌生英俊的男子搭讪,也许只是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不过,那种率真和勇敢确实让人歆羡。

        容嘉打了个喷嚏。

        下一秒,一件带着体温的宽大外套已经裹住了她。容嘉一抬头,就看到许柏庭关切的目光,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刮在她的鼻尖上。

        “你不能让我省点儿心?”

        容嘉迟钝地望着他,感觉一颗心在飞快地跳动。

        她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他眼中的笑容就渐渐消散了,专注地看着她。

        不笑的时候,那双黑眼睛也让人心生温暖。

        他的手落在她的脑袋上,掌心宽阔、温暖。

        容嘉垂下头,感觉脑子有点混乱。

        他靠得更近了,张开双臂,很轻易就把小小的她抱入怀里。她只能够到他的肩膀,小脑袋深深埋入他胸前,熨帖着他柔软的毛衣。

        容嘉听到他的心跳声,强而有力,每一声都无比清晰。

        这一刻,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谁也没有说话。

        然后,他的吻落在她的眉心,有些痒,像小羽毛在她心上轻轻扫过。

        容嘉抬头看向他,下颌就被他捏住,他低下头,两片薄薄的唇印在她的唇上。她懵了好一会儿,终于醒转,微微挣扎起来。

        但是,这个看似温和绅士的人,手里的力道却像是有千斤重,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

        犹如被缚的笼中鸟,无法挣脱。

        也无法逃离。

        ……

        之后几天,容嘉都浑浑噩噩的,感觉很不真实。连许柏庭给她发短信,她都不像以前一样秒回了。

        这个人,到底哪一面是真,哪一面是假啊?还是半真半假,温柔是真,冷酷也是真的。

        容嘉愣了好久,翻出手机又看。

        上面简简单单的一句:“你不是想吃sl第六大街那家铜锣烧吗?今天我有空,而且,保证你能排上队。”

        那是家百年老店,之前频频传出老板周转不灵,要要盘出了。只是价格太贵,无人敢接手,据说到了年底,可能就要把股份分批转给政府了。

        没想到,他直接把店连带品牌都买了下来。

        ——就因为她之前去过一次,没有排到队,抱怨了一句。

        “财大气粗。”容嘉嘟哝,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干脆把手机扔到了被窝里。

        他也知情识趣,不像有些情商低的直男那样,她不回就拼命发,见她不回,他没有再发来了,大抵心里也知道怎么一回事。

        可能人就是犯贱吧。

        他要是一直发,她还害怕,不敢回,他不给她发了,她又纠结后悔起来。

        可手触碰到那手机屏幕上,又收了回来。

        之后一切如常。

        容嘉却觉得,他们之间,到底是有什么改变了。

        商业联姻的塑料夫妻,好像不是这样的……

        ……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深秋。

        “容嘉,这次你一定要帮我。”这日,周琦哭丧着一张脸找到她,拽着她的胳膊痛哭流涕。

        “怎么了?”

        “你看看我这个专题项目啊,这叫我怎么搞啊?全日文的,你帮我翻译一下吧。”

        容嘉翻了翻那沓资料,马上就给丢了,跟扔烫手山芋似的:“你是在搞笑吗?我修的那几门外语里,就日语最烂。你觉得凭我那半吊子n2的入门水平,你让我翻译这个?这商业向的啊,单词我都不认识几个。”

        “我不管,你要帮我!这个项目很赚钱的,再说了,虽然是我负责的,分红你也有份啊!”

        她胡搅蛮缠赖在这里,不让她干活,容嘉实在没办法,只好答应下来:“那好吧,先搁我这儿吧,这是复印件吧?回头我给你想想办法。”

        “容嘉小仙女,你最好了。”周琦抱着她亲了两口,踌躇满志地走了。

        容嘉却垮下一张脸。

        翻着那沓资料,她眉头都皱成川字了,忽然,脑中灵光一现,想起一个人。

        但是,手放到屏幕上时,又犹豫了。

        最近她休假在家,两人已经好久没联系过了。

        虽然只是几天,容嘉却觉得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

        许柏庭彼时在旧金山的分公司。

        他来这边视察,入驻已经一个礼拜,恩威并重,很快掌控了全局。今天算是第三次正式会议,正说到公司的运营方式存在哪些问题时,他搁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主人,您的电话——”

        室内为之一静。

        原本安静肃穆的会议氛围,顿时变得古怪起来。要不是碍着他平日的威势,早有人笑出来了,几个定力不大好的股东偷偷别开头。

        许柏庭瞥一眼屏幕,站起来,声音沉稳:“会议暂停,休息15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