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24章相处

        第二天起来,容嘉的脖子很痛,似乎是落枕了。

        她对着镜子转了转,悲哀地发现,转动都成了一种困难。

        来到餐厅时,原本美味的早餐也没了兴致。

        味同嚼蜡。

        “……你不喜欢吃煎蛋?”许柏庭诧异开口,手里的叉子搁在了盘里,用帕子压了压唇角。

        容嘉忙摇头:“没……脖子疼,可能是昨晚没有睡好吧。”

        这是单人宿舍,房间和床还贼小,她只能睡在客房,许柏庭为了照顾她,让她睡了他的床,自己去了沙发里睡。

        不过,她还是没有逃过落枕的命运。

        “我看看。”不知何时,他绕到了她的身后,冰凉的手指按在了她的脖颈处,惊得容嘉差点折了脖子。

        “别动。”他按住了她想要转回的脖子。

        容嘉难得听话,不动了。

        许柏庭动作轻柔,但手里也有力道,挺有分寸,按了会儿,好像还真没那么疼了。只是,他指尖的温度还停留在她的皮肤上,有些酥麻。

        容嘉大脑空白,直到他问她:“好点了吗?”

        她回过神,忙红着脸点头:“好了好了,不怎么疼了。”

        许柏庭说:“落枕是一方面,但是另一方面,也要多加锻炼。肩膀酸痛什么的,有时候,也不一定是落枕。”

        容嘉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脸色窘迫红。

        “魏洵说,你要回国了?”许柏庭吃完早饭,问她。

        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但是这会儿,她又有些犹豫了,偷偷看他:“我能不能在这儿再待两天,学习学习?”

        “跟着我学习吗?”许柏庭看向她,“跟我呆久了,不怕爱上我?我这个人,刚开始接触可能观感不大好,但要是能磨合,也许你会喜欢我。”

        容嘉没想到他如此直接,心跳都漏了一拍。

        这人平时不笑,但发自内心地微笑时,是真的好看,简直是颠倒众生。

        见她垂头不答,耳根上都泛起了红晕,他也不说了,免得真让她下不来台。

        ……

        下午去勃朗宁球场,会见几个从南非过来的生意伙伴,容嘉替他拿文件,很好地充当了一个秘书兼助手的工作。

        正午日头有点大,她正好站在太阳底下,额头渗出了汗。

        许柏庭不经意瞥见,回头继续翻资料,对魏洵说:“把地方转到室内吧。”

        魏洵有点迟疑,因为是对方提出的要求,一会儿还要打球。

        许柏庭头都没抬:“没关系,我会跟他们说,这是我的老朋友了。”

        魏洵点头。

        到了室内,容嘉松了口气,舒服很多,他自己却还站在外面日头下等人,直到几个黑人朋友从侧馆进来,跟他握手问好。

        她坐在荫庇的廊下乘凉,结果,他却跟那帮人在太阳底下洽谈,过了有半个多小时才转到室内,脸上神情自若,一点儿没有精神不济的样子。

        容嘉怔了怔,忽然自惭形秽。

        一个秘书,比老板还要娇贵?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她实在是不好意思继续尸位素餐了,站起来去端了茶水,跑过去给他们满上。

        “……事情就是这样,我这几个矿,都是白色的。你应该也清楚,现在市场上,最缺的就是白色板材。且出水杂质少、板面干净,可以说是有价无市,前几天坤达集团的ceo也找我会面,我不愁买家。”

        许柏庭却笑了笑:“但你开价太高,如果按这个价格拿下,也赚不到几分钱,我不相信侯明朝不赚钱,只为交你这个朋友。而且,你要求12座矿山一齐售出,恐怕除了我,现在市面上也没有人可以一次性吃下。你掂量一下,想清楚了我们再谈。”

        他说罢就要起身离开,态度一点也不软。

        对方终于没有绷住,站起来:“别急着走,kevin,我们再谈谈。”

        这场讨价还价,到底还是以他的胜出为落幕。

        容嘉看得目瞪口呆。

        其实,道理大家都懂,但底气和魄力不是谁都有的。

        送走客人,容嘉连忙跑过去。他也从座椅里起身,把西装递到她手里:“帮我拿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

        “好的。”

        他似乎有些疲惫,抬手支住额头。

        容嘉有点担忧,跟着他亦步亦趋到了洗手间门口。许柏庭讶然看着她,失笑:“你……”

        容嘉后知后觉,尴尬得不能自己,脚底抹油又垂头跑了回去。

        好在出来时,他没提及这档子事。

        ……

        原本就是想在这儿呆两天,可是,呆着呆着,她就没有回去了。

        许柏庭好像也忘了这件事,压根没提醒她,反而让魏洵给她在附近找了地方下脚。

        于是,公司其余人也发现了,来视察的冷脸boss身边多了一个迷糊的实习小文秘。迷糊到什么地步呢?

        有时候在整理个资料还弄错顺序,泡个咖啡差点把资料泼了那种。

        不过,许柏庭好像对她耐心特别好,有一次,她真把咖啡泼到了刚整理好的资料上,他也没说什么,李经理开口要说她时,许柏庭找了个借口,把人给支了出去。

        容嘉在旁边噤若寒蝉,他却表情平淡,拿起那沓湿了的资料看了两秒,交给魏洵,反而说:“这些资料时间不大对,重新整理一下,找sc从1988年到2002年的,下午5点前给我。”

        “有没有搞错啊?那是许总的亲戚吗?”李经理抱怨。

        跟她一块儿出来的还有陈经理,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没说话。

        李经理抱怨:“长得不像啊。”

        陈经理看她一眼,压住眼底的鄙视。这人要是没脑子,还真是救不回来啊:“就一定得是亲戚,才会特别关注?”

        李经理:“那能是啥?”原谅她匮乏的想象力。

        陈经理叹气:“英雄难过美人关。”

        路过公共区,李经理刚喝了口泡好的咖啡,闻听此言,张口就把陈经理喷了满脸。

        陈经理:“……”

        李经理到底是心虚,忙道:“对不住对不住,我这人笑点低,没想到你会开这种玩笑。”

        陈经理:“……”

        ……

        容嘉知道自己又闯祸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感觉她真不适合在这种高强度的氛围里工作,还是回去当她的土老板算了。

        她忍不住回头望去。

        许柏庭低头在办公,表情认真,几乎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偶尔遇到难题时会皱一下眉。

        她想说点什么,可到底是没开口。

        也实在是不好意思。

        她心里颓败,泄愤似的掏出一沓资料看起来。

        一只修长的手从旁边伸过来,拿走了她手里的资料。容嘉抬头,看到许柏庭平静的脸,他把资料收到了自己手里。

        容嘉:“……”

        许柏庭说:“你看这么多,有明显的进步吗?”

        虽然知道自己废,但他这么明白地说出来,她还是有点难受,垂下头,甚至有点怨怼。

        谁知,他下一句说:“你想学的话,多跟我出去走走吧。我带你去意大利看矿场,去尼日利亚看油田,去各地的金融中心,看看什么是兵家必争之地。”

        容嘉睁大了眼睛,有点欣喜,也有几分不相信的忐忑。

        许柏庭微笑,俯身把那沓资料扔进了垃圾桶:“你应该多出去走走。工作重要,也要劳逸结合,看资料那是死脑筋,我个人不大提倡。”

        “……我……我可以吗?”她感觉她没这个资质,他好像太高看她了。

        “只要你想学。”他说得笃定。

        容嘉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的导师都没有他这么有耐心。

        有时候,仔细想起来,她自己都受不了自己干的那些蠢事,他都可以一笑置之。不说别的,胸襟还是可以的。

        ……

        距离回国还有几天,容嘉给陈桦打了个电话。

        陈桦是她高中时的学姐,单亲家庭出身,当年成绩很一般,在班里不大起眼。因为她妈妈曾经给容嘉家做过几年菲佣,向来热情活泼的容嘉对她多有照拂。

        没想到她后来上了影视学院,在这一行混得风生水起,成立了自己的传媒公司,更把事业发展到了海外。

        聊了几句后,陈桦邀请她到拉斯维加斯玩,又说起拉她入伙的事情:“有没有进军影视圈的想法?容嘉,听我一句劝,金融这行难,没有名师指点,新人更难出头。跟我混吧,我肯定能把你捧红。到时候,大把大把的钱,还有名利和地位。你得天独厚,气质身材长相都是上佳,这并不难。”

        几天前,她也是这么说的。

        容嘉敬谢不敏。

        她家境又不差,放着好好的白富美不干,要累死累活去演戏?

        而且,富贵堆里过来,她也混过圈,发小们也跟她说起不少见闻,娱乐圈这一行,很多地方藏污纳垢,远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光鲜亮丽。

        不过,陈桦对她不错,她也不好跟她断交。而且,那次提出被她拒绝后,她就没有再提了,只说这次她生日,邀请她过来一起参加。

        还说,有很多当地名流都会莅临,更是巨星云集,请她务必出席。

        “一定一定,那我在这里先预祝陈姐生日快乐,青春永驻了。”

        “就你小嘴甜。”

        第025章人心

        抵达拉斯维加斯,已经是两天后了。

        出站后,容嘉拿出手机翻开,差不多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陈桦打来的。

        “容嘉,终于来了,快请坐。”陈桦在长街的小别墅里招待她,“你喝什么?咖啡、还是红茶?”

        容嘉四处望了一眼:“不用那么麻烦,白开水就好。”

        暗紫色的流苏金线窗帘、大理石地面、银漆雕花的座椅、猩红色沙发……真是美轮美奂。

        这只是陈桦在这里的一个据点,听她的口吻,毫不值得一提。

        混娱乐圈的,也能赚那么多钱?

        容嘉有点惊讶,然后,旁敲侧击地问起。

        “这算什么。你要是跟我混,我保证你日进斗金。”陈桦噙着笑意,火红色的嘴唇带出一抹暧昧的弧度,不着痕迹打量着对面沙发里的少女。

        容嘉不置可否,捧着水杯抿了一口,饱满的粉唇被浸湿了,越发显得生动清丽。

        那一双眸子,干净清澈,偶尔有些狡黠……是个有点小聪明又不失可爱的单纯女孩。

        陈桦有多久没见过这么姿色出众又娇小可人的女孩了?

        “三天后就是我的生日。容嘉,这两天你就委屈一下。一会儿,小李会带你去酒店的,如果要出门,也可以通知他,他会派车接送你。想买什么,想吃什么,就跟他说,他会替你安排的,千万不要客气。”陈桦和蔼地说。

        虽然她没大容嘉几岁,早年辍学就外出打拼的经历,让她多了一份同龄人没有的干练和周到。

        而且,她画着大浓妆、戴着金色波浪假发,很是成熟妩媚。

        在她面前,容嘉不由收起了平日的那点儿小九九,乖巧点头:“好的,谢谢陈姐。”

        差人送走她后,陈桦架起腿摸了根烟。

        李立上前,为她点燃,唇角也有笑意,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这个女孩子真是根好苗子,娇艳又不失纯粹,多久没有见过这种绝色了?”

        陈桦瞪了他一眼,冷笑:“这可是我的摇钱树,你给我规矩点,要是还像之前那样坏我的事,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李立讪讪道:“之前那个,就是贫民窟里被拐来的,长得也不怎么样,瘦不垃圾的,这个我哪里敢啊?而且,陈姐你都发了话了。”

        陈桦冷哼一声:“知道就好。最近公司培养出来的那几批新人,一个比一个差,老板都不找我了,弄得我最近的生意差得要死。两日后的聚会,我都指望着这棵摇钱树给我涨涨脸了。谁要敢断我的财路,我就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把他切碎了扔黑街去喂狗!”

        李立浑身一颤,把头埋得老低。

        这位主儿看着年纪轻轻又风流和善的,实则是朵霸王花,心里眼里只有钱。

        落到她手里的女孩子,要么跟她同流合污,要么反抗到底被她整到死。她背景深,又有钱有势有人脉。

        在这异国他乡的,那些可怜的女孩,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

        三天后。

        拉斯维加斯是名副其实的不夜城,这里聚集了全球顶级的赌场、酒店、度假村。

        在此之前,容嘉还从来没来过这么纸醉金迷的地方。

        “给。”陈桦把一沓筹码推入她手里,合上她细嫩的掌心,笑道,“让李立先带你去玩会儿,随便逛,不用拘谨。”

        “这怎么好意思呢?”

        陈桦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跟这家赌场的老板是旧相识,也有入股,也算给自己提高分成了。”

        容嘉这才释然。

        “你还在上学吧?”一个穿着金色鱼尾裙的女孩走过来跟她攀谈。

        容嘉认出来,她是陈桦手底下的一个小模特,之前一直跟在陈桦身后。可能是名声不显,容嘉没在荧屏上见过她。

        不过,她长得还不错。

        容嘉是颜控,友善地跟她问好。

        陈琪琪亲昵地挽住她的腕子:“好羡慕啊,我高中就辍学了,成绩不好,家里又是干农活的,没办法,只能跟着陈姐混了。”

        容嘉说:“你可比我厉害多了,我才刚毕业呢,打点零工,赚点小钱。你身材好好,这件衣服也好看。”

        陈琪琪眉开眼笑:“你嘴巴好甜啊容嘉,老板们肯定会喜欢的。”

        “啊?”容嘉没明白她的意思。

        陈琪琪自觉说漏了嘴,忙闭紧嘴巴,转移了话题。不过,心里也不怕容嘉察觉出异样。

        就算知道了,那又怎么样?

        陈烨可不是善男信女,何况这是国外,她更加肆无忌惮了。

        要不是看这小姑娘细皮嫩肉又实在绝色,恐怕早就威逼利诱了,哪里还费这闲工夫待价而沽?

        这趟带她出来,估计是见见世面,吊吊胃口。

        陈琪琪是个自来熟,带着她在大厅中转了几圈,跟侍者要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她。

        容嘉忙摇手:“我不会喝。”

        “香槟喝一点,不会醉的。”

        容嘉盛情难却,接了过来,却没有喝,只是佯装抿着唇碰了碰杯沿,眼睛往别的地方瞄。陈琪琪看在眼里,忍不住弯起嘴角。

        “放心,没下药。不过说起来,你相信陈姐,怎么就不相信我呢?”陈琪琪笑容古怪。

        容嘉被她说得脸红:“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陈琪琪讶然,心里却道。

        ——有时候,熟人比陌生人更加可怕,尤其是善于伪装那种人。

        不过,她爱莫能助。她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而且,谈得来又怎么样?这年头,谁不是明哲保身?

        所以,后来在贵宾区遇到侯明德,她也只是略微劝了两句就站在了一边,甚至都没有去通知陈桦。

        女人就是一种这么矛盾的生物,欣赏喜欢的同时,又有些难以启齿的嫉妒。

        这个女孩,纯白干净,明媚阳光,跟她满身污秽的她站在一起,就好比天上的仙女一样,高高在上,就算她什么都不做,都刺眼得叫人心肝难受。

        “这位小姐,也是来参加陈姐的生日会的吗?瞧着很面生啊,怎么之前没有见过?”侯明德笑道。

        身边几个衣着光鲜的男人拦住了容嘉的去路。

        容嘉有点害怕。

        这人长得还可以,但那油头粉面的模样,加上轻浮的语气,怎么看怎么叫人作呕。

        容嘉在国内也是千娇百惯的富家小姐,忍着脾气跟他虚与委蛇了会儿,见他不但不肯离开,还言语无状,动手动脚,她实在忍无可忍。

        “砰”一声,酒杯在地上砸碎的声音。

        四周静了一静。

        跟旁人说笑的陈琪琪也诧异地回过头。

        侯明德脸色铁青,拿着随从接过来的帕子擦拭着衣襟上的酒渍。

        容嘉小脸煞白,也有些后悔,刚要后退,几个穿西装的便衣保镖前后围住了她。

        “给脸不要脸!”侯明德冷笑。

        “……你要干什么?”容嘉微微颤抖,心里越来越害怕,漂亮的小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

        两个保镖抓住她的手,就要拖走时,旁边有路过的人说了句:“放开她。”

        “……谁他妈敢管老子的闲事……”侯明德恼怒回头,可后半截话,在看到来人的脸时——硬生生咽了下去。

        他的脸颊抽搐了两下,挤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许先生……”

        陈琪琪循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了一张英俊淡漠的脸。

        剑眉笔直,皮肤如雪一般苍白。

        ——是个穿西装的年轻男人,高大英挺,看上去有些清瘦,众星捧月般被一帮人簇拥着。

        令人称奇的是,这些人都是名流,器宇不凡,不少是财经报道上的熟面孔。

        可这帮大人物,此刻姿态谦恭,像是以这个人为中心似的,隐隐有些讨好巴结的意味。

        更让她震惊的是,向来不可一世的坤达集团小公子侯明德在看到这人后,全身紧绷,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他好像很怕这个看上去斯文无害的青年。

        ……

        侯明德灰溜溜离开后,容嘉跟着许柏庭,进了这间用玻璃移门单独隔出的区域。

        里面人不多,有几个围在中间的长条桌上赌钱,其余的,三三两两坐在沙发里。有穿着旗袍的美艳侍者候在一旁,随时为他们添置茶水。

        相比于这些洋妞,容嘉还是觉得旗袍穿在亚洲女人身上更好看。

        那种婉约和柔美,才和这身服装相得映彰。

        这些人衣着光鲜,谈吐不俗,一看就比外面那些“有钱人”更高一个层次。

        阶级、层次哪儿哪儿都存在。

        “魏洵,你带她去换件衣服。”许柏庭说。

        容嘉怔了怔,低头一看,衣襟上染上了红酒渍。于是,她乖乖跟着那个儒雅温和的青年去了换衣间。

        回来时,就见他坐在主位上跟人对弈。

        容嘉不敢多话,乖乖在他身边坐下。

        可是,坐下后,她分明感觉四周的气氛不大对劲了,小心抬头,却发现其他人都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望着她。

        尤其是女人。

        好像她坐的这个位置,有多么骇人听闻似的。

        这时,容嘉也后知后觉地发现,许柏庭左右的至少三个位置都是空着的,其余人至少离他隔了一米远。

        她小心地看了他一眼。

        他正低头研究手里的牌,目不斜视,无意识地抽翻牌面,手指修长。

        容嘉的视线落在他清俊的下颌上,弧线优美,是一个克制的弧度,继而下移,他喝了口水,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

        她觉得自己有点失态,佯装撇开视线,端起了手边的杯子。

        “call.”对面一个金发青年笑了笑,目光落在容嘉脸上,跟身边女伴说了一句什么。那女人笑起来,意味不明地在容嘉胸上扫了两眼,眼神轻蔑。

        容嘉没明白。

        许柏庭把牌甩了出去。

        “shuffle.”

        荷官重新洗牌。

        容嘉听不懂这些专业术语,也不懂赌博,但是看到荷官拨走一沓金色筹码时,她也明白了。

        这局,他是输了。

        她看他一眼。

        许柏庭神色平静,波澜不惊,她倒是替他心疼了好一阵。

        “还要继续吗?”金发青年笑道。容嘉看出了他笑容里那点挑衅,心里不爽,瞪了他一眼。

        他一怔,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

        也不跟一个小女孩一般见识。何况,他已经胜券在握。

        荷官望向许柏庭,得到他的许可,继续发牌。

        可是,和预料的结果完全不同,之后的几次,都是他赢,对面的金发青年眉头越皱越深。

        五把以后,他的脸色黑如锅底,咬着牙,难以置信地望向许柏庭:“你故意的?”

        相比于他的震惊,许柏庭显得从容很多,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你太心急了。得意忘形,在赌桌上是大忌。”

        金发青年冷哼一声,甩下筹码离开了座椅。

        容嘉有些讶然。

        这才明白过来,有些意外地望着眼前这个从始至终从容得过分的青年。他今年几岁?好像大不了她多少吧?

        “是谁带你来这种地方的?”容嘉正出神,冷不防他忽然问她,语气冰冷到了极点。

        容嘉怔了怔:“……陈姐。”

        “陈桦?”

        “嗯。”

        说曹操曹操就到,陈桦带着几个手下从外面进来。她似乎很忌惮许柏庭,先是跟他问了好,然后目光落在容嘉脸上,试探道:“时候也不早了,许先生,我可以带容嘉回去了吗?”

        许柏庭难得笑了一下。

        容嘉怔住,见面到现在,她还没见他笑过——

        可这轻松莞尔的一笑,却让陈桦一行人两股战战、汗如雨下。

        许柏庭抬头看了她一眼,笑容不改:“我早就跟你说过,在曼哈顿岛,不允许有人干这种勾当,逼良为娼,你胆子不小啊。”

        陈桦的脸一瞬间变得惨白,面如土色。

        第二天,陈桦的公司被查封,包括她在内的一行几十人锒铛入狱。

        这算是娱乐圈近十年来最大的淫媒组织了,新闻铺天盖地,报纸上都在写,不止国外,甚至国内也传得沸沸扬扬。

        容嘉事后想起,还觉得后怕无比。

        心里也对许柏庭感激涕零,多少,对这位名义上的塑料老公多了几分敬仰。

        这日想了想,厚着脸皮又给他发了条短信:“许柏庭,谢谢你了,我以后会动脑子交朋友的,你真是一个大好人>3<”

        海滨别墅内。

        又被发了好人卡的许柏庭:“……”

        他闭上眼睛,抬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太阳穴。

        好人?

        他似是而非地哂了一声,说不出的讽刺,转头看向窗外沉沉的夜色。

        手里,有一张被墨水浸透的纸。

        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一个人的名字。

        ——容嘉。

        他的额角开始渗出汗水,滑过削瘦的脸颊,手中的衬衫都湿透了,紧紧贴在他单薄的脊梁上。

        手中用力,白色的纸张在掌心捏成皱巴巴的一团。

        “哐”一声,连带着桌上的玻璃瓶,一块儿砸在玻璃窗上。

        顿时,透明的玻璃上出现了一道蛛网般的裂纹,他漆黑的眸子静静注视着那道裂缝,直到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扩大,发出“啪啪”的声音。

        另一边,没心没肺的某人已经乘坐最新航班回到了北京。

        《小苹果》的总票房是12.5亿,完全超出了她的预计。下线后,还被某平台买下,播放量惊人,温梨也算大火了一回。

        虽然是黑红。

        “这次一定要好好庆祝。”容嘉大笔一挥,“小周子,拨款,请客吃饭,不止要请骆闻、李毅他们……项目组的工作人员都请了。”

        周琦:“好哒,小的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