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28章反击

        容嘉就一个大号微博,名字是“容容容小仙女”,认证是“piano&moon”工作室执行总裁、法人代表和著名钢琴演奏家。

        她本来就没什么名气,也不是艺人,没爆这条新闻前,根本没什么人关注。

        一帮人涌入后,才发现钢琴演奏家“舒晓”和“piano&moon”的老板原来是一个人。

        她最新一条微博还是之前的钢琴演奏会,很多评论还在。

        顿时,多了很多新的评论:

        评论1:居然能让杨导和李导一起将档期延后,这背景,杠杠的啊,这得睡多少投资商啊?牛逼牛逼。

        评论2:居然还是个弹钢琴的,真是有辱斯文。明明是□□,还要装名媛[吐][吐]

        评论3:之前我就关注过她了,说是演奏会,就是在炫富,原来钱是这么来的啊[微笑][微笑]

        评论4:有没有人人肉她啊,这种毒瘤,太恶心了!

        评论5:长得就很贱,骚里骚气的。

        评论6:你还打压程歌力捧温梨!恶心!

        评论7:是不是程歌不愿意跟你们同流合污去卖,才这么对她啊?不要脸!

        ……

        “你看什么呢?”许柏庭端着一杯水从外面进来,看到她正全神贯注翻手机,故有此一问。

        容嘉头都没抬,翻得津津有味:“许大大,我跟你讲我红了。你信?”

        许柏庭过来,瞥了一眼屏幕。

        然后,他拿过了手机。

        容嘉抬头看向他:“你干嘛啊?”

        许柏庭没理会她,兀自翻看了会儿。

        容嘉这个当事人倒是兴致盎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原来当网络红人是这种感觉啊,就刚刚那几个小时,我微博粉丝都涨了好几十万了。”

        许柏庭反问:“你很开心?”

        见他语声嘲讽,容嘉缩了缩脖子:“也没啊,就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现在还真是流量时代啊,有点奇葩事情就红遍网络,不仅仅局限于明星了啊。”

        许柏庭看完,把手机还给了她,站起来:“我九点还要开会,先走了,一会儿让老江送你吧。”

        “嗯,好的。”容嘉乖巧点头。

        周丹莹这种跳梁小丑,她自然没放心上,心里已经让私家侦探挖了她的老底,打算隔日集中爆料,谁知——

        第二天早上,大半年不上线的hs集团亚太区的官博发了一条微博,并@了圈里几个知名大v和星河传媒,以及星河传媒主导这件事的周丹莹。

        微博内容言简意赅,重点有三点:

        1,piano&moon是hs集团旗下重点扶持的传媒公司,有多个重要项目正在展开,所有资源均来自合法途径。由于工作室现在刚刚成立起步,所以只是大家嘴里“小小”的工作室。

        2,日前针对piano&moon负责人容小姐及其旗下艺人、工作人员的这起事件,是有组织的诋毁、诽谤行为,目前,公司已委托相关机构调查并收集证据,锁定了造谣者及其团伙。这起恶□□件对容小姐及其旗下工作人员的名誉、生活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容小姐本着清者自清的态度,不想理会,谁知,诽谤者却更加猖獗。为此,容小姐为了保护旗下艺人和工作人员,决定挺身而出。

        3,hs集团将追究到底,于本月x月x日起诉周某及其团伙,法院已经立案,起诉12名用户共索赔经济损失760万,势必要打击这种恶性竞争的不良风气,肃清网络环境。

        一石激起千层浪。

        舆论像是瞬间反转了。

        首先是杨季贤和李玉甫两位导演站出来发声,表明档期延后只是出于宣发和影片的商业角度考虑,并不存在“暗箱操作”的事情。

        然后是几个大v纷纷发言,发表了各种“中立”和“义正言辞”的言论,还有一些看似路人实则是水军的人在推波助澜:

        【hs原来有投资piano&moon?那就怪不得了。这背景确实深啊,还需要睡投资商?】

        【hs旗下的传媒公司,怪不得这么牛逼。】

        【周丹莹为什么这么针对容嘉?】

        【竞争对手呗。人家长得又漂亮又有本事,某人眼红了呗。】

        【周丹莹以前就用这种手段欺压过同行,不过当时没闹大,我表妹是场记,圈里人,这件事大家都知道。】

        【周丹莹自己勾引别人老公,被人家正室在慈善晚宴上掌掴的事情,这么快就忘了吗?好意思说别人?】

        【虽然她不是演员,但我好想骂她啊,太贱了!】

        ……

        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挖出了周丹莹的过去,原来她跟容嘉是同一所高中的,不过人家是白富美,她是矮矬穷,告白了班草后还被拒绝,自此恨上了容嘉。

        那个班草也冒了出来,在微博上发言说,他当时也不是喜欢容嘉,就是欣赏她那样大方可爱的女孩子,成绩好,待人也谦和,别人说她傲,其实也不算,她就是喜欢跟他们那个圈子的人玩。谁还没几个熟人不是?虽然她不经常跟他们玩,路上碰到也会打声招呼,没有网上某些黑子说的那样。

        他又说,他不喜欢周丹莹也不仅仅是是她长得丑,就是觉得她小家子气,而且心思重,有些阴阴的,叫人不舒服。

        他当时是喝多了,说了两句她不好看的话,绝对没有刻意侮辱她的意思,也不知道怎么她就恨上容嘉了。

        这言论一出,几人对周丹莹又是一阵狂嘲。

        还有各种表情包和金句出炉。

        ……

        容嘉早上起来,看到新闻都震惊了,回头去看许柏庭。

        他端坐在餐桌前吃饭,目不斜视,慢条斯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容嘉感慨,不愧是掌握着无边权势的hs集团大boss,踩死周丹莹这种人就跟踩死一只小蚂蚁似的,丝毫没放心上。

        不,他可能就是交代一声,下面人就马上给办妥了。

        这效率也太高了。

        她自己虽然也能解决,但肯定没那么高效率。

        许柏庭这时开口:“快吃吧,一会儿还要去省亲。”

        “……哦,好的。”她乖巧地低头扒粥,不时抬眼偷看他,心里为周丹莹默哀。

        要是她出手,最多用舆论打击她一下,许柏庭就不一样了,不整得她脱掉一层皮,往她最痛处戳,那就不叫许柏庭了。

        还得是法律手段联合舆论,把她的老底都给揭出来,踩死了再鞭尸那种。

        ……

        中秋节,路比往常还要堵,车在长安街上就塞了半个多小时。

        容嘉颓丧地说:“还不如走过去呢,这也没多少路了。”她偷偷打量许柏庭,嘀咕,“不过某人要排场,非要坐车去。”

        耳尖的许柏庭倏忽回头,道:“你想走路?”

        容嘉:“……?!”这都能听见?

        看到她一惊一乍的表情,他忍不住笑了,打开车门,弯腰朝车内的她伸出手:“走吧。”

        “啊?”容嘉还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他。

        许柏庭莞尔,挑眉:“你不是要走路吗?”

        其实这样的高峰期,走路比开车的体验要愉悦多了。这不,没走几步就到了大院门口。只是许久没回来了,两人都是生面孔,难免盘问了几句。

        后来许老爷子的秘书开着辆吉普从里面出来接人,几个哨兵连忙放了行。

        “柏庭,你有多久没回来了?首长老是念叨,说你没良心。”谷文昌也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了,腰板仍是挺直,一身军绿很是英姿勃发。

        许柏庭牵着容嘉,跟他歉意笑了笑:“工作忙。”

        谷文昌:“再忙也要记得回家啊。这一点,你还不如容嘉呢。”

        他是许鹤年身边的老人了,当年许鹤年还没调到大军军区前就跟着,一路风雨里来去,也是看着这帮小辈长大的,训他们也训惯了。

        院里的规矩,对这些长辈都得敬着。

        不如,几个老爷子非得拿拐杖打不可。

        许柏庭待他比旁人多几分尊敬:“我知道了,谷叔,以后一定带容嘉多回来走动。”

        容嘉心道:才怪!

        吉普在林荫道间驰了会儿,最后停在一栋带院子的别墅前。独门独栋,墙体有些旧了,一看就是上个世纪建造的,虽然现在不是时新的房子了,却是荣耀的象征。

        难得摆家宴,来的人真不少。

        老阿姨招呼着,看到他们又走到门前,接过东西:“快进去吧,老爷子都等很久了。”

        许柏庭跟她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又有人不断上前来问好,他都很有耐心地回复了,然后才跟着谷文昌上了二楼。

        容嘉站楼梯口往上看一眼,是去书房的方向。

        不由纳罕:“这又是怎么了?”

        问的是老阿姨。

        她是许家的老人,在这里二十多年了,一些琐事,问她准没错。

        老阿姨皱着眉,眼角的细纹都像是合在一起,却只是摇头、叹气:“不好说,一大早的,老爷子脸色就不好看,你大伯和四叔也上去了,训到现在了。”

        容嘉沉吟,身后却忽然有人“咦”了一声,似乎是有些惊讶会在这儿看到她。

        容嘉回头,面前一道高大的黑影笼罩住了她。

        她费力地抬起头,看到了一张淡漠高傲的脸,手里剥着橘子,漫不经心吃着:“呦,小不点,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