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29章中秋

        容嘉对于方文熙此人,实在没有什么好印象。

        不但傲慢非常,说话还不中听。

        “你怎么会在这儿?”

        方文熙说:“这话该我问你吧?”

        容嘉说:“那真是奇了怪了,像你这样品德败坏的人都能混进来。”

        他也不生气,只是微微笑:“你都能进来,怎么我不能进来?”

        容嘉差点气结,摆出“好女不跟恶男斗的架势”走开了。

        谢涵过来,拍了一下方文熙的肩膀,语气诧异:“你刚刚跟谁说话呢?”

        “一个刁蛮至极的小丫头,甭理她。”方文熙说,“延庭呢,没回来?”

        谢涵说:“当年他走的时候,是灰溜溜惨败着地走的,赔了江山又被抢了老婆。他说了,不混出个名堂,是不会回来的。你想啊,这些年,他什么节日回来过?”

        “出息。”方文熙冷笑,嗤之以鼻,“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灰溜溜地走了,才真是没脸。要是我,非得跟他许柏庭斗个高低不可。”

        谢涵素来稳重,没他这样争强好胜,苦笑:“许柏庭可不是善茬,你别去惹他,做事情前先过过脑子。”

        方文熙扯了一下嘴角,没当回事。

        谢涵年长他两岁,也不跟他计较,转而聊起别的事情。

        ……

        中午宴客,摆两桌,家里人在最里面的宴会厅。

        菜都上来了,老爷子才从楼上下来,沉着脸,手里拄着根檀木拐杖,颇有几分威严。许柏庭和许沂山在后头跟着,不一会儿就到了厅里。

        老阿姨忙招呼他们坐下,又帮着布筷。

        容嘉起来帮忙,做足了一个小辈该有的礼貌。

        几个叔婶伯伯都对她赞不绝口。

        吃饭的时候倒是安静,老爷子不说话,他们也不好随便开口,安安静静过了半场。

        四婶忽然道:“延庭没回来吗?”

        四周静了一下。

        容嘉手里的筷子都停住了,下意识去看老爷子。

        老人家很安静地垂着耷拉的眼皮,神态却是矍铄,看不出老态,神情也很平静,夹一块芦笋吃:“怎么了?都吃啊,这个菜不错。”

        老阿姨忙说:“是用最新鲜出土的芦笋,一大早我托熟人去买的。”

        “嗯。”他点点头,淡淡,“不错。”

        许柏庭这时说:“我之前跟您说过了,他随时可以回来,我没有不让他回来。他只是不愿意放弃南非的那几座矿山和那家石油公司的经营权。他怕回来,自己就一无所有了,说到底,是对自己的不自信。”

        老爷子:“你不能让他在这儿管理别的产业?”

        许柏庭语气比他还要冷淡:“行军打仗,您是行家,商场上这点事情,我们自己能更好地解决。”

        气氛降到了冰点。

        许延庭知书达理,是许老爷子从小养在膝下的,自然亲厚。不过当年是晚辈之间的争夺,他自然不好插手。

        他对许柏庭也有几分歉疚,但到底不忍心许延庭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流浪。

        因为这件事,许柏庭和许老的关系也越来越僵。

        后来还是容嘉起来打圆场,说笑话逗老爷子开心,气氛才又活跃起来。

        “你呀。”许老爷子拉着她的手,眼睛里都是笑意,“还是你孝顺,不像某些叉烧孙子。”

        容嘉陪着笑,拿眼角去瞥许柏庭,他神色如常,只是,仔细看,似乎又有一些僵。

        她心里暗笑。

        他也有吃瘪的时候?

        回去的时候,心里还在乐。绿灯亮起,车汇入车流,冷不防他忽然问她:“很好笑吗?”

        “啊?”容嘉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干笑一下,没敢回头,“我没笑啊。”

        “是吗?”他看着她,语气认真,表情轻松,“可我看到你笑了呀。”

        容嘉:“……”有种如芒在刺的感觉怎么办?

        ……

        天气越来越冷了,转眼就到了冬季。

        今年的12月下雪了,下得很大,庭院里积了厚厚一层。

        容嘉睁开眼睛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她把手放到窗户上摸了摸,触手一片冰凉。

        一只温暖的大手包裹住她的手,把她拉回去:“你不多睡一会儿?”

        容嘉蹙眉,挣了挣,结果被他抱得更紧。

        她放弃了抵抗,干脆气恼地转回被子里,任由他搂着,只露出一个小脑袋,背对着他。半晌,她忽然道:“我想吃汤包。”

        许柏庭一怔,声音里还有几分早起的慵懒倦怠:“我让魏洵给你去买?”

        容嘉摇头:“不,你去。”

        他苦笑,但是语气宠溺,捏一捏她的鼻子:“好,我去。”

        许柏庭回来时,容嘉好歹起了床,洗漱干净,端正地坐在餐桌上,瞅着他。

        望眼欲穿。

        许柏庭把袋子放到桌上,感慨:“我算是感觉出来了,你只有在听到有吃的时候,才会立刻爬起来。”

        “我平时也没有睡得很晚啊。”不过,这话有点心虚。

        许柏庭也没戳穿她。

        一顿早饭,吃得很温馨,他给她盛稀饭,她安静吃着,两人和谐又默契。

        ……

        下午,容嘉和塑料姐妹周琦去名品一条街逛了逛。

        看着她手里的大包小包,再看看自己手里可怜的两个袋子,周琦咬牙:“容嘉,我想掐死你。”

        容嘉:“别掐我了,努力赚钱吧。”

        ……

        和周丹莹的官司很快就进行了。

        毫无悬念,周丹莹惨败,可能知道是以卵击石,她放弃了上述,赔了钱又在微博公开道歉,道歉函顶置了一个礼拜。

        典型的偷鸡不着蚀把米,一时之间,传为圈内笑柄。

        但是,与此同时,众人也知道了,piano&moon是hs旗下的产业,不敢轻易开罪了。

        相对的,容嘉也感觉到了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感觉,拿资源方便多了。

        最近流行直播,很多明星都在b站开了空间,容嘉为了帮温梨巩固人气,也帮她开了一间。

        温梨有点呆,一开始都是容嘉帮忙合播的。

        “今天播什么啊?”温梨颓丧地靠到沙发里,翘起脚丫,“我真不会直播啊,天天对着镜子,跟个傻子一样。”

        容嘉恨铁不成钢,抬起她的脸,给她扑粉:“今时不同往日了,流量时代,更新很快的,你看,最近连那个靠吃播走红的网红都签了mac的代言。你呢?现在只能代言一些不入流的产品,你能不能给力点?”

        温梨扁扁嘴:“不是我不想播,我每次对着镜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其实她的性格和容嘉有点像,不过她没有容嘉那么能说会道,而且更加佛系,被人骂了还要过五分钟才能回过劲儿来那种。

        因为双商低,有时在节目里得罪人都不知道。

        也是因为双商低,当年高考就考了300多分,把她爸气得半死,没办法,只好走这条路。

        就算走了这条路,她还是没什么上进心,好在家里挺有钱,饿不死。

        容嘉毕生的心愿之一就是把这滩烂泥扶上墙。

        “好了好,别逼逼了,快去直播——”

        “哎——”

        ……

        直播间内,已经聚集了不少粉丝。

        一开始,就有粉红色和蓝色的泡泡从屏幕下方升起来。

        【你懒懒散散的样子真的好吗?我觉得我们像逼良为娼的坏银~】

        【其实你什么都不用动,梨妹,让我看着你的脸就行了。】

        【啊啊啊,我梨妹真是盛世美颜!b站的颜值担当!】

        【后面的小姐姐请露一下脸,关注你很久了,颜值不输梨妹。】

        【笨蛋,那是梨妹的老板!孤陋寡闻!】

        【哇!这么年轻就当公司老板了,好厉害!】

        【腕上的宝珀手表好靓,钻戒快闪瞎我的眼睛了!小姐姐真白富美!】

        ……

        温梨求之不得,非常佛系地躲开了脸。

        结果,没两秒就被容嘉摁着脑袋抓了回来。

        温梨生无可恋的表情被人做成了表情包,发到微博上,又火了一把。

        晚上,容嘉盘着腿儿坐在床上看手机,另一只手不断叉着哈密瓜往嘴里送,憋着笑。

        许柏庭进来时,她抬了一下头,睁大了眼睛,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青蛙。

        四目相对,她有些心虚地把嘴里的哈密瓜咽了下去,扒拉着水果盘,往怀里推了推。

        许柏庭走过去,弯腰拿起了水果盘:“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要在床上吃东西吗?”

        容嘉:“有什么关系?偶尔一次啊。”

        许柏庭:“你吃的时候,能保证没有零食碎屑不掉到床上吗?我晚上怎么睡?”

        容嘉:“你可以回你自己房间睡啊。”

        此话一出口,她就乖乖闭紧了嘴巴,作乖巧状。

        许柏庭沉着脸盯了她半晌,转身走了出去。

        容嘉:“……”生气了?

        没一会儿,他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折叠桌,三两下打开,放到了她的床上,把果盘放到了桌子上。

        然后,他坐在一边,驾着腿儿看自己的资料。

        容嘉:“……你不回你自己的房间?”

        许柏庭淡淡,头都没抬:“我在这儿陪你。”

        容嘉讪笑:“不用了啦。”

        他的目光看过来,她马上改了口风:“您看,您坐,随便坐。”

        快5点的时候,许柏庭收了东西,站起来说:“去换身衣服。”

        “嗯?”她从手机里抬起头,不解地看向他。

        许柏庭说:“冰箱里没菜了,去一趟超市吧。”

        “好。”

        容嘉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床铺很软,差点跌了一下,被他双手扶住:“小心。”

        容嘉觑了他一眼,小声嘟哝:“我自己能站稳。”

        “那你下次摔个狗啃泥前,我不扶你了。”

        容嘉:“……”这一脸的理所当然和笃定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她一定会摔吗?

        请问,这个塑料老公可不可以退货?

        在她怒冲冲瞪着自己的时候,他禁不住笑了,捏了一下她的脸。

        ……

        楼下不远就有一家连锁超市,不过生鲜区在二楼,和生活用品摆在一起。

        容嘉懒,出来时就套了件连帽睡衣,粉色的,帽子上还垂着两只长耳朵,一拉往上一罩,就把小小的脑袋兜住了,看上去就像一只胖嘟嘟的小兔子。

        许柏庭看了看,伸手拉了拉耳朵。

        容嘉吃力,回头看去。

        毛茸茸的耳朵被他拉在掌心里。

        目光从他的掌心往上移,落在他淡然的脸上,眉毛都没动一下,看她狐疑地望过来,他还一脸坦然地问她:“怎么了?”

        自然地松了手。

        容嘉:“……”你这么a的一张脸,做这种幼稚事情,真的好吗?

        这个点,超市里人挺多的,容嘉把推车塞到他手里,一下子就钻入了人群里。许柏庭在后面喊她,可话一出口,她人已经不见了。

        过了几秒,才从另一边的货架后探出半个脑袋,手里各自抓了一只毛茸茸的哈士奇,朝他摇了摇。

        许柏庭推着推车过去:“你几岁了,还玩娃娃?”

        容嘉:“谁说我给自己买的?”她把两只娃娃放到他的肩上,笑,“别动,我给你照一张相。”

        许柏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