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32章生病

        “宝宝,告诉妈妈,你现在荷包里还有几毛钱?不要隐瞒,不要嘴硬,来,诚实地告诉妈妈。”周琦拉住她的手,言辞恳切,语重心长。

        容嘉的面色不大自然,期期艾艾道:“……70万吧。”还是保守估计。

        周琦一脸要晕过去的模样,痛心疾首:“那够你花几天?能撑一个月吗?苍天呐!到时候,你是不是要去街头卖身葬父?”

        容嘉冷笑:“我卖身葬老公!”

        周琦:“……”

        她低下头,拿叉子戳盘里的布蕾,面上淡然地说:“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我不是正在努力赚钱吗?”

        周琦:“不是我质疑你的能力,我只是对你的花钱能力太有信心了,我觉得你赚钱的速度远远比不上你花的。”

        容嘉:“……”

        周琦:“除了许大大,还真没几个人养得起你。乖,认错吧,反正也是你的错。”

        容嘉:“……”不会说话就别开口,快闭嘴吧你!

        你什么时候被他策反的?

        对于没钱花的问题,容嘉一开始是很急的。

        但是,她这人小脑袋瓜儿很聪明,而且死要面子,说不服软就不服软。

        于是,她灵机一动,想出了一条赚钱妙计!

        ……

        这日,许柏庭回到家里,发现客厅空无一人,玄关处却堆着她的鞋。他脱了外套,松了松领口,踩着楼梯上了二层。

        她房间的门半开着,约莫是忘了关紧,此刻还留着一条缝隙。

        许柏庭走过去。

        ……

        “哈哈哈,老铁们,嗨起来啊!这里有国民老公许大boss的各种精美日常照,还有特质卡通人物周边,都是正版授权!”

        “限量出售,第一次预售3000份,套餐价6666,先到先得!”

        “看看这个娃娃,选用最特质的德国xx材质,光滑软绵,色泽鲜艳,可以保证十年到二十年不褪色,还有这个等身人偶娃娃……”

        她在直播,说得口沫横飞。

        直播间里的粉丝也是各种嗨。

        【小姐姐终于直播了啊,比心比心~】

        【小姐姐真是神颜啊,没有滤镜也能这么好看】

        【这么放飞真的好吗?仙女】

        【这个黑西装的特质娃娃还有吗?小姐姐,给我来一打!】

        【这样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这个真的有授权吗?】

        【没问题的吧,淘宝上不是很多人卖吗?那个什么网还有各种明星的娃娃呢】(法盲1号)

        【不会有问题吧,卡通的,又不是真人版】(法盲2号)

        【好喜欢呀,尤其是这个穿暗红色衬衣和黑色马甲的,啊啊啊!卡通版也这么帅啊!】

        ……

        容嘉:“哈哈哈,老铁们,不要忘了刷礼物啊,贫穷的主播在这里感谢大家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嗨起来,嗨起来!”

        ……

        【主播,你身后好像有人啊,我看到影子了!】

        容嘉没在意:“有什么人啊?来来来,下午7点开始预售,准备了……”

        她正高兴,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响起:“套餐只卖6666,是不是太便宜了?”

        她不假思索:“你懂什么,薄利多销嘛!”

        话音刚落,她就愣住了,按鼠标的手也停了下来,有点迟疑地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僵硬地回过头来。

        许柏庭站在她面前,慢条斯理地松着束紧的领口,俄而,将一颗扣子解开了。

        他淬玉般的脸,冷冷冰冰的白,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又微微侧头,认认真真地打量着她,然后把扯下的领带搁到了她面前的桌上。

        他俯下身来,稍稍抬起微笑的脸:“薄利多销啊?那给我来一打呗。”

        容嘉:“……”

        他不是好几天没回来住了吗?!!

        为什么会回来?

        还是赶在这种当口?

        wtf?!!

        因为角度问题,容嘉挡住了屏幕,直播间里的弹幕瞬间多起来:

        【啊啊啊,到底发什么了什么?谁来告诉我一下?】

        【屏幕怎么黑了?主播被网警抓了吗?】

        【那个男人是谁?声音好好听啊!】

        ……

        “啪”一声,直播间彻底黑屏。

        粉丝鬼哭狼嚎,纷纷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此刻的容嘉无法出面解释了。

        因为,她要承受许大boss的怒火。

        许柏庭:“给你三分钟解释。”

        容嘉硬着头皮:“……缺钱,这算不算理由?”

        许柏庭没回答,笑吟吟地瞅着她,微微伏低了身子:“你说呢?”

        容嘉妄图垂死挣扎:“……为了让你的神颜名垂千古,让喜欢你的人更加记住你!”

        许柏庭微笑:“我真是感动呢。”

        容嘉:“……”那你想怎么样,给个痛快_(:з」∠)_

        许柏庭两根手指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微微抬起,那种感觉让她全身冒起了一阵阵鸡皮疙瘩了。

        容嘉伫立原地,仰头,作乖巧鹌鹑状。

        许柏庭也神色平和,语气里带着笑:“看来,你需要跟我的私人律师沟通一下,什么叫个人隐私和侵权问题,准备7000万以上的赔偿款吧。”

        容嘉愣住,终究没他定力高,怒道:“家务事,不用这么小题大做吧?而且,7000万,你怎么不去抢?上次周丹莹也就赔了我700万!”

        许柏庭仍是微笑,给她解释:“这是根据被侵害方所受到的损失来衡量的。性价比你懂吗?你跟我,有可比性吗?”

        容嘉:“……”她竟哑口无言!

        ……

        容嘉再一次实力气走了老公,晚上,只能悲惨地在家里吃外卖。

        也许是外卖不干净,到了后半夜,她开始上吐下泻。一开始没在意,谁知道吐个不停,越来越严重,只好打电话报120。

        等送到医院,人差不多都要凉了,小腿肚一直在打颤。

        周琦问医生:“大夫,她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呀?怎么吐成这样?要不要拍个什么光什么片啊呀,要不要……”

        医生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噤声。

        周琦乖乖闭上嘴巴,眼睛却紧张地看着他。

        谁知,看了会儿,医生冷淡地拿开了听诊器,在病历本上写起来:“没什么大碍,吃点药就好了。”

        周琦急了:“这都吐成这样了,就吃一点药?有你这么治食物中毒的……”

        “谁告诉你她这是食物中毒了?”医生凉凉打断她,没好气,“她这是急性胃肠炎,吃撑的。”

        周琦:“……”

        容嘉:“……”

        医生声音大,旁边几个排队的病人也探出脑袋朝这边望来,目光古怪。

        容嘉拿好自己的病历本,垂下头,默默走到一边,想要绕路离开。谁知,刚走两步就被人挡住了去路。

        她懊恼地抬起头。

        然后,脸绷住了——

        许柏庭面无表情地站在她面前。

        容嘉脸色绷紧,好不尴尬,别扭地别开头:“……你来多久了啊?”

        许柏庭也没隐瞒:“从医生说你吃多了把急性胃肠炎当成是食物中毒开始。”

        容嘉:“……”好了,你还是别说了吧。

        她小脸涨红,垂着头,又丧气又难堪,转身就要离开。谁知,却被他按住了肩膀。

        她恼怒地抬头,瞪他:“干嘛啊?”

        谁知,他的表情却很认真,没有嘲笑,也没有别的,只有严肃。容嘉怔了怔,就听他说:“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先打给我?”

        容嘉眨了眨眼。

        他们不是在吵架吗?

        许柏庭张开双臂,把她的脑袋按在了胸口。他的怀抱宽厚而温暖,容嘉有些不适应,挣了挣,却被他低喝住:“别动。”

        她扁扁嘴,倒也真不敢乱动了。

        这人,严肃起来还是挺有威慑力的。

        ……

        容嘉想要马上回家,谁知,被许柏庭强硬地关进了特护病房里。

        看着不算狭窄却空荡荡的单人病房,她凄凉地蜷缩到了床里面。过了会儿,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她拉起被子,遮住脑袋,不应。

        响了三声,许柏庭才拧了门把进来。

        他把手里的鸡蛋粥放到床头柜上,在床边坐下。

        床很软,往下陷了一陷。

        她心里紧张,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但是感觉背脊被抵住了,薄薄的被子也挡不住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半晌。

        他推了推她,诱哄:“乖,起来喝粥。”

        她的声音闷在被子里,瓮声瓮气的:“我不饿。”

        许柏庭说:“全吐光了,能不饿?”

        “不饿!”

        下一秒,她的肚子“咕咕咕”地叫起来。

        容嘉:“……”

        他轻笑一声,也不说她了,一改之前迫切的神情,施施然换了个坐姿,一副看好戏样子。

        容嘉气愤地拨开了被子,瞪他一眼,坐起来。

        许柏庭弯腰扶住她,给她背后垫了个靠垫,又端过碗,低头用勺子舀起一勺,慢慢吹凉了,送到她唇边。

        容嘉又瞪他一眼,口嫌体直地张开了嘴巴。

        咽下去。

        “好吃吗?”他笑了笑,抬起眼帘瞧她。

        难得看到他这么温柔的神色,也没有耍她,容嘉不大自在,躲开了他的注视:“还行吧。”

        许柏庭又舀了一口粥:“张嘴,啊——”

        容嘉哼一声,张开了嘴巴,然后,就这么又被喂了一口。

        就这喂粥的功夫,他挨得很近,神情专注,也像是在对待一个十几亿的大case。

        容嘉把粥咽下去,忽然盯着他,认真地说:“我生病,全都是因为你。”

        许柏庭愕然,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真是难得看到他破功,露出这种神情,容嘉心里有几分小小的得意。

        她仰起脸,认真给他分析:“如果你不冻结我的卡,我就不会生气,我不生气,就不会化悲愤为食欲,我不化悲愤为食欲吃那么多东西,我就不会得急性胃肠炎进医院。”

        说完后,她认真地盯着他。

        目光在他淡然的脸上缓缓掠过,感觉像是在抚摸他的脸一样。

        谁知,听了这么一番神逻辑的说辞,他也没有生气,只是笑了一下:“你说这么多,不就是想继续刷钱吗?”他语调上扬,难掩促狭,“我可不可以认为——这是你在向我变相求和?”

        被说中心事,容嘉面红耳赤,狠狠瞪他,掩饰般转开小脸,骄傲仰头:“哼哼。”

        他贴过来,捏住她的下巴:“是不是?”

        “走开啊!”她恼羞成怒。

        “那我走了。”他站起来,作势要离开。

        容嘉几乎是本能地抱住了他的腰——如果可以,她会抱他的大腿:“还我的黑卡——”

        许柏庭没忍住,到底还是笑出来,掰起她的脸,捏了捏。

        她张开嘴,作势要咬他。

        他低下头,封住了她的嘴巴。

        她睁大了眼睛。

        麻麻,这里有人趁机耍流氓欺负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