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33章出差

        临近年关,容嘉关于年货的置办也提早赶上了日程。

        大早上,她已经盘着腿坐在沙发里列清单了。

        许柏庭洗漱完从楼上下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穿着套头帽睡衣的女孩坐在沙发里,头发在顶上扎了个丸子头,还戴了一副圆圆的眼镜。

        她嘴里咬着笔杆子,手里的清单有一米那么长,也不知道是打哪儿翻出来这么长的纸条,跟超市□□似的。

        他走过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俯身朝她手里看去。

        容嘉吃痛,抬头瞪他。

        他修长的手臂越过她,手指准确拿住了那单子,在掌心顺了一下。动作轻飘飘的,有点调侃的意思。

        “干嘛?”容嘉盯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恶形恶状。

        他抬指点了一下她的鼻子。

        指尖微凉。

        眸光深暗,隐在那副金丝边眼镜后。

        许柏庭的近视不严重,如果不是需要长时间看文件,日常中他很少戴眼镜。

        似乎看出她的想法,他揽住她,另一手接过清单漫不经心看起来。

        嘴里说:“今天有个项目,我要去一趟申城,大概一个礼拜,这几天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

        “ok.”她比了个剪刀手。

        许柏庭看她一眼,伤心的语气:“怎么,你一点儿都不惋惜?”

        容嘉眨巴了一下眼睛,不解:“惋惜什么?”

        四目相对。

        他脸色平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莫名的,她心里有点不安,忙吐了吐舌头:“没啦没啦,惋惜得不得了。”

        见他还盯着自己,她忙道:“真的!比珍珠还真!”

        许柏庭放开她,呵了一声,抬步上了楼。

        容嘉在下面喊他,有点儿委屈的语气:“喂,你不会又生气了吧?多大点儿事啊?”

        许柏庭在楼梯口回了一下头:“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吗?”说完这句就回了更衣间。

        再出来时,他已经穿戴完毕。

        暗蓝色衬衣、黑色马甲,深灰色长外套垂过膝盖,衬得他双腿修长,格外俊挺。他本就高大英朗,端方如玉,多年来在商界征伐,更练就了一身处变不惊的本事。

        这样正式的穿着,不笑地从楼上一步步下来时,让容嘉不自觉有点敬畏。

        到了近前,许柏庭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呆头呆脑的。第一次看我这么穿?”

        容嘉用一种透露秘密的口吻,跟他悄悄说:“许大大,你不知道,你不说话的时候真的很可怕的,就跟童年鬼故事里的主角一样。”

        许柏庭:“……”

        容嘉看着他喜怒莫测的脸,感觉又摸了一把虎须。

        他伸手过来,她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睁开。”他在她头顶说,不容置疑。

        容嘉只好把眼睛睁开,可怜巴巴地瞅着他。

        他俯身按住她的肩膀,吻了吻她的唇。

        容嘉不喜欢接吻,一个人的舌头伸到另一个人嘴里,总觉得怪怪的,而且,他每次还要搅两下,吻完,嘴里干干的,口水都被他吃掉了。

        莫名就有一点恶心。

        所以,每次他吻她的时候,她的身体都是僵硬的,表情无奈。

        感觉到她的不走心,他忽然用力,把她整个人按到沙发里。她还没来得及惊呼,睡衣就被扯掉了。

        大早上的,一朵娇花零落成泥,经历了一场惨无人道的风吹雨打。

        她蜷缩在他怀里,咬住嘴唇,呜咽不停,泣不成声。

        后来送他去机场,她暗暗在底下比了两手中指。瞧着一本正经的,就是个衣冠禽兽。

        ……

        容嘉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交际圈广,没心没肺。

        也可以说情感淡泊。

        许柏庭走后,她一点也没感觉到不适应,吃吃喝喝开开心心,空了短信都不给他发一条。

        倒是许柏庭,到了申城就感冒了,更觉得身边空落落的,没半点儿人气。这几天他忙于工作,整个人的精神状况也不大好。

        12月,申城也进入了零下。

        早上起来,世界里银装素裹的一片。

        总裁办公室照例是黑白灰三色,最简约的现代风格,就连头顶的灯发出的光都是冷色的,一点暖意都没有。

        许柏庭端坐在黑色的实木办公桌上,安静翻阅着文件,俊朗深刻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整间办公室也呈现着别样肃穆的氛围。

        慕寒推门进来时,他头都没有抬一下,她的脚步也不由放轻了些。

        “许总,您的咖啡。”

        “放这儿吧。”

        “好的。”慕寒小心地托了托咖啡杯盘,将之放到了一边,余光不由自主地打量他。

        相比于他所处的位置和手腕,这个大老板显得过于年轻了。

        而且,是出乎意料的英俊。

        申城这边的负责人比较佛系,这些年,大家也没什么上进心,乍然得知大boss要过来视察,他们还真是吓了一大跳。

        hs集团是金融圈的神话,上个世纪末的时候,它只是一个粮油公司,后来商业版图渐渐扩大,在多国都有了根据地,分公司更是不胜枚举。

        许柏庭接手hs集团后,铁血之名更盛。

        传闻中,这位boss为人低调,手段狠厉,常年在国外游历投资,涉及矿产、石油甚至基建,做的都是大买卖,甚至在多方势力动乱角逐时提供军火和药品,不少政客都将他奉为座上宾,是个不折不扣的资本家。

        可以说,hs在他手里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她听过了太多跟他作对的人的下场,所以,被秘书办指派过来协助他工作时,几乎是欲哭无泪。

        但是,工作了两天后,她发现这位也不是传说中那么恐怖。至少,从来不骂人,不会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上。

        只有在工作上犯错,他才会训斥几句,且都是就事论事。

        不过,虽然他英俊绅士,但还是太冷漠了,早上永远是最早到公司的,下班永远是最晚的,业余好像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感觉就是一个精致却无趣的人。

        这样一个人,给她的感觉就是“注孤生”。

        可是,这日送完咖啡出去,跟她同组的小宋挨过来跟她说:“原来许总有爱人啊。”

        “啊?”慕寒吓了一跳,有点不可置信。

        “你别不信。”小宋神秘兮兮地说,“那天我看到了,就是icsc那个项目开会那天,因为项目弄错了一组数据,导致策划脱轨,他大发雷霆,把老周他们那组训了一顿那天。那个低气压呀!”

        慕寒想起来了:“哦,那天啊。怎么了?”

        “那天他的脸色有多难看你也看到了吧?”

        “嗯。”

        “我去洗手间洗杯子,恰巧在安全通道外看见了他,他正跟人打电话呢。你猜我看到什么了?他笑了啊,笑得好温柔啊,声音宠溺得都快滴出水来了,说,你早上有没有赖床?你不能总是睡这么晚,早饭一定要吃,知道吗……妈呀!”

        慕寒不大相信,印象里,许柏庭就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很难相信他对一个异性温声细语关怀备至的模样。

        所以,当她买好饭走到总裁办公室外面时,她愣住了。

        门是半掩着的。

        许柏庭把手机贴在耳边,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玻璃前,声音不大,但是能听得清晰:“我不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给我打?”

        “容嘉,在听吗?”

        “是不是又去泡吧了?”

        “不是不让你出去,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出去不安全。”

        “我可能还要半个月才能回去,记得照顾自己。”

        “……没,这边空气不好,我有些呼吸道感染,不是感冒。”

        慕寒睁大了眼睛,望着他挺拔的背影,心底一时寂静无声。

        她记得很清楚,昨天他病到被魏洵送去医院,吊了半天的水才能勉强回到岗位。

        都这样了,还说没病?

        许柏庭的脸庞在背光里半明半寐,比平日更多几分苍白,苍白中,还带着一丝病态的红晕。

        看得出来,他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但是,跟电话那头的人说话时,声音还是极力放得很轻柔,让自己听上去若无其事。

        慕寒神色复杂。

        她还没见过许总这么跟人说过话呢,还是一个女孩子,心里,不由对那个神秘的女孩有了点好奇。

        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孩,才能征服这种看上去冷酷绝厉的男人?

        挂断电话后,许柏庭眼里的光芒渐渐暗淡下来,有些沉默地望着外面的夜景出神。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透过玻璃,似乎也能感觉到那种细密浸透到空气里的寒意。

        慕寒望着他孤拔清绝的背影,有那么一刻,感觉这个人是说不出的孤独。

        一个外表不管是微笑还是冷酷,内心始终封闭的人。

        可是这样一个人,其实也是有极力想要守护的人的。

        她敲门进去:“许总,您的饭。”

        他回过神来,缓声道:“搁桌上吧。”

        慕寒应声,放下饭后,踯躅了会儿,看着他。

        注意到她的注视,许柏庭蹙了蹙眉:“还有事吗?”

        慕寒:“……已经很晚了,您还病着,公司的事情,什么时候都能处理,您还是回家休息吧……”

        许柏庭没有理会她,重新在椅子里坐下,支着额头,疲惫地拧了拧眉心。

        慕寒还想说点什么,但是视线触及他冷漠平静的表情,又不敢开口了,躬身走了出去。

        沉默了会儿,许柏庭打开了饭盒。

        很简单的家常菜。

        这是他吩咐的,他不挑食,工作的时候,更不喜欢在多余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只是,当番茄鸡蛋送入嘴里的时候,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味道。

        他想起一个月前,容嘉第一次炒这道菜,炒糊了,懊恼地扯下围裙,一把扔到地上:“什么破锅子,稍微热一下就糊了,还怎么做菜?”

        他那时想,怎么有人这么任性,自己炒不好菜,还要怪到无辜的锅子上。

        这几万块一套的锅子,给她用还屈才了呢。她倒好,还嫌弃。

        他弯腰把围裙捡起来,语重心长地告诉她:“你放那么少的油,能不糊吗?”

        她瞪他一眼,嘴硬地不肯承认,有点生气的样子。他本来想教育她两句,但是,目光一触及她气呼呼鼓起来的小脸,心就软了。

        后来,接过她手里的锅铲说:“还是我来吧。”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悄悄翻开了她的微信朋友圈。

        最新一条是刚刚发的:

        【容嘉】:啊啊啊,好久没跟朋友一起出来玩了,老铁们,嗨啊![配图]

        照片里,她跟一帮人勾肩搭背,面前的桌上堆了好几瓶香槟。

        这帮人都衣着不俗,长得也不差,应该是她那个圈子里的。

        看着看看,他沉默下来,手指无意识地收紧,说不上来什么滋味。

        这些人里,他只认识她左边那个短发高挑的女孩。

        但是,也仅仅只是知道她叫周琦,跟她在一个工作室干活而已。

        而且,因为侯明朝那件事,关系还不怎么样。后来在面包店偶遇,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的朋友打交道,只是一贯冷漠以对。

        在她质问他的时候,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他反唇相讥,把彼此的关系弄得更加糟糕。

        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沉默。

        “你是容嘉的丈夫,但是容嘉的朋友呢,你认识几个?或者,你从来都没把这些放在心上,你也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去认识她的朋友。所以,但凡你们有点事情,也没一个人帮你说话。许柏庭,你做人真是失败。”

        ——这是那天,她跟他说的。

        仔细一想,她说的也没错。

        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人打交道,以往和人结识、交流,大多是为了工作,为了彼此共同的利益,大家目的明确,他自然游刃有余。

        但是,当目的成为了“交朋友”这种地方时,他就有些无所适从了。

        归根究底,是无法打开心扉,没有目的、放下警惕地跟人交往。

        许柏庭不混圈子,哪怕是沈蔚那几个人,平日也是鲜少才聚一次。

        而且,都是他们找他。

        对于别人的圈子,他从来没有想要去融入过。

        甚至了解。

        但是这一刻,他看着容嘉的这条微信朋友圈,第一次产生了动摇。

        是的,他不舒服。

        总感觉游离在她的世界之外。

        他对她而言,是不是就是可有可无的?或者,只是不那么讨厌的提款机而已。

        照片上,她跟他们嘻嘻哈哈,是难得放松又肆无忌惮的模样,那是跟他在一起时都没有的。

        许柏庭也知道自己性格孤僻,不是那么讨喜。

        两人相处中,虽然总体是融洽甜蜜的。

        但是,他们其实并不算心有灵犀。

        甚至,隔阂很深,只是目前还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而已。

        他不是一个喜欢跟别人敞开心扉的人,她也不是个喜欢追问的人。

        一个是一扇坚固的门,一个是自由行走的风,她更多关注自己的舒适感受,很少去思考别人。

        许柏庭盯着照片看了很久,感觉头隐隐作痛。他支了支额角,手指几次落在她的电话按键上,最后都收了回来。

        他不是一个不能忍受寂寞的人。什么时候开始,也这么对一个人牵肠挂肚了?

        这么患得患失,真不像他。

        但是,一个人沉默思考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得更多一点。

        晚上开了一下会,关于此次项目总结,高强度的工作下,他渐渐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

        晚上到家后,已经是12点整了。

        容嘉掏出手机,发现上面有两条短信:

        【别玩太晚了。】

        【注意安全。】

        都是许柏庭在四个小时前发来的。

        刚刚她跟周琦他们玩嗨了,手机塞在包里,音乐声又大,压根没听见。

        她忽然有点心虚,迟疑地回复:

        【容嘉】:睡了吗?

        【容嘉】:对不起,许大大,刚刚手机在包里,没看见>3<

        本以为不会等来回复了,谁知——

        【许大大】:很晚了,你早点休息。

        【容嘉】:嗯嗯,你也是,么么哒>3<

        她都要放下手机了,那边又发过来一条——

        【许大大】:打个商量。

        【许大大】:以后能不能不要发“>3<”这个表情符?

        【容嘉】:啊?为什么么啊?我很喜欢这个表情符啊>3<

        【许大大】:很渣。

        容嘉:“……”

        另一边。

        放下手机后,许柏庭的心情莫名好起来。他可以想象到她吃瘪的表情。

        不过,这也是他的心里话。

        不得不说,这个表情符,真的渣。

        隔着屏幕都透着一股没心肝的味道。

        稍稍扳回一局的许柏庭今晚,总算睡了一个好觉。但是,翌日他就后悔了。

        只见屏幕上,满满的都是:

        >3<(省略n个>3<)

        顷刻间,他陷入了被“>3<”支配的恐惧。

        很好,渣女本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