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34章心魔

        也许这样说会有点可笑。但是,许柏庭真的有种初恋的感觉。

        忐忑、犹豫,空闲时胡思乱想,总是不经意地去揣测她内心的想法。

        这和青春期小男生忽然关注起一个感兴趣的女生,竟然是差不多的。

        有时候,他自己都觉得困惑。

        以前,从没有这样过。也许是从小就被抛弃的命运,也许是幼年时挣扎在饥寒交迫的生存线上太久了,他不相信任何人,小时候也没有感受过亲情、友情带来的片刻温暖。

        所以,当年他选择了和侯明朝合作,来对付自己的二伯和堂哥,胜利后,又马上翻脸,利用方文熙铲除了侯家,用尽一切手段,步步攀升,才走到今天的地位。

        在对付这些人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愧疚,哪怕再阴狠、再绝情,他都没有任何犹豫。

        就像当年,他跟一帮同龄孩子抢食时把人往死里打一样,弱肉强食,他要是不狠一点,早就饿死了。

        那个时候,他的母亲在跟他的情人鬼混。

        不像小说里和电影里那样有不得已的苦衷,她只是自私凉薄、不在乎而已,她清清楚楚地知道他那时过的日子。

        但是,他这个她用计怀上的儿子留不住她爱的那个男人,所以就成了弃子,是一枚已经失去了价值的棋子。

        那时,许岚山对他弃如敝履,他还记得,5岁那年他饿得受不了去找她,像条狗一样追着她的宝马车追了一路,结果,她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甚至没有施舍一口饭。

        然而,在他成为许家的掌舵人功成名就时,她又来找他,恬不知耻地跟他要钱。

        许柏庭那时就想笑。

        作为他的思想启蒙者,许岚山让他看明白了,人性就是卑劣的,充满了自私、凉薄和算计。

        所以,当年他对付许怀山和许延庭时没有任何心软。许延庭那种圣母,自以为他是他的兄弟,殊不知,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敞开过心扉。

        所以,方文熙、谢涵等一干人指责他薄情寡义连堂哥都陷害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愧疚。

        因为他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做错,在他的世界观里,优胜劣汰就是永恒的道理。

        所以,方文熙和谢涵他们孤立他时,他也没有任何动容,甚至觉得非常可笑。

        只有弱者才需要靠拉帮结派来增加自己的底气。

        比如,许怀山那种色厉内荏的纸老虎,许延庭那种一无是处的废物。

        许柏庭一直都觉得,只有弱者才会患得患失。

        而他,永远也不会有这么一天。

        直到有这么一个人,毫无预兆地闯入了他的心扉。

        在遇到她以前,他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最重要的就是工作。

        他遇到过很多对他示好的女人,或清纯、或妖娆,但没有一个可以拨动他的心弦。哪怕是同性,他也没有几个可以交心的。

        甚至可以说,除了利益相关外,就是陌生人,他甚至没有朋友。

        以前,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不会去顾及别人的想法,也不会去想,对方会不会因为他的某些行动而不开心。

        他做事,向来是——我要那样做,我觉得那样做是最好的。

        而现在,他有了一个时刻关注的人。

        工作之余,那就是他最挂念的存在。

        他现在很清楚,他想让她开心,让她快乐,因为看到她笑,他的唇角也会不自觉上扬。

        ……

        这日早上,周琦走进工作室时,分明感觉气氛有些异样。

        平日叽叽喳喳的一帮小姑娘,此刻却分外安静。

        她狐疑地推开门,往屋里扫一眼,然后,发现每个人桌上都有一个礼盒:“……谁送的啊?品牌方赞助的?”

        “不是不是的,周姐。”一小助理压着心里的激动,戳着手指颤巍巍指向休息室,“许……hs总裁啊!许……”

        周琦头大:“好好说话!”

        招人时怎么没发现这姑娘有这毛病?

        这时,身后的门却被人推开了,继而是许柏庭温文尔雅的声音:“周小姐。”

        周琦下意识回头,看到他的那一刻,怔了怔,尴尬落到脸上:“许先生……容嘉今天不在啊,她跟梨子去景山玩了。”

        “我知道,我回过了。”许柏庭说,“我找你。”

        其余人竖起耳朵。

        许柏庭四下一扫,这些人虽然目不斜视,他却知道他们在暗暗关注。他皱了皱眉,问周琦:“方便出来一下吗?”

        周琦知道他喜静,更讨厌被人围观,忙道:“好的。”

        两人去了楼下一间休息室,周琦亲自为他磨了咖啡,到他对面坐下。

        面对这位hs的总裁,她真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

        敬畏肯定是有的。喜欢?

        那肯定谈不上,毕竟之前有过那样的龃龉。

        讨厌?

        那也算不得。毕竟,他虽然特立独行,性格也有很多异于常人的地方,但无论怎么说,也是一个极有魅力的成熟男人。

        “许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周琦露出个尴尬却不失礼的微笑,捧着咖啡杯道。

        许柏庭自己也笑了一下,但是同样拘束。

        周琦看得出来,私底下,他不大习惯跟陌生人打交道,跟他平时在商场上从容不迫、雷厉风行的样子大相径庭。

        不过,他到底还是很快适应过来,自嘲地哂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我很少跟女生单独谈话。”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说实话,周琦真觉得挺煎熬的。

        她宁可出去撸起袖子跟人撕逼干架,也不想跟许柏庭这样的人坐在这里尬聊。

        分明她平时也挺能说会道的,可坐这人面前,就好像空气都冷下来了一下。

        虽然他极力想表现得客气和善,但他安安静静坐在那儿,就有一股矜淡冷漠旁若无人的上位者气度,此刻却显出一副放低身段要跟她交好的意思,怎么看怎么古怪。

        哪怕他这会儿高高在上地睥睨她,冷笑一声,直接质问她,也比这么“礼贤下士”让她舒服多了。

        他真不是干这事儿的料。

        “不好意思。”两相尴尬了半晌后,许柏庭笑了笑,手在半空里划了一下,像是终于找到了跟她沟通的方式,“我这样跟你说吧,我想认识容嘉的朋友。你能不能帮我?当然了,我不会让你白忙活的。”

        他这样开门见山,谈判似的口吻,倒让周琦松了口气。

        还是这样的许柏庭正常点。

        周琦也轻松了一些,转而笑道:“没问题。容嘉朋友很多,但其实很多都是场面朋友,真正交心的不多。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列个表给你。”

        “好的,谢谢。”

        作为报答,许柏庭送了周琦一辆玛莎拉蒂。

        周琦推辞了好几次,结果,许柏庭一句“以后还有麻烦你的地方,而且,我为我之前无礼道歉,希望不是很晚,请原谅我”就堵住了她的嘴巴。

        他这样诚恳,言辞恳切,要是她不收,好像显得不识好歹似的。

        而且,一辆车对他来说,跟随手扔掉一张餐巾纸可能也没什么差别,九牛一毛罢了。

        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之后几日,周琦还真一五一十尽职尽责地把容嘉的朋友圈跟他一一说清了,连容嘉的一些小秘密——比如小时候尿床的事情,都跟他交代了个明明白白。

        容嘉出去玩的日子,许柏庭就呆在家里等她回来,闲来无事时,翻翻她小时候的相册,也会忍不住会心一笑。

        只不过,这一次她出去得有点长。

        许柏庭是个很有耐心的人,独自等待的时候,却有种从未有过的焦虑。等了一天,他给魏洵打了电话。

        约莫几分钟后,魏洵给他发来了定位:“夫人在这个会馆,应该明天就会回来了。”

        许柏庭略一沉吟,捞了外套站起来:“帮我准备车辆。”

        ……

        到了景山那边,天公不作美,下了一场雨。

        山路湿泞,难得的山间小路上,还黏满了落叶。走了几步,魏洵都受不了,踯躅道:“许总,要不回去吧。今天缆车坏了,这边又没有别的上山的路,这么走,恐怕两个小时都上不去。”

        许柏庭抬头往半山腰上看了看,会馆掩映在葱郁的山林里,只露出红色的檐顶。

        雨后,空气也很清新,天空也是瓦蓝瓦蓝的洁净。

        许柏庭递出手,示意他把伞给他:“我自己上去吧。”

        魏洵一怔,回头看他。

        他的表情看不出什么。但是,他总感觉,这人非常反常。

        不过,再怎么样他也不能让他一个人上去的。后来,两人爬了三个多小时的山,终于抵达了半山腰。

        山路实在难走,到了后,魏洵的脚都快断了。

        许柏庭却是神色平静,只有苍白里微微透着的红晕的脸可以看出,他也累得不轻。

        “要不要给夫人发条短信?”魏洵问。

        “不用。”

        两人沿着长廊去到大厅,在廊下就听到了里面的欢声笑语。

        许柏庭停住脚步。

        魏洵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容嘉和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小伙伴端着酒杯子碰,说笑不断,很开心的样子。

        都到门口了,许柏庭又说:“算了,回去吧,别打扰她了。”

        魏洵一怔,看向他。

        他一如既往的平静,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但是,他白净的面孔埋在廊下的阴影里时,魏洵却感觉,这人是那么孤独。

        ……

        容嘉用钥匙转开门后,抬脚就踢掉了鞋子,打了个哈欠。

        手里的背包也扔到了沙发里。

        她仰头就倒在了沙发上。

        有人从厨房里出来,径直走到玄关处,弯腰把鞋子捡起来。

        容嘉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看着他:“许大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许柏庭帮她整理着鞋子,语波不动:“三天前。”

        “啊?”容嘉愣住,“怎么你没跟我说啊?”

        “我跟你说了,你就会马上回来?”

        “额……”容嘉被怼了个结结实实,抬眸就看到了他含笑的脸,瞧不出虚实。但是,容嘉从他说的话分辨出来了,他不开心了。

        ——这是在讽刺她呢。这人就是喜欢拐着弯儿骂人,还叫你反驳不了!

        可到底是理亏,她弱弱道:“对不起。”

        许柏庭起身朝她走来。

        逼近的那一刻,她吓得闭上了眼睛。谁知,他只是把她抱到了怀里,动作轻柔,手掌慢慢贴到她的脑后。

        这样雷声大雨点小,倒是让容嘉怔了怔。

        过了会儿,见他真没有诘难她的意思,她小心地抬起头,看着他:“你……没有不开心吗?”

        “有。”他两根手指就轻易捏住了她的下巴,抬起来,要她仰视他。

        他眸色冷淡,可越是表现出不在意似的冷漠,则越显出他此刻的不开心。

        在乎与不在乎,本来就不是故作冷淡就能掩饰过去的。

        有时候,反而适得其反。

        他不是一个情绪外露的人,更不是一个被别人的行为左右的人。

        但是,此刻他不开心。

        因为她。

        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走,搅动心弦,就是最大的证明了。

        他在上面打量着她,漫不经心道:“也没什么特别的,长得还没有我好看,脑子一般般,又懒又有拖延症……”

        容嘉气煞,没等他说完就怒道:“我这么差你别跟我在一起啊!”

        她生气地别开头。

        耳边听到他的轻笑,然后,他又按着她的肩膀把她小小的身体掰回来。

        她还生着气,噘着嘴不看他。

        他笑了,定定地望着她,捏捏她的小脸:“是啊,我也觉得奇怪,明明不怎么样,怎么我就是这么喜欢你呢,跟中了邪一样。”

        她一怔,迟疑看向他。

        他微微俯身,和她贴得越来越近,只差毫厘:“小坏蛋,你说,你是不是给我下了蛊?”

        四目相对,容嘉被他望得一阵讷讷,眨了一下眼睛,后知后觉的,那颗心,不受控制地跳起来。

        第035章捉弄

        许柏庭说话做事,总是做三分,藏七分,就像海面上的冰山,叫人看不清虚实,摸不着头脑。

        所以,容嘉是真的不懂他。

        更不懂,他说的是真还是假。

        但是,对着这张脸,万般疑惑都咽了下去,她又眨了两下眼睛,强作正经,悠悠道:“你又想干什么?有什么企图?”

        “难道不是你向来对我有所企图吗?”

        容嘉:“……”

        许柏庭拨起她垂落颊边的发丝,认真地说:“你每次只有跟我要钱,或者让我帮你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你才会找我。”

        容嘉:“……”

        有种哑口无言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许柏庭深深地望着她,更多的,却不说了。他心里头看得明白,有些话说出来,就有些伤感情了。

        如果婚姻是一场长途的赛跑,她才是那个赢家。

        一开始,她确实先对他一腔热忱,但不过喜欢他的皮相,就像她看到路边一朵花,就想驻足多看两下,看到橱窗里的一串手串,就想拿过来戴在自己手上,时间久了,这股热乎劲儿就渐渐淡下来了。

        他一开始冷淡,却越陷越深。

        就因为知道她没心没肺,他才不愿意多说。他心里清楚,在感情中,哪怕你有八分真心,也不要让对方全须全尾地看到,人都是得寸进尺的。

        她知道你那么在乎她,反而恃宠生娇,更加不在意你了。

        别人不清楚,但是,他知道她就是这种人。

        许柏庭深谙人心,心里跟明镜一样,看破不说破罢了。

        心里冷笑,又觉得悲哀,分明是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为什么偏偏他这么喜欢她?看不得她半点儿不好,看不得她跟旁的异性半分亲近。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啊?”容嘉看着他,跟他搞怪地笑一笑,想要活跃一下这突如其来严肃起来的气氛。

        “没什么。”他笑一下,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你又要出远门吗?”

        “舍不得我啊?”他解扣子的手顿住,回头跟她笑了一下,眼神戏谑。

        “滚——没脸没皮的!”

        许柏庭不怒反笑,走近了,认认真真端详她从愤怒到惶恐的小脸,忽然有些暧昧:“打是亲,骂是爱。”

        容嘉:“……”啧啧。

        ……

        许柏庭去了趟a市,处理hs进驻a市建立大型加工基地的事情。

        a市历来是石材交易胜地,不过都是小工厂居多,交易混乱,现下就少这么一个领头羊,平衡市面上混乱的关系。

        “虽然这边工厂多,都是各自为政,而且,原料是最稀缺的。加工基地建起来后,可以把市面上的原料和大板市场都集中起来,掌握在我们手里,价格也好把控。”魏洵带刚来的许柏庭巡视工厂选址时,这么说。

        许柏庭扶了扶皮手套,抬头望了眼,指了指头顶的顶棚:“塑料的不好,安全不能保证,让程工重新改一下设计图,别到时候惹出什么麻烦。”

        “是,是我疏忽了。”魏洵跟着他多年,帮着料理一应大少事务,业务能力是一流的,马上就交代下去了。

        回头来接许柏庭时,许柏庭忽然问起:“董事会是不是开过会了?”

        魏洵:“是的,您有事情,没有到场,让李总替您开会了。”

        许柏庭:“那帮老家伙,没倒腾出什么幺蛾子吧?”

        这些年,在他的强势领导下,恩威并施,已经很少有反骨了。不过,集团内还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妄图死灰复燃。

        其中,以谢家和傅家为首。

        魏洵想了想,还是跟他汇报:“杨总要退下来了,谢董事和傅董事一直在董事会上闹腾,想让他们的人顶上。”

        许柏庭淡声问:“都推了什么人?”

        魏洵迟疑一下,道:“谢涵从澳洲回来了。”

        许柏庭沉默了数秒,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只是咀嚼着这个名字:“谢涵?”

        魏洵大气不敢出,小心窥探了一下他的神色:“是的。只是谢董事和傅董事最后的让步了,要是不应,他们恐怕还有的闹。虽然这些年,您已经收购了hs大部分的股份,但是,谢总和傅总要是联合起来闹,恐怕也会带来一些麻烦……”

        “这事不难。”许柏庭扬手打断他,声音有点冷,冷清中,又有一丝不屑,“谢涵也是老朋友了,有什么不能的?他想来,我就让他来。把人放眼皮子底下,我看他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魏洵没料到他这么说,楞了一下:“……可是,谢涵可不是个善茬呀。方文熙虽然跋扈,却是个耿直的,谢涵,他……”

        许柏庭回头看他一眼:“你是想说,我跟我,本质上是同一类人,是吧?”

        魏洵的表情变得非常精彩,极力忍着又像是快要忍不住的样子。

        许柏庭眼睛里最后一点笑意也没有了,但也没有生气,只是恢复了一贯岿然不动的冷漠。

        ……

        容嘉晚上回来,已经是六点了。

        打开手机一看,路上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许柏庭打来的。

        她怔了怔,回拨过去。

        电话响了三声,他在那边接起:“喂——”

        容嘉:“找我什么事儿?”

        许柏庭顿了下,笑一笑:“没什么,我让让给你请了一位家政阿姨,我不在的日子,别吃外卖了,对身体不好。”

        容嘉一怔,刚要皱眉,他已经笑着又说,“当然,只是早中午定点给你送来饭,放心,不会打扰到你的生活。”

        容嘉刚提起的火气又落下去,对他擅作主张的意气也消了,甚至有点内疚起来。

        “……那……那好吧,谢谢你……”

        看她别别扭扭的,他笑了一声,似乎是猜透了她这番情绪起伏的变化,这一声笑,虽然没有点破,也是尽在不言中。

        容嘉小脸涨红:“你又捉弄我!”

        真是的,话不能一次性说完吗?这厮肯定是故意的!好好一件事,也要来个一百八十度转折,逗逗她才好。

        好像不这样,他就没别的乐趣了。

        真真的焉坏焉坏!

        “好了,我不逗你了。”他收了笑,语气郑重起来,“这几天天气不好,你要注意保暖。我给你买了新衣服,大概……”他似乎是看了一下腕表,顿了顿,“大概晚上7点送到,记得查收一下。”

        容嘉说:“好的。”

        许柏庭笑:“好乖啊。怎么不跟我闹了?”

        容嘉:“你以为我闲着没事儿干嘛?”

        许柏庭说:“你很忙,是大忙人,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开心了不?”

        容嘉:“……”好好一句夸人的话,他怎么能说得这么讽刺?!

        她绝对不承认是她本身与“兢兢业业”的形象相悖的。

        见她不说话了,许柏庭又转了语气:“生气了?”

        “没有!”

        “别介意。”他正色道,“我没有什么朋友,私底下,实在不懂得怎么跟人相处。我要是不跟你拌嘴,恐怕你不耐烦搭理我吧?”

        容嘉愣住。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他继续高高在上地戏耍她,恐怕她还真要跟他置气。可他这样放低了身段讲,且话说得这么恳切,她反而不好意思了。

        她这人心软,期期艾艾道:“……怎么会呢。我们……”

        许柏庭说:“老是在外面,照顾不到你,我也会担心,毕竟,你总是不会照顾自己。”

        容嘉正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停顿一下,话锋一转,“所以,我请阿姨照看你,让保镖跟着你,也是出于关心。你能明白吗?”

        他这样好声好气跟她说这么一大通道理,实在是天方夜谭。

        容嘉迟钝地应:“哦,我知道了。”

        他笑了笑:“那就好。”

        挂了电话,容嘉才反应过来。不对啊,那不就是同意他派人盯着她了?她连忙掏出手机,又回拨过去。

        谁知——

        【您拨打的电话正忙。】

        我靠!套路啊!

        翌日,她心情还不怎么好呢。

        心里想的是,这人怎么这样?

        以前是变着花样怼她,现在是各种戏弄欺负她。她就是他唯一的业余爱好了是不?

        ……

        容嘉新合作的这家公司规模很大,老板更是年轻有为,资金充足,灵活性高。据说大老板是美籍华人,某金融界大亨的独子,颇有手腕,典型的的海归做派。

        所以,一个礼拜前,给她的新影片投资也是财大气粗,当初开了一次董事会审核后,力排众议拍板,给她投了8亿。

        当时,容嘉可是咂舌不已。

        容嘉没见过这位大老板,一应事宜都是跟代管总经理洽谈的。

        但是听接洽的小组同事说起过,他长得挺英俊的,今年只有29岁,为人也很风雅,脾气很好,对下属非常宽容优厚。

        但是,容嘉没想到,她第一次见这位合伙人老板是在一个私人场合上。

        不,也不能算是第一次。

        ——因为,之前她去跑马场见容静霆时,跟他有过一面之缘。

        那日礼拜天,天晴,加之秋高气爽,是个难得的好日子,周琦几个一块儿到这会所组织了一个同学会。

        来的共有二十几人,个个衣冠楚楚,看得出混得不错。

        不过,容嘉心里明白,这就是表象。就算真混得不好,也不能在旧同学面前失了体面。

        “好久不见啊,说起来,容嘉你可比毕业前还要漂亮了啊。”席间,一个穿着孔雀蓝渐变v领无袖裙的艳丽女郎笑道,对她举了举酒杯。

        居然是秦曼菲。

        圆桌,两人距离不算近,容嘉也端起了杯子,礼貌性地抿了口。

        她不能饮酒,所以杯子里倒的是白水。

        秦曼菲挑了挑眉:“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啊,容嘉?”

        她这分明就是找茬,容嘉不擅长吵架,也不打算跟她吵,任凭她激光似的目光戳她满身,她压根不搭理。

        这就好像你一拳头打过去,却打在一团棉花上,对方还一脸茫然地问你为什么要打她——秦曼菲气得心肝都疼,去了洗手间。

        “你看看她那个脸色,笑死我了,跟猪肝似的。”周琦憋着笑,“也就你能治她了。不过她现在混得挺不错的,之前被封杀后,消停了一段时间,重新签了一家影视公司,还得到力捧,听说背后有金主撑腰。”

        “哦。”容嘉没放心上。

        路过洗手间的时候,却听见有人在里面说笑:“她就是朵白莲花,来者不拒,仗着有几分姿色就卖弄风骚,勾得一帮男生为她上刀山下火海的。”

        “是啊,当初上学时就这样。”

        两女说说笑笑地出来,谁知,迎面就碰上了容嘉,呼吸都是一滞。

        背后说人,还被人当场撞破,到底是心虚,就算是嚣张如秦曼菲,脸色也白了一白,随即大声道:“偷听人说话啊你?”

        容嘉简直无语了:“你还恶人先告状起来了?”

        秦曼菲哼一声,到底是做贼心虚,灰溜溜地拉了同伴走了。

        高中以后的同学会,其实没什么意思,成年人的世界,说白了就一攀比大会,容嘉和周琦就顾着吃东西了。

        快结束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西装的青年推开了玻璃门,抬眼往内望了一眼,看到秦曼菲时,笑了一下,信步过来,从后面轻轻搭了搭她的肩膀。

        秦曼菲一回头,见是他,张开双臂扑上去,摆足了小鸟依人的架势:“阿涵,你怎么才来啊,想死你了。”

        这肉麻兮兮的劲儿,激得周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矫情。”

        旁边一女同学压低了声音说:“那是安盛的谢总啊,听说很快就要进hs集团正式接管亚太区的业务了,他自己手里也有不少私人产业,正儿八经的金融界新贵啊。”

        “很有钱?”周琦狐疑,觉得这人眼熟,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看向容嘉。

        容嘉摇摇头,示意她别咋呼。

        “能不有钱?安盛啊,而且,他还是地产大王周万豪的外甥,周万豪没儿子,产业以后也是他继承,这谢涵也不是二世祖,挺有手腕和能力的,是投资圈的后起之秀。”

        周琦不说话了。

        秦曼菲却拉着谢涵过来:“这是我的同学,周琦、容嘉。”又给她们郑重介绍了一遍谢涵,炫耀的意图很明显。

        谢涵脸色有点尴尬,又不好驳了女友的面子,只好跟她们问好,说了两句客气话。只是,目光掠过容嘉时,略停顿了片刻才收回。

        容嘉倒是神色如常,周琦脸色已经可以滴出水了。

        好在谢涵还算个明白人,暗暗在后面拉秦曼菲,秦曼菲反而瞪了他一眼。

        等她们走了,秦曼菲一把甩开谢涵的手:“就让你给我撑场面,你就这么敷衍!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怎么会?我不爱你爱谁?”嘴里这么说,他却不疾不徐跟在她身后,低头点了根烟。

        秦曼菲回头瞪了他一眼,目光却是似嗔非嗔:“死人——”

        这人向来好脾气,甚至从来不生气,不管她多无理取闹,但是,她总是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总觉得他像是在养着一只小宠物一样,并没有对她投入过多的感情。

        女人对他而言,似乎是可有可无的。

        ……

        “容嘉,我日语不好,这份文件你帮我翻译一下。”翌日,跟安盛的小组会面时,米兰达把一份文件偷偷塞给她。

        容嘉朝后看了眼,发现她是从人事那边过来的,周虹刚刚还在门口跟她招呼呢。

        容嘉翻了翻资料,有些犯难:“倒不是我不愿意帮忙,只是,怕耽误了你的项目,我日语也就只有n2的水平……”

        而且,不是自己的活,最好不要揽,有功劳算不到自己头上,出了事还要她担责任,完全属于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而且,这又不是合作内的,关她什么事儿?

        “只是帮忙翻译一下这一页,不需要你替我整理修改,拜托啦。”米兰达长袖善舞,说话也是软软的,叫人不好拒绝。

        见她还不为所动,她把一个倒锥形的黑色小瓶塞到她手里,脸上露出肉疼之色,“wl的限量款,去年我在巴黎拍到的,便宜你了。”

        这是容嘉一直想要的,不过只限量发行了2000瓶,当下眉开眼笑:“那我尽力而为。”

        “小婊砸。”她笑骂,哼一声,“等我拿下这个项目,回头请你吃饭。”

        “那我先谢谢你了,大美女。”容嘉笑。

        “就你嘴甜。”

        话这么说,帮人帮到底,后来,那项目的策划还是容嘉写的,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嘛。

        ……

        “听说没有,米兰达要升职了。”这日去安盛,跟米兰达同组的lisa来看她,难掩眼底的羡慕,“她熬了这么多年,也算熬出头了。”

        容嘉正在看一份外文邮件,有点意外:“升职?”

        “是啊,要调做经理了,以后就不是跟我一样的小员工,人家也是高层了。”

        容嘉点点头,怪不得她最近春风得意的,聚会都不怎么去了,说话也很是硬气,隐隐都不把组长emily放在眼里。

        有好几次,容嘉都看到她明里暗里顶撞emily。

        “听说,是项目做得不错,得到了大老板的赏识。”lisa说。

        “你们在闲聊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容嘉和lisa连忙回头,就看到了米兰达怒气冲冲的脸:“工作时间,成天就知道聊天,怪不得你的业务能力这么差。这个月的业绩还能看吗?”

        lisa的脸色非常难看。

        以前她都是和颜悦色的,不知怎么,忽然就是这样的变脸。

        但是,人家就要升迁了,形式比人强,她僵着脸说:“是我不对。”回头拿起资料,跟容嘉道歉,“不好意思,我先……”

        “你还愣着干什么?”米兰达瞪了她一眼,“还不快去!”

        不知道为什么,容嘉觉得她看着自己的目光非常奇怪,像是有种在看眼中钉的感觉。

        虽然是对着lisa呵斥,却像是在针对她。

        她好像没什么地方得罪她吧?

        容嘉心道。

        之后几日,米兰达一直有意无意在项目里找她的茬,容嘉有一次真的忍不了了,跟组长说起来。

        组长皱眉想了想,说:“你就忍忍吧,她很快就要调走了。她上次那个跟丰田集团的项目做的不错,企划也写得可圈可点,谢总很欣赏她呢。”

        “丰田集团的case?”容嘉愣住,脑子里不由想起那份企划,瞬间明白过来,脸色变得铁青。

        怪不得,怪不得米兰达最近一反常态,各种看她不顺眼。

        可笑的是,就算她因为这件事得了大老板的青睐,容嘉也不会去计较,毕竟她也拿了她的东西。

        可她千不该万不该处处找茬,频频刁难,弄得她项目都不能好好做。

        而且,这日她去洗手间,还不小心听到了她跟谭经理的电话,商量着说这个项目怎么怎么不好,是不是要重新考虑合作的事宜,等等。

        谭经理是个人精,知道她要高升了,自然是百般巴结,各种应承,听得容嘉气得发笑。

        好在她还有几分理智,没有直接去跟她对峙。

        几番打听,她知道了安盛的boss今天要去swg,她就等在停车场门口。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是气不过,远远的,看到那辆银色的保时捷从地下通道出来时,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挡在了面前。

        等车停下,司机不满地探出头责问她,她才紧张起来,定了定心神,正准备措辞时,车后座的茶色玻璃降了下来,露出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容嘉屏住呼吸,果然是之前在同学会上见过的那个儒雅青年。

        他是秦曼菲的男朋友,会帮她吗?容嘉有点忐忑起来。

        但是转念一想,之前两次短暂接触,这人虽然有些城府,但是态度温和,进退有礼,看着不像是不讲道理的人,便也鼓起了几分勇气:“请问,是谢总吗?”

        ……

        办公室内。

        谢涵听了她的话,神色诧异,表示非常震惊,请她稍等片刻,然后起身到一边打了几个电话,似乎是在确认什么。

        他态度和煦温文,说话有礼有节,让容嘉原本七上八下的心稍稍放下了一点。

        确认后,他堂堂公司老总,居然还跟她道了歉:“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工作失误,这件事,我会妥善解决的。”

        容嘉连忙说不用,心里倒是对这人多了一丝好感。

        谢涵笑了笑说:“我们之前是不是在lp见过?你是曼菲的……同学?”

        容嘉干笑。

        她跟秦曼菲的关系,实在是不怎么样。

        谢涵似乎也明白这点,笑容变得意味深长,倒有几分调侃的意味:“曼菲从小被宠坏了,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您太客气了,谢总。”

        两人相视一笑,都觉得挺投缘。

        原本就都是年轻人,他为人又幽默风趣,待人谦和,聊了两句,关系自然近了不少。

        容嘉的小舅舅宋海强还跟他的舅舅周万豪有过一些生意往来,不过周家是甲方,宋海强是给他们供货的。

        “说起来,咱们小时候还见过呢。”说开了后,谢涵就变得健谈起来,从小时候的琐事聊到毕业后。

        容嘉也没料到,他是许延庭的旧友。

        她说:“那你可真厉害,这么年轻就创下自己的这么一大份事业,不像我,碌碌无为的。”

        “哪里哪里。”谢涵被她夸得苦笑,“你这么年轻,能撑起这么大一个工作室,已经非常难得了。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能干。”

        说了会儿,天色不知不觉就晚了。

        谢涵往外面看了眼,说:“我送你回去吧。”

        她住的距离这儿有段距离,开车也要十几分钟才能到。她站起来,跟他道谢,倒也不忸怩。

        这时,谢涵的电话打进来。

        谢涵瞥一眼,是秦曼菲打来的,他按了接听键,语气温柔:“菲菲,怎么了?又有什么事儿?”

        秦曼菲声音很大,容嘉都听得一清二楚。

        “什么叫又有什么事儿?谢涵,你嫌我烦了是不是?你别忘了,我可是你正儿八经的女朋友!”

        “是是是。”谢涵像是很怕跟她吵的样子,连忙安抚,“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你在哪儿呢?”

        “公司。”

        “公司?又加班啊?”她语气不好,“你怎么一天到晚加班,都没时间陪我!你这个男朋友是怎么当的啊?”

        容嘉还在一旁呢,谢涵脸色尴尬,不大好看。

        不过,这种时候他也忍耐着,只是语气冷淡了几分:“公司正处于扩张期,最近金融危机,影响大,我肯定要投入更多时间。”

        秦曼菲说:“你就不能多抽出点时间来陪我吗?工作工作,就知道工作。我们又不缺那点钱!”

        谢涵:“我们还年轻,要拼搏,总不能一辈子靠父母吧?”

        秦曼菲:“你是说我混吃等死咯?谢涵,你别搞得自己工作有多忙的样子好不好?谁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搞女人?”

        谢涵气煞,反而笑了,手指在桌面上敲两下:“我现在就在公司。你要不信,自己来看!真是不可理喻。”

        他把电话给掐了,回头见容嘉还看着他,脸色尴尬:“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容嘉摇头。

        秦曼菲是什么人?她还不了解,难为他能忍这么久。

        这谢涵看着脾气还真不错,要换了许柏庭,估计吵都懒得吵,直接拂袖而去。

        想起这个人,容嘉不自觉笑起来,笑到一半,又敛起笑容,哼一声,在心里暗啐。

        ……

        “谢谢谢总。”容嘉在楼下跟他道别。

        “谢涵。”谢涵强调。

        容嘉挠挠头,跟他九十度鞠躬:“好的,谢涵谢总。”

        等他的车开走,她才松口气,朝楼上走。

        拍马屁是个技术活,以后还得多练。虽然豁得出脸,跟这种老狐狸打交道,到底词穷,多说两句就乏陈可善。

        ……

        回去后,谢涵就拨了lisa的电话:“做得不错,继续跟进,跟她保持联系。”

        “是要进一步……”

        “不。”谢涵按着电话转了个身,望着窗外的夜景,沉声道,“不要太刻意,循序渐进顺其自然就好。”

        “那,许总那边……”

        “别去跟踪他,也别去探听他的隐私。他这人警惕性很高,又生性多疑,身边人都挖不出他什么事,何况是你?”

        谢涵倒入真皮座椅里,拄着头想了想,忽而笑了一下,“我记得他跟他母亲许岚山的关系很差是吧?”

        “许岚山?”

        “对,就是那个常年在国外厮混的女人,嗯,就从这个女人入手吧。”他勾唇笑了笑。

        “好,我明白了,谢总。”

        谢涵挂了电话,想了想,给容嘉发了条短信:

        “早点休息,晚上别熬夜,这是作为一个朋友的忠告。”

        发完,他就把手机扔去了一边。

        看都没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