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42章倒霉

        夜半的时候,许柏庭处理好了公事,关了灯从书房出来。路过她的房间时,却发现里面还亮着灯。

        他在门口停了一下,微微推开了半开的房门。

        办公桌上堆满了项目用的资料,容嘉本人却趴在上面睡着了,睡到香甜处,还砸吧一下嘴巴。

        房间里很冷,窗帘被外面灌进来的风吹得飞扬起伏。

        许柏庭皱了皱眉,走过去,把窗户关上了,动作放得很轻。又低头朝那张懵懂的小脸看一眼,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

        ——大冷天的,竟然连窗户都不关。马虎到这种地步,也是没谁了。

        低头的时候,他的目光不由扫过那些资料。

        原本干净整洁的资料,现在被人用五颜六色的圆珠笔划出了一条条线,还有一个个圈圈。

        他把其中一份拿起来,粗略浏览一遍,心里就有底了。

        红的是重点,蓝的是生词,绿的是待定……

        ——哦,还有用荧光笔画的各种简笔画,还挺生动的,呵。

        这是资料还是旅游地图啊。

        许柏庭实在看得难受,顺手拿了支签字笔,就着桌案把她圈出来的、翻译错的单词一个个订正上去。

        ……

        早上醒来时,容嘉发现自己是睡在床上的,她还疑惑了会儿。

        更让她震惊的是,放在桌上的资料不见了。

        她慌慌张张跑到一楼,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许大大,你看到我桌上的资料没?不见了,不见了——”

        许柏庭堵了一下耳朵,从一旁拿过一个文件夹,递给她。

        容嘉半信半疑地打开,发现里面全都是之前那个项目她找的资料。

        不过是全新打印的,而且,不懂的地方和重点只用了黑、蓝两种笔划了出来,一眼望去,干净整洁。

        她怔了怔,迟疑地看向他:“你翻译的吗?”

        许柏庭看都没看她一眼,低头翻财经报纸:“我是觉得,你的效率会影响合作的进度。”

        “……哦。”原本还有那么一点感动呢。

        早餐还是煎蛋、火腿和粥。

        许柏庭起身去了厨房,问她:“你喝什么?我磨了豆浆和咖啡。”

        “随便!”

        “那就豆浆吧。”他笑了笑,不跟她一般见识。

        “行吧。”反正他都给安排好了。

        她选啥都是多此一举。

        “还有点烫,喝慢点儿。”许柏庭把盛好的豆浆放到她面前,拿了搁在一旁的眼镜戴上。

        “你要走啦?”容嘉问他。

        许柏庭在玄关处穿鞋,听到她的话,回了一下头:“我要去一趟h市,早上8点的飞机。”

        “……哦。”

        “怎么,舍不得我啊?”他揶揄道。

        容嘉:“快滚!”

        许柏庭站起身,就要走了,容嘉忽然又喊住他:“别忘了给我投资啊!”

        许柏庭:“忘了。”

        虽然知道他就是故意逗她,她还是好气,哼哼唧唧:“不给我投资,回来你就看不到你这宝贝房子了!”

        他看向她,疑惑的眼神。

        她不甘示弱:“烧了烧了。”

        他算是笑了,语气却是半点儿起伏没有:“像这种破房子,你烧一百个我也不会心疼。”

        容嘉眼睁睁看着他扬长而去:“……”

        算你狠_(:з」∠)_

        ……

        隔日是礼拜六,容嘉和周琦去隔壁区办事,顺便去了趟商业街。

        但是容嘉没想到,这鬼地方的治安真的不好,就这么简单去一趟市场也能发生意外。

        事情发生在下午2点的时候。

        容嘉和周琦买好菜出来时,迎面撞上来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伙,看方向,是从一旁的地下通道里出来的,不住跟她们道歉。

        容嘉听不懂他的话,反正绝对不是普通话,也不是这边的乡话。

        她向来不喜欢为难人,说了句“没关系”,也没管对方听没听懂。

        小伙感激一笑,对她们点点头,飞快钻入了人群里。没一会儿,身影就消失无踪了。

        周琦感慨:“长得还可以啊。都说这些外地佬喜欢生事,还挺有礼貌的。”

        容嘉认同点头。

        不过很快,她们就被打脸了——几个警察荷枪实弹地从通道里出来,一下子就把她们围在了入口。

        “老实点!”立刻有两人上来,反剪了她们的手。一个女警不费吹灰之力就从容嘉的口袋里搜出了一袋白色的粉末。

        容嘉跟木桩似的杵在了那儿。

        刚才还穷凶极恶的女警,忽然平静下来,胸有成竹的模样:“你们二位涉嫌跟一起毒品走私案件有关,请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容嘉脑子一团乱麻,木讷地被推搡着上了一辆呼啸的警车。

        然后,莫名其妙地被关到了这个警局。

        “容小姐,我觉得你还是配合我们的工作比较好。”负责盘问她的是一位英俊的年轻警官。

        ——居然是方文熙!

        不过,他的态度跟他俊丽的长相一点也不相关,更没有对待一个娇小美女的丝毫温情。

        方文熙手里的圆珠笔敲敲桌面,浅灰色的眼睛四平八稳地望着她,“如果拒不合作,警方也不是拿你们没有办法。我们有我们的方式,毕竟人赃并获,你想赖也困难。”

        容嘉:“我没有做,你让我说什么?这是栽赃,是陷害!”

        年轻警官笑了,目光却很冰冷:“法律不尽相同,但是,对于坦白从宽这一点是一样的。同理,冥顽不灵浪费大家时间的话,对我们都没有任何好处。”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有做!”

        他的眸色变得无比冰冷,正要开口,有个女警进来跟他汇报,附耳说了句什么。

        方文熙的脸色由狐疑转为阴晴不定,最后,变得铁青,摔了圆珠笔起身离开。

        接待室里,一个西装革履的律师等候多少,见了面,跟他握了手,开门见山道:“方警官,我是容嘉小姐的辩护律师,从现在开始,她将不会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由我替她办理保释手续。”

        方文熙脸色铁青,冷笑一声:“许柏庭的消息还真快啊。”

        律师公事公办地说:“容小姐是许先生的妻子。”

        方文熙:“还真是夫妻恩爱,伉俪情深。”随即冷笑,“别让我抓到他的把柄!”

        其余人面面相觑,都没有开口。

        这位新上任的刑侦处二把手据说大有来头,家里有红色背景,是位典型的公子哥儿,脾气大得很,连局长都不敢管。

        “容小姐,我们走吧。”在狱警的带领下,律师温和地来接她。

        容嘉碰了碰干涩的嘴唇,问出了心底的疑问:“许柏庭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律师说:“许先生听说了这件事,已经从h市赶回来了。他让我告诉你一句,以后见了那个警官,离他远一点。”

        容嘉点了点头,心里一片烦闷。

        对那个傲慢无礼的警察,实在没有任何好感。

        ……

        离开警局时,容嘉的手脚还是冰凉的,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那个年轻的警官长身玉立地站在门口,因为两人身高差距大,他弯下腰对她笑了笑,很和蔼的样子。

        一张嘴,还是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容小姐,咱们来日方长,总有再见面的时候。我跟许先生,那可是老朋友了。”

        容嘉一下子清醒过来,青天白日的,望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却有种寒意从脚底不断升起。

        “请记住了,我姓方——方文熙。”

        那时候,容嘉还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殷素素说,长得越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这话放男人身上同理。

        越是漂亮的男人,心肠可能就越坏,坑死人不偿命。

        尤其此人,似乎跟许柏庭向来不对付,她这小小池鱼,只是成了这公子哥儿的开胃菜,遭了殃而已。

        心里也不由咒骂起来,许柏庭这个杀千刀的王八蛋,到底得罪过多少人啊?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他的死对头?

        ……

        因为这件事,容嘉一下午都心有余悸。

        虽然许柏庭已经让严律师和司机第一时间赶到了警局,容嘉还是被关了几个小时,腿脚有些发软。

        以前都没有觉得,她原来这么没出息。

        那点儿机灵和小聪明,在人人捧着她的地方是锦上添花的可爱,可真遇到事情,她就是只软脚虾,马上就六神无主了。

        “夫人,许先生在屋里等你。”汽车停靠在一幢海滨别墅区门口,司机回头催促。

        容嘉回神,连忙跟他道谢。

        “不用谢。”

        进屋时,容嘉还有些紧张,杵在玄关口,小心朝屋里望去。

        屋子很大,是庭院式的,整体呈现一个“u”字形,环绕着中间的泳池和花园,四通八达。

        跟国内趋于保守的建筑风格不同,这别墅有点西式化,廊道很长,都是整面整面的玻璃墙,夜幕下,如果不降帘幔,地板上都是月色的清辉。

        哪怕屋里没有开灯,也隐约可见,更多了一分朦胧的美。

        尤其是微风吹动中庭的水池,粼粼波光透过玻璃映照在红木地板上,漾起层层波纹,有种身在梦中的感觉。

        容嘉看呆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在临市还有这么一处漂亮的豪宅?

        “怎么不进来?”许柏庭从楼上下来。

        他似乎是刚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歪着脑袋用一块白毛巾擦拭头发,不时还有水珠顺着脸颊滑到衣襟上,说不出的清俊姝丽。

        他根本就不知道,他这个样子有多诱人。

        可他偏偏没有任何自觉,神色冷淡,一如既往的漠然刻板。

        容嘉深吸一口气,顿时神清气爽,一下午的郁闷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她连忙跑过去,只是笨手笨脚的,不小心打翻了他放在玄关处的一盆君子兰。

        好在兰花坚挺,放置的凳子也不高,被碰翻在地也没有漏出一点土。

        容嘉手忙脚乱地把君子兰扶起来,心里默念阿弥陀佛,一阵道歉,才垂着头走进客厅。

        做错事心虚的样子,也是别样可爱。

        许柏庭失笑,收回目光,回身给她拿杯子:“喝点儿什么?”

        “随便吧。”

        “咖啡,ok吗?我这儿没有别的。”

        “好的,谢谢。”

        咖啡机搅动的声音在安静的别墅里响起,容嘉小心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他挺拔的背影。

        这人身形颀长,穿着衬衣笔直地站在那儿,天生就有一种冷感。

        财经报道上说他今年只有27岁。

        真令人难以置信!

        正走神呢,他已经把煮好的咖啡递给了她。

        容嘉连忙接过来,跟他道谢。

        他说“还跟我客气”,招呼她到沙发里坐了。

        许柏庭话不多,现在匆匆赶回来,又有点疲惫的样子,坐下后,他开了盏壁灯,就着这点灯光翻起了一份资料。

        容嘉也不敢打扰他,像鹌鹑似的待在一边。

        毕竟刚刚蹲过警察局,现在还心有余悸,也不敢跟平时一样作妖了。

        室内鸦雀无声,只有他修长的手指翻动书页偶尔传来的“唰”、“唰”声。

        他似乎有点轻微近视,看了会儿,从手边的眼镜盒里摸出一副金丝边眼镜戴上。

        容嘉目不斜视,只是偷偷拿眼角的余光窥视他。

        以前不懂什么叫“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可以把任何美好的词汇都用在他的身上。

        在他之前,容嘉可以保证,从来没见过这么端丽雅正的男子。

        偏偏又像是清冷到极致,肤白和漆黑的眉目形成鲜明反差,反而生出些许艳色。

        容嘉觉得,就算什么都不干,只要坐在他身边,她也能看一整天。

        当然,是不开口怼她损她的时候。

        过了会儿,他似乎也觉得气氛过于安静了,回头问她:“方文熙没有找你麻烦吧?我跟他有点过节。”

        其实就是展开话题的随意一句,要是她真有什么,严律师早就告诉他了。

        容嘉也明白,摇摇头:“没有。”

        许柏庭说:“他向来跋扈,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包涵,别跟他一般见识。”

        容嘉讶然。

        他字里行间的意思,好像两人是旧相识。而且,颇有点长辈庇护晚辈的意思。

        果然,许柏庭又说:“他父亲跟我大伯是老朋友。”

        “啊?”

        在她诧异的目光里,他缓缓转过头来,似乎是迟疑了一下,加了句:“我们认识很久了,不过,他跟许彦庭才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发小。”

        这下,容嘉算是明白原委了。

        敢情她还真是池鱼之殃呢。

        更多的,他就不说了。

        容嘉知道他向来不喜欢多话,尤其是一些敏感的话题。他要是不想开口,谁也撬不开他的嘴,只能压下心底的疑惑。

        方文熙对他的成见,大抵跟许彦庭有关,对她也是。

        “对了。”许柏庭搁下资料,提醒她,“我跟严律师沟通过了,当时,警方是在没有经过你同意也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就强行搜查、逮捕,这是不合法的,我可以让严律师帮你控告他们。”

        “啊?”容嘉一愣。

        许柏庭说这话的时候,没什么表情,钢笔在手里握了一下:“虽然他跟我有些关系,不过,在你跟他之间,我肯定选你,我不会为他说话的。如果你想告他,我会把他告到牢底坐穿。”

        “不用了不用了。”容嘉被他看得汗毛直立,连忙摇头,干笑,“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也没什么事。”

        “那好吧。”他冁然而笑,眉宇舒展,端的是赏心悦目。

        容嘉汗颜。这翻脸如翻书的速度——

        好吧,这并不是一尘不染的白玫瑰,到底还是带刺的霸王花啊!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啊!

        真真就一张脸能看!

        ……

        晚上去附近的超市,许柏庭推车,她负责选东西。

        于是,他就光看着她从一个货架跳到另一个货架了,跟只小仓鼠似的,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想买。

        许柏庭这么淡定的人,也有点耐不住了:“你买这么多,有用吗?我这边的房子不经常住,堆着也是发臭。”

        她左手拿着罐薰衣草味的护发素,右手拿着罐橙子味的,表情纠结:“不知道啊,我就是什么都想买,这个牌子的没见过呢。”

        许柏庭说:“我就是有亿万万+财产,也不够你败的,真真是实力败家。”

        容嘉回头瞪他。

        在她恼羞成怒之前,他忽然把她抱到怀里,下颌抵住她的额头。

        动作温柔,说不尽的缱绻温存。

        容嘉愣住,有点别捏地挣了挣。

        他却低头,凉润的唇落在她温热的额头上。像一片小小的羽毛,在她心里飘过,挠起微微的瘙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