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43章管她

        容嘉做事墨迹,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这不,逛个超市都快逛了三个小时。

        她也想快一点,但是,本性使然,总是忍不住纠结。但她心里也有逼数,忍不住回头偷偷看他的表情。

        许柏庭安静推着车,仍是挺拔潇洒的模样,脸上照例古井无波,一点表情都没有。

        容嘉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总感觉他已经在爆发边缘了。

        她抓紧手里的餐巾纸,期期艾艾:“我快好了。”

        许柏庭没应,兀自推着车。

        容嘉缩了缩脖子,加快动作,趁他不备偷偷顺了两包薯片,藏在餐巾纸下面。

        很好,没发现。

        她心里窃喜。

        谁知,到了结账的地方,他却准确地拨开餐巾纸,把藏在下面的两包薯片拎出来,丢到一旁。

        “哎哎哎,你怎么这样?”

        要扑出去的身子被他截住,轻易就捞了回来。

        他说:“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不许再吃垃圾食品。”

        容嘉气结,狠狠瞪他:“许柏庭,你到底是我老公还是我爸啊?怎么老管我?”

        许柏庭眼皮都没抬一下:“你要是懂事一点,不老是乱闯祸,你觉得我是闲到喜欢托管小朋友那种人吗?”

        容嘉:“……”mmp!

        第二天,他就开车把她送了回去,自己又起早赶了7点的飞机。

        他起来的时候,容嘉也醒了:“你起这么早啊?”

        正穿衣的他回了一下头,眼睛里有歉意:“我吵醒你了?”

        容嘉打了个哈欠:“没,我自己醒的。”

        “昨天没睡好啊?”他把领带打好,弯腰俯身过来。

        突如其来的巨大阴影,让容嘉一下子清醒了几分,还没来得及惊呼,嘴巴已经被他堵住了。

        他捏住她的下颌。

        容嘉笑岔气,推他一下:“你不是还要赶飞机?”

        他把她的脸推到一侧,去吻她的耳垂:“不急。”

        “……痒死了,混蛋……”

        容嘉难得穿了件高领子,把脖子上的青紫给遮住。

        去工作室时,心情更是糟糕无比。

        心里唾弃。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变态呢?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什么斯文啊,清心寡欲啊全是假的!

        切开以后全是黑的。

        禽兽一个!

        还老喜欢管她,管东管西什么都要管,快烦死了!

        这种坏心情,难免也带到工作中。

        周琦切了盘哈密瓜过来给她,嘴里劝慰:“别生气了,来吃点儿水果润润喉,老是绷着一张小脸,可就不漂亮了。”

        容嘉叉了块哈密瓜到嘴里,把它想象成许柏庭,狠狠咬了咬:“我被家暴了你信?!”

        周琦:“……”

        从她目瞪狗呆一脸狐疑的眼神中,容嘉读出了“别开玩笑了,瞧你中气十足的样子能被家暴”的意思。

        还读出了“求你快别无病呻/吟了,你一天不作要死啊”的味道。

        顺便带着那么点儿不屑。

        毕竟,狼来了说多了,那就不做数了,人总是自然地相信平时风评更好的那个,不管你再说什么都不信了。

        容嘉朱背个包:“呵呵。”

        然后也不跟她说了。

        半天工作下来,心情也没缓和多少。

        下午接到了许柏庭的电话:“我到了。”

        彼时,周琦也在她的办公室,顿时竖起了耳朵。

        容嘉瞥了她一眼,自动站远了点,绷着小脸跟他说:“哦,知道了。”

        许柏庭笑了一下。

        容嘉:“你笑什么?”

        许柏庭反问她:“怎么,我不能笑吗?”

        容嘉:“我管你笑不笑,反正你笑我就是不行。”

        他声音平和,声音里却仍然带着笑意:“我有说是在笑你?”

        容嘉讷了一下,有点不确定:“……那你在笑什么啊?”

        这下,他是真的笑了,笑意比刚刚深了些。

        容嘉后知后觉的,感觉被他给耍了:“许柏庭!”

        “嗯,我在。”

        “你给我狗带!”

        “好的,那我挂了。”他似乎真的要挂了,可这会儿,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跟她说,“容嘉,你知不知道,你咬牙切齿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呀。”

        然后,没等她回应就挂断了。

        容嘉:“……”

        欺负她是不是真的很有成就感啊?!

        想了想,她给他发了条短信——

        【容嘉】:欺负我很有成就感:)

        【许大大】:怎么会?我对□□低智商儿童并没有什么兴趣[微笑][微笑]

        【容嘉】:……

        (╯‵□′)╯︵┻━┻

        ……

        许柏庭不在,容嘉的懒惰习性就很好地发挥出来了。

        这不,10点不到就上了床。

        她正趴在被子里玩手机,收到了许柏庭发来的一条短信——

        【许大大】:睡了吗?

        【容嘉】:死了:)

        【许大大】:需要给你订一副金丝楠木的高级棺材吗?

        【容嘉】:[刀子][刀子][刀子]

        【许大大】:好了,不逗你了,今天晚上10点半有台风,预计要持续到后天。安全起见,这两天你别出门了。

        【容嘉】:真的假的啊?我看天气挺好的呀。

        【许大大】:听话。

        【容嘉】:就不听你的,略略略~

        【许大大】:撤资。

        【容嘉】:爸爸——

        _(:з」∠)_

        于是,容嘉第二天,真的乖乖的没有出门。

        早饭是魏洵送来的,中饭是魏洵送来的,晚饭还是魏洵送来的。

        魏洵还旁敲侧击提醒她,不要出门,门口有保镖看守,就算你想出去,没有许总的允许,你也出不去。

        容嘉:“……”这是非法□□吧是吧?!!

        像是许柏庭会干出来的事儿!

        忍了半天——

        【容嘉】:好无聊啊!而且风已经停了!

        【许大大】:我明天下午回来,到时候带你出去。

        【容嘉】:你这是非法囚禁!

        【许大大】:那你报警啊。

        【容嘉】:……

        以□□警察蜀黍的惯性思维,大概会以“家务事嘛,我们还是不掺和了,你老公也是关心你啊”为理由安慰几句匆匆结案。

        然后,许柏庭再假惺惺地叹口气,温文尔雅地跟他们说,他这个小妻子啊,平时老是毛手毛脚,还特会闯祸,他也是关心她才会这么做的。

        然后,警察蜀黍就更加同情他了,不但不会苛责他,没准还回过头来教育她呢!

        啧啧。

        不用再想了,这就是报警后的后续剧情:)

        所以,报警有个p用_(:з」∠)_

        【容嘉】:许柏庭,你变态!

        【许大大】:嗯。

        【容嘉】:死变态!

        【许大大】:骂累了就去睡觉,乖。

        【容嘉】:……

        好气啊,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

        容嘉没想到,程宇飞会打电话跟她道歉。

        事情过了这么久,他又态度诚恳,容嘉倒也没有那么铁石心肠了。

        不过,心里到底存了点芥蒂,顺便明里暗里提醒他,她已经结婚了。

        程宇飞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是你家里人安排的那个?我之前听周琦说起过。他对你好不好?”

        他这样说,容嘉倒有些多此一举的尴尬了:“挺好的,你上次也见过的。”

        挂了后,程宇飞看着手机好半晌。

        然后,他去了海淀那边的一家网红花店,想要订束花,再郑重道歉。

        去的时候,脑子里想起周琦曾经的话,心里总是有几分还没死心的执着:“商业联姻,还能怎么样?他老公还在美国呢,这都两年多了,逢年过节都不回来几次……花边新闻满天飞,谁知道是不是外面养了好几个小三小四……”

        ……

        店里的格调很高雅,浅绿色木门,米白色墙壁,扎着马尾辫的店员小姐正在给花儿洒上水珠。

        看到他,她马上站直了,换上笑脸:“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嗯……那个,跟女孩子道歉买什么花比较好……”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店员小姐的素质非常好,公式化地笑着,给他介绍道:“不知道这是要送给纯女性朋友呢?还是女朋友?如果是女性朋友,黄玫瑰比较适合,黄玫瑰本身就代表友谊和原谅……”

        程宇飞尴尬打断她:“不是女朋友。”

        “那黄玫瑰也是适合的,或者,可以选满天星和风信子这种小清新的花,代表真挚的歉意。想必您不用多解释,您的朋友也会明白的。”

        程宇飞是工科男,对花那是一窍不通,顿时有些纠结起来。

        店员小姐也没催促,友好地说,送花是郑重的事,他可以好好考虑一下,然后又低头给花浇水。

        正纠结,程宇飞听到门口的风铃声响起,继而是店员小姐的问候:“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我要一束白玫瑰。”

        低沉悦耳的男低音,很有磁性,让人不自觉被他吸引。

        程宇飞觉得这声音耳熟,不由回头,首先看到他衬衫的袖口,熨帖齐整,没有一丝褶皱,袖口是黑金的,中间隐约刻着个“w”的字母。

        视线往上,就是这位客人的侧脸,虽然只是一个侧脸,用俊极无俦来形容也并不过分。

        而且,无论是锃亮到光可鉴人的黑皮鞋,还是白净无暇没有一丝污渍的衬衣,以及鼻梁上架着的那副金丝边眼镜……都能看出,这是个格调很高的男人。

        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客人侧过脸来,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对他点了点头。

        程宇飞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居然是那天,在餐厅里见到的那个——和容嘉共进晚餐的英俊男子。

        “先生,您的花。”店员小姐捧过来一大束用紫纱扎好的白玫瑰,还精心地洒了金粉银粉,态度比之刚才对他时要殷勤很多。

        语气,都不自觉地温柔起来。

        跟平日面对一般客人那种职业化的态度完全不同。

        程宇飞知道这就是小事一桩,但心里还是有些异样,甚至是一些难言的难堪。

        他不由又打量了对方几眼。

        不管是衣着搭配,还是相貌举止,都展现出他不俗的气质和品位。

        依旧是无可挑剔。

        也难怪,如果不是容嘉的那件事,他也会对这人产生好感吧。

        “需要写什么字吗?”店员小姐善意提醒。

        他沉吟了一下:“麻烦给我一张卡片,我自己来写。”

        “好。”

        程宇飞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他半低下头,在柜台上书写,金色的笔头在卡片上流畅地写下一行字。

        笔力遒劲,大开大合,字迹却不失优雅娟秀。

        没有多余的比划。

        “谢谢。”他将笔递还给店员小姐,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虽然匆匆一瞥,程宇飞还是瞥见了最下面的署名:

        许柏庭。

        这个男人的名字。

        他都要走了,他鬼使神差地叫住了他:“许先生。”

        许柏庭听到声音就回过了头,有点意外的样子:“有事吗?”

        程宇飞忽然就怂了。

        这时,他又下意识朝那卡片看了一眼,看到了最上面的名字:

        容嘉。

        这是送给容嘉的?

        程宇飞不懂花,对花更没有什么兴趣,可不知道怎么,这时,脑海里莫名其妙就想起了白玫瑰的话语“我足以与你相配。”

        这是求爱之花,代表了一心一意,美好、纯洁、尊敬。

        这一刻,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许先生,可以给我几分钟时间吗?我有话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