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44章捐助

        “许先生和容嘉认识很久了吗?”走了段路,程宇飞终于忍不住问道。

        “小时候就认识。”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像是一根针,在他心里飞快地刺下,伤口不大,却持续阵痛,难以拔除。

        之后他都没说什么话。

        旁边就有家咖啡馆,许柏庭说:“我请你喝一杯吧。”

        “不了。”

        “你不是有话要问我吗?”他倒也有些事情想了解得更清楚些。

        程宇飞沉默。

        后来还是跟着他进了这家看上去挺高档的咖啡厅。法式的装修风格,白色大理石地面、清一色落地窗、拱形门、贴着蓝色壁纸的雕刻护墙……

        还有,彬彬有礼的侍应生。

        “一杯蓝山,还有……”许柏庭望向他,笑了笑,征询,“程先生喝什么?”

        “白水吧,我不喝咖啡。”

        侍应生捧着菜单离开,角落里便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程宇飞感觉有点拘谨,捧着杯子抿了口,好像这样就能多一点勇气:“许先生,我有话想跟你说。”

        许柏庭态度温文,提醒他:“这话你在路上已经说过三遍了,我在等你下面的话。”

        程宇飞脸色涨红,不自然地躲过了他的目光。

        虽然他态度和善,也并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可他就是安然不动地坐在那儿,也把他比到了尘埃里。

        有几位客人路过时,还会投来好奇的目光。

        确实,穿着廉价t恤衫的他跟对面这个衣冠楚楚的青年坐在一起,实在格格不入。

        两人一看就不是一个阶层的人。

        可是,一想到容嘉,想到那张卡片上的内容,他又是气愤又是痛苦,不由握紧拳头:“许先生,我知道你们这个阶层的人,很多人结婚就是为了面子工程,家里一套,外面又是一套。但是,容嘉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她。”

        许柏庭不动声色,乌黑的眼睛定定地望着他,半晌,反问:“你喜欢容嘉吗?”

        程宇飞:“……”

        许柏庭说:“程先生,容嘉很美丽,也很优秀,有很多男生都喜欢她,这是可以理解的。”

        程宇飞愣住,脸上有着不可置信。

        他竟然一点也不生气?甚至没有吃醋的意思。

        “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等一下!”程宇飞语气急促。

        许柏庭的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了,恢复了以往的冷漠,他似乎并不打算继续装模作样了:“程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程宇飞咬牙,不知怎么,竟然来了一句:“容嘉她也是喜欢我的,只不过,她家里人不同意而已!”

        许柏庭没有再理他,转身就走去了柜台买单。经过刚刚为时不短的观察,他大概已经清楚了,这不过是个单相思的可怜虫而已。

        程宇飞追到门外,把人拉住:“许先生,不管你信不信,容嘉她不喜欢你,她只是看上了你的钱……”

        许柏庭的目光落到他的手上,眉心皱起,镜片后的黑眼睛,忽然多了几分不易觉察的戾气。

        熟悉他的就知道,他这是忍耐到极点了。

        那里,平整的衬衣被他拽出了一道褶皱。

        丝滑的衣料,捏在手里很舒服,一看就价值不菲。

        程宇飞下意识松开了手。

        许柏庭折返回来,走近了些,盯着他窘红的脸,百思不得其解:“程先生,你都不照照镜子的吗?”

        程宇飞震住,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颤抖起来。

        ……

        “我到了。”许柏庭在电话里跟她说,声音带着笑意,似乎心情不错。

        容嘉怔了怔,不明白他这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是怎么回事:“我要出门一趟。”

        “等我一下,我还有——”他似乎是看了下表,“我这边有点堵,大概半个小时,我就到了。要去哪儿?我跟你一起去。”

        容嘉:“不想等你,我先去了。”

        他好脾气地说:“那我让江叔送你去。”

        容嘉气闷:“好吧。”

        就是个控制欲满级的暴君!

        上个月月末的时候,她们工作室组织了一个义务帮助孤寡老人的慈善活动,去了附近的一家孤儿院。

        那孤儿院设施陈旧,场地也很小,容嘉就跟同学捐了点钱,帮忙修缮了一下,不过还是杯水车薪。

        院长是一名退休的教职工,就靠着那点儿退休工资维持,说快要撑不下去了。

        谁知,转头就有人以她的名义给孤儿院捐了6个亿,把这里给翻修扩建了,还给孩子们添置了课本和衣服,还有很多好吃的零食。

        院长为了感激她,就以她的小名为题,把孤儿院改成了“容嘉孤儿院”。

        算算时间,今天正好是扩建竣工的一天。

        半个小时后。

        幼儿园。

        容嘉拎着个小篮子,为难地站在拱廊下。面前,是一帮等着分糖吃的小朋友。

        她的小篮子里,装满了各种颜色的糖果。

        “我要巧克力糖,不要奶糖!”

        “姐姐,我也要巧克力!”

        两个小朋友仇视地瞪着对方,就差打起来了。

        可是,容嘉的篮子里只剩一颗巧克力糖了,剩下的都是水果糖和奶糖。

        她有些慌了神,连忙安抚:“你们不要吵,这样吧,今天大家都吃奶糖,明天,姐姐多带一点巧克力,一人分三颗,好不好?”

        “不要,我就要巧克力糖!”

        “我也要巧克力!”

        刚刚还奶萌奶萌的小可爱,顿时就变成了张牙舞爪的魔鬼。容嘉抱着小篮子站在一边,有点无措。

        身后有人蹲下来,笑着说:“不许为难姐姐,那就不是乖孩子了。”

        “许哥哥!”

        “许哥哥!”

        两个小女孩异口同声,围到了他的身边,一人抓着他一只胳膊。

        “我要巧克力!”

        “我也要!”

        “好好好,都有。”许柏庭温柔地摸了摸她们的脑袋,在容嘉狐疑的目光下,他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跟她们说,“但是,我得说在前面,巧克力吃太多,牙齿会变黑的。”

        “啊?”

        “啊!”

        两个小女孩都被吓住了。

        许柏庭自然地从容嘉手里接过篮子,摸了两颗奶糖,分给她们:“吃奶糖可以美白哦。如果牙齿变黑了,以后就没有小哥哥喜欢了。你们还要吃巧克力吗?”

        两人头摇得像拨浪鼓,顿时安分了。

        容嘉看得目瞪口呆。

        还可以这样?

        有了许柏庭的帮助,她很快就给小朋友们分完了糖果。蔚蓝的天空下,一个个小小的身影跑到塑胶操场上,欢呼雀跃。

        容嘉的心情也好起来:“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

        容嘉回头,瞪了他一眼,心里别扭,又有点不忿。

        这个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她在说什么,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非要她三跪九叩、拱手作揖大喊三声万岁才行?

        可到底还是感激他,容嘉哼一声道:“谢谢您老大发慈悲,愿意慷慨解囊资助孤寡幼儿!您的善举将名垂千古!”

        许柏庭没绷住,笑出来,看向她:“你怎么知道是我捐的?也许是你大伯、你小叔叔、还有其他长辈呢?别的不说,你小叔叔不是一向最疼你吗?”

        容嘉哼一声,心道。

        那几个老家伙也有钱,但不会这么大方。

        而且,除了她大伯和少数几个,其余长辈也没这实力。

        尤其是她小叔叔,不包括不动产的话,所有的流动资金加起来有没有6亿还是个问题呢。而且他向来抠门,怎么可能眼睛都不眨就捐出6亿。

        副院长这时从教学楼里出来,满脸的感激:“真是太谢谢了,许先生,好人会有好报的。”

        “只是举手之劳。”许柏庭态度温和,顺手摸了摸一个孩子的脑袋。

        其余孩子们看到他,立刻飞跑过来,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喊个不停。有小女孩说,许哥哥是我的,另一个小男孩就嚷嚷,许哥哥才看不上你!

        院长等人都笑起来,孩子们也咯咯地笑。

        容嘉瞪他一眼,瞪着瞪着,又忍不住笑出来。

        回去的路上,她亦步亦趋跟在他右手边,仰起脸,挤兑他:“许总最近赚了不少嘛,居然会良心发现做善事了!”

        他脚步平缓,目不斜视,还是那张平静的脸,只是在她凑近的时候,才侧一下目光。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容嘉总觉得,他眼底有些促狭。

        于是她说:“最讨厌你这样虚伪的人了!想笑我你就笑啊!”

        许柏庭:“我干嘛要笑你?”

        容嘉还没想好要接什么,就听得他舒了口气,语气体己:“像你这样行走的表情包,有必要特地取笑吗?”

        容嘉:“……”

        我谢谢您的夸奖了!

        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继承你的遗产:)

        ……

        容嘉没想到,程宇飞会打电话给她。

        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敷衍了两句就算过去了。原本只是尴尬,如今倒有些狗皮膏药甩不掉的味道了,就像一只死苍蝇更在喉咙里,咽不下吐不出。

        讨了个没趣后,程宇飞尴尬地挂了电话,心里却有计较,也有些害怕,担心容嘉真的生气不理他了。

        于是,这个礼拜六他去了趟青山那边的孤儿院——就是容嘉常去的那家。

        出发前,还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堆饼干和糖果。

        “你怎么来了?”容嘉提着袋子,皱着眉看着他。

        程宇飞有些讪讪的:“先去看孩子吧。”

        容嘉有万般不舒服,也忍着暂时没发作。只是,程宇飞上来时,她故意快了几步,把他落在后面。

        程宇飞只能垂下头,默默跟在她后面。

        到了那边,两人却愣住了。

        这哪里还是那个破破烂烂的孤儿院?从里到外都整修了一遍,扩建了不止两倍,塑胶跑道也建起来了,还多盖了两层楼。

        这才多久没来,怎么变化这么大?

        正疑惑着,院长就带着孩子们过来了,拉住容嘉的手,又是一脸感激地说了一大通话。

        程宇飞才算是明白了。

        就在不久前,有人以她的名义捐了六个亿,把这里给翻修扩建了一番。

        “容嘉,是叔叔吧?还是你哪位长辈啊?”程宇飞猜测。

        容嘉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副院长这时和一个穿黑色西装的青年从教学楼里并肩出来,有说有笑的。

        气氛无比和谐。

        容嘉也不觉快步过去了,脸上还有没消去的惊讶:“……许柏庭,你怎么在这儿啊?”

        “因为你在这儿啊。”他半真半假地说,目光却不经意掠过程宇飞。

        再见这人,程宇飞有些心虚惴惴的感觉。

        不觉退了几步。

        只有借着低头分饼干的契机,他才敢偷偷抬头。

        不远处,两人相谈甚欢,站在那边,犹如一对金童玉女。

        程宇飞不觉捏紧了手里的饼干,藏进了袖子里。

        就连这个,人家买的都是大牌子的进口饼干,一块顶他买的十块。而且,眼睛都不眨就捐了那么一大笔钱。

        程宇飞心里五味杂陈,回去的路上,一直垂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