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45章打击

        两个不同层次的人,生活习惯和三观差距都很大,一旦有了矛盾,那种裂缝就会不断扩大。

        容嘉深以为然。

        “这个礼拜有个校友会,你要来吗?往年几届的学长、学姐们也会回来,多认识一个人也是好的。”程宇飞兴冲冲地对容嘉说。

        心里想的是,正好借此机会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

        不说别的,容嘉这样的朋友,他能接触到的圈子里几乎没有。

        容嘉本不想应允,可班主任也给她打了电话,说,到时候校友基金会的人和赞助人也要过来。

        “那好吧,我一定过去。”

        “好,那我等你了,容嘉。对了,你结婚了吗?”

        容嘉不好意思极了:“结了。”

        “带过来看看呗,大家都很好奇呢。”

        “您别开我玩笑了。”

        那天原本商量好了是由程宇飞和另一个学长来接她的,不知道怎么,原本畅通的安华路忽然堵了车。容嘉久候不至,正打算叫计程车,许柏庭的车就停到了她身边。

        他从车内出来:“去校友会吗?一块儿吧。”

        容嘉怔住:“你也去?”

        许柏庭:“程老师没告诉你?我是校友基金的。”

        容嘉:“……”

        许柏庭说:“安华路出了车祸,堵车呢,就这一条道畅通些,走吧,去晚了不好。”

        容嘉点点头,没多想,上了他的车,又给另一个师兄打了个电话问了两句。

        师兄说:“你先去吧容嘉,我跟宇飞他们晚点儿到,这边太堵了。”

        “好的。”

        ……

        说是校友会,其实只是一个小型的聚会,地点按在程主任家里。来的都是功成名就的人,他们这个小圈子的。

        不是家世好,就是有真本事、混出了人样的。

        差不多层次的人杵在一起,说话也舒坦,期间言笑晏晏,大家聊起的各自的工作、感情,气氛融洽。

        “说起来,许先生才是真正的大腕啊。咱们这点儿小成绩,可不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一师姐笑道,望着他的眼神异彩连连。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醉翁之意不在酒。

        大家善意地笑笑,都用艳羡的目光看向容嘉。

        许柏庭也没不给她面子,跟她碰了碰杯,低头说了两句,可没一会儿就回来了。

        容嘉有点诧异,坏笑着凑过去,打趣他:“不跟美女多说两句?人家眼睛都黏在你身上呢。”

        许柏庭:“我又不喜欢人家,何必浪费别人的时间。”

        容嘉故意抬起脸:“这种美女你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他漂亮的眸子在她脸上辗转了一下,笑意加深:“你说呢,容小姐?”

        容嘉感觉,此刻他的心情非常不错,笑容都是真真的。

        她扁扁嘴,心里莫名有点不自在:“我猜不到……”

        他微微贴近了,像是要亲吻她的样子:“现在猜到了吗?”

        容嘉连忙推开他,朝四周望:“疯了你?大庭广众的撒狗粮,这是要挨千刀的,这边不少单身狗呢。”

        许柏庭无声地笑了笑,微微摇头。

        就在这种和谐气氛里,程宇飞和另一师兄姗姗来迟。

        师兄倒罢了,只是衣衫有点乱,程宇飞就不同了,站在大厅里非常惹眼。

        不知道路上遭遇了什么,他看上去狼狈非常,精心换的新衣服上红一块蓝一块的,看着像是油漆,鞋子也脏兮兮的,好像还粘着鸡蛋。

        有人忍不住笑出来,低语:“天哪,他这是刚从菜市场过来吗?谁啊?”

        “不认识。”

        “我的天,有没有搞错啊?”

        ……

        众目睽睽下,程宇飞脸涨得通红,不安地扯了扯衣服下摆。

        这身西装是新买的,就是为了今天的校友会,想给自己多几分体面,谁知反而变成了笑柄。

        原来,衣冠楚楚也不能掩盖内在的涵养和底蕴,越是刻意地去修缮什么,越是暴露出他的自卑和不足。

        神情和底气是骗不了人的。

        那也不是一件高档的西装就可以掩盖的。

        再看在座的其余人,都穿得非常休闲,谈笑自若,从容有余,一看就是一个阶层的人。而他,形貌狼狈,手足无措……跟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时,他也看到了人群里的容嘉和许柏庭。

        郎才女貌,那么般配。

        他们手牵着手,姿态亲密。关系怎么样?一目了然。

        心里最后那点儿希冀都被打碎了。这个校友会,成了他自取其辱的地方。

        一顿饭,吃得他分分钟都想逃离。好不容易挨到教授切完蛋糕,他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让他压抑的地方。

        临走前,他看向容嘉的目光,分明带着怨毒和鄙夷。

        容嘉都愣了愣。

        许柏庭有事,去外面接了个电话,容嘉后来送一师姐出来——在路口拜别师姐后,她转身要离开。

        “容嘉!”程宇飞的声音。

        容嘉转过脸来,看到他攥紧拳头,脸上有着扭曲的愤怒。

        容嘉愣住了。

        程宇飞冷哼一声:“你不是说乘计程车过来吗?怎么又跟他在一块儿?容嘉,你怎么这么虚伪?就因为他,你一直不睬我?”

        “……”容嘉觉得,他估计是疯了!她向来没什么耐心,实在不想再解释了,转身就要走。

        “他有钱就了不起啊,你就是个见钱眼开、见异思迁的女人!”

        容嘉被他狰狞的表情吓到了,不觉后退几步。

        程宇飞也平复了一下,感觉自己失态了,伸手想要去拉她——

        “你怎么出来了?”许柏庭挽着休闲西装从台阶上下来,对她笑了一下,温文尔雅,若谦谦君子。

        然后,他才像是看到了程宇飞,也对他点了点头,有些迟疑:“……你们……”

        容嘉从来没觉得认识程宇飞这个人是这么丢脸,忙道:“没什么。”

        程宇飞也闭口不答。

        他在心底冷笑。

        有钱男人就是好,轻轻松松就追到了容嘉!以前她睬都不睬自己,还不是因为他没钱吗?

        那时候,容嘉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啊?还是,她就是拿他当备胎?

        ——程宇飞卑劣地想。

        想着想着,心里反而生出一种扭曲的快感来。好像这样贬低她,就能减少几分他的自卑和怯懦。

        ……

        “最近心情不错啊。”这日项目重谈,谢涵把一份项目文件递给她,调侃。

        “谢总别取笑我了。”容嘉接过文件,翻了两下,顿住,看向他,不确定地又问一遍,“《鲜花与少年》的综艺项目?”

        谢涵点头,笑道:“这个项目的投资可不好拿啊,容嘉,加油。”

        容嘉和她带的小组还没接过这么重量级的项目呢,又是忐忑又有些跃跃欲试:“谢谢谢总,我会努力的。”

        “你可得了吧,什么时候文绉绉起来了。”谢涵笑。

        容嘉也觉得酸得可以,不废话了。

        两人都是目的性很强的人,想必,谢涵也是看中了这个项目所带来的前景。

        离开安盛的时候,接到许柏庭的短信,问她在哪儿。

        容嘉:“公司呢。”

        “你到窗口往下看看。”

        容嘉拿着手机,疑惑走到窗口。这一片在公司后头,毗邻厂房,地方比较偏,往下一看,是逼仄的公路。

        一辆银色的轿车稳稳当当地停在路中央。

        容嘉连忙打字:“你怎么把路给堵了?要是后头有车进来怎么办?”

        许柏庭淡淡:“那你还不下来?”

        容嘉:“……”

        几乎是带着一股气,她飞快拾掇起来。

        往常她都是最后一个走的,卖力得很,李芸芸很是惊讶,笑话她:“这是要上哪儿呢?紧巴巴的。”

        容嘉还没答,周欣先说了:“李姐你可识趣点吧,一看就是佳人有约,你还没眼色得问!”

        容嘉白她一眼:“说你语文没毕业吧。佳人有约是形容男人的,女人能这么形容吗?孩子,回去多读点书。”

        大家合作久了,周欣也不尴尬,手指搭住她肩上,笑得促狭:“那你教教我,美女有男人约要怎么形容呢?”

        容嘉把她手弹开:“放过我吧姐姐,鸡皮疙瘩起来了。”

        几人哄笑。

        好不容易摆脱了这帮狐狸精,容嘉非常出了门。

        周欣走到窗前,目光凝了一凝,回身朝李芸芸招手:“过来。”

        “干嘛?”李芸芸不情愿的。

        周欣伸手往下面指:“你看,迈巴赫啊,这系列要上千万吧。容嘉平时不声不响的,钓了这么大一条鱼啊。”

        李芸芸也是楞了一下:“真的假的啊?”

        周欣:“当然是真的了,我亲眼看着她上车的。”

        李芸芸迟疑:“……那她和谢总呢……”

        周欣看向她:“你什么意思啊?”

        李芸芸也不确定:“谢总没在追她吗?我一直以为他俩有一腿呢,感觉谢总对她很照顾,还把他女朋友都给踹了。还是我想多了,他们就是朋友呢。”

        周欣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你傻呀,这世上,哪有什么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她就一小婊砸!要是没点儿手腕,能钓得这些个优质男人个个上钩啊。”

        “不会吧,谢总看着一本正经的呀,他对旁人也挺和气。”

        “说你单纯就是单纯。”

        ……

        “送给你。”许柏庭从车后取出一大捧白玫瑰。

        容嘉接过来,低头翻一翻,还数了数:“这品种很难得啊,许先生,您还真是下血本了啊。”

        魏洵适时道:“这都是许先生自己种的,早起晚归,呵护备至,种了大半年才挑出这么一捧,可谓是极为难得的了……您不知道,这花对于光照和日晒都有特别的要求……”

        几句话,魏秘书甘为马前卒,立刻把许柏庭捧成了为博红颜一笑呕心沥血的痴情总裁形象,简直比小说还小说。

        许柏庭自己则坐在那儿,岿然不动,立足了逼格和架势。

        但是,容嘉分明看到他眼底要笑不笑地忍着。

        可见,这套说辞他自己都不信呢。

        容嘉提醒道:“魏秘书,光照和日晒是同一种东西,下次胡诌拍马屁前记得进修一下语文。”

        许柏庭终于没绷住,失笑:“好了,你别涮他了。想去哪儿吃饭?”

        容嘉最怕选择,两手一摊,拿腔拿调道:“还是许先生您做主吧。”

        “贫吧你。”

        他嘴里这么说,唇角却有笑意。

        后来他们去了锦绣园吃饭,一家当地的老牌高档中式餐厅。别看名字俗,这地儿以前是不对小老百姓开放的,来往的都是社会名流,有钱也订不到位子。

        两个人,一个小包厢,桌上只点两根白蜡烛。

        容嘉低头瞅瞅蜡烛,抬头看看他,一本正经道:“许先生,您还能更俗一点吗?中餐厅点白蜡烛,这是灵堂呢还是真穷没缴电费了啊?”

        许柏庭低头擦拭筷子:“你不损我两句就难受是不?”

        容嘉知道他胸襟宽广,从不在小事上计较,于是,又拿筷子敲敲桌面:“不然呢?许先生,您跟我讲讲,这到底是个什么典故?”

        “你明知道历史是我的短板,还跟我扯典故?”

        容嘉心道,就是知道这是你唯一的短板才扯出来叨叨呢!

        嘴里却是阳奉阴违——

        “是吗?那你不就是——”她托着腮,作出思考状,“忘了祖宗?”

        “容嘉。”许柏庭看定她。

        她吐吐舌头,有点后怕,不闹了:“开个玩笑嘛,这么较真?许先生,你这样过得很累的。”

        “你能不能不要许先生长许先生短的,我听着怪别扭。”他低头切牛肉。

        “行啊,许柏庭,许柏庭,许柏庭——”她双手托腮,专注地望着他。

        许柏庭无可奈何,低头替她夹菜,神色冷淡:“我上辈子欠你的?”

        烛火下,他低眉敛目的样子可真是英俊。不似平日那么冷冰冰的不近人情,半明半寐,反而有了几分婉约情致。

        容嘉心里微动,忽然起身,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他手里的动作顿住,看向她——他还是不习惯被人这样。

        她也看着他,无辜的样子。

        过了会儿,他侧过脸,示意另一边——

        容嘉端看他,看了会儿,慢悠悠坐了回去:“好东西哪有一下子给全的?你要我亲我就亲啊?这得看我心情。”

        许柏庭也不生气,反问:“你就耍着我玩是吧?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就是你的套路。就要我时时刻刻想着你是不?”

        容嘉眨一下眼睛:“你都知道是套路了,你还上当啊?许先生。”

        许柏庭轻笑,不置可否。

        这世上最无可奈何的是——你明知道是坑还往里跳,就像中了邪。

        他中的邪,就叫“容嘉”。

        ……

        晚上去许柏庭的新别墅。

        独栋带花园,三层楼,三楼他还把挑空区也给盖上了,远远望去,青色的瓦顶尖尖的,在太阳下熠熠生辉,独树一帜。

        “许大大,你不怕城管找你麻烦啊?”

        许柏庭拿钥匙开门,领她进去:“不是找我,就算有麻烦,也是找你。”

        “什么?”容嘉没反应过来。

        进去后,发现房子是新装修的,典型的欧式奢华风格,连沙发都是描金边的黑漆重工扶手,靠垫也是银色丝绒的,华贵非常。

        她看得呆住。

        什么叫高端大气奢华啊,这就是了。与此相比,她那几栋别墅的装修,那就是乡村田园土豪风格!

        高下立判!

        “漂亮吗?”许柏庭问她。

        容嘉忙点头,搓手:“漂亮漂亮,装修太豪华太雅致了。”

        “雅致?”许柏庭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可到底也没说什么,只拉过她的手,把房子钥匙递到她手心,“礼物。”

        “啊?”

        “我跟承建的开发商认识,有合作,他送了我几套精装修的。”他随口一说,也没多解释的打算,转身去了楼下。

        容嘉在屋子里转悠了一下。

        这房子是真漂亮啊。

        她又跑到沙发里跳了跳,发现坐垫的弹性也是一流。

        眼角的余光看见他信步折返,在另一边的单人沙发里坐了,容嘉问他:“许大大,不怕我跳坏啊?”

        “不怕。”他说,弯腰从茶几下找了本杂志来翻,“跳坏也是你的,你自己找人来修。对了,这沙发是专门定制的,不包修,那扶手是18k金的,换一下要重新加钱。”

        容嘉连忙安分坐下。

        过了会儿,她又觉得不对,趴到那沙发扶手上研究起来。

        半晌,她抬起头,操起个靠垫捶他:“你又耍我——”

        他没坚持住,笑出来,侧头躲避她的捶打追杀:“差不多得了,我让着你呢。”

        “谁要你让着?王八蛋!有种你还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