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46章假日

        礼拜天,原本容嘉和周琦、温梨相约去射箭馆学习射箭,到了前一天,周琦却说有事去不了了,温梨也回她“要回一趟乡下,对不起啊”。

        于是,她成了孤家寡人。

        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

        行程泡汤。

        加上最近胖了,她整个人心情都不是很好,一上午窝在沙发里发呆,独自舔舐伤口。

        这时,有人给她发微信。

        容嘉把手机从屁股底下拿出来一看,是许柏庭。

        他前两天去了澳洲,参加一个奶制品市场的拓展计划,要引进新的品牌奶源,行程很紧,没想到还会给她发信息。

        【许柏庭】:吃饭了吗?

        【容嘉】:还没。

        【许柏庭】:?

        【容嘉】:没胃口。

        【许柏庭】:怎么了?

        【许柏庭】:介意跟我说说吗?

        【容嘉】:其实也没什么。

        【容嘉】:原本跟周琦、温梨他们约好了,一块儿去学习射箭的,他们忽然有事去不了了。

        【容嘉】:心情不好。

        【容嘉】:我是不是特别矫情?

        【许柏庭】:矫情,字面意思上,是无理取闹、没事找事的意思。

        【许柏庭】:朋友集体放鸽子,心情不好,这是正常现象,所以不算。

        【容嘉】:许大大,你好会哄人啊。

        【容嘉】:嘻嘻(* ̄3)(ε ̄*)

        【许柏庭】:我只会哄你。

        容嘉捧住脸,莫名就有些心如小鹿。

        好端端的,怎么撩起来了?

        过了会儿,她打电话过来。

        容嘉忙接通:“喂——”

        许柏庭说:“喂——”

        容嘉:“你怎么学我啊?”

        他笑了:“看你不开心,就想逗逗你。”

        容嘉脸颊微红,心里有那么会儿别扭。

        许柏庭说:“我看了天气预报,这两天北京天气不错,适合去骑马射箭。”

        他不说就算了,一说,她更郁闷了:“没人陪我。”

        “我不是人吗?”

        “你那么忙。”

        “明天早上回来。”

        容嘉一怔:“真的吗?”

        许柏庭:“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他的声音里盈满笑意,像秋日午后和煦的太阳,照得人心口都暖洋洋的。

        容嘉难得乖巧地“嗯”了一声。

        到了约定那天,容嘉气得挺早,换了新买的骑马装,还破天荒地炸了个马尾辫。

        她在别墅门口等。

        约莫等了十几分钟,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她面前。

        没等司机来开门,许柏庭从车后座下来:“不好意思,路上堵车,耽搁了一点时间。等久了吧?”

        容嘉摇头:“没有。”

        他摸了一下她的脑袋,许久没见,目光不加掩饰,带着迷恋的温存,看得容嘉很不好意思。

        “走吧。”他给她开了开门。

        她上去后,才跨进去。

        路上确实堵,开开停停,非常费劲。

        容嘉纳罕,回头问他:“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许柏庭说:“长安街那边有演戏,从这到景山的两条道都封了,很多车辆都汇聚到这里。”

        容嘉点点头:“怪不得。”

        望着窗外的时候,手心一暖,容嘉低头,小手被他捏住了,捂在宽大的掌心里。

        大手叠小手,很契合。

        她有一会儿没说话。

        还是他开的口:“有没有想我?”

        容嘉没料到他会这么问,有点难以启齿。

        半晌,许柏庭放开她,靠回椅背里:“得咧,又自作多情了。”

        容嘉忙道:“没,想的想的。”

        许柏庭说:“真的假的?不会是哄我的吧?”

        “没有没有。”她忙摆手,“刚刚你问得太突然,我没反应过来。”

        他轻笑:“甭管真的假的,我都当真了。”

        容嘉讪笑。

        他总是话里有话。

        ……

        到了射箭馆,已经是日中了,正好在馆里吃一顿饭。

        射箭馆的老板和容嘉是好朋友,友情请她吃。容嘉跟她也熟,自然不客气:“好酒好蔡我才吃,要是敷衍我,我就发朋友圈曝光你。”

        “我的小姑奶奶,做个人吧你。我哪敢怠慢你啊?”

        寒暄的功夫,女老板又悄悄打量了她身边的男人一眼。丰神俊朗,气度绝佳,只是不怎么爱笑,看着有些冷冰冰的。

        两人转身去饭堂了,她还在冥思苦想,这人是谁。

        瞧着怎么这么眼熟?

        忽然,她脑中灵机一动。

        这不就是hs集团的总裁吗?她在金融报纸上见过他一次。想不过,本人比报纸上还要英俊。

        而且,不说这两人是商业联姻,关系不怎么样嘛?

        看着还挺亲密的呀。

        这不,容嘉上台阶的时候,他扶住她的肩膀,下意识的动作,虽然表情冷淡,看得出还是非常紧张她的。

        她偷偷拍了张照片,发小群里。

        并附言:“容嘉大大和她的老公,非常恩爱啊。上次谁说他俩是塑料夫妻来着?”

        上次发言的是柏杨,她跟这厮不对付,这是故意挤兑他呢。

        果然,柏杨很快就跳出来了——

        【柏杨】:这能证明什么?我去外面,对我老婆也很好啊。

        【苏苏】:你那是做戏,人家是真恩爱。

        【柏杨】:何以见得?

        【苏苏】:不恩爱会这么紧张?你看他的神情。

        【柏杨】:我只看到了一张一如既往的冰山脸。

        【柏杨】:跟平时有什么区别吗?

        【苏苏】:你就是要跟我抬杠!

        【苏苏】:要是不喜欢,景钰怎么被发配到非洲挖矿去了?

        【苏苏】:啊啊啊,对不起景钰,我不是故意的。

        【苏苏】:[拜][拜][拜]

        【景钰】:你们要吵架就吵架。别拿我说事好吗?

        【景钰】:而且,我已经辞职了。

        【景钰已退出群聊。】

        群里安静了会儿,随即就炸开了锅。

        回复1:怎么回事,景钰怎么退群了?谁惹到她了?

        回复2:不知道啊,我刚刚在逛街,没看到。

        回复3:问苏苏。

        回复4:问苏苏。

        回复5:不用问苏苏了。反正就是被苏苏气走了。

        回复6:苏苏你干了什么?

        回复7:关苏苏什么事?她就是矫情。走就走呗。

        回复8:就是就是,甭理她,矫情。

        ……

        柏杨私信了苏苏:“你现在满意了?”

        原本她还有几分愧疚,他这一反问,立刻引起了她的逆反心理。

        苏苏:“满意什么?她怎么样关我屁事?”

        柏杨:“不是你她会退群吗?她已经够惨了,在hs干了这么多年,结果被当一颗弃子踢了。你明白这种感受吗?还要火上浇油?”

        苏苏:“我火上浇油?我怎么火上浇油了?再说了,当初她怎么被扔去南非的,她自己不知道吗?许总是她老板,又不是她的谁。人家都结婚了,还自作多情地往上贴,弄成这样,怪得了谁?怪我啊?”

        苏苏:“还有你,少在这儿猫哭耗子假慈悲。没有你,她还不会弄成这样呢,你才是始作俑者谢谢。”

        她这话算是成功激怒了柏杨。

        柏杨:“好,好得很。全是我的不是,行了吗?”

        然后,他就把苏苏给拉黑了。

        苏苏看着屏幕,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忍了又忍,她实在忍不住,回头跟容嘉吐槽:“他以为他是谁啊?大清皇子吗,谁都要捧着他?神经病。景钰辞职管我什么事啊?”

        “景钰?”容嘉一怔,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人是谁,不由看向许柏庭。

        许柏庭正在戴护胸和护指,压根没注意到这边。

        容嘉也不想跟他说这些,给苏苏使了个眼色,两人就到了外面。

        看她神色严肃,苏苏怕真惹她不高兴,忙说:“我也是听柏杨说的,我不清楚。”

        容嘉说:“跟你没关系,我跟她也不熟。不过,我们之前因为这个事吵过一次,我不想再因为这件事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苏苏从善如流:“我懂,你放心,我绝对不再许总面前提起。”

        虽然他事后肯定会知道,好过她在他们面前提的好。要是提了,大家心里都有个疙瘩,这趟射箭之行心情也不好。

        容嘉马术很好,射箭却不大行。

        回到练功房内后,许柏庭拿了一套新的护具,亲自给她戴上。

        容嘉扯了扯护胸的扣子。

        “别动,戴这个练习时才不会伤到自己。”

        “我没要摘,有点紧。”

        “紧吗?”他低头给她调了调松紧度,轻轻扯了扯带子,再留出一些空隙,问她,“这样呢?”

        容嘉点点头:“差不多了。”

        许柏庭又给她戴上了护指,从箭筒里抽了一支箭,搭在弓弦上,侧着站好:“现在看我的动作,给你演示一遍。”

        容嘉点点头,也笨手笨脚地从箭筒里抽了一支:“好的。”

        许柏庭侧头对她笑了笑,拉满了弓,对准后,倏忽松开了手指。

        箭头入靶。

        “十环。”教练喊出,跟他点点头,笑,“以前学过?”

        许柏庭也笑了笑:“学过几个月。”

        “那挺厉害的,不简单。”

        看他如此轻松,侃侃而谈,容嘉觉得也不难,也照着他的样子站好、拉弓、射出。但是,效果不尽如人意。

        箭射到了一边,一环都没有。

        容嘉不敢置信,仍直勾勾地望着箭靶。

        耳边,是许柏庭压抑的轻笑。

        教练轻嗽一声,给她挽尊:“对准了再射,放箭的时候,手不要抖。”

        容嘉还真不信邪了,又抽了几支箭,一次一次射出。但是,除了其中一次误打误撞射了6环,其他都是空靶。

        而且,一开始举起弓还不觉得,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一次举起,手就越酸,像是灌了铅似的,一轮下来,她的手已经在微微抽搐了。

        她还要射,手被身后人按住:“好了,别射了,休息一下,一会儿拉伤了。”

        她素来要强,不情不愿,仍然赖在那儿。

        “那我教你。”他从后面把住她的腰,轻轻扶直了,“别弯腰推背的,脚要踩在这里,手不要抖,要稳住……松的时候,两指轻轻松开就可以,不要往前送……对,就是这样。”

        两人一齐放手。

        箭矢离弦,有破空的声音,好似气流都被划破了,猛地扎入了靶心里。

        容嘉目瞪口呆。

        他松开她,捞过她的腰走出线外:“真厉害。凡事不能一蹴而就,这是个体力活,业余时间跟我一起跑跑山路吧。体力上来了,再慢慢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