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47章景钰

        “我明天休息。”回去的路上,容嘉忽然跟他说。

        许柏庭回头看她,笑了笑:“我明天还得工作,刚回来,公司的一些事情得马上处理。”

        “你手底下没人吗?”

        见她有点不开心的样子,他把她抱到怀里:“自己也是当老板的人了,把手里工作全权交给下面人,你能安心?”

        容嘉吃瘪。在跟他的对阵中,甭管是讲道理还是撕逼,她都是说不过他的。这个人的一张嘴,平时话不多,可要是一张口,道理都在他那儿。

        为了这事,容嘉憋闷了一天。

        翌日是5月2日,她给他发了短信。

        彼时,许柏庭刚刚开完会,在办公室看文件。

        听见手机“叮咚”一声,他就给拿过来看了。

        她给他发了个红包,并附赠“爱你爱你,快领>3<”

        许柏庭甚至她的性格,没有马上领取,而是问她:“怎么想到要给我发红包?你也会给我发红包?”

        她有点急躁的样子:“快领啊。”

        “领了就告诉你。”

        “酷爱领取!”

        许柏庭看她这样一反常态的样子就知道有鬼,失笑,点了一下“开”的字样。

        上面弹出了金额——

        “250。”

        【许柏庭】:……不是520吗?

        【容嘉】:啊?我发了520呀,你没领吗?

        【许柏庭】:别装蒜了,你是故意发的250吧?太坏了。

        【容嘉】:没有没有。

        【容嘉】:肯定是手滑了(*/w\*)

        【容嘉】:一会儿我给你补270吧,快领快领。

        【许柏庭】:不领。

        【容嘉】:你领不领(╯‵□′)╯︵┻━┻

        【许柏庭】:生气了?

        【许柏庭】:整人的时候,不是挺开心的吗?

        【许柏庭】:我的那条白衬衫也是你故意画花的吧?还硬赖是隔壁的猫干的。

        【容嘉】:怎么能叫画花?

        【容嘉】:新买的网红印章,还是猫咪爪印的呢,刚到手就给你用上了。

        【容嘉】:好看吧(*/w\*)

        【许柏庭】:那我真是受宠若惊。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他放下手机,清声道:“请进。”

        门从外面打开,穿着黑色职业套裙的景钰拿着一个信封站在门口。看到他,她漠然的脸上才有些动容。

        但是很快,就收住了。

        许柏庭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她,微微皱眉,但没说什么,只是略略抬手,请她进门。

        景钰反手将门关上,径直走到他面前:“许总,我是来跟您打声招呼的,我已经辞职了。”

        许柏庭点点头:“魏洵已经跟我汇报过了。”

        然后,气氛就有些凝滞。

        景钰最后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神色平静,跟以往一样从容,翻着手机的文件。

        从容得好像,她的离去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原来,她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景钰心道,一颗心忽然像是被人撕碎了,扔在地上踩踏。

        那种酸涩的疼,一阵一阵,针扎一样涌入她的四肢百骸。

        她知道他不喜欢她,她一直都知道,她也没有妄想过。

        但是,他们认识了那么久,她为他卖命这么久,难道他一点感动都没有?哪怕一点点?

        景钰深吸一口气,像是不相信似的,还是问他:“许总,在离开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许柏庭手里书写的笔停下,抬起头:“问吧。”

        她基本都是用尊称跟他说话的,这一次,她是用“你”。

        景钰深深地望着他:“你有爱过我吗,哪怕一点点,一点点的怜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角流下眼泪。

        他不回头,她似乎都已经知道了答案。

        不过自取其辱而已。

        但有些人就是这样,在感情这方面,不到黄河心不死,明明已经知道答案,却还是徒劳地想要欺骗自己。

        果然,许柏庭说:“我们只是上下级关系。如果你那天不那样做,你还是我得力的助手,我拿你当妹妹。”

        “妹妹……”她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眼角滑出眼泪,“真是滑稽。谁会那样对自己的妹妹?许柏庭,我只是想呆在你身边而已,都不可以吗?为了那个女人,你把我的一切都扼杀在摇篮里了。连点儿妄念都不留给我!”

        她望着他,“我只是想留点美好的回忆,都不行吗?”

        “只是想留点回忆吗?”许柏庭毫不避讳,跟她对视,他向来是不屑于这种心理战术的,“别试图用你那套来对付我,景钰。也别这样看着我,我没有愧疚。”

        他向来是果决精明的,此刻,声音也冷下来,“我只是让你去非洲的公司清醒一下,待遇上没有任何亏待你,我对你仁至义尽。”

        “那情分上呢?”

        “我已经说过了,本来,我们可以是很好的上司和下属。你知道的,我最讨厌把私人感情带到工作上的人。你说你只想呆在我身边?你扪心自问,你真的能安安分分呆在我身边只是心里思慕吗?这套说辞,只有傻子才会信。”

        在她躲闪的目光,许柏庭继续道,“我对你已经足够宽容了。”

        他那样做,有一方面,也是强迫她悬崖勒马,免得以后她做出什么无可挽回的事,闹得更加难看。

        她爸也是个明白人,所以,对这件事一点异议都没有。

        许柏庭说完了,拿了文件走出办公室:“小沈,送景小姐,祝她前程似锦。”

        景钰瘫坐在了地上,痛哭流涕,不能自己。

        ……

        容嘉从车里下来,刚要上台阶,迎面就看到了红着眼睛从公司大门里出来的景钰。

        门就这么点大,避无可避,而且,景钰这会儿正好抬头看向她。

        容嘉本想避开,这会儿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景小姐,好久不见。”

        景钰扯了一下嘴角:“你现在一定很得意吧?”

        容嘉怔了一下,有点尴尬:“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景小姐。”

        景钰声音冷漠:“别装了。如果不是你的授意,柏庭怎么会这么对我?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他还没回到许家前,在国外,那时候,他过得那么潦倒,只有我不嫌弃他,跟他玩。虽然他一开始也不理我,不过,后来渐渐的,总算能接受我在他身边了。那时候,他没有朋友,性格孤僻,不喜欢别人靠近,只有我能靠近他无米以内……”

        说到这里,她忽然瞪向她,抓住她的肩膀,脸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几乎是歇斯底里,“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容易就成了他的妻子?那是我的位置!我等了那么多年!你霸占这位置就算了,你还要霸占他的心!你……”

        很快,保安就听到声音过来,驾着景钰拖离了公司。

        许柏庭知道后,也从楼上下来,紧张地握住她的肩膀上下查看:“没事吧?我带你去医务室……”

        容嘉忙拉住他:“没事儿,我又没受伤,去什么医务室啊,小题大做的。”

        “还是去看一下吧。”

        最后还是没争过他,只好被他拖着去了医务室。

        许柏庭向来固执己见,有些方面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做了个全身检查,她才被放回去。

        离开的时候,他的手叠在她双肩上,问她:“怎么上公司来了?”

        “来看看你工作啊。”说完,她自己笑一笑,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许柏庭说:“我中午没事,我们去吃饭吧。说说,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她坏心眼儿上来:“什么都可以吗?”

        “只要我能找到的。”

        “这件东西你一定能找到。”她信誓旦旦。

        他果然被挑起了几分好奇心,望着她,等着她接下来的回答。

        容嘉笑了笑说,看着他:“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几乎是下一秒,她踮起脚尖,扬起脸,飞快地亲了一下他的嘴巴。

        速度真的很快,他都没有反应过来,眼中一闪而过的愕然。唇上温热的触感很真实,虽然转瞬即逝,却仍然残留着余温。

        微风拂过,空气里好像有淡淡的花香,在鼻息间萦绕不散,就像她留在他唇上的温度。

        容嘉做了坏事,撒腿就要跑,谁知,被他拉着手带回身边。这一次,换他吻她,空出的一只手遮住了她睁得大大的眼睛,同时,他的吻落了下来。

        轻柔、温暖,像冬日清澄的阳光。

        ……

        “梨子最近怎么了?看着挺消沉的。”这日,容嘉问周琦。

        周琦往后面角落瞥了眼,没好气:“还不是那个十八线搞出的幺蛾子。现在有点名气了,天天搞事闹绯闻,没什么本事脾气还贼差。你也不照照镜子,心里没点儿逼数,他居然敢嫌弃梨子?”

        “要不要我……”

        “你别管他们,梨子就该受点教训,不然永远都长不大。”周琦说。

        容嘉一想也是,点点头。

        温梨从小被保护得太好了,性格又内向,没什么主见,加上没有感情经历,确实容易上当受骗。

        她现在正一头热,她们说什么,她也不会听。

        只能尽量看着不让她吃大亏。

        到底怎么样看清一个人,还是得靠她自己。

        下午三人去参加一个品牌收购会,酒过三旬她就乏了,跟周琦打了个招呼,去了洗手间。

        刚上完厕所,周琦就给她打电话:“你看到梨子了吗?刚转一圈就不见她人影了。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跟你小孩子一样,愁死我了。”

        “你别急,地方就这么点儿大,不会跑丢的。”

        “大小姐,你是第一天认识她吗?进个商场出来都找不到路。”

        容嘉沉吟:“我认识这儿的产品经理,刚还在一起说话呢,他这儿熟。这样吧,我先去找你,一会儿让他给我们带路。先查查监控,好找一点。”

        “好,你快过来,我在入口的花厅这边。”

        “ok,稍等。”

        容嘉挂了电话,转身就走,因为步子急了点,旗袍勾到了一旁的闲置的桌子。

        桌子放得久了,有些木刺,这身旗袍是高档香云纱手工苏绣缝制的,虽然好看,却不耐穿,一勾就破了。

        容嘉一个头两个大,当机立断,干脆把下摆三分之一都撕了下来,团手里当手帕了。

        周琦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神色冷漠,手里还捏着半截旗袍不料。

        “我的天,你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甭提了,还得拜你所赐呢,回头请我吃饭。”容嘉拉了她,去找产品经理,“先去找梨子。”

        第048章开车

        容嘉和周琦是在偏厅找到温梨的。

        彼时,她正和莫凡在一起。似乎是偶遇,因为莫凡穿得非常低调,简单的牛仔裤和黑色上衣,还特地戴了一顶鸭舌帽遮住半张脸。

        如果是正儿八经地来参加活动,怎么会穿成这样?

        “你不是跟我说,你今天要赶通告吗?结果呢,你在这里,跟房思颖约会!你跟她……你背着我勾搭……你刚刚还让她先走了!我都看到你们一块儿从卫生间出来了……”

        温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线都花了,远远看去跟只大熊猫似的,精心扎好的丸子头也散了大半,看上去就像一堆稻草。

        容嘉看不下去去,上去拉住她:“梨子,别在这儿闹,记者多,一会儿被拍到怎么办?听我的,回去咱们慢慢梳理,我给你做主。”

        看到她,莫凡松了一口气。

        可听她这么说,又紧张起来,下意识拉住帽檐往下压了压,朝四周东张西望。

        他也有所顾忌,但是温梨不肯走,任凭容嘉怎么劝,声音还有大起来的趋势,求助地望向容嘉。

        “容姐,您看,这……”

        容嘉冷笑:“偷晴的时候不怕,现在怕了?”

        莫凡有些讪,不敢跟她对视,躲开了目光。

        周琦也瞪了他一眼。

        莫凡就是个软柿子,欺软怕硬,之前见过两次,感觉容嘉和周琦不好惹,心里比较敬畏。

        对温梨就不一样了。

        虽然温梨现在正当红,也能赚钱,但是她像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孩子,一点主见都没有,连衣服穿搭都是周琦或者助理帮忙买的。

        莫凡打心眼里看不起她。

        温梨还要闹,容嘉给周琦使了个眼色,合力把她拖走了。

        回了工作室,她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对他那么好,他怎么可以那么对我!我给他拉资源,配合他宣传炒作,把机会都让给他,还给他洗衣做饭……他呢,他怎么可以啊?”

        容嘉还能忍耐,周琦向来是暴脾气,听得耳朵都要听茧子了。

        见她还要嚎,怒道:“你他妈能不能消停点儿?为了你,我跟容嘉活动都不参加了,满场地找你,就怕你给记者发现,拍下撒泼的证据,还请了公关时刻警惕着,我们这是为了谁?你能不能领点儿情,稍微懂点事?姐姐,你不小了。”

        温梨被她骂懵了,老半晌,才继续抽抽噎噎,但声音已经小了很多。

        她唱完黑脸,容嘉这个红脸就上场了,拉着她的手好一通劝慰,又说,莫凡不是好人,现在她看清了没。

        恋爱中的女人,总是少根筋,这不,温梨还跟她强词夺理:“他以前不是这样的,肯定是那个房思颖勾引他。”

        周琦都快晕倒了:“姐姐,你能不能动动脑子!”

        温梨转头抓住容嘉的手,试图找到认同感:“容嘉,你告诉我,他是不是一时糊涂?你告诉我,他只是一时贪玩……”

        “梨子!”容嘉握住她的肩膀,告诉她,“男人只会因为你好而爱你,他不会因为你对他好而爱上你,后者,顶多让他有点感动。但是,这种感动会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消失。而莫凡这个人,显然连知恩图报这种基本美德都没有。”

        温梨愣住。

        周琦也看了她一眼,暗暗竖起大拇指——一针见血,把她想说的都说出来了。

        容嘉总结:“梨子,他就是个人渣!好吃懒做,靠女人上位,还把你的付出当做理所当然。他这样的人,你觉得值得你喜欢?”

        周琦顺便补刀:“梨子,我跟你说,他这种辣鸡就是犯贱,上次我去横店的《女法医》片场,他对周影后那叫一个跪舔啊,又给端茶又给递水的,跟二十四孝儿子似的。可人家周影后呢,看都不看他一眼。”

        温梨不说话了。

        其实,她心里也明白,只是,人往往当局者迷,不愿意清醒。

        而且,她从小就有一些自卑。

        论长相,虽然现在拾掇一下还可以,小时候却不怎么样,备受歧视,那些年已经在那种忽视自卑中定了型,始终无法抬头挺胸。

        所以,网上也有不少黑子评论她是“低自信乡村气质”。

        论学历,她更没有那玩意儿。容嘉有一次英语答题卡忘记填了,那门成绩作废,总分还高出她一百多分呢。

        周琦也是名校毕业,而且很有能力。

        三人里,就她做什么都不行,有时候,连吃饭都要别人操心。

        她真是厌极了这样的自己。

        见她如此安静,一副哀莫大过心死的模样,容嘉和周琦对视一眼,倒缓了语气。

        容嘉拍她的肩膀:“天涯何处无芳草。”

        温梨哂了一声,也没印花,只是垂下头,很安静的样子。老半晌,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沾在衣襟上。

        慢慢茵出了一点水渍。

        ……

        闹腾了一天,温梨算是安静了下来。

        一旦安静下来后,她却是比谁都看得透彻,完全投入了工作中。

        就像周琦说的那样:“她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就是不想醒。可一旦醒了,也是个明白人。别管她,让她自己调节,我们瞎搀和只会适得其反。”

        容嘉也觉得,点点头。

        晚上,许柏庭说过来接她,容嘉比往常早下去10分钟。

        “晚饭吃什么?”容嘉问他。

        他却拉过她的手,把一枚车钥匙递到她手里。容嘉一看,惊讶:“你又买新车啊?”

        “送给你的。”他笑了笑,拉开车门,推着她的背脊把她塞进了驾驶座。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上了副驾座,关上了车门。

        容嘉跟他大眼瞪小眼:“你让我开?”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你确定”?

        许柏庭点点头:“以前都是司机开,或者我开,你开一下怎么了?驾照考了,不就是拿来开的吗?”

        他给她按了发动按钮,“来,试试。”

        容嘉虽然有驾照,但是一年到头都不开一次,他忽然就发动了,吓了她一大跳,手忙脚乱地把手搁到涉车上:“你要死啊——”

        许柏庭难得笑得有些无状:“平时见你总是一副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模样,怎么这会儿,倒害怕起来了。”

        容嘉:“我很久没开了!”

        许柏庭:“我坐在你旁边呢,开吧,不用怕。”

        容嘉:“……”你看不出来我刚刚那是推托之词,我压根不想开的意思吗?

        不过,以她对他的的了解,他肯定看出来了,只是不想给她台阶下。

        吃瘪的容嘉,只好硬着头皮上。

        她自己开还好,许柏庭坐她旁边后,她反而更加束手束脚了。虽然他什么都没说,她就是倍加紧张,好像回到了驾校考驾照时,被教练三令五申时的情景。

        此刻,就四个字可以形容——生无可恋。

        兜了一圈,许柏庭说:“算了,我来开吧,你歇歇。”

        容嘉等的就是这句话,顿时如蒙大赦。

        “你慢点,靠边停,我来开。”

        容嘉小心地把车往旁边开,这时,路口冲突了一辆小轿车,车速很快,几乎是擦着她过去。

        容嘉气急败坏:“我艹——”

        终于把车靠边停了,她甫一回头,却发现许柏庭目光古怪地望着她。

        容嘉后知后觉,小脸涨红,徒劳地辩解:“开车哪有不骂人的啊,有时候,心里紧张嘛,这可不能代表我的个人素质。”

        他眼里蕴着笑意,似笑非笑的。

        虽然什么都没说,容嘉还是想找条地缝钻下去。

        真是太丢人了!

        回了家,她先他一步跳下去,许柏庭在后面喊她:“小心点儿!”

        她已经下去了,回头跟他做鬼脸。

        他的脸色却一反常态的严肃。

        容嘉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脸上的笑容也难以为继了,渐渐褪去,像只小鹌鹑似的杵在那儿。

        许柏庭走过来:“我不是跟你说过,下车的时候,要等车挺稳吗?”

        容嘉弱弱道:“我看已经停了啊,差不多了……”

        在他严厉的目光里,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她深深地垂下了头,揪住衣角。

        许柏庭看了她好一会儿,冷淡地转身:“下次不要了。”

        容嘉小心翼翼地跟上去,也不敢跟他说话。他这人温柔的时候很温柔体贴,较真的时候,也是真较真。

        不怒自威,叫人心里发怵。

        晚饭许柏庭亲自下厨,炒了三个小菜。

        一道酸汤肥牛、一道番茄烩茄子,以及一道椒盐小排骨,香味扑鼻。容嘉全程安静地埋头苦吃,不敢抬头,也不敢跟他搭话。

        许柏庭本就不多话,吃饭的时候,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吃饱了。”她放下碗,就要开溜。

        他喊住她:“再吃一点儿。”

        说着,往她碗里夹了两块排骨。

        容嘉小心地打量了他一眼,他低头吃着,神色安静,看不出生气的迹象。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个人越是这样安静,就代表他越是生气。

        容嘉乖乖坐回去,把排骨一小口一小口地啃完了。

        摸不准他的情绪,她这次没马上上楼,而是捧着空碗征求他的意见:“我吃完了。”

        许柏庭头都没抬:“我给你炖了燕窝,吃完再上去吧。”

        “燕窝?”容嘉难以控制地露出鄙夷的神情,“就是燕子的口水啊?好恶心。”

        这一次,他没绷住,没好气地笑出来。

        容嘉见他笑了,也松了口气,仰起脸跟他笑。谁知他下一秒就收起了笑容,冷冷道:“谁跟你嬉皮笑脸了。”

        两人隔着半米的距离,他单手支在桌角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身形高大,很给人压迫感。

        容嘉吓得忙收住了笑容。

        她此刻的表情,想笑不敢笑,别提多尴尬了。

        严肃的氛围里,许柏庭忽然展颜,笑容轻松,捞了空碗往厨房走:“我跟你开玩笑的,自己家里,自己老公,随便笑。”

        容嘉:“……”

        有种不祥的预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