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49章少喝

        “梨子,你拿到了《君临天下》的女二号!”周琦一回到工作室,就兴冲冲地赶到了办公室。

        容嘉正看温梨化妆呢,被她吓了一跳:“小声点行不行?影响公司形象。”

        随即反应过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这下,换周琦冷笑加悠哉哉了。

        容嘉:“快说啊,卖什么关子?”

        周琦:“刚刚不是说了?梨子拿到了《君临天下》的女二号,对,就是周导那部号称投资了10亿的大型古装清宫剧。”

        容嘉:“主演是程溯那部?!”

        周琦:“就是程影帝,他已经很多年没演电视剧了,我男神啊!论颜值,在我见过的男人里,只有你老公可以与他相提并论,其他什么阿猫阿狗根本没有可比性。”

        容嘉:“我谢谢你了。”

        ……

        “我不想接这部戏。”温梨知道这个消息后,如是说。

        “你说什么?”周琦差点跳起来。

        容嘉按着她的肩膀,把她按下去,又对温梨说:“给我个理由。”她目光平静,冷冷沉沉的气场很有压力。

        温梨不敢直视她阴霾满布的脸,深深地垂下头。

        半晌,容嘉哂了一声:“你不说我也知道。因为女一号是房思颖?梨子,你就这点出息,我白培养你这么久。”

        周琦也意识过来:“靠!那绿茶也演这部戏啊,我倒是忘了。就她那德行,居然跟我程影帝演情侣,气死我!”

        容嘉更正她:“不是情侣,她只是男主男少时的初恋情人和羁绊。”

        周琦:“你看过剧本?”

        容嘉:“我跟周导有点交情,她跟我说过。不然,你以为就凭她这资质跟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性格,能拿到这个角色?还不是得靠我去陪人家喝酒吃饭得斡旋!”

        温梨继续垂着头,作鸵鸟状。

        容嘉瞪她一眼:“你别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我花了这么多金钱这么多精力才把你捧到准一线的位置。你说不干就不干?我告儿你,没门!知恩图报懂不?没给我捞够钱前,你别想给我罢工!”

        周琦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容嘉一眼,心道,跟许大大呆久了,这霸总气质倒是学了个七八分。

        不过,她心里却是明白。

        容嘉是故意这么说的,其实心里是为温梨好。温梨这种性格,要没有她们在后面推,她只会一直停滞不前,像鹌鹑似的,只会被人欺负。

        还不如豁出去搏一搏。

        容嘉见她不说话,加了一记猛药:“你就不想让那个渣男后悔?还是,你就想看小三得意呢。也是,人家房思颖可是星河传媒的当红小花旦,你呢?怎么跟人家比啊?话都不会说两句。”

        “我去演!”温梨豁然站起。

        容嘉满意了,用一种妈妈桑的语气笑道:“孩子,这就对了,没有什么比钱更可爱的了,咱们要趁着年轻,多捞一点。你要记住,男人都是狗,没一个靠得住的。”

        周琦被她给恶心的呀,悄咪咪道:“有种把这话当许大大的面说一遍。”

        容嘉横她一眼:“把嘴巴闭上吧你。是不是想被炒鱿鱼啊?”

        周琦:“我也是半个老板!”

        容嘉:“自己回去看看股份占比啊,我有权让你滚蛋谢谢!”

        周琦:“……”怕了怕了,你是老大你最厉害:)

        ……

        次日,容嘉和苏禾就带着温梨去了横店的片场。剧组财大气粗,包下了附近一个高档的私人民宿。

        虽然外面瞧着一般般,里面小桥流水,风景秀丽,酒店内部装潢也不错,很有古风。

        容嘉上网看了看风评,关于《君临天下》的各种讨论都翻天了,不止随便上,某涯论坛都开了好几个帖子了。

        《君临天下》分为上下两部,上部讲的是九龙夺嫡,下部是雍正登记后的故事,程溯饰演的男主雍正从年少时的少年心性到收敛锋芒、韬光养晦,再到杀伐决断,角色挺有层次。

        女主角珍娘是一个虚构的人物,是内阁大臣的掌上明珠,也是胤禛的初恋情人,不过,后来男主为了权位放弃了她,也间接害得她父亲身死,两人反目成仇。

        女二号满加是男主的近身女官,对男主很忠诚,但是性格与男主非常相似,后来因为知道了男主角太多秘密,男主正徘徊在要不要杀她的边缘时,她自杀身亡了。

        总而言之,这是部大男主戏,还加了很多杂七杂八的野史烹饪而成的大杂烩。但胜在人物设定真实,细节经得起考究,故事跌宕起伏有看点。

        不过,普通民众可不管这些,他们大多讨论的是男主与女一、女二的感情线。

        比如某涯论坛,第一页就有关于这部剧的三个帖子。

        飘在最上面的第一页就是讨论男主到底喜欢谁的帖子。

        回复1:“废话,论戏份房思颖肯定是第一女主啊,男主也就喜欢过她。女二粉不要强刷存在感,她顶多就是男主的秘书。”

        回复2:“后面还搞个自杀来自我高潮,她在男主心里根本没什么分量好嘛?不自杀我敢打包票,男主肯定处死她。”

        回复3:“别的不说,我觉得男主也不喜欢珍娘。她就是他少不更事时的一点美好憧憬,毕竟那时候他不受人重视,就她对他好,更像是一种寓意。男主忘记她后,就很快蜕变了有没有?”

        回复4:“别争了,他谁都不喜欢,他只喜欢他自己。”

        回复5:“这不是言情剧,好不好?在历史剧里讨论这种,不觉得很无聊吗?”

        回复6:“可这也不算历史剧啊。”

        ……

        群魔乱舞。

        虽然网上讨论得很热烈,剧组却很平静,休息了两天,人都到齐后,就按班就部开始了拍摄。

        这日拍完,周导提议大家一起聚聚,吃个饭。所有人都去了,只有房思颖的助理小刘一脸歉意地过来说,房思颖病了,去不了。

        “下午还看到她生龙活虎的呢。”苏禾跟容嘉嘀咕。

        容嘉给她使个眼色,她哼一声不说了。

        周导说没事,又说,晚上投资商也要来,大家早点出发吧。

        众人心里生出疑窦。

        投资商?

        传说这部剧是星河传媒和飓风传媒联合出品的,飓风那边是hs高层的授意。

        到了地方,却发现去的是档次很高的新华府。

        周导带路,一进门就跟一个啤酒肚挺得老高的男人握了手,寒暄了几句,又跟他们介绍:“这是飓风的杨总。我们这次拍摄得这么顺利,还得多谢杨总啊。”

        “杨总好。”

        “杨总晚上好。”

        ……

        一时之间,各种恭维声不断。

        上了二楼,进了包间,才发现这地方别有洞天。里面还有个小包间,屏风挡住了视线,但是借着昏暗的灯光,还是隐约能看到人影。

        周导和杨总一块儿过去打招呼,屏风旁笑着走出几人,最左边是一胖一瘦的两人,然后是一个秘书模样的人。

        最右边的那个——

        容嘉屏住了呼吸。

        相比于其他人的正装,他穿得很休闲,浅灰色粗线毛衣,搭配长款的白色风衣,加上身形挺拔,整个人看上去磊落潇洒,只是在几人上前打招呼时,眉眼不动分毫,只淡淡点了点头,有些疏离。

        周导还好,制片人和其余两个总就差贴上去给他擦鞋了:“许总,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许总是大忙人,能见一面不容易。”

        “是啊是啊。”

        ……

        容嘉知道他最讨厌这种啰啰嗦嗦个没完的,居然来这种场合?还耐心地听他们絮叨,偶尔还应酬几句。

        所以,后来上桌吃东西时,她也有些心不在焉。

        席间他们也不怎么说话,她一直埋头吃着,当做不认识他。

        散了后,车不够了,她先送走温梨和苏禾,自己搓着手站门口等车。这时,一辆迈巴赫停到了她面前。

        车门打开,许柏庭在里面沉声道:“上来。”

        容嘉感觉他心情不大好,不敢捋虎须,抿住嘴唇,到底还是坐了上去。

        车子启动后,她一直低着头,过了好一会儿,终于耐不住这种沉闷,回头看他。

        他倒是一直安静,仍是低眉敛目地叠着腿坐在那儿。

        容嘉:“……”

        这又是戳到他哪根肺管子了?

        一天两天的。

        于是,她拿腔拿调地说:“您上这儿来,不会是专程来给我脸色瞧的吧?”

        他听了这话才笑出来,回头瞥了她一眼:“小畜生。”

        容嘉拧眉:“你怎么骂人啊?”

        许柏庭:“就骂你,怎么了?”

        容嘉:“……”她是脑子不正常了吧,上了他的车,跟他在这儿进行这种脑残的对话?

        可是,这种想法还没进一步落实,他已经按住了她的头,把她按到了膝盖上:“睡一下吧,刚我看你喝了不少。”

        容嘉怔住:“没喝多少啊。”

        许柏庭没理会她的狡辩:“以后少喝最好不喝。”

        容嘉撇撇嘴:“真没喝多少。”

        抬头对上他冷冰冰的目光,底气忽然又不足了,碰了碰眼皮,斟酌:“ok,我知道了,以后一定少喝,最好不喝。”

        他这才揭过了这次的话茬。

        第050章甜品

        “容姐你知道吗?房思颖后来又来了。”第二天去探班时,剧组一个跟她关系还可以的小配角跟她悄咪咪咬耳根。

        “人都走了,她还来干嘛?”容嘉诧异。

        “你走得早,没看到,笑死我了。她那副急吼吼过来的模样啊,啧啧,八成是听说有要紧的投资商,这才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了。你没看到,她那裤子都穿反了。”

        “还有这回事?”容嘉也笑出来。

        两人走到场内,一眼就看到了脸色难看坐在一边的房思颖,三个助理为她泡茶、擦鞋子外加读剧本。

        “你是白痴吗?别读了,苍蝇似的嗡嗡嗡,烦死了!不看了!”她黑着脸拍掉小助理手里的剧本。

        小助理很为难:“但是一会儿就有你的戏啊,不看不行的。”

        “有什么关系?你让导演给我排个号码,一会儿我念这个。”

        “啊?”

        “啊什么啊啊?快去——”

        小助理正为难,容嘉正好从她身边经过。谁知,房思颖一下子叫住了她:“容总,请等一下。”

        容嘉停下步子,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们好像不熟吧,房小姐?”

        房思颖嗤了一声,抱着肩膀站起来:“你犯不着摆这副高高在上的做派。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做小三,但这事儿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莫凡不来勾搭我,我一个人一头热有用吗?”

        旁边的小助理附和:“就是,也不看看他怎么跪舔我们房姐的,我们房姐都不搭理他。”

        容嘉点点头:“看来你鱼塘挺深的。不过,也真不挑啊,莫凡这种也收入裙下。”

        “你——”

        论嘴炮,十个房思颖也比不上一个容嘉。

        任凭她在那边气得跳脚,容嘉压根不搭理她,转身就走。

        陪温梨在剧组的这段时间,房思颖虽然有找过茬,温梨却泰然处之,显然是真的不再关注这件事了。

        容嘉也宽心不少。

        后来回到北京,她又投资了两部新剧,赚了不少钱,心情也倍儿棒。

        许柏庭去了趟澳洲,还没回来。晚上,他给她发信息:“晚上7点飞机到家。”

        她有心调侃他:“这么准时?”

        “也不一定,没准路上堵车呢。”

        “需要我去接你吗?”

        “你车技已经进步到能独立驾驶了?”

        “许、柏、庭——”

        “开玩笑的。不用麻烦了,□□回来接我的,这几天天气不好,你少出门吧。”

        “遵命。”

        下午她就躺在沙发里看电视,闲得无事,还烤了三个布蕾。别的不说,她做甜点的手艺绝对是一流的。

        布蕾细滑香软,一口咬下去满满的奶香。

        在这种幸福的时刻,大门的钥匙转开了。

        容嘉回头,嘴巴上还黏着一点黄色的布蕾沫儿,怔怔地看着进门的许柏庭。

        他把手肘上挽着的外套挂到一边,抬手看了看表:“6点45分,比预计的早了点,应该算是准时吧。”

        容嘉把布蕾咽下去,看着他,眨巴了两下眼睛:“你回来得好早啊。”

        “在吃什么?”他走过来,笑着弯腰看了一下。

        容嘉小手飞快盖住了布蕾杯:“没什么,已经吃完了。”

        许柏庭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撒谎精,我分明看到还有一杯半的。这么小气,不能给我吃点儿吗?”

        “你要吃的话,再给你做好了。”她拿起小勺子,飞快把剩下的三两口吃完了。

        许柏庭哭笑不得,看她又钻去了厨房,道:“把围裙系上吧,免得弄脏了衣服。”

        见她手忙脚乱的,他把挂在烤箱上的围裙捞了下来,走过去,低头给她系上。她还不乐意了:“你不要捣乱!我自己来,我自己能行!”

        “好好好,我不动,你自己来。”他退去了一边,静静看她表演。

        容嘉兴致勃勃,很快就鼓捣出了一碗鸡蛋液,又加入牛奶和淡奶油、炼乳,想了想,加了点香草精,一一盛入了布蕾杯里。

        冷不防他在餐厅里问她:“容嘉,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她埋头准备,不耐烦地摆手:“问吧问吧。”

        他状似不解:“布蕾和布丁有什么区别吗?”

        容嘉:“自己百度。”

        许柏庭笑:“可我想要你告诉我啊。”

        容嘉清了清嗓子:“笨蛋!真是的,连这个都不知道。配方不同而已,布蕾只加蛋黄,布丁是整个鸡蛋都加下去。懂了吗?”

        没人应。

        回过头,许柏庭正望着她微笑呢,眼睛里尽是调侃之意。

        容嘉这才明白过来,又被他耍了。

        “你怎么这样?”

        “就喜欢看你装腔作势的小模样。”他轻笑出声。

        容嘉挥着铲子要过去打他,许柏庭闪了一下,上楼去了:“别闹,你的布蕾要烤焦了。”

        “诓谁呢?我还没放入烤箱!”

        不过这么一打岔,她也没兴趣“追杀”他了,回头继续沉浸在她的甜点制作中。

        半个多小时后,几杯烤布蕾新鲜出炉。

        见他要吃,她终于找到了场子,拿筷子敲了一下他的手:“急什么?我还没烤焦糖呢。”

        “不用了,我不爱吃糖。”

        “我爱做啊。没有烤焦糖的布蕾是没有灵魂的,懂不懂?”

        许柏庭无奈,只好任由她把碗拿过去,撒上糖粉,一一用喷枪烤上一层焦糖、拍照、发朋友圈。

        容嘉:“快,给我点赞!”

        许柏庭只好又给她点赞、评论,她才往他手里塞入了一个勺子:“吃吧,趁热。”

        “瞎折腾。”他淡淡说。

        “那你别吃了!”她伸手要去夺杯子。

        他把杯子按住:“又想我冻结你的卡?”

        容嘉:“……”你赢了!

        许柏庭慢条斯理品尝他的甜点,容嘉则拿着包薯片去了客厅,嘎嘣嘎嘣吃起来。

        吃完后,他顺便把碗给洗了。

        回头见她又在吃薯片,伸手就给拿起来。容嘉回头:“你干嘛?”

        “没收。”

        “你凭什么没收?”

        “我不是说过,不让你吃垃圾食品吗?屡教不改。”

        “略略略。”

        “再‘略’也没用。”

        容嘉气得跳起来,要去捏他的胳膊,一捏,肌肉硬实,反咯得她手指酸痛。她瞪他一眼,没好气:“你吃什么饲料长大的啊?这么硬。”

        “哪儿硬?”他跟她笑。

        容嘉怔了一下,在他的笑容里回过味儿来,气得推了他一下:“不正经。”

        许柏庭笑:“老夫老妻的,要那么正经干什么?”

        后来两人依偎着看了会儿电视,容嘉问他:“我们养只宠物好不好?”

        “宠物?”

        “就是小猫小狗啊什么的。”

        “你会养?”他的表情明显狐疑。

        容嘉不忿:“当然!你可不要小瞧我!”

        许柏庭郑重地说:“我觉得你能照顾好你自己就不错了。”

        这话,算是成功激怒了容嘉:“你要不这样说我还要考虑一下呢,既然你这样说了,我还非要养不可了!”

        说完,她当机立断,马上掏出手机打宠物店的预约电话。

        说话的时候,还特地当着他的面儿,把声音提得很高,一副要他听个清楚明白的样儿。

        许柏庭只是无奈失笑。

        挂了电话后,她有心耀武扬威,问他:“明天去宠物店,许总要一起去吗?您长这么大,恐怕还没去过宠物店吧?”

        他也不生气:“为什么这样说?”

        容嘉:“你这样的人,瞧着就不像是是会去宠物店那种地方的。”一看就是没爱心的冷血模样。

        许柏庭说:“我确实没去过。”

        容嘉心道果然。

        许柏庭说:“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吧,反正没去过,见识一下也好。”

        “我还想去猫咖!”她心血来潮,“算了,还是不去宠物店了吧,直接去猫咖吧!我见哪只好看漂亮,就买哪种。相处个一两个小时,性格也能摸清些。宠物店的话,那么多种类,我还看花眼呢。”

        “求之不得。”

        “你一副我一定犹豫不决浪费你时间的模样,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明天不用你陪我去了,谢谢,我自己去!”

        许柏庭忙拉住她,抱在怀里哄道:“别生气啊,不逗你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容嘉瞥他一眼,一副嫌弃的模样:“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我可不想要你跟着去。”

        许柏庭:“是是是,是我硬要赖着,硬要跟着你去的,容大小姐能网开一面让小的跟着,那已经是小的的万分荣幸了。”

        他唇角那笑得啊。

        容嘉拍了他肩一下:“你又耍我?”

        许柏庭:“不闹了,快去洗澡吧,早点休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借口说不想打扰我工作所以分房自己睡,其实,半夜都在偷偷玩手机。”

        容嘉没料到被他戳破,小脸涨红,但还是死犟着:“你有什么证据?”

        “不到黄河心不死是不?非要我拿出你的罪证?”

        “你说啊!”

        “昨天夜里12:45分你还在微博回复粉丝评论呢。”

        容嘉无可抵赖,脸涨得通红。但是很快,她意识过来,古怪地盯着他瞧:“大半年的你还偷窥我微博啊?”

        许柏庭:“……”

        忽然有种暴露的感觉……

        容嘉:忽然有种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