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51章猫咖

        第二天天气不错,容嘉起得比往常都要早。

        正对着穿衣镜比对新衣服呢,许柏庭从后面抱住她,抬手就遮住了她的眼睛:“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容嘉伸手要把他的手抖开:“我要换衣服。走开,去洗澡,胡子咯得我疼。”

        “让我走开?”他反而抱得更紧了,故意把脸往她身上蹭,“还不让抱?你是要上天?”

        “疼啊!混蛋!”容嘉瞪他。

        许柏庭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才给她放开。

        容嘉对他的背影龇牙。

        德行!

        许柏庭洗漱还是挺快的,很快他们就出了门。他问她要不要开车,容嘉说直接走路过去。

        可真走路,走了不到一公里她就开始叫了。

        “怎么那么远?不是说只有2千米不到吗?累死我了。”

        许柏庭看了看手表,颇有些无奈:“我们才走了不到500米。”

        “怎么可能?累死我了。”

        “我一开始就提醒过你了,别走路,你肯定吃不消的,结果你听不进去。”

        容嘉公主病上来:“什么叫我听不进去啊?你怎么这样说?”

        “好好,那我不说了。”

        他不说话了,她又嫌太安静:“真的走不动了。”

        许柏庭看了看手机:“还有一公里呢。要不,我背你?”

        容嘉嘴里说着不要,后来还是爬到了他的背上。

        到了地方后,她还趴在他背上嚷嚷:“好累啊。”

        许柏庭都笑了,垫了垫她的小屁股:“累啊?哪儿累?跟我说说。”

        容嘉说:“腰酸背痛,哪儿哪儿都累。”

        许柏庭笑,飞快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得了吧你,这么矫情。”

        容嘉不依,一直闹到店门口。到了里面,他拍了她一下:“小声点,别吓到猫咪。”

        她也不闹了。

        许柏庭给她拿了双鞋套,给她穿:“把脚抬起来。”

        “我自己来。”容嘉夺过鞋套,利落穿上。

        洗了手,两人才进门。许柏庭本来要清场,容嘉觉得这样不好,人多热闹,所以就没跟老板特地打招呼。

        但是两人身份特殊,一进门,老板就过来了,还热情地给他们介绍各种猫的习性。有趴在笼子里睡觉的,还有被顾客抱出来把玩的。

        许柏庭问她:“你喝什么吗?”

        容嘉接过老板递过来的菜单,随便点了一杯,又看向他。许柏庭说了句“随意,不加糖就好”。

        就这么敲定了。

        来猫咖主要就是玩猫,哪能关注喝的呢?

        容嘉从这儿蹿到那边,又从楼下跑到楼上,许柏庭喊她都喊不住。后来,她趴在一面玻璃墙上定住了。

        墙边的长柜上蹲着一排猫,好多品种,且品相都不错。

        容嘉说:“好可爱啊,我以后也要养很多很多猫。”

        许柏庭说:“你喜欢就好。”

        容嘉回头,发现他站得很远,不由纳罕:“你站那么远干什么?过来啊。”

        许柏庭摆摆手:“不了,我不喜欢猫。”

        容嘉一怔,回头去看他:“猫猫那么可爱,你怎么能不喜欢?你怎么会不喜欢啊?”

        许柏庭觉得有点好笑,反问:“猫咪可爱,我就一定要喜欢?那狗也可爱,我是不是也要喜欢狗?”

        容嘉摇头:“狗不可爱,我不喜欢狗。”

        许柏庭点点头。

        那不是猫咪可爱,是她喜欢的动物都可爱,不喜欢的就不可爱。

        瞧瞧她这唯我独尊的公主病性格。

        “你要不要摸一摸?”她抱着一只大白猫问他。

        许柏庭摆手:“不了,我不喜欢猫。”

        容嘉:“摸一下嘛,没准你会喜欢呢。”

        许柏庭沉默了。

        看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明显抵触的表情,容嘉也知道他的态度了。有些事情,他还可以妥协,有些事情,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妥协的。

        容嘉也只好放弃。

        于是,这趟来猫咖之行就成了她一直在那边玩,他在旁边看着,她心里就不大开心。

        老板期间还过来了一趟,有些诧异的样子,问许柏庭:“许先生不喜欢猫吗?”

        许柏庭摇摇头:“我不会抱。”

        老板很热情,极力推荐,还抱来了一只英国短毛猫:“来,抱一下嘛。”

        谁知,他反而退了一步,声音也有些冷:“不了,你们玩吧。”

        老板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但好歹是做了这么多年生意的人,干笑两声,扯了点别的话题,算是过去了。

        容嘉看向许柏庭。

        他神色冷漠,生人勿近的模样。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没说话。他问她:“怎么了?不开心的样子。”

        “没有。”语气很硬。

        许柏庭看了她一眼,迟疑:“……是因为我没有陪你玩猫吗?抱歉。”

        容嘉不吭声,反而哼了一声。

        不知道是因为他说中了她的心思,还是他不愿意纡尊降贵陪她一起玩猫而不开心。不过,反正是心里不舒服就对了。

        而且,夫妻俩一起去的,老板都在,大家都看得真真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夫妻关系很差呢。

        容嘉觉得有点丢人。

        许柏庭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道:“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不过,我不喜欢玩猫,是有理由的。”

        他说话掷地有声。

        容嘉回头,狐疑的眼神,递来一个“你倒是说说看啊”的意思。

        许柏庭沉吟了会儿,淡淡道:“小时候收养过一只流浪猫,没照顾好,不小心养死了。”

        容嘉愣住。

        他没再看她,一个人往前面去了。容嘉迟疑了一会儿才跟上去,他没回头,她也没催,就这样,听他娓娓道来。

        许柏庭:“那时候就觉得,生命真是渺小,尤其是这样脆弱的小生命。既然照顾不好,那就索性不要去碰。如果你要养,那就要负起责任。”

        容嘉:“……你是在说我吗?你觉得我养不好?”

        “不是。”他笑了笑说,眼神很真,“我是在说我自己。我觉得,我养不好小动物。所以,我也有点怕。”

        “你怕?”容嘉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这上面,满含新奇地说,“这倒是稀罕事啊,你觉得有怕的东西?”

        许柏庭说:“我是一个普通人,又不是三头六臂,怎么我不会怕?”

        容嘉却笑得很放浪形骸:“你这样的人,原来也有怕的啊。那好,我决定了,以后在家里养三只猫,不——五只、十只,哈哈哈……”

        许柏庭摇摇头,懒得理她了。越说她越来劲,越是要跟你唱反调。

        他也不是个喜欢跟人墨迹的人。

        ……

        最近天气有些回暖,容嘉的更衣室换上了崭新的小裙子,去工作室工作都感觉雄赳赳气昂昂了很多。

        因为要给温梨拍一个高端的口红广告,容嘉和周琦最近都沉浸在策划中。可策划来策划去,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场地是不是不大好?不够高端啊。”周琦咬着笔杆子,建议,“要不你去借一座宫殿,金碧辉煌那种?法式奢华风格、缀满水晶的怎么样?”

        容嘉:“……你以为我是英国女王啊,还去借一座城堡?还法式奢华风格,缀满水晶?”真是无力吐槽。

        周琦无辜:“你老公那么有钱,让你去借,又不是让你去买。”

        容嘉:“我才不要跟他开口。”

        周琦竖起耳朵,一副八卦的样子:“又吵架了?”

        “没!”容嘉说,“我在家里养了一只猫,他不开心,所以……”

        周琦想当然地接道:“所以搬出去住了……”

        “一点想象力都没有。”容嘉白她一眼,随即哭唧唧地说,“他就养了一条蛇,啊啊啊,真的是毒蛇的那种蛇啊,金灿灿的外表,那鳞片、好恶心啊。”

        周琦震惊:“你湖绿的吧。”

        容嘉:“我要是湖绿,让我这个暑假胖二十斤!”

        周琦这下相信了。

        胖二十斤啊,够毒的了。

        不过,关于温梨新口红拍摄场地的问题,容嘉还真是伤透了脑筋。回到家里,却在家门口见到了魏洵。

        容嘉踩了踩脚底结实的细高跟,不阴不阳地说:“什么风把您大总管吹来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吧?有事直说。”说完快滚。

        魏洵干笑,见多了商场上冷嘲热讽、指桑骂槐的,像她这样直接踩人脸不给人面子的,还真是少见。

        不过,她也是看人下碟,知道他就是许柏庭的跟班,许柏庭是真宠她,所以他压根不能拿她怎么办,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呢。

        魏洵暗叹自己倒霉,只好笑吟吟奉上一个小盒子:“这是许先生让我送您的礼物。”

        “礼物?”容嘉接过来盒子。

        不沉,挺轻的,只有巴掌大小,黑色暗纹,还缠着红色绸带,包装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容嘉纳罕,不忘刺他两句:“他还会给我送礼物呢。”心里却道,终于知道要低头求和了,狗男人!

        “行了行了,我回去会看的,回去吧。”说完也不拆礼物,直接回了房子。

        魏洵一边拿帕子擦汗一边离开,感慨。

        夫妻俩一样不好伺候,有钱的都是王八蛋!

        前脚刚进门,后脚她就迫不及待把门关上、拆开了盒子。

        盒子里只有一枚钥匙——和一张卡片。

        卡片上很简单,只有一行字:

        今有s市私人城堡一座,敬谢夫人,望夫人原谅我之前的鲁莽和无礼。

        此致敬礼!

        署名是:你的亲亲老公大人许柏庭:)

        容嘉:“……”

        这语气怎么那么像她伪装的啊?还有后面的那个“:)”,可真是他妈的魔性!他是送礼物还是在讽刺她啊……啊,不对——

        不对!城堡?他送了她一座城堡?!!

        容嘉急吼吼又拿起了卡片,仔仔细细地阅读,又把最下面的地址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差点没晕过去。

        ——幸福地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