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52章闹事

        许柏庭大概穷得只剩下钱了!

        只会拿钱砸人!

        容嘉无数次在心里腹诽,但是不可否认,她确实享受着他的财富所带来的一切。比如,她有了一张无限度的黑卡,又在临市海滨拥有了几套独栋别墅,到hs旗下的任何一家奢侈品店消费直接刷脸,只要签单,经理就会奉若上宾、笑脸相迎地把她送走。那些投资商,知道她跟hs有关系,哪怕不知道她是他老婆,也会另眼相待。

        周琦:“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他,不过,有一点不能否认,他有钱,他还大方。”

        容嘉点点头:“因为他送了你一套房子一辆车。所以,他立刻从‘冷血无情的资本家’荣升成‘金主’,你这个见钱眼开的家伙!连自己差点没命的事都忘了!”

        周琦心虚理亏,声音都弱了:“不管怎么样,他对你好不就成了?这恰恰证明了他这人由内而外的真高冷,只对你一个人温柔,不为美色所动摇。要不然,当初看到貌美如花的我身陷囹圄,居然不挺身而出,看到不是立马就走……此情此景……”

        “你可闭嘴吧你,舌头撸直了再说话。”

        “你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两人嘻嘻哈哈,在安盛的员工餐厅里吃得开怀。

        这时,有人忽然过来,扬手就把一杯果汁泼到了容嘉的脸上。

        粘稠的汁液糊了容嘉满身,周围的其他职员也都愣住了,不解地朝这边望来,有看好戏的,也有满含担忧的。

        周琦拍案而起,怒视来人:“秦曼菲你疯了!”

        秦曼菲胸口剧烈起伏,眼睛里都是怨毒:“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居然抢我男朋友!你要不要脸皮?”

        “谁抢你男朋友了?”容嘉懵逼。

        秦曼菲身边一跟班义正言辞:“不是你还有谁?这段时间,谢总就跟你走得近!如果不是你从中作梗,谢总怎么会提出跟曼菲分手?你老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除了你还有谁?做了还不承认!”

        容嘉被气笑了,也觉得见了鬼,她跟谢涵就是泛泛之交,顶多是生意往来,哪来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见她还要比比,容嘉直接堵住她的花头:“小姐,捉贼要拿赃,说话要讲证据。我跟谢总只是合作关系,没有任何暧昧,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你说谎!”

        容嘉:“法律还讲究疑罪从无呢,这么小姐,你知道不知道诽谤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你这么瞎说一气,污蔑我的声誉,请问有证据吗?要不要法庭上见?”

        这人立刻就焉了,眼睛往别的地方站,一看就是站不住脚跟。

        秦曼菲气得要死,狠狠瞪了她一眼——来时说得信誓旦旦,真来了,关键时候掉链子。

        让她脸面往哪儿搁?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都泼了人一杯橙汁了,怎么都要硬气到底。

        于是,她把人推开,自己上:“容嘉,你别狡辩了,你敢说你跟谢涵没有暧昧吗?如果没有,他为什么请你吃饭?”

        容嘉愣住,在她冷笑的眼睛里,又马上回过味来,苦笑:“秦小姐,合作伙伴不能互相请吃饭吗?吃了就是有暧昧?照你这么说,全天下的老板都别请人吃饭了。”

        秦曼菲说不过她,气得发抖,指着她鼻子:“容嘉,你就是个碧池!”

        容嘉掏手机:“再说一遍,我给你录音,有种去法庭上你也这么说。”

        秦曼菲跺着脚,带着人气呼呼地走了。

        周琦气得不行:“就这么放她走了?”

        “当然没这么简单了。”容嘉冷笑,马上带她去了监控室,跟监控的小刘要食堂的视频。

        小刘有点为难:“我没这权限啊。”

        容嘉当然知道他没权限,她就是过来问一下,带着周琦出来时,周琦急了:“那跟谁去要权限?”

        容嘉成竹在胸:“他没有,谢总有吧?”

        周琦:“啊?”

        容嘉:“这都是他不清不楚搞出来的祸,不找他背锅找谁?我遭了这罪,他总得赔偿我什么吧。而且,这事真闹起来,顶多就是秦曼菲赔我点钱,还不如找他这始作俑者要点好处。”

        周琦竖起大拇指:“高啊,我容嘉姐真是英明神武,盖世无双!”

        “行了行了,词语先学学好再拍我马屁吧。”

        “是是是,小的知道了。”

        这事儿果然很快就传到了谢涵耳朵里。出于愧疚,下午他就请容嘉吃了顿饭,委婉地询问了一下这件事。

        容嘉装模作样地低头抿了口柠檬水,叹气:“以后你还是别请我吃饭了,不然,我下次被泼的就不是橙汁而是硫酸了。”

        谢涵脸色尴尬:“我也不知道她居然会干出这种蛮不讲理的事情,容嘉,对不住啊。”

        容嘉说:“那也不能怪你,说实在的,谁碰到秦曼菲那样的也只能自认倒霉。”

        谢涵苦笑,跟她聊起他跟秦曼菲的往事,听得容嘉有点不耐烦。

        这事情发展,跟她想象中不大一样啊。

        好在,谢涵是个情商蛮高的人,懂得察言观色,很快就适可而止,转而道:“不管怎么说,这事儿都是我不对,要是闹上媒体的话,对我们都不好。容嘉,这样吧,我这儿有条布鲁塞参展拍回来的粉钻项链,跟你挺配的。”

        他拿出一个红色丝绒盒子,打开了,推到她面前。

        容嘉愣住。

        整整五颗粉钻组合成的项链,最中央那颗有5克拉左右,侧翼那四颗也有3克拉大小,四周环绕的其他小钻也都是整钻切割的活镶,工艺非凡。

        这就有点贵重了,容嘉推回去:“我跟您开玩笑的,这个我不能收。”

        谢涵推回来,眼中含笑,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难道,你想让我欠你人情?你应该知道,一条项链而已,对我算不了什么。”

        这样一来,容嘉反倒尴尬得不行,假意收下。

        等他开车送自己回去时,当做不小心遗落,又放回了他车上。

        谁知第二天,他差人专门给她快递过来了。

        容嘉捧着盒子:“……”

        许柏庭穿着睡袍从楼上下来:“你买的什么东西呢?怎么一大早的来送货?”

        容嘉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他看到了。许柏庭走到她面前,按住了她的手,把盒子拿过来:“新项链?还挺漂亮的,粉钻最是难得,尤其是切割完整的……”

        话音未落,他就看到了放在项链下面的卡片,上面写着:

        “容小姐,请务必收下,否则我心里难安。”

        署名是:谢涵。

        许柏庭盯着卡片看了会儿,看得容嘉心惊胆战。

        她一把抢过卡片,塞回了兜里,打了个哈哈:“他做错了一件事,害得我被人当众泼果汁,所以送一条项链来赔罪。”

        “赔罪?你被人泼果汁?什么事时候的事?”他侧头看她,语气微顿。

        容嘉干笑两声:“小事情,我又没什么事情,你别放心上啊。”

        许柏庭说:“原来我们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虽然语气平和,面色平静,但是难掩讥诮。

        容嘉急了:“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许柏庭:“我想的怎么样?”他复又垂头,指尖挑起那条项链,“不过是5克拉的钻石,哪有跟人道歉这么寒酸抠门的?他这是看不起你还是看不起我?”

        容嘉:“……”你刚刚不是还夸项链不错来着的……

        许柏庭丢下项链,转身上楼:“改天我送你一条大的,扔了吧。戴这种玩意儿出去,那是丢人。”

        容嘉:“……”

        ……

        后来,那条项链被许柏庭没收了。

        容嘉还没来得及腹诽,魏洵就给容嘉送来了一条蓝钻项链,中央也是五颗连环,每一颗都有8克那么大,闪瞎人眼。

        容嘉皮肤本来就白,戴上后,整个人气质都不同了,光彩夺目,贵气逼人,映照得头发都乌黑亮丽了不少。

        “太美了。”周琦不遗余力地赞美,“真是掉落凡尘的仙女啊!”

        “美丽与贵气并存,优雅与气质同在,简直秒杀那些个娱乐圈的什么四小花旦!”

        “仙女,请收下我的膝盖,我已经完全臣服在你的美貌与高贵的气质之下!我恨不得把我的眼睛都黏在你身上,让它无时无刻不与有荣焉,感受这无与伦比的绝代风华!”

        ……

        容嘉被她夸得有点飘飘然,对着镜子看了很久,满意地点点头。

        另一边。

        谢涵在办公室等了一整天,却没有等到任何动静。向来沉稳的他,也不由有些心烦意乱,暗暗思忖,是不是自己搞错了。

        “也许,许总对这位小妻子没有您想象中那么重视。”lisa窥探了一下他的神色,缓缓道。

        谢涵摆了摆手,示意她按兵不动:“你继续和容嘉保持联系,再观察一下。他这个人薄情寡义,深不可测,最是沉得住气,别被表象迷惑了。他是一条蛰伏的毒蛇,惯会谋而后动,一逮到机会就把你往死里咬,连口喘气的机会都不给。”

        lisa有些迟疑,回忆了一下:“我那天见过他一面,生得很俊俏啊。”

        而且而且面相好,剑眉深目,是天生的坚毅刚强之相。

        虽然客气,不怎么多话,骨子里透着一股若有似无的距离感。只有跟他那个小妻子说话的时候,笑起来好像很温柔。

        蛮无害的一个贵公子。

        谢涵瞥她一眼,嗤笑:“会咬人的狗不叫,你听过没有?当年,他用那副无害斯文的模样骗了多少人?连我都骗过了。在发难前,许怀山、许延庭,包括我和方文熙,谁会想到,他是那么狡猾阴狠的一个人,下水道的阴沟都比他心里干净点。”

        话是这么说,他眼中并没有多少厌恶,只有棋逢对手的兴味。

        谢涵生性好强,喜欢掠夺,对于毫无挑战的东西,他连玩一玩的兴趣没有。男人如此,女人也如此。

        lisa从一旁偷偷看他一眼,心里也明白。

        方文熙把他当兄弟,他表面也跟他兄友弟恭,但谢涵这样的人,哪里会真的对人掏心掏肺?

        许柏庭当年利用方文熙那个愣头青,那是明着利用,再奸猾也不弄那套虚的。

        谢涵自己呢?

        玩弄别人的一腔真心,当真没比许柏庭好多少。

        不,许柏庭都比他磊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