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53章后台

        “下班了吗?晚点我来接你吃饭吧。”这日,许柏庭给她发了短信。

        容嘉没好气,回复他:“忙着呢,要加班。”

        这倒不是虚言,《鲜花与少年》这档节目很欢迎,她最近策划的几个节目都在跟进中,关于这一期要邀请的主角还没确定,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

        许柏庭:“那好吧,你注意休息,别太累了。”

        容嘉敷衍地回了一个“嗯嗯”,回复完,又有些后悔,心里想,她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容嘉,这期的《鲜花与少年》,你想好请谁了吗?”周琦刚刚处理好一个节目的后期,抱着文件敲门进来。

        彼时,容嘉正在准备下一期综艺的邀请名单,想了想,说出了想了很多天的答案:“阮浩池。”

        周琦噎得几乎说不出话,看她的目光,犹如在看一个神经病:“……你是飘了吗?容总,要不要我提前给你点根蜡烛?”

        容嘉神色坚定,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周琦一脸看壮士的眼神:“……你真敢去请阮浩池啊?”

        这位主儿在娱乐圈不过出道几年,却已经是顶流top的男星了,国民度极高。当然,与他极致的容貌和传神的演技相比,还有他那无与伦比的二世祖脾气。

        发布会直接怼狗仔,在拍摄现场跟导演互骂撂挑子不干这都不是事儿,还有拍广告时看女主角不顺眼直接走入的,宁愿背负巨额违约金都不拍,可谓乖戾任性到了极点。

        而且,据说嘴巴剧毒。

        这么作还没凉,反而越来越火的,整个圈里就这么一位,独一份儿。

        关键还没什么背景,是选秀出道的平民爱豆。

        容嘉掏出手机,说干就干,直接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是阮浩池的经纪人胡勉接起来的。

        容嘉也是费了点渠道和人脉才弄到的这电话,她语气谦卑,笑着说:“您好,我是piano&moon的总经理,我们现在有一档节目反响很好,想请……”

        胡勉耐心地听她说完,笑着说:“好的,容小姐,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跟浩池商量的……后续情况,可以跟浩池的助理小杨跟进。”

        挂了电话后,胡勉嘴角的不屑就漾开了,瞥一眼一旁的小杨:“piano&moon是什么鬼?听都没听过。真是无语,现在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公司都来请咱们浩池了,当我们傻子啊,白给蹭热度?再说了,浩池他请得起吗?咱家的广告和节目预约都快排到明年下半年了。”

        小杨不敢反驳,连忙百度,然后拿着平板凑过去:“刘哥你看,这个piano&moon是注册在京城本地的……规模是有点小,注册资金是1200万……”

        “才1200万?什么小破公司啊,心里没点儿逼数吗?也敢来请浩池?”胡勉更加鄙夷,弹了弹刚修剪好的指甲,“还派这么个小姑娘来洽谈?这声音幼齿的啊,成年了没?”

        快四十的娘炮老男人,说话贼损,向来阴阳怪气,小杨腹诽,面上却是谄媚无比:“胡总说的是,犯不着为了这种乳臭未干的臭丫头生气。”

        ……

        容嘉挂了电话后,笑容就落下来了:“这姓胡的真不好对付,惯会打太极。”

        苏禾不解:“我看他挺客气的呀。”

        容嘉看她一眼,这姑娘脑子怎么一根筋啊。

        周琦接过容嘉的话茬:“你听不出他这是托词吗?什么回头跟浩池商量?要是有戏,还让你跟他助理跟进,呵,这摆明了就是不想鸟你,笨蛋,你是不是傻啊?”

        “啊?”苏禾愣住,迟疑起来,“可他话说得挺客气的啊。”

        周琦无奈:“姐姐哎,你再多工作一段时间就知道了,这就是为了面子上好看。他是大经纪人,要是直接挂你电话或者冷嘲热讽,被记者知道了怎么办?你用脚后跟想想,阮浩池也不可能看得上咱们这种小公司?”

        “……可是,我们节目做得还不错啊。”

        “节目是不错,但阮浩池谁啊?还缺好节目上吗?姐姐,长点儿心吧。别想了,没戏。胡勉是什么人?你也不打听打听,那就是个狗眼看人低的货色,拉皮条请水军抹黑对家什么缺德事儿他没干过?不然,凭什么从一个小小场务混到现在?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有阮浩池,娱乐圈能混出头的,尤其是迅速爆红的,肯定有几把刷子。别看他表面跟个没脑子的二世祖似的,还真没干过太出格的事。”

        “……阮浩池的歌确实唱得不错,戏演得也不错啊。而且,他长得是真的好看。”苏禾叹道。

        周琦呵呵:“就那张臭脸,还好看呢?”

        苏禾没反驳,心里想得很美,要是阮浩池参加他们的节目,肯定能大火。

        容嘉看她一眼,有心历练历练她:“这么有信心?那这洽谈工作就交给你吧。”

        苏禾欣然应允,跃跃欲试。

        可是,接下来一连好几天,别说合作了,连个回音都没有。

        苏禾急了,连着几天打过去,接的都是助理小杨,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敷衍变得越来越不耐。

        这日,甚至都爆粗口了:“有完没完了?都说浩池没空了,你怎么跟块狗皮膏药似的撕也撕不下来呢!”

        苏禾也是从小被娇惯着长大的,一毕业就进了这家年轻人组成的工作室,上下都很和睦,还从来没被人这么说过呢,她都懵了。

        弱弱道:“可是你都没跟浩池说,我们的节目真的不错的,你可以了解一下……我们老板跟hs……”

        小杨不耐烦地打断她:“提什么提?我们浩池什么节目不能上?就你们那个破公司,能制作得出什么好节目?给脸不要脸,烦的要死。别再打来了!”

        小杨不由分说就挂了电话,转而换上笑脸,对一旁的胡勉道:“已经打发了,胡总。”

        胡勉点点头:“做的不错,她要再打来,就告她骚扰,真是烦死了。”

        小杨连忙附和:“就是,这种破公司破节目,居然还厚着脸皮来请浩池!”

        话音未落,胡勉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电话,他一脸不耐烦地接通:“喂——”

        可说了几分钟脸色就变得恭谨起来,“……这样啊,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我马上联系容总,劳烦秦经理亲自打这通电话了,哈哈……”

        挂断后,胡勉一脸火烧屁股的表情,扬手指挥小杨:“快!快——快打回去,跟那个什么piano&moon的负责人说,浩池接受他们的邀请,参加下一期的《鲜花与少年》。”

        “啊?”

        “啊什么啊?hs集团的秦总刚刚打电话给我了,说这个什么piano&moon是他们投资扶持的。”

        “什么?”小杨快惊掉了下巴,嘀咕,“hs集团怎么会投资这种小破公司?搞错没啊?”

        “你问我我问谁?”胡勉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piano&moon这种百度百科都只有一个简单词条的小破公司,怎么会跟hs这种庞然大物牵扯到一起?

        而且,打电话来的还是hs在京城的经销代表秦伟明,平日里,胡勉怎么有机会跟这种人通话?

        那是他们飓风传媒的大老板才可以接触到的层次。

        人不可貌相啊,这小破公司,难道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背景不成?!

        ……

        电话被掐断后,苏禾的情绪非常低落。从小到大,她还没被人这么说过呢。

        她掰着支圆珠笔,心里叹着气,有点六神无主了。

        有人从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回头,是容嘉。

        “老板……”苏禾垂下脸,焉哒哒的。

        容嘉拍拍她的小脑袋:“没事儿,大不了我们请别人,干这行的,哪有不碰钉子的?现在对我们爱答不理,到时候让他们高攀不起!”

        “你要让谁对你高攀不起啊?”有人在门口轻笑。

        容嘉听到声音就猛地回过头去了。

        真的是许柏庭。

        她惊喜地站起来,望入他含笑的眼睛里时,又轻哼一声,装模作样地说:“不是让你别来了吗?工作忙。”

        苏禾在后面瞟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许柏庭点点头,泰然自若地往里走:“那我去休息室等你。”

        见他进了休息室,容嘉又后悔了。

        苏禾在后面小声嘟哝:“让你装逼。”

        容嘉回头瞪她:“这个月奖金还要不要了?”

        苏禾:“老板英明神武!”

        容嘉踌躇满志地离开。

        ……

        休息室的门被人敲了两下,然后直接推开。

        容嘉俏生生站门口,往里望去。

        偌大的地方,只有许柏庭一人,低头在膝盖上垫了本书,慢慢翻看着。与她的大动静相比,他只是抬了一下眼帘,自然地把书合上。

        问她:“忙完了?”

        容嘉哼一声。

        分明知道她是故作姿态,还在这儿装模作样地等,玩段位,好像永远玩不过他。因为,始终没他有耐心。

        许柏庭站起来,朝门口的位置抬抬下巴,又问她:“那走不走?”

        容嘉:“走啊!”

        今天不是江叔开的车,他自己开,换了辆比较休闲的跑车,火红色的,很扎眼。容嘉上车前还看了他一眼,心里咂舌不已。

        “怎么这样看着我?”他发动车子,也回头看她。

        容嘉说:“难得这么张扬啊。”他不是最讨厌高调吗?

        许柏庭说:“你喜欢呀。”

        容嘉:“……”

        在她暗搓搓瞪他泄愤的时候,他侧头瞥她,眼神促狭。

        容嘉受激,扑上去捶他。

        许柏庭喝道:“开车呢,别闹,有什么事情到家再说!”

        “不敢跟我一起死啊?”她扬起脸,哂笑。

        他只是递给她一个平和的眼神。

        眼见闹不起来,她也觉得没趣了。到了家里,她在前面走,先是踢鞋子,又是摘围巾,一边走一边扔东西。

        许柏庭好脾气地在后面帮她捡,捡完了,又给拾掇到一边挂起来,扬手拍了拍。

        她在餐厅喝牛奶,他在后面帮她拿熨斗烫衣服:“最近在忙一档综艺?”

        没想到他会问起她的工作,容嘉纳罕,回头看他:“日理万机的许大大,也关心我这些小事情了?是工作不够多,还是钱赚得烫手了啊?”

        许柏庭无视她的挑衅,道:“加油。这两年,综艺不好做,要做市场欢迎的,更不容易。”

        容嘉得意起来:“我这档节目同期收视第一。”

        “嗯,你思维挺开阔的。”

        被他一夸,容嘉更加飘飘然了:“那是。”

        许柏庭回头跟她笑了一下:“不知道你听过一句话没有?”

        “什么啊?”她抬着脸,得意的样子。

        许柏庭:“精神病人思路广。”

        容嘉忽然清醒,跑过去抢他手里的熨斗:“又损我!我跟你拼了——”

        “别闹啊,手里拿着熨斗呢。”

        闹来闹去,熨斗差点烫她身上,好在许柏庭眼疾手快,挡了一下,热烫的那一面正好砸他手背上。

        “啊!”容嘉连忙松手。

        许柏庭右手搭在左手腕上,解开扣子,把袖子挽到了肘弯里。手背被烫到的地方红通通一边,看着有些渗人。

        他皱着眉甩了甩手,扫她一眼:“满意了?”

        她不吭声了。

        半晌,弱弱道:“是不是要去医院打疫苗啊……”

        “你以为是狂犬病啊?”他都气笑了,摇摇头,去了房间。

        出乎愧疚,容嘉找来药箱给他上药包扎,笨手笨脚的,也算是扎好了,还给绑了一个蝴蝶结。

        许柏庭举着手在面前看了会儿,忽然问她:“瞧瞧你这包扎手艺,像不像木乃伊?”

        她本来愁云惨淡的,他这么说,破涕而笑:“呸!”

        “笑了笑了。”他的手指轻轻点在她的鼻子上。

        许柏庭的眼睛乌黑清澈,像午后蕴着阳光的粼粼水波,渐渐在她心里荡漾起来。

        容嘉被他这么静静看着,一颗心也被填得满满的,有点不大敢看他。

        对视了会儿,许柏庭走到桌边:“你要请阮浩池?”

        “是啊!”容嘉从床边站起,快步过去,翻了几张资料出来,低头整理了一下,“节目策划我还在写。”

        “可以给我看看吗?”

        容嘉把资料递给他,脸红红的,有点不好意思:“还在修改整理。”

        许柏庭认真翻看了几下:“挺好的,很有创意。”

        容嘉看他一眼:“你有认真看吗?翻得这么快?”

        许柏庭:“我看东西比较快。”见她似乎还是不信,他跟她说了说策划的内容,都是信手拈来。

        容嘉渐渐睁大了眼睛,又有些郁闷:“……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策划是你写的呢。肯定是我写的太渣了,思路闭塞,跟那些旧方案大同小异,所以你扫两眼就猜到后面了。”

        “不用妄自菲薄,没骗你,写得挺好的。”

        夜风从窗外灌进,扬起了白色的波点窗纱,视野里朦朦胧胧的,像蒙着一层雾气。容嘉抬头就看到他们两个人的影子叠在了窗户上,被暖黄色的灯光虚虚地笼在一起。

        他的声音还在她耳边:“不过这里有点问题,我觉得这个环节可以改成……你有在听吗?”

        他说话的声音停住。

        容嘉猝不及防地抬头,撞入他满是笑意的眼睛里。

        有点探究,有点宠溺。

        她的脸不争气地升温,有点不敢看他,却又贪恋地不想移开目光。

        很努力,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总想着,这个时候说点儿什么比较好:“……我……我这期节目请到阮浩池了。”

        “是吗?那太厉害了。”许柏庭低笑,看着她,“我就说了,你的策划很不错啊。”

        她听他这么说,信心又膨胀起来。

        只是,夜半醒来的时候,她却发现他不在身边。

        她没多想,光着脚打算去洗手间。到了门口,脚步却顿住了。

        洗手间的门半开着,里面有隐约的灯光,许柏庭的声音压得很低,从里面传来:“好,伟明,我知道了……对,麻烦你跟胡勉打好招呼。”

        “不,不用特别关照,只要让他注意分寸,别过分,如果需要资金和资源之类的,这不是问题,hs这两年对娱乐行业也挺看重,阮浩池也是一颗挺有潜力的新星……”

        “不,跟她是我妻子没有关系,新人需要鼓励,我们刚创业的时候,不也是这么过来的……”

        “她是有实力的,我不想打击她的自信心。”

        ……

        容嘉按原路返回,钻进了被窝里。

        眼睛却是睁着,这一刻,心里被酸涩填满,又泛起说不出的温暖。

        还有一些愧怍。

        许柏庭回来时脚步很轻,刻意放缓了。

        容嘉感觉他躺了下来,身上微微一压,是他把被子给她往上掖了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