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58章家宴

        几天后,许柏庭带着容嘉回香港参加谢家的家宴。

        虽是家宴,也是谢老爷子七十大寿的生日宴,名流汇聚,到场的人非富即贵。

        红地毯从天水别墅的花园内一直铺到门外,宾客一一奉上礼物和拜帖,身份够的则上前跟谢翁问好,说两句吉祥话。谢家是旧式家族,老一辈规矩很大,这样的场合,自然是入乡随俗。

        要不是场中还有一些作陪的明星,容嘉差点以为自己到了上个世纪。

        谢涵是跟着父亲来的,祝贺过老爷子后,跟侍者要了杯红酒,诧异道:“柏庭呢?”要是论辈分,许柏庭还得叫他一声表哥呢,他俩算是隔代的表亲。

        谢翁笑了笑,老怀安慰的模样:“刚刚打过一个电话,说在路上了。”

        谢涵微微一笑:“他这次,可舍得带弟妹来露露脸了。”

        旁边一个女客笑道:“那可真是难得,他这个夫人啊,宝贝得跟眼珠子似的,看都不让看一下。”

        另一人打趣:“难道是天仙下凡?”

        另一远房亲戚笑道:“听说长得很美丽。”

        谢涵笑着跟他们打了几句哈哈,回头就敛了笑容,不动声色地抿了口酒。

        李蕴玉打趣道:“真要是天仙一样的人物,怎么从来不见他带出来看看?”

        谢涵笑觑她一眼:“这话听着酸溜溜的。”

        李蕴玉脸色微红,把头别开。

        谢涵轻笑,脑海中又浮现最近几天在他脑海里频频出现的那张脸,笑容稍微顿了顿。

        李蕴玉是九龙上流社会远近闻名的交际花,没出道前就跟多个富商公子哥儿暧昧不清,还因插足某富商婚姻被正室在慈善晚宴上当众掌掴。

        谁知,她不但不悔改,反而变本加厉,以此为荣,更加肆无忌惮,出道后走的也是性感路线。

        李蕴玉道:“许总向来眼高于顶,一般的姿色,怎么可能看得上?”

        “再美,能比你还美吗?”谢涵打趣,笑意却浮在表面。

        李蕴玉撒娇似的推了他一下,欲拒还迎。说笑了几句,谢涵的目光却忽然落在远处的一个地方,不动了。

        李蕴玉愣住,循着他的目光望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远处的入口站了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

        是的,绝对是美人。哪怕是在这个圈子里见惯了美女,李蕴玉也不禁心神震荡,产生自惭形秽的感觉。

        她穿着简单的一袭海蓝色的低胸礼裙,随身的设计把她曼妙的曲线衬托得更加柔美,鬓发挽起,只在颊边垂了几绺,远远望去,低眉婉约,侧影如玉。

        不止他们,李蕴玉发现身边不少人也在偷偷打量她,悄悄打听她是何许人也,怎么瞧着有点面生。

        李蕴玉心里不是滋味。

        往常这种场面,一般她才是主角,如今却被人不动声色地抢了风头。

        尤其是她那一脸不谙世事的模样,眉宇间不经意就透着一点儿娇憨,很自然,不像是装的,恰恰是这种美而不自知的风情,才更是吸引人。

        李蕴玉咬牙,回去去看谢涵,发现他也在看她,不知不觉已经看得失神,甚至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连她跟他讲话都置若罔闻的样子。

        李蕴玉气得差点吐血,心里也是暗啐。

        男人,不管是粗俗鄙陋的,还是风度翩翩的,骨子里果然都是一个德行。

        ……

        许柏庭是和容嘉一块儿过来的,都到门口了,却临时遇到点事情,容嘉只好独自来这边等他了。

        魏洵说:“夫人不要急,许先生很快就到了。要不,我们先进去见见谢翁?”

        容嘉说:“要去当然是夫妻俩一起,不然像什么样子?别人还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呢,这种场合都不一起出现。”

        魏洵一想也是,于是不再多话了。正好此刻接到电话,他跟她告罪了一句,拿着手机去了一边树荫里接听。

        有个侍者端着几杯酒路过,因为这边是背阴处,光线昏暗,不小心和容嘉撞到了一起。

        容嘉连忙倒退几步,提起裙摆看了看,虽然不大明显,还是有一大块污渍。

        “对不起,对不起。”侍者连声道歉。

        “算了。”容嘉皱了皱眉,倒不至于为了这点事生气,只是为难地看着脏了的裙子。

        “屋里有更衣间,还有备用的衣服,带她过去换一下吧。”耳边传来一个温和清朗的声音,非常熟悉。

        容嘉回头,居然是谢涵。今日他西装笔挺,皮鞋锃亮,很有几分风度。见她望过去,也对她轻轻一笑。

        竟好似初见时那样,好像毫无芥蒂。

        容嘉怔了怔,总感觉今天的谢涵有点不一样。但是转念一想,这人一向伪善,谁知心里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她忍住心里的反感,只微微点了下头就把目光转开了。

        殊不知,侧身的那一刻,正好露出弧线优美的侧颈,如天鹅般雪白细腻,叫人移不开眼,低眉敛目时,风情楚楚。

        有那么一刻,谢涵以为自己看到了仙女。

        容嘉有所觉地回了一下头,皱着眉看向他。

        他望着她的眼神直勾勾的,虽然很刻意地掩饰了,仍然盖不住那种灼灼逼人的目光,甚至有些旁若无人的味道。

        容嘉皱了皱眉,心里不豫,又不确定,只得冷冷道:“我今天穿得有什么问题吗,谢先生?”

        谢涵丝毫不在意她对自己的冷淡,笑一笑说:“没有,很美。谢翁是我祖父,我算半个东道主,容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说。”

        容嘉愣住,又见他好声好气,只能作罢。

        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

        只是,他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今天的态度甚是暧昧,她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既不失礼数又拿捏得当,身后传来魏洵的声音:“夫人,许总到了。”

        听到这个称呼,谢涵一顿,收起了目光。

        魏洵上来说:“表少爷,这位是许总的夫人,您应该见过。”

        谢涵淡笑:“那我应该要叫一声弟妹。”

        魏洵又给容嘉介绍:“这是大伯。”

        容嘉这才明白过来,许柏庭和谢涵还有这一层关系?

        她淡然又不失礼地跟谢涵点了点头:“大伯。”

        虽然这会儿这人彬彬有礼,很是持重,心里对这人实在不感冒。

        “弟妹客气了。”谢涵笑容镇定。

        眼见两人离开,他的目光仍望着她,略带了几分深思。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原来这个小丫头长得这么好看。

        他也不是没有见过美人,但是这样脱俗又艳光四射的美人,确实是他生平仅见。无论是容貌还是体态,都是绝佳。

        刚刚确实被惊艳到了。

        那种一刹那的怦然心动,完全不随自己的意志左右,等反应过来,人已经朝她走过去。现在仔细想起来,不免有些失态。

        他以往是不会那样冒失的,还惹得她对自己印象更差。虽然嘴里不说,眼底淡淡的冷漠和嫌弃已经昭然,仿佛他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登徒浪子。

        想到这里,不由苦笑。

        现在想起来,之前的龃龉,也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

        许柏庭看她换了身衣服,有些讶然。

        容嘉说:“路上不小心弄脏了,这是跟别人借的。”

        许柏庭点点头,拉着她进了屋。

        相比于外面的热闹冗杂,内院倒是幽静,别有洞天。能进来的都是这个圈子真正金字塔顶端的人,或者是许家的内部人员。

        “谢翁。”许柏庭从魏洵手里接过礼物,和容嘉一齐奉上,说,“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话是俗话,但是喜庆应景,向来是场面上必不可少的。

        谢济甫笑得和蔼,满脸慈爱:“好,好。”

        “谢翁。”另有一长一少从东面的曲径小道过来,说话的是前面的中年男子——hs集团远东区总代表傅径行。

        这人笑容清朗,叫人如沐春风,身后却跟着个俊美冷漠的年轻人。

        高大英挺,很是精干,只是不笑,眉眼飞扬,有些旁若无人的感觉。哪怕在谢济甫面前,气焰也一点不减。

        许济甫多看了他一眼,笑道:“这是文熙吧?”

        傅径行笑道:“正是。”

        跟方文熙使了个眼色,他才上前两步,微微躬身:“谢翁,祝您延年益寿。”又呈上了贺礼。

        “好,好,都长这么大了。”

        任凭他们热情无比,方文熙也只是淡淡一应,似乎很讨厌这种场合。

        他说话都不拿正眼瞧人,笑容也多有讥诮。其余宾客看得怔住,分明感觉到气氛不大和谐,有种暗流在涌动似的。

        谢济甫轻嗽两声,有点尴尬,傅径行忙在后面扯方文熙的衣袖,又笑着说了两句话岔开话题,这事儿才含糊过去了。

        方文熙本来就不想来这种鬼地方,礼数到了就去了一边,靠着假山点了根烟。

        谢涵看到他就过去了,拍拍他肩膀。

        方文熙回头,见是他,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把点着的烟含嘴里,耸肩抖掉他的手。

        谢涵苦笑:“来都来了,给我爷爷一点面子,别老摆着这张臭脸行不?大喜日子,多晦气,搞得我们都欠了你八百万似的。”

        “你以为我乐意来啊?”他扯一下嘴角。

        谢涵知道他向来是这个性子,也不跟他计较,反而包容地笑了笑:“不管乐不乐意,你都来了,好歹做做样子,别弄得大家面色都难看。”

        “他们难不难看,关我什么事?”方文熙哼一声,不说话了。

        不远处,容嘉瞧着谢涵跟方文熙说话,冷哼一声,撇撇嘴——果然是一丘之貉。

        “你想什么呢?”许柏庭忽然问她。

        “没什么。”容嘉收起心神,“忽然想到一个成语。‘蛇鼠一窝’。”

        许柏庭失笑:“这又是在讽刺谁?”

        容嘉抬头望天:“没啊,有感而发而已。”

        “嫂子,这就是嫂子吧?”一个扎马尾的女孩子从后面钻出来,俏生生的一张脸。

        容嘉被这热情弄得有点无所适从。

        许柏庭说:“这是我最小的堂妹,许欢。”

        许欢:“嫂子好。”大眼睛瞅着她,看不够似的。

        容嘉点点头:“你好。”

        晚上吃了饭,该回去的、有事的都回去了,身份贵重的则相继留了下来,去了室内闲谈。这样的宴会,除了祝贺外,也是拉拢人脉的好机会。

        不少人都知道了容嘉是许柏庭的妻子,好奇之余,又在悄悄打量她。

        其中,以李蕴玉最为殷勤。

        她向来长袖善舞,见众人都有兴致,便提议一块儿去打牌。容嘉忙道:“我不会打。”

        “没关系,我们可以教你啊。”

        “是啊许夫人,难得大家这么有缘,别这么扫兴嘛。”

        容嘉:“那好吧。”

        几人在一楼的宴会厅坐下,一人占了一个位置,其余人坐在一旁,或闲聊,或观战,佣人连忙奉上瓜果点心。

        “如果只是干打,实在太无聊了。”李蕴玉提议,“不如玩点儿彩头。”

        “好啊好啊。”她一旁的沈安然连忙应和,跟她对了个眼色,笑意漾开,有意无意扫向容嘉,“许夫人觉得怎么样?”

        容嘉看其余人都兴致高昂的样子,点了点头。

        玩什么牌是她们定的,几轮下来,容嘉就输了一百万。

        许欢瞥了沈安然一眼,甩下一张牌,不偏不倚丢到李蕴玉面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串通好的呢,张张下给她。”

        沈安然脸色一僵,顿了顿才低头继续洗牌:“哪里话。”

        李蕴玉笑容不变:“刚才许夫人说不会,还以为是谦虚呢,没想到,是真的不会。我们就是随便玩玩,这给钱就算了。”

        容嘉说:“愿赌服输,应该的。不过,我身上没那么多现金。”她把手上一条彩金链子摘下来,递给她。

        李蕴玉下意识接过来,一看,目光就有些顿住。

        链子看着款式简单,做工和材质却是一流,底下有个小圆牌,刻着年份和设计师名字的缩写。

        她认出来,这是as周年纪的限量款,总共就发行了200条,市值绝对在200万以上,心里一喜,嘴上推脱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应该的。”

        “那真是……”她嘴里推脱,手里却收起了链子,眼底的喜色却是怎么掩也掩饰不住。

        她虽然表面风光,其实混得并不太好,顶多算小有资产,花个几百万去买条没什么用的手链还是有点肉疼的。

        许欢的脸色却不大好。

        她也见好就收,后面就算赢钱也都是小赢。

        离开的时候,沈安然送她,路上说:“你也太过了一点,她到底是许总的夫人,你不怕许总找你麻烦啊?”

        李蕴玉:“他是大男人,才不管这种小事呢。”

        沈安然:“那也有点不好看,那么多名媛都在呢,暗地里笑话我们上不了台面。”

        李蕴玉嗤之以鼻:“我今天不这么干,她们就瞧得起我们了?”

        沈安然笑:“也是,她们向来眼睛长在头顶上,不过,刚刚看你赢她们钱还真是爽,你看那个李小姐、赵小姐,个个气得不行,却还要强行按捺的样子,真是大快人心。李依依就是私生女,又比我们好到哪里去?至于赵家,这两年越来越走下坡路了,赵梦冉自己又没什么本事,靠老爸靠老公,能有几个私房钱?我看她刚刚那个眼神,分明肉疼得心都快滴血了,哈哈。”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不过,你为什么总是针对那个许夫人啊?她这人还好,至少比李蕴玉和赵梦冉看得顺眼多了。她没有得罪过你吧?”

        李蕴玉没接话。

        想起刚刚在牌桌上的情景,不觉有几分得意。

        沈安然瞅她一眼,心里明白了几分大概,顺着她的心意说:“这样的豪门大户,大多是联姻,哪有什么真情实意。男人嘛,基本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还彩旗飘飘的,哪有猫儿不偷腥?”

        李蕴玉心里也这么想,可一想起那张脸,心里又是犹豫:“……不过,她长得倒是挺好看的。”

        虽然是实话,说出来,心里就是怎么怎么不舒服。

        但是她也明白,论相貌气度,她确实输了,还输得彻底。

        李蕴玉咬了咬唇,不好承认心里那种火烧火燎的嫉妒。

        沈安然:“何止是好看啊。不过,她也真是财大气粗,几百万的链子,说给你就给你了。”

        李蕴玉嗤笑:“她那是打肿脸充胖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难道好意思抵赖?还要不要面子了?不过,我敢打包票,她心里也肉疼得很。”

        当时,李蕴玉确实是这么想的。

        心里那种得意简直压都压不住。

        不过,第二天的慈善拍卖会上她就被打脸了。

        这是石油大王三孙子的夫人举办的,地点借用了市中心的一处博馆旧址,装修得美轮美奂,三层挑空,四周走廊上都是精美的字画和古玩。

        吃过饭后,宾客纷纷移步到一旁的小花厅里。

        “第12号拍品,哥伦比亚糖塔祖母绿项链,由周茜女士捐赠,起拍价100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1万……”

        主持者挥动小锤,在锤案上敲了一下。

        出价者此起彼伏:

        “101万!”

        “120万!”

        “125万!”

        “130万!”

        ……

        李蕴玉实在喜欢,咬牙出价,直接拔高了一倍。

        身边不少人朝她望来,虽然不算多惊奇,也有些讶异。这些所谓名媛,平时自持身份,向来眼高于顶。但是,其中有一些都是偏支子弟,自己也没有什么能力,手里并没有多少可支配的现金,只是仗着家里的声望装逼而已。李蕴玉觉得露脸,不觉挺了挺胸膛。

        可是,价格刚刷到“200万”,很快就被刷新了——

        “500万!”

        一下子加了300万。

        大厅里有片刻的寂静。

        身边有人小声:“是二楼07号包间的客人,肯定是贵客。”

        “怪不得出手如此阔绰。”

        李蕴玉愣住,抬头朝二楼望去。

        玻璃是特质的,她瞧不清里面人。

        一开始,李蕴玉还打算争一下。

        但是,她一加价,对方就立刻提一倍,很快就到了1000万。

        她额头汗如雨下,咬着牙端坐在椅子上,不出声了。

        心里也好奇,这人是何许人,这么有钱,也这么舍得花钱。

        确实有不少打肿脸充胖子的名媛,为了显示自己的财富和慷慨会在这种拍卖会上重金露脸,但是,她感觉这人不是这样的。

        她是真的有底气。

        不然,谁能眼睛都不眨立刻把500万抬高到1000万?

        出于好奇,她跟沈安然特地走到了贵宾通道。也是这时候,她亲眼看到一个穿着高定纱裙的女孩从楼梯上走下来。

        身边,英俊的男人细心地扶着她。

        两人很快就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李蕴玉捏了一下掌心,忽然感觉刚才那一幕刺眼无比。

        沈安然还在她耳边诧异感慨:“还以为他们是商业联姻呢,原来这么恩爱啊,许总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这位许夫人可真有钱,一千万砸出去眼睛都不带眨的。看来那天你赢的那条链子,对她来说压根算不了什么,也许就是箱子里随便一抓都一把。”

        老半晌,耳边没人应。

        沈安然回头。

        李蕴玉的眼眶有点红,极力隐忍,又忍不住发酸那种。

        她自觉失言,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

        上了车后,许柏庭挨着她坐到后座,替她拢了拢裙子,“大冷天的,还穿这么少?”

        容嘉:“过来,我跟你说个秘密。”

        许柏庭附耳过去。

        就听她神秘兮兮、又带着几分兴奋地说:“我穿了保暖内衣哦。”

        许柏庭:“……”

        这难道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她的表情未免浮夸了点。还是,她觉得他直到不知道女生会穿保暖内衣这种东西吗?

        但看她兴致勃勃,一副骗到了他的得意样子,他也没戳穿,转而道:“你又不喜欢那项链,怎么一直出价?”

        容嘉低头拨弄手指上的粉钻戒指:“我不喜欢那个李蕴玉。”

        许柏庭:“?”

        她看他一眼,笃定地说:“她对你有非分之想。”

        许柏庭:“……”

        容嘉端详着他这张俊脸,微微凑近了,跟他说:“我以前看过她的一次采访,主持人问她理想型,她说,理想型就是你这样的。”

        许柏庭:“……”

        她从鼻孔里发出一声:“而且,她刚才在牌桌上针对我来着的。”

        许柏庭说:“你要是讨厌她,让她滚出你的视线就是了。”

        容嘉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他表情平淡又坦然,意思很明显,就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容嘉觉得自己已经算是睚眦必报的了,可是,跟他比起来压根就不是什么事。

        他看不顺眼的,不会跟你理论,会直接让你滚蛋,从他的视线里永远消失。

        所以,他前期总是不声不响的,看似很隐忍,实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他不会跟你理论,甚至不会给你一丝改过的机会。

        人狠话不多的典范。

        容嘉讪笑:“那倒还没那么严重,人家靠身体吃饭也挺不容易的。”

        许柏庭回头,逆光里,她小脸温润,两只小手握在一起,有些冷的样子。他把外套脱了,披在她的身上,又吩咐前头的司机:“暖气打高点。”

        “是,许总。”

        车里渐渐升温,容嘉回头看他一眼。

        他似乎是有些倦了,微微阖着眼睛。她挨过去,把脑袋搁在他的颈窝里,抬手搡他的腰窝。

        他一把抓住她。

        四目相对,她眨巴了两下眼睛:“你不是不怕痒吗?”

        许柏庭说:“但我要休息,你个女孩坏得很。”说完,手飞快捏住她的鼻子,不让她呼吸。

        容嘉一直摇头,看着要生气了,他才笑着放开她,低头翻自己的手机。

        “你个糟老头子更坏!”她狠狠推了他一下。

        没推动,就让他晃了一下。

        他回头对她笑了一下:“容嘉,你真的要锻炼了,一点力气都没有,饭都吃到哪里去了?”

        “你说我浪费粮食?”

        他抱住她,冰凉的唇贴在她的额头:“不过,我还就喜欢软乎乎没力气的小姑娘。”

        “哼。”

        “别噘了,几岁了你还噘嘴巴?别人看见了多不好。”

        “这里又没有别人。”

        “那我给你录下来,传朋友圈?”

        “你快点滚!”

        ……

        司机一本正经,从后视镜里偷看,平时不苟言笑的总裁这会儿笑意温和的模样,眼底都是化不开的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