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59章撒娇

        《鲜花与少年》新一期的录制很快就开始了。

        容嘉这几天都起得特别早,跟着了魔一样。

        许柏庭都说她变了,长大了。

        容嘉一边穿一边一边得意:“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不早起我也养你啊。”他笑,从后面抱住她,两片唇贴在她的后颈处。

        容嘉差点笑出来:“混蛋啊你!别亲了,痒死了!”

        许柏庭笑:“这就痒了?”

        容嘉:“可不是。”

        许柏庭松开她,穿自己的衣服:“一会儿我送你过去?”

        “你今天没事吗?”

        “今天早上就一个会议,大概10点多才开。”

        “那好。”

        他笑了下:“走吧。”

        ……

        录制现场在室内,容嘉到的时候,工作人员基本也到得差不多了。

        许柏庭只送她到门口:“回见。”

        容嘉抱了他一下,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回头见。”

        他走了,身后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你跟谁说话呢?”

        容嘉回头,是阮浩池。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搞了个锡纸烫,还穿了身朋克风的衣服,铆钉亮得能闪瞎她的眼睛。

        容嘉在原地站了会儿。

        阮浩池笑嘻嘻的,顺着她的目光低头摸摸自己的衣服,语气里满满的得意:“怎么样?好看吧?”

        容嘉直言不讳:“你听过一句话没有?”

        阮浩池:“什么啊?”

        容嘉:“‘渣男锡纸烫’。”

        阮浩池怔住,目光回到她脸上。就见她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说:“不过看你这傻头傻脑的样子,这话还真不应景。”

        说完她就走了。

        阮浩池后知后觉,看向一旁的胡勉。

        胡勉手里的笔记停下,看着他:“哦,我猜她的意思是,你的智商情商看上去不大够的上‘渣男’的段位。”

        阮浩池:“……”

        第一天的录制非常顺利。

        除了阮浩池阴阳怪气不时在她面前晃荡外。

        容嘉的感觉向来敏锐,何况是他这样涉世未深的青涩少年。不过,他不说,她也不好提罢了。

        可时间久了,多少有点厌烦。

        于是,快收工的时候把胡勉叫过来:“浩池谈过恋爱吗?”

        胡勉摇头:“哪能啊?他可是国民爱豆,谈恋爱?合约里明确禁止的啊。”随即一个激灵,坐正了,警惕地看向她。

        联想起最近阮浩池一系列的反常来。

        容嘉被他防贼似的的目光看得极不自在,轻嗽了一声,说:“我已经结婚了。”

        言下之意,对你家小屁孩不感兴趣。

        她的目光里,多少带了几分“你心里没点儿逼数吗”的鄙夷,胡勉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

        也是,经过这几天的接触,他已经能肯定了,这个工作室的老板娘绝对有后台。

        别看这小破工作室的注册资金就一千多万,她平时随便拎的一个包都值十几万,更别提那些高定裙子、限量版名牌表等等。

        一看就是家底够丰。

        她老公肯定也蛮有钱的吧。

        胡勉心道。

        容嘉才不管他想什么,说:“浩池前途无量,可别走了什么岔路。”其余的她也不说了,言尽于此。

        胡勉忙道:“是是是,回头我会跟他说的。”

        回头,她还真找到了阮浩池,旁敲侧击说起这件事。

        “她结婚了啊?”阮浩池还有点不相信,狐疑地看了胡勉一眼。

        胡勉额头青筋暴跳,敢情这臭小子真有那方面的想法啊。

        他怒道:“废话!你看她中指上那颗钻石,比鸽子蛋都大!人家老公也是青年才俊,你想都不要想了,她不会看上你的!”

        他要不这么说,阮浩池还没什么感觉。

        年轻人最烦的就是别人说他们不行!逆反心理一上来,他就更要去试试了。

        “我还不信了。”

        “喂喂喂,你去哪儿啊——你不会真去问人家老公是干什么的吧?我靠,你给我回来啊——”

        阮浩池当然不会真傻缺到当面去问容嘉,只是直接走到了大门口。

        ——等着。

        当然,这么干等着也太二缺了,且有暴露目的的风险。

        于是,他往嘴里叼了一根烟,目光看似懒散,却有意无意扫视着过往的人——男人。

        因为,他之前不小心听到容嘉跟人对话,对方好像就是她老公,说5点多要来接她。

        ——他倒要看看,她老公是何许人也。有他帅吗?有他有钱?

        在筛选了无数人之后,终于,他的目光定格在了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身上——从一辆黑色的轿车里下来的。

        此人笑容温文,看上去颇为得体。

        一看就是精英人士。

        不过,长得也就那么一回事嘛,顶多算是周正。

        他正嘀咕,那个男人弯腰拉开了轿车后门。跨下来的是双黑皮鞋,继而是穿着哑灰色西装的男人,走出车后,渐渐站直了,显出修长挺拔的身形。

        阮浩池的目光落在他倦冷的脸上,一时之间,烟都停住了,说不出话。

        “honey——”容嘉从门内蹿出来,几步跳下台阶,扑入他的怀里,二话不说双腿一屈,像树袋熊似的挂在了他的身上。

        要不是西装的质量好,非得叫她蹭出一大片褶皱来。

        许柏庭失笑,也不生气,把她抱起来:“下班了?”

        “嗯嗯,honey,我们去吃什么?烛光晚餐好不好?我要你喂我。”她凑过去,在他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见她这样一反常态的亲昵,许柏庭就知道有鬼了,目光越过她,落在了目瞪口呆的阮浩池脸上。

        不过,只停留了两秒。

        上车后,他收起了笑容,手指轻轻敲在膝盖上,问她:“说吧,什么事儿?”

        容嘉把头扭向窗外看风景,支支吾吾:“也没什么啦。”

        “烂桃花?”

        容嘉一愣,回头看他:“你有读心术啊?还是,你找人查我?”

        许柏庭从笔记本的资料里抬起头,有些无语的表情:“我看上去有那么闲?”

        “那你怎么看出来的?”

        他抬起的手指了指眼睛,意思很明显——长眼睛的都看出来了。

        容嘉吃瘪:“怎么我就看不出来?”

        他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容嘉更不开心了,过去坐到他腿上,把笔记本电脑推开,勾着他的脖子道:“已经下班了!还看什么文件?不准看!”

        “不看怎么赚钱?乖,别闹。”

        “不管不管,不让看,不给看嘛——”

        她真是难得这样撒娇。

        许柏庭的心软了软,语气缓下来:“好吧,那回去再看。”又问她,“晚上想吃什么?”

        她嘿嘿笑,眯起眼睛,凑近他。

        温热的樱桃小嘴,一张一翕,差点就要亲到他的脸上:“想吃你。”手指挑起他的下颌,却对上了他似笑非笑的眼睛。

        她恁般无礼轻薄,他也只是微微含笑。

        甚至,还反问她:“你确定?”

        容嘉又有些心虚气短,心道,这个人真是任何时候都无比镇定。

        她气得又扑上去,在他的脸上狠狠亲了两口,抱住他:“不给吃啊?”

        “给给给。”

        她看他,啐道:“敷衍。”

        许柏庭笑:“那你想怎么样?”

        容嘉继续捏他的下巴,抬起来,让他看着他:“你能别老这么端着吗?甭管你做什么,说什么,永远是这副矜持的模样。”

        哪怕是在床上。

        做,多于说。

        许柏庭蹙着眉想了想,支起的小臂撑到玻璃窗上:“这就有些为难我了。”

        “说你爱我,快说!”

        “我爱你。”

        容嘉皱了皱眉,感觉不对:“一点诚意都没有。再说一遍——”

        许柏庭实在有点受不了了,把她的手掰下来:“别胡闹了,爱是靠说的?”他实在不习惯这样,更不会甜言蜜语。

        容嘉哼一声,倒也不闹了,但仍是挂在他身上不肯下来。

        许柏庭:“你要这样一直到餐厅?一会儿我这么抱你下去?”

        容嘉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调侃:“怎么,不愿意啊?”

        “愿意愿意,就怕你一会儿自己不好意思。”

        “呸!我会不好意思!”

        好吧,她确实是不好意思了。在车上还豪言壮志呢,当他真抱着她下了车,被来来往往的人围观时,她果断跳了下来。

        “等一下。”许柏庭提起她的裙摆,弯腰看了看:“你鞋子呢?”

        “啊?我鞋子不见了啊!”她这才感到几分局促,赤着脚在原地踱了踱。

        许柏庭说:“别动,我去给你找。”

        他又回了车上。

        旁边有人看向她,容嘉瞪不屑地抬起下巴,当看不见。

        约莫过了两分钟,他拿着鞋回来了,单膝下跪,给她细心地穿上。容嘉低头看着他,手指在他的头顶上玩乐般虚虚地拂过。

        冷不防他抬了一下头,定定看着她:“你在干什么?”

        她忙把手藏到了身后,指尖翘动:“没干什么啊。”

        许柏庭哼笑,站起来:“我信你?”他把她的手从身后拿出来,掰开了她的掌心。

        手心里什么都没有。

        容嘉:“看吧,什么都没有。”

        许柏庭好整以暇,把她的手掰在面前,手指在她掌心抚过:“谁说什么都没有?你偷了我一样东西。”

        “什么啊?你含血喷人!”

        他抬起头看她,微微一笑:“现在知道,谎话不能多说了吧?‘狼来了’喊多了,谁都不再相信你了,小撒谎精。”

        “混蛋!”她意识到被他耍了,愤愤不平。

        “不过你确实偷了我一样东西。”他说得笃定无比。

        “什么啊?”

        在她睁大的眼睛里,他把她的手提起来,放在胸口处:“我的心啊——”

        容嘉:“……”

        她老半晌没说话。

        许柏庭皱了皱眉,难得有些踯躅地看了看自己,检查了一遍,并无不妥。

        他又问她:“怎么了?”

        容嘉的表情非常古怪,过了会儿,微微贴近他,用商量的口吻说:“许大大,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说情话了?”

        “?”

        “好油腻啊。”她满脸嫌弃地扇了扇手掌,像是赶走一只苍蝇,“说真的,这真不适合你。”

        许柏庭:“……”

        ……

        许柏庭还真是个沉得住气的人,被她这么奚落,居然一点也不生气,一路上凝神静气看自己的资料。

        容嘉回头搡搡他胳膊:“生气了?”

        许柏庭说:“没有。”

        容嘉仔细端详着他的神色,真的什么变化都没有——嗯,她收起心神,不在意了。

        原以为这事儿真就这么过去了,直到回家后,她抖被子时无意间抖出了他藏在枕头下的两本书——

        《恋爱36计》、《征服女友的101句情话》。

        “哈哈哈……”容嘉一点面子没给他,笑了一晚上。

        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抱起被子去了客房,一晚上没搭理她。

        第二天也没叫她起床。

        第060章谢涵

        《鲜花与少年》新一期的录制十分顺利,播出后,效果也很好。

        忙完后期收尾工作后,容嘉才想起几天前被她抛到一边的许先生,这日拿出手机,想了想,发了条短信给他——

        【容宝宝】:许先生,午饭吃了吗?

        【容宝宝】:对不起啦,你不要再生气了。

        没人回复。

        过了会儿,她拨通他的手机。

        响了很多下,也没有人接。

        容嘉心里有些不爽。

        又去哪儿了?

        直到半个小时后,许柏庭给她发短信:“不好意思,刚刚开会,关机了。”

        容嘉瞥一眼,心里有气,扔一边了,也没回复。

        许柏庭也没再打来。

        下午去小舅妈家蹭饭,张慧芳做了很多菜。不过,宋海强、宋翊翔和宋娇娇都不在,菜烧多了。

        容嘉说:“娇娇呢?她以前不是每到礼拜天就急吼吼地回来了?”

        张慧芳:“说跟朋友出去玩了,她最近老这样,心都野了。”

        容嘉很诧异。

        宋娇娇是典型的家里横,在家里是老大,人五人六的,在外面就跟鹌鹑一样乖,胆子也小,都没出过省呢。

        但是,听张慧芳说,她最近一反常态,老和同学出去玩,有一次,还背着一个好几万块的包包发朋友圈。

        张慧芳的朋友圈是被她屏蔽的,还是从朋友那里看到的,说起来,她心里还有点郁闷,说孩子大了,都不跟她亲了。

        容嘉觉得她心大。

        这是孩子大了的问题?

        宋家虽然家境尚可,宋海强和张慧芳一直怕孩子学坏,衣服什么都买得可以,但一般都维持在几千块的水平,不会给她买奢侈品。

        她是哪来的这么多钱?

        虽然宋娇娇老和容嘉杠,两人私底下关系还不错,宋娇娇心情好了也老给她买些小玩意儿地孝敬孝敬。

        说实话,容嘉有点担心,接下来几日,一直都有关注她。

        果然,这日她又发了一条朋友圈:

        【跟x先生去玩了,苏州的风景好好啊,笔芯】

        容嘉随便翻了下,评论里只有她的自拍,这次倒也没显摆什么名牌,但是,不管是图片还是配字,都充满着一股少女怀春的味道。

        容嘉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感觉她这样的傻白甜就是最容易上当受骗的那种。

        但是,也不能直接说,免得她起逆反心理。而且,她也不确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晚上她旁敲侧击地在微信里问她:

        【容嘉】:娇娇,恋爱了呀?

        【宋娇娇】:?

        【宋娇娇】:[惊讶][惊讶][白眼]

        【宋娇娇】:你听谁说的?

        【容嘉】:没听人说,就觉得你最近发微博好频繁啊,连头像都充满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容嘉】:我认识吗[好奇.jpg]

        【容嘉】:跟我说说呗。

        【宋娇娇】;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

        【宋娇娇】:就觉得只有你能嫁入豪门是不?我就找不到好男人了?

        【宋娇娇】:你一直都瞧不上我。

        【容嘉】:你个小孩子,怎么跟姐说话的?

        【容嘉】:把舌头撸直了!

        【宋娇娇】:哼哼,说中你的心事了吧!

        【容嘉】:别岔开话题!快说,是不是交男朋友了?老实交代。

        【容嘉】:不然我就告诉你妈,说你傍了个五十多岁的啤酒肚大款[微笑][微笑]

        【容嘉】:看你妈你打死你,嘿嘿[幽灵][幽灵]

        【宋娇娇】:我靠!太必要脸了你!

        【宋娇娇】:碧池!

        【宋娇娇】:你才傍了个啤酒肚男人呢!谢先生英俊儒雅,风度翩翩,还是上市公司总裁,不比你老公差谢谢!

        【宋娇娇】:[愤怒][愤怒]

        容嘉看到这里,心里已经明了了。姓谢?

        后来又逗了宋娇娇一句,感觉这老男人就是逗着宋娇娇玩,倒也没有占她什么便宜。

        只是,心里到底是有点担忧。但是,容嘉也明白,以宋娇娇的性格,要是她正面劝,她不但不领情,反而可能惹一身腥。

        所以,她一直忍,忍了很多天。直到半个月后,宋娇娇干了一件事,让她忍无可忍了。

        那天她跟往常一样去宋家,还没进门就听见张慧芳在骂:“说,你偷了保险柜里的东西去干嘛!我最近就觉得不对劲,怎么家里老是少东西呢!你爸上次那个古董花瓶不见了,我还差点冤枉保姆,结果居然是你这个……”

        容嘉推开虚掩的门,轻嗽了一声,跟张慧芳打了个招呼。

        同时,她也看到家里一片狼藉的模样了。椅子翻了好几个,桌子都偏离了原来的位置,张慧芳手里拿着鸡毛掸子,鸡毛掉了一地,宋娇娇脸上还有一道红痕,手臂上也都是。

        要是以前,张慧芳肯定要面子,先让宋娇娇滚蛋,跟她话话家常。

        可是,这一次她却一反常态,拎着宋娇娇的耳朵把她拎到溶剂面前:“让你表姐评评理,你这干的是人事儿?我教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居然是个小偷!”

        “你不要小偷小偷的好不好?要不是你老不给我钱,怎么会这样?我们家又不穷,你一个月就给我两千块,哥哥的零头都没有。”

        张慧芳更气,操起鸡毛掸子就要打她:“吃的穿的我是短了你的吗?你哥毕业后我就没给他一毛钱了!你呢,都在实习工作了,我不是还在接济你?小兔崽子,不学好……”

        容嘉忙拦住张慧芳,好言好语劝起来。

        张慧芳的气才稍稍顺了点。

        但仍像是一个即将点燃的火药桶似的。

        看着母女俩谁都不让谁,容嘉也是头大,面上到是不露什么,只是把宋娇娇拉到了房里,跟她聊了聊。

        一开始她不搭理她:“你就是在看我笑话吧?”

        容嘉:“你有什么好笑话的?你是我表妹,你丢人就是我丢人,我能有什么心情幸灾乐祸?平时怼你那是看你可爱,你真以为我吃饱了没事儿干?”

        宋娇娇半信半疑,不过倒没一开始那么排斥她了。

        容嘉又闲话家常般跟她聊了几句,才套出大概,心里气得不轻。

        也知道了那个“谢先生”是何许人也。

        回去后,她就想给谢涵打电话。但是手机一掏出来,又觉得不大对,给塞了回去。第二天,她起早去了hs在京郊的分公司,直闯会议室的门。

        前台和助理拦了又拦,没拦住。

        等她猛地一推开会议室的门,会议室里开会的几人都朝她望了过来。

        谢涵也看到了她,神色间没有丝毫意外,还对她微微颔首。容嘉的脸色却很难看,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她也没有二话,冷声道:“谢涵,你给我出来!”

        几个董事和部门经理都用怪异的眼神望着她跟谢涵,还渐渐有窃窃的声音,跟着她的前台和保安也急了,似乎是想上前把她赶走。

        谁知,谢涵冲他们摆了一下手,回头站起来,跟几个董事和经理说:“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有点误会,失陪一下,大家先讨论着,我去去就回。”

        等到了外面,他跟她说:“现在就外面两个人了,可以说了。”

        容嘉回头,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

        “啪”的一声,干净利落。

        谢涵愣住,定定地望着她,眼中有着难以置信。

        脸上虚假的笑容也忘了维持,整个人显得有些阴沉。

        要换了旁人,早被吓着了,容嘉却始终容色不动,冷冰冰地瞅着他,一副“没失手,打的就是你”的样子。

        ——底气十足。

        渐渐的,谢涵眼中的厉色消失了,变成了淡淡的笑意,悠然道:“有什么不能好好说,一定要动手动脚?”

        “好好说?跟你?”容嘉冷笑,“是谁在那边没事找事,我们心里都跟明镜一样。这种时候了,你跟我装?还以为你这人虽然人品不怎么样,到底是个有担当的,如今一看,真叫人瞧不起。”

        她语气里的漠然和轻蔑不是假的。

        不是以往那些表面淡然其实想方设法想引起他的注意的那种女人。

        她是真的高傲,真的对他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

        谢涵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有生之年,产生了无力之感。

        容嘉冷冷道:“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离我妹妹远点!她小小年纪的,为了送你生日礼物就想法设法地跟家里要钱,你觉得合适?”

        她没说偷东西什么的,也是不想在外人面前落了宋娇娇的面子。一家人,她丢人她也不光彩。

        谢涵愣住:“什么礼物……你是说那个领带,我以为……”

        容嘉懒得再跟他废话:“我不管你怎么想的,离我妹妹远点!下一次,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我知道你讨厌我,请冲我一个人来,别连累我的家人朋友。谢涵,你知道我的手段,别惹毛了我!”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开。

        谢涵望着她冷若冰霜的飒飒背影,神色怔松,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有些怅然若失。

        他讨厌她?

        他低头苦笑,虽然不愿意承认,心里却有些说不出的后悔。

        早知如此,当初何必如此不留余地?何至于让她对自己的印象差到如此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