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61章财神

        隔日和方文熙一起去射箭馆。天气热,两轮下来已经是大汗淋漓。谢涵脱了护胸,递给走上来的教练,在一旁坐了,兀自开了一瓶水。

        “你怎么了,最近总是魂不守舍的?”方文熙拿着箭弓走过来,踢踢他。

        谢涵抿着唇,没说话,只是沉默地在那边喝水。

        方文熙拧眉,嗤笑,在他身边坐下:“不说算了。一个个的,磨磨唧唧吞吞吐吐,像个男人嘛?”

        谢涵喝水的动作一滞,回头去看他:“你觉得我应该直接果决点?”

        方文熙不知道他说的是容嘉,只是随便接话:“废话!拖得越久,越优柔寡断就越会坏事。干嘛不一早说清楚?”

        说完觉得不对劲,皱眉回头,“你说的是哪门子事儿呢?瞧着挺有心得的样子。”

        谢涵神色不便,很好地掩饰了过去:“没什么,随便说说。倒是你,说的谁呢?”

        “李宗磊啊。”

        “李家小子,他怎么了?”

        “还能怎么?陷入情网,不可自拔了呗?照我说,女人就是活水,轻易还是别沾的好。”

        “瞧你这话说得,有本事一辈子打光棍啊。”

        “那可不成,我家老头子都说话了,再不结婚,就把我赶出家门,年前回去,听说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已经提起扫帚要赶我了。”

        谢涵听到这里,朗声而笑。

        方文熙骂道:“笑个屁?”

        谢涵:“不笑不笑。”但是,嘴角还是扬着的。

        方文熙:“……”

        休息够了,谢涵起身穿护胸,准备再次上场。这时,玻璃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他还没回头就听见了两个女生的声音。

        “容嘉,你居然带我来这种地方?我又不会。”周琦嘟哝。

        “多锻炼,对你有好处,你瞧瞧你,肚子上的游泳圈都出来了。”容嘉道。

        “哪有?有你这么黑自己姐妹的?”

        两人说说笑笑进来了,然后,一眼就看到了正拿着弓箭的谢涵和一脸看好戏模样的方文熙,脚步就停住了。

        容嘉在心里啧了一声,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全北京这么多射箭馆,怎么就在这儿碰到呢?

        “一起?”谢涵跟容嘉挑了一下眉毛。

        容嘉皮笑肉不笑:“怕你一会儿下不来台。”

        谢涵:“口气不小啊。就是不知道,水平够不够得上这吹的牛皮的一半。”

        容嘉:“呵呵。”

        容嘉随后也穿上了护胸,戴上了护指,然后,两人各自站了位置、拿起了弓箭。

        谢涵试了试准头,回头问她:“要不要给你换把轻点的弓啊?你手里这把,怕是有十斤吧。”

        容嘉都没给他个正脸,对准了靶心,直接松手——利箭飞出,倏忽一下直中靶心。

        “十环——”教练在旁边高声道,笑起来,问她,“练过?”眼中不乏赞赏。

        容嘉说:“练什么?就是随便玩玩,有时间就耍一下,算不上正经练过。”

        还是许柏庭给启蒙的呢。

        谢涵的脸色有些怔松,因为受了影响,他这一箭射出去,只中了八环。八环也不算差,但是有容嘉的珠玉在前,难免就落了下乘。

        还是,她还是个女孩子,之前还表现得很谦逊,不显山也不露水,他倒是挺高调,结果射的还不如她。

        容嘉回过头来笑他:“谢总是没吃饭吗?力气都用到哪儿去了?”

        周琦非常贴地帮她帮腔:“怕是银枪蜡头吧,中看不中用。”

        谢涵也不生气,很快就收起了心里那些微的尴尬。然后,他也不再跟她闲侃,而是收敛了心神。

        之后一次次的,他就射得准多了。

        除了一次失误,其他都是稳稳的十环,倒让容嘉也不好嘲笑他什么了。

        不过,跟这人同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也确实是厌烦,本来计划好练半天,现在两轮下来就没了兴致。

        她就要跟周琦离开,谢涵不知道怎么,竟然没有忍住,叫住了她:“容嘉,你这么讨厌我吗?”

        说完他就后悔了,自己也懊恼,为何会如此沉不住气。

        果然,容嘉回了一下头,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他。那眼神,像是在说——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明知故问。

        说完,她就带着周琦走了。

        谢涵漠然地站在那儿,半晌,终于回过身,脚步跟灌了铅一样,脸色也很吓人。他抬手就是一箭,正中靶心。

        然后,径直扔了弓箭。

        他脱下护胸要走了,冷不防,目光撞见了角落里的方文熙。

        他的目光很往常不大一样,带着三分探究、三分不理解,还有三分了然和鄙夷。像是已经明白,最近他为何一反常态的举动。

        既然已经被看穿了,谢涵也懒得解释。

        这种事情,又不是他能克制的。

        知道了那又怎么样?

        方文熙站起来,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道:“早知道你这人薄情寡义,没先到这么寡廉鲜耻。容嘉和许柏庭把延庭害成这样,他们跟他们也先来不是好关系,你居然去倒贴容嘉?”

        谢涵沉默。

        方文熙:“还以为你这人多厉害呢,原来也是个耽于美色的,你真是让人失望。不过,最搞笑的是,人家压根就不睬你啊。”

        前面几句话,谢涵听了还一脸冷漠,后面这句话一说,他的脸就沉下来了:“你给我闭嘴!”

        “你让我闭嘴?”方文熙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你是疯了吗?还是,我说中了你的心里话,恼羞成怒了?”

        谢涵直接給了他一拳头,然后扔下护胸,径直离开了射箭馆。

        方文熙望着他的背影,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沫,一开始是不忿的,后来,却成了鄙夷和不屑。

        谢涵,也不过如此。

        一个个的,都栽在了那个小妖女身上。

        ……

        可能最近的财运不错吧,容嘉回到工作室后,算了算账本,发现盈利翻倍了。

        她有些喜不自禁,脑中灵光一闪,去店里专门打造了一尊财神雕像,使用纯金打造,看上去金碧辉煌,脖颈上还镶嵌了宝石。

        这财神爷爷不是店里那种千篇一律的,而是按照许柏庭的模样来定制的,总共就两个手掌大小,非常袖珍,但是浑身金光闪闪、表情雕得活灵活现的。

        容嘉爱不释手,回家就把财神爷爷放到了玄关桌上,喜滋滋地去厨房拿早上冷藏的牛奶冻了。

        这时,许柏庭回来了。

        于是,他一进门就看到了供奉在玄关桌上的财神爷爷。

        许柏庭:“……”

        容嘉听到声音从厨房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块椰奶冻呢,吃得嘴巴边上都是椰蓉沫儿。

        见他眼睛一直盯着财神爷爷,怕他发怒起来把财神爷爷给砸了,连忙跑过去,把财神爷爷护在怀里:“你别动啊,这可是我发家致富的命根子!碰坏了我跟你拼命!”

        许柏庭摘下领带,慢悠悠说:“原来我是你发家致富的命根子啊。”

        容嘉:“……”你的语文好好啊,这么断章取义真的好吗?

        后来,那财神爷爷还是被许柏庭没收了,原因是他请风水先生来看过,她命里不适合戴金子,佛像什么的也最好不要长时间近身。

        容嘉嘴里没反驳,心里却在疯狂吐槽。

        编得跟真的一样,真是厉害了。

        没了财神爷爷,这个晚上她睡得不好,试了几次睡不着后,她暗搓搓去保险箱里取了一沓钱,抱在怀里。

        这下,终于可以安枕无忧了。

        谁知,第二天早上7点,她还没醒呢,周琦的夺命电话就过来了:“快,容嘉,快登微博!梨子出事了!”

        “啊?”

        容嘉愣住,还没睡醒呢,揉了揉眼睛:“话说清楚啊你,梨子到底怎么了?”

        “还不是莫凡那个渣渣!总之,你快看微博!他妈的,我要抽死这个神经病。”

        容嘉马上登陆了微博。这一下,人就怒不可遏了。

        原来,莫凡被狗仔拍到跟房思颖在车里夜游,上了新闻热搜。在面对媒体盘问的时候,他有意想把这件事坐实,就莫模棱两可地说了一些车轱辘话,说自己正在追房思颖什么的。

        莫凡的粉丝瞬间高潮了,说房思颖是女神,跟他很配,云云云云,之前那个谁压根就配不上他。

        莫凡跟温梨谈时只是个十八线,温梨那时候也不愠不火,所以没什么人关注。

        他跟温梨这一段,知道的人也不多。可被人这么一提,立马有有心人挖了出来,分分钟就上了热搜。

        也不知道是有人兴风作浪,还是民众就是好事,关于温梨、莫凡和房思颖的三角关系立刻被吵得如火如荼。

        今日热搜前三分别是——

        #温梨、莫凡和房思颖#

        #温梨vs房思颖,房思颖胜出#

        #温梨被抛弃#

        ……

        因为《君临天下》这段时间的·热播,收拾一直走高,温梨和房思颖的热度一直很高,站她和程溯的cp粉和站房思颖饰演的女一号跟楠竹cp的不相上下。

        两家的粉丝也一直明里暗里的撕。

        出了这档子事,当然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房思颖的粉丝站出来diss温梨,说她什么都比不上房思颖,还好意思跟男神抢男人。说她之前一直倒贴的男人,这会儿却倒追他们女神,云云云云。

        谁知,事发不过几小时,房思颖却发博说她跟莫凡只是朋友,让他别开这种玩笑。

        一石激起千层浪。

        第062章溜冰

        容嘉去看了房思颖的微博,发言是这样的,只有简单的一句:

        朋友,别开这种玩笑啦@莫凡[抱][抱]

        然后,她又去几个论坛看了看风向,果然,是一片嘲地辱骂莫凡的,还有顺带diss温梨的。

        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一,就莫凡那种风评差到爆的渣男,还好意思追女神?以前三天两天跟嫩模女星上头条,现在报应不爽了吧?不要碧莲,心里没逼数。

        然后就是各种喜闻乐见。

        二,温梨也太惨了吧,被莫凡甩了,转头莫凡就去追对头了,脸往哪儿搁啊,也怪她当初瞎了眼。

        然后是各种温梨情商低、脑子不好使的话,顺带还有黑和黑粉分钟扒她的黑料。

        三,也是最少的,说房思颖两面三刀,又当又立,段位挺高的,莫凡虽然渣,她也不是什么好鸟,以前也是跟某某男星暧昧,然后被狗仔拍到还死不承认那种。

        不过这种议论是最少的,而且基本一出来就被压下去了。

        ……

        其实,这事起因是莫凡这边,他的经纪人眼瞅着最近不愠不火,又恰逢《君临天下》热播,就想到了这一招。

        房思颖现在炙手可热,温梨也是当仁不让的当红小花旦,拉这俩一起炒作,肯定能博眼球,正好为莫凡接下来的新剧宣传一波。

        他想的挺美,把这事儿跟莫凡一商量,莫凡就想,这样正好逼房思颖就范,他就可以名正言顺上位了。

        两人一拍即合。

        谁知,还没高兴一会儿,热搜到下午就被撤干净了,甚至连搜索词都屏蔽了,两人不由面面相觑。

        经纪人想,没道理啊,就跟营销团队那边沟通。对方说,他们也不清楚,只是微博官方告诉他们要整改,后面的事情,他们会持续关注。

        车轱辘话来回说,听着就像是虚词。

        莫凡嗤之以鼻,却也无可奈何。

        心里,有些不大好的预感。

        谁知,这就算了。到了晚上,他彻底坐不住了——微博上爆出了一段他在《君临天下》客串时休息室里的视频。

        视频里,他前脚刚在门外拒绝了一个粉丝的签名,后脚就跟助理吐槽,说这些傻逼,吃饱了没事儿干,还让他签什么名,他没事情干啊,还说让他把上次那些品牌附送的签名片都拿去,找人代签。

        视频拍得很清楚,他拒绝粉丝时表情温文,可粉丝一离开,就立马变脸,尖酸刻薄、满脸不屑。

        粉丝震惊了。

        “莫凡人前人后两副嘴脸”的话题刷上了热搜,视频都被传烂了。为了保证后期的收视率和声誉,《君临天下》剧组剪掉了莫凡那原本就少得可怜的戏份,找人顶上。

        这剧本来就是边拍边播,他的戏份也不多,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这事紧跟着莫凡假签欺骗粉丝的事情之后,等于间接坐实了这件事。

        然后,像是有计划似的,有人扒出了莫凡前后不同的签名对比,说他代言的好多品牌的签名都是假的,什么回馈粉丝,都是找人代签的,他自己动都没有动过。

        而且他的字奇丑无比,还不如小学生。

        随着这件事的发酵,很快有人扒出他在跟温梨交往期间出轨嫩模、小明星的事情,还跟房思颖暧昧。

        为了怕被波及,房思颖的团队第一时间发声——

        “思颖一直忙于工作,近两年没有考虑感情生活的打算。至于某些想要蹭热度的人,拜托心里有点逼数,三番两次骚扰思颖,我们还没报警呢。一昧的容忍,看来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蹭热度的人”,不用说也知道是谁了。

        顿时,网上一片倒地骂莫凡,尤其是房思颖的粉丝,说他不要脸,一天到晚踩着女人上位,之前是温梨现在是房思颖。

        又说房思颖才看不上他,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正嗨呢,没多久,某大v号冷不丁放出了几张照片。照片虽然有些模糊,但是看得出是在酒店,主人公正是房思颖和莫凡。

        两人都穿着黑衣服,戴着口罩,但是从鞋子、配饰和那露出的半张脸,都可以看得出,就是这两人。

        何况某个镜头还拍到了两人的正脸。

        而且,根据网友扒出的前后时间线,当时莫凡还在跟温梨交往。

        舆论又一次反转。

        又骂莫凡的,也有骂房思颖的,说两人半斤八两,一个渣男,一个绿茶,婊子配狗,天生一对。

        这时候,温梨的家世也被人扒了出来,是温氏实业集团的千金,家产过百亿,人总是迎高踩地有慕强心理,顿时,她以前的“上不了台面”成了“低调谨慎,真千金风范”。

        ……

        周琦都对她另眼相看了:“你挺厉害的啊。”

        这些事儿,看着不难,但是要把握最好的时机,一桩桩、一件件一股脑儿连串儿地抛出来,把事情越演越烈,那也是不简单的。

        而且,前期还得沉得住气,找齐这些东西后不轻易发难。

        这一出手啊,就要让对手翻不过身来。

        容嘉:“你可得了吧,别瞎恭维了,晚上去溜冰,去吗?”

        周琦:“得了,我可不做电灯泡。”

        到了下班的点,许柏庭到楼下接她,等了大概十分钟。容嘉下去后,老远就看到他靠在车门上等她,还比了比腕表:“大小姐,可以有一点时间观念吗?等你多久了?”

        “你也可以不等啊。”

        “我也就只等你。”换了旁人,他还不立刻拔腿就走啊。要赶上他心情不好的事情,那后续还有对方好果子吃。

        他给她开了门。

        容嘉站门口瞅着他,也不立刻进去。

        许柏庭笑:“怎么这样看着我?”

        容嘉也笑眯眯的,踮起脚尖:“你要是看我不顺眼啊,也可以让我‘天凉容破’啊。”

        许柏庭说:“这还有什么典故?”

        容嘉终于有了一个diss他的点:“你平时都不看书的吗?知道‘天凉王破’吗?许总,身为一名合格的霸总,怎么能不知道‘天凉王破’?”

        许柏庭说:“我只看有用的书。”

        容嘉:“……”又被他给摆了一道。

        这天气忽冷忽热的,昨天还二十九度呢,今天就23度了,容嘉穿着短袖有点冷。

        许柏庭看她一眼,把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拢好了:“下次出门前,多看看天气预报。家里恒温,跟外面不一样。”

        知道他为自己好,容嘉心里也喜滋滋的,但面上就是端着,只“哦”了一声。

        他回头,笑:“咱能不这么傲娇吗?”

        “说谁呢你?”

        “我说的是谁,谁心里心知肚明。”

        左右说不过,容嘉不跟他争辩了,只哼一声。

        但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没事找事,到了溜冰场,她比他更快跳下去,脚下飞快,跟放飞的小鸟似的。

        许柏庭在后面喊她:“慢点儿,小心摔了。”

        他话还没落,她已经进了溜冰场,非常灵活地转开双臂,转了个圈,冲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许柏庭缓缓走进,站在栏杆外望着她,有种春天来临的感觉。

        她就是这么一个热闹的人,再没人比她更有气氛了。

        她转了两大圈,摔了两下也没什么感觉,飞快就爬了起来,溜到他身边:“你不进来玩?”

        隔着栏杆,他跟她对视:“我不喜欢玩。”

        容嘉:“啊?”

        许柏庭轻笑,一本正经:“我喜欢看你玩。”

        容嘉:“……”

        这人怕不是失了智吧?怎么尽说胡话?

        但也知道,他不喜欢这样的游戏,也就作罢了。渐渐的,场内的人多起来,许柏庭更是双手插兜站到了一边,没有入场打算了。

        容嘉心里嘀咕:矫情。

        远远的,就见他在场外寻了个地方坐下,静静地望着她。

        他安静地瞅着人时,眼睛像海水一样,深沉、隽永,此刻,似乎还有一点点不断积累的笑意。

        是那么温柔。

        被他这么瞧着,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挠挠脑袋。旁边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滑过来,俏生生问她:“小姐姐,那是你爱人吗?”

        容嘉“啊”了一声,随即有些羞恼,虎着脸道:“小孩子懂什么叫‘爱人’,玩你自己的去!”

        小女孩跟她做了个鬼脸,滑开了。

        容嘉一开始还有些不自在,见她欢呼雀跃的背影,也忍不住笑出来。

        不经意又回了一下头,许柏庭也对她笑呢。

        她别过头去。

        半边脸,像是烧着一样,持续地发烫。为了缓解这种别扭感,她一个大力滑了出去,谁知一个不慎,跌了个狗啃泥。

        老司机也有阴沟翻船的时候,她双腿岔开,屁股着地,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啃泥。

        眼中也不由积聚了一层水汽——是疼的。

        许柏庭下一秒就从座椅里起身了,甚至不管脚上的鞋子都没换就进来扶她。结果,两个人都摔倒在地。

        他还双膝跪地,在她面前来了个五体投地。

        容嘉怔怔望着他。

        半晌,哈哈大笑起来。

        许柏庭没好气,但看她笑得这样开心,慢慢的,自己也气笑了。

        有生之年,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出糗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