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晋/江/文/学

晋/江/文/学

        第067章得奖

        一切尘埃落定后,温梨和骆闻合作的电影《长安》也上映了,票房一路走高,首映一周就破了十亿,还获得了百花和金像奖提名。

        颁奖典礼那天,温梨说,她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想感谢她的老板,一路走来都是她的扶持和鼓励,才有她的今天。

        两人一上一下,两两相望,容嘉在主席台下落泪。

        这一幕被人剪辑成了视频,发到了网上。

        po主发言:本来看我梨子去的,没想到被梨子的老板圈粉了,太美了有没有,神仙颜值啊,这三庭五眼,黄金比例啊,我想照着她整[大哭][大哭]

        回复1:清醒一点,po主,这样的脸是整不出来的,除非换个头骨[笑哭][笑哭]

        回复2:真的是仙女,脸上肉也不少啊,看着怎么就这么小,我脸上肉不多还干瘪,就这样还跟发面的馒头似的,气死[笑哭][笑哭]

        回复3:其实五官拆开看一般,但是放一起怎么就这么好看。

        回复4:真的好看,这视频我看了十几遍了[笑哭][笑哭]

        ……

        容嘉倒不怎么关注这些,参加完颁奖礼就带温梨和骆闻回去了,一边吩咐周琦记得把纪念品发出去。

        周琦满口应下:“小的遵命。”

        容嘉瞪她一眼,笑了:“说正经的呢。”

        周琦说:“宝贝,你发现没有,你跟许大大越来越像了,不管是说法方式还是气场,妈妈呀,不说话叠着腿坐在办公桌前的时候,有时候我都不敢打扰你,如出一撤的高贵冷艳。”

        容嘉愣住,半晌,笑出来:“少涮我了。”

        到了外面,保姆车已经等在那边了。几人刚要上车,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就截道揽在了保姆车前。

        苏禾气得上去拍那车的车玻璃,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一点儿礼貌没有,我……”

        周琦悄悄跟容嘉说:“她要知道这车06年就停产了、市价5000万还有价无市的话,不知道还拍不拍的下去……”

        容嘉忍俊不禁。

        在苏禾瞪大了眼睛的暴怒中,车门打开了。首先下来的是一脸无奈的司机,然后,许柏庭才从后座走下来。

        苏禾:“……”

        容嘉上前,把结结巴巴的她拨到一边,问他:“你怎么来了啊?不是在洛杉矶吗?”

        “赶着回来见你啊。”他接过她的手,放在唇下亲了亲。

        容嘉站在台阶上,他站在台阶上,是一个仰视的姿势,笑起来,灯光底下亮眼得很。见惯了他面无表情、高高在上的模样,身后的工作人员都愣住了。

        身边一个小助理跟周琦咬耳朵:“许总笑起来原来这么好看啊。”

        “这对夫妻过分了,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

        “这颜,我可以用ai换到我老公脸上过过瘾吗?啊啊啊——”

        “猥琐!”

        “你敢说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

        后来记者也从大厅内闻声出来,对着他们一顿猛拍。许柏庭抬手挡住容嘉的脸,搂着她飞快上了车。

        记者跟打了鸡血似的,还望前追,一人把话筒挡到了许柏庭面前。

        容嘉都进车里了,许柏庭还没拦在外面就见那记者快把话筒戳到他脸上了:“许总,许岚山无论如何也是你的母亲,就这么把她送到精神病院,您不怕遭报应吗?”

        他这一发问,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墨盒,其余人也一拥而上,七嘴八舌:

        “你父亲真的做过妓女吗?请问你父亲到底是谁?”

        “侯总爆料,你以前是在伦敦的贫民窟长大的,捡过垃圾擦过鞋子,这是不是真的?”

        “听说是景淮安把你带回国内,和许家相认,你却把他女儿发配去了偏远的分公司。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缘故?”

        “许总……”

        一声声跟连珠弹炮似的,不惮于最坏的恶意,最恶毒的言语来攻击他,许柏庭却始终漠然,只是一句“无可奉告”。

        迟来的保安把记者拦到了外围。

        许柏庭也上了车。

        车都要开走了,他握住容嘉的手,容嘉却挣脱了,跳了下去。

        所有人都望向她。

        原本一个个感觉扫兴的记者又打起了精神,把话筒对准她。

        容嘉的目光扫过他们,然后落在之前首先提问的那个记者身上,就那么定定地瞅着他。

        不知怎么,吵吵嚷嚷的人群忽然安静下来。然后,就看着她踩着细高跟缓缓走到他面前——站定了。

        刚才扎堆问,靠的是抱团的勇气,现在场面忽然安静下来,还被她这样灼灼又冰冷地望着,记者心里就没底了。

        “你……你……你看着我干什么?”

        容嘉忽然扬起手。

        记者吓得往旁边一缩,却见她只是在空中虚拍了一下:“好大一只苍蝇,怎么赶都赶不走啊。”

        表情生动,活灵活现,那记者却捧着脑袋,形容狼狈,把其余人都逗乐了。

        原本紧张的氛围忽然轻松起来。

        记者恼羞成怒,正要发难,她已经先一步开了口:“叫什么名字,是哪个杂志社的?”

        “你……”

        “问你话呢。”容嘉说,“你们杂志社是什么黑暗作坊吗?名字都报不上来?”这时才瞧见他胸口的名牌,她伸手给扶正了,读出来,“新远日报……哦,就是那个一天到晚瞎编乱造去年还逼得崔蓝自杀那个黑心杂志社啊?”

        她说话一气呵成,把个小记者给唬住,一句话都答不上来,脸涨得通红。

        容嘉拍拍他的名牌:“之前,也是你们杂志社在瞎写乱写一些我丈夫的报道吧?你等我的律师函吧。”

        废话也不多说,她转而上了车。

        这一次没有记者再追了。

        路上,许柏庭问她:“非要装一下逼?”

        容嘉:“不然呢,像你这样灰溜溜地溜走?以前你的气势呢?”

        许柏庭说:“跟这种小人物,有必要吗?”

        容嘉:“苍蝇天天在你面前飞也烦,你可以选择不拍死,我也可以选择马上拍死顺便再鞭一下尸。”

        她跟他抬杠的时候,小脸扬起,别提多骄傲了。

        许柏庭轻笑,点点头:“嗯,你总是有道理。”

        ……

        晚上不去外面,两人换了便服,去附近的超市买菜买水果。容嘉把推车塞到他手里,自己到处乱逛去了。

        “你慢点。”他在后面喊她。

        容嘉头都没回,跟他摆手:“没关系的,你去生鲜区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他失笑,低头挑起青菜来。

        容嘉在不远处的货架前回了一下头。天气渐渐热了,他只穿了件白衬衣,袖子挽肘弯里,说不出的清爽洒脱。

        安安静静站那边挑个菜,都有过路的小姑娘频频看他,还把到手的新鲜葱递给他。

        他说谢谢,回头继续挑他的青菜。

        容嘉撇撇嘴,真是张到处招蜂引蝶的脸。

        她想了想,抓起旁边的一个招财猫头套套在了头上,从另一边晃悠悠到了他面前,又是扭屁股又是摆手,捏着嗓子道:“给钱啊,不给过路费不让走哦。”

        许柏庭想笑都不知道该怎么笑,抬手就把她脸上的头套给摘去了,露出底下一张精致的小脸。

        她跟他笑,朝他抛媚眼:“许大大,我美吗?”

        “美,跟猪八戒的媳妇儿似的。”

        “你讽刺我吧?”过一会儿又反应过来,“你这不是连带着你自己也骂进去了吗?”

        “是啊,猪八戒和猪八戒的媳妇儿,天生一对呗。”

        “呸呸呸,我才不要。”

        “别闹了,快挑吧,买完菜还要回去,吃那么晚不好。”

        “好吧。”

        晚上烧中餐,她却在餐桌上点了两根白蜡烛,说是烛光晚餐。

        许柏庭就笑话她,说,这不像烛光晚餐,倒像是咱们老家祭祀时放在供桌上的冥烛,不中不西,怪异得很。

        容嘉嘴里不依,跟他闹了好一会儿。

        明明知道这样摆着不好看,她非要摆着,说洋气、有气场,不一般。

        许柏庭只好由着她去。

        吃完后,两人又坐在沙发里看了会儿电视。容嘉想了想,跑去房间抱来了一个等身人偶,歪着脑袋继续看。

        他看她一眼:“大热天的,你还抱娃娃?”

        容嘉:“这不打着空调吗?”

        许柏庭轻笑:“你总有一堆歪理。”

        容嘉看他一眼,正儿八经的:“那你还喜欢我?这是不是证明,你就不知道正常的,就喜欢我这样强词夺理桀骜不驯的呢?”

        “是,我就喜欢你这样活力四射的小野猫。只是有时候太不乖了,改天我去定制一个项圈,给你锁起来。”

        “锁我?谁借你的胆子?”

        他本来就是开一句玩笑话,谁知道她这么嚣张,诧异地望着她:“你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啊,容嘉。”

        她接得无比顺口:“还不是你惯的?”

        他苦笑,认命地点了点头:“嗯,都是我的不是。这样说,可以了吗?”

        外面下起了雨,噼里啪啦击打在透明的玻璃窗上,像是风琴的声音,清脆悦耳,非常空灵,一点一点敲入她的心里。

        也在他温柔的注视中,容嘉眨了眨眼睛,把头扬开,不在意地说:“谁稀罕了。”

        他在她耳边笑,笑得她耳廓都红了,回头瞪他一眼。

        许柏庭莞尔:“呦,好威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