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番外·初婚篇

番外·初婚篇

        第000章番外·初婚篇03

        许柏庭做了三道菜。

        分别是油焖茄子、剁椒炖鸡翅和西芹炒豆干,色香味俱全。虽然容嘉对他这人不是特别满意,但是对他烧的这几道菜倒是赞不绝口,饭都比平时多吃了半碗。

        可吃完后又开始后悔。

        “怎么愁眉苦脸的?”许柏庭问她。

        容嘉:“吃太多了,撑得慌。完了,明天肯定要胖两斤了。”

        许柏庭失笑:“哪有那么快?要是怕胖,一会儿我陪你出去走走,消化一下。”

        容嘉想了想,点点头:“好的。”

        其实,如果忽略他这人不爱说话,有时候做事比较独断的话,还是可以的。

        因为路上怕堵,两人是步行出去的。天气还有些冷,出门前,许柏庭还帮她拿了一件大衣,挽在臂弯里。他自己穿得简单,湖蓝色毛衣,外面套一件长款的风衣。

        就这简单的打扮,路上也引得行人频频回头。

        自己却始终一副毫无动容的样子。

        容嘉喜动,待在他身边一会儿就有点不耐烦了,跟他说了两句就找了个借口溜出去。

        步行街上小吃多,卖小玩意儿的也多。虽然她不稀罕这些,但是享受挑东西的乐趣,买了好多,回来时,左右手都挂满了。

        她邀功似的把一枚蓝色的古风香包递给他,说:“老板跟我说是自家手工缝制的,里面还塞了香叶,图个吉祥,祝你事事顺利啊。”

        他迟疑了一下,抬手接过来。

        “喜欢吗?”她有点期待地望着他。

        他没说话。

        “怎么了?”

        他看了会儿,却问她:“他收你多少钱?”

        容嘉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回答了:“200啊。”

        许柏庭沉吟了一下,说:“这针法不是手工的,是机器批量产的。”

        容嘉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但也就这点小钱,她没放心上,反而有些他扫了她兴的不舒服感:“那图个吉利,也好啊。”

        “谢谢,但我不信这个,你自己留着吧。”他把香包递还给她,往前面去了。

        像是兜头一盆凉水。

        容嘉不开心极了,跺跺脚,第一次很明显地对他生出不满的情绪。

        她算是看出来了,他不是不懂人情世故,就是不想附和她迎合她。说白了,就是无所谓,没把她放在心上。

        虽然是商业联姻,容嘉也有点不爽。

        真是过分!

        她气得把香包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后来一路上都负着气。

        期间他看了她两眼:“不开心?”

        “没有。”

        然后他也没再问。

        ……

        “你能想象?他就是这种人,我真是受够了。一天下来,就算时时刻刻呆一块儿,话加起来都没有十句。”翌日,容嘉跟周琦吐槽。

        周琦有点不相信:“真的假的啊?瞧着挺斯文挺和煦的一个人啊。”

        容嘉:“斯文是挺斯文,就是闷。”

        周琦没放心上:“说起来,你最近见过许延庭没有?听说他要去管非洲的石材公司了。”

        容嘉愣住。

        周琦感慨:“非洲那是什么地方啊?我的天,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当年人人奉承的许太子,一朝落败,竟然落得这步田地。你老公也真够狠的,怎么说也是一家人,他的堂哥嘛。”

        回头看到容嘉一脸震惊,周琦也惊讶了:“你不知道?”

        容嘉摇摇头。

        周琦:“……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别放心上,千万别跟你家里那个闹。”

        容嘉不置可否。

        她跟许彦庭只是革命友谊,虽然还算要好,还没到那地步,不至于为了他跟许柏庭翻脸。

        但是,这人这么杀伐果断、冷血决绝,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料。

        平日里,他话不多,也挺有礼貌,完全看不出来,是这么得不留情面。

        有些事儿就是那么巧,回去的路上,她遇到了许延庭。

        他仪容齐整,西装笔挺,完全看不出他们圈里传的那样——落魄潦倒。但是,眼中的精气神确实不如以前了。

        “我要去非洲了,你呢?最近过得怎么样?”他笑着问她,笑容跟以前一样温暖。

        容嘉说:“我挺好的,不用担心我。”

        许延庭:“你要小心他,他这人不是好相与的。”

        容嘉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神情尴尬,也没应答。

        许延庭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言,忙收起了脸上的表情,转而道:“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

        容嘉点点头:“你也是。”

        许延庭走后,容嘉叹了口气,甫一转身,脚步就顿住了。

        许柏庭站在不远处的梧桐树下,正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们。

        不知怎么,容嘉有点被捉奸的味道。她心里不爽,走过去,先声夺人:“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不过来呢?”

        许柏庭淡淡道:“看你们聊得太起劲,就没打扰。”

        容嘉:“……”

        他这人就是这样,就算说讽刺的话,你也猜不出他是真生气还是开玩笑。她仔细端详他的脸,决定不猜了。

        他生不生气,关她什么事?

        她径直越过他,上了他停靠在路边的跑车。

        隔日许延庭就跟许怀山去了非洲。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容嘉一大早就起来,准备去送他。

        谁知,许柏庭起得比她还早,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里看报纸。

        他都没回头,只是平淡地跟她说:“早饭给你盛好了,在岛台上。”

        容嘉说:“不必了,没胃口。”

        她拎着包要出去,许柏庭站起来,远远看着她:“容嘉,你什么意思?”

        容嘉顿了一下,才回过头,也冷冷地望着他,虚假地笑了下:“许总,我们是商业联姻啊,只好维持表面的和平就够了。你何必去管我什么意思呢?难道你不知道,对一个女人产生好奇,有可能会爱上她吗?”

        许柏庭笑了,眼神却毫无温度:“谁说我对你好奇了?我只是在告诉你,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表面上,请你对我尊敬点。”

        他乌黑的眼睛是那么安静,黑得没有底。

        容嘉忽然觉得屋子里很阴冷,下意识伸手扯了一下肩上的开衫。这两日都是阴天,玻璃窗外的天,原本是蓝色的,现在却蒙着一层灰蒙蒙的雾霾。

        室内灯光昏暗。

        壁炉里的火,噼里啪啦得作响。

        这样安静的僵持中,他朝她走来,步子很慢。容嘉视野里这个男人,渐渐逼近,她也得以认真地观察他。

        穿着一件薄毛衣的他显得更加高大,身材挺拔,肩膀宽阔。不是那种肌肉虬结的健美,但是精瘦有力,微微曲起的小臂都蕴藏着力量。

        他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不觉后退了一步。

        “你怕什么?”他轻哂,没动。

        容嘉不甘示弱,咬着牙:“谁说我怕了?”

        “是吗?”他居高临下地打量她,伸手去捏她的下巴。

        容嘉连忙避开,因为急,几乎是踉跄着脚步,背脊撞在大理石雕花护墙上,有些微微的疼。

        他止住了步子,眼中露出一丝嘲色,转身折返客厅。

        容嘉回头,他在沙发里坐了,弓着腰剥着手里的栗子,手指皙白,动作优雅。桌上还散了几颗,都是一早魏洵让人去买的。

        “胆子不大,就不要装得很厉害,纸老虎一戳就破。你不知道吗?”

        容嘉心里有气:“是啊,我是纸老虎,你是真老虎!”

        他笑了,回头看她,对她伸出手:“栗子吃不吃?我剥了几颗。”

        剥了壳的黄心栗子在他掌心混动,衬得他的手更加好看,简直像是艺术家的手一样。

        容嘉却呸了他一声:“两面三刀!谁要你给的栗子!”

        “你骂我?”

        “我只是陈述事实。”

        许柏庭挑挑眉:“你为谁打抱不平?别忘了,我是你老公,许延庭只是一个外人,我们才是一家人。”

        容嘉面无表情,掐着包出了门:“我跟他是朋友,你跟他却是兄弟。”

        凉薄至斯,确实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人。

        这件事,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有限的接触中,容嘉越来越觉得许柏庭这个人,理性远大于感性,甚至是没有感性的一面。

        两人的矛盾,也在沉默中越积越多。好在他经常出差,两人见面次数不多。

        他是个不轻易发火的人,容嘉则是一个忘性很大的人,不会去过分关注对自己无关紧要的人。

        她最近都忙着投简历,规划实习和工作的事情,也没那个闲情逸致来管他。

        谁知,她投的其余几家公司全都石沉大海,唯有hs这家过了。

        周琦拿着面试通知书,问她:“去还是不去?说实在的,你要装逼的话,这家是最好镀金的。而且,你老公是大老板啊,你还不是想干嘛干嘛。”

        容嘉:“哼,谁稀罕。”

        周琦恍然,一副看穿她的表情:“不过也对,这家可是出了名的高强度工作啊,你养尊处优混吃等死那么多年,怎么受得了。”

        容嘉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把夺过通知书:“去就去!谁怕谁!”

        到了面试那一天,站在高达百米的商业大楼前,她才感觉到小腿颤颤,有点打退堂鼓。

        hs在这儿的建设公司也是首屈一指的,高达百米的大厦,犹如钢铁巨兽,伫立在寸土寸金的商业中心,让人望而生畏。

        宏伟、壮观,那是毋庸置疑的。

        对于路痴而言,迷路——那也是正常的。

        一路问了两次后,容嘉垂头丧气地跺了跺脚,真不好意思再问了。

        旁边电梯传来“叮”的一声,乌泱泱走出一行人。

        容嘉下意识避到一边,抬眼就看到了人群里最显眼的许柏庭。

        今天他穿得很正式,西装笔挺,裤缝笔直,边走边低头看表,似乎是赶时间,皮鞋踩下去的步子都生着风。

        这厮不是在美国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容嘉扒拉住墙壁,心里到底有些别扭,偷偷看着他,没出去。

        许柏庭却像是有所察觉似的,朝走廊尽头瞥了眼。

        容嘉连忙缩回脑袋,跟着一个穿蓝色套裙的女职员进了电梯。好在后来碰到了其他的面试者,跟着大部队,算是找到了地方。

        负责给她们面试的是一个姓王的经理,据说是上一任总监调任时从亚太区调过来的,算是公司的骨干。

        等了约莫十几分钟,上一个面试者垂头丧气地出来。轮到容嘉,她进去时,手脚都是不听使唤的,好在姿态还算大方。

        王经理目光挑剔,问:“有做过会计的经验吗?”

        容嘉摇摇头。

        王经理皱起眉:“英文水平呢?”

        容嘉松了口气,跟他说了几句,王经理紧皱的眉头才稍微松缓了一些,然后又问了几个专业方面的问题。

        当然,这方面容嘉就是纸上谈兵了。

        “好的,那就这样吧。容小姐,回去以后,请耐心等待我司的回音,最迟一个礼拜。”王经理面色平和,看不出深浅。

        容嘉心里却凉了大截。

        待她离开后,王正的脸色才沉下来,摇摇头,轻嗤道:“一点儿经验都没有,连常识问题都不了解,今天这几个来面试的是怎么回事?走过场唱大戏的吗?”

        景钰没回应,想起那个女孩子,眉宇微皱,抱着资料站起来,看了看表:“这是最后一个了,走吧,一块儿去吃饭。”

        “行。”

        ……

        半个小时后,许柏庭和魏洵开完会下来。此刻就他们两人,无关紧要的人已经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

        魏洵翻着记录本,边走边跟他汇报:“下午4点还有一个会议,是关于xs项目的。”

        许柏庭:“这种小事,让柏杨去处理。”

        “是。”深知这位的性格,魏洵言简意赅,语速飞快,“关于坤达集团上次提出的五个先决条件……”

        说了老半天,没人应。

        魏洵诧异地望去。

        许柏庭已经停下了步子,目光定格在不远处的走廊拐角,没说话,抬起腕子松了松紧绷的袖口。

        容嘉躲了会儿,见躲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出来。

        她今天穿得很正式,挎着奶白色的小背包,有点拘谨的模样,说话倒还爽利:“好巧啊许先生,没想到居然在这儿碰到你。”

        许柏庭扬了扬眉,笑意却没有抵达眼底:“是挺巧的,在我的公司里见到你。”

        容嘉:“……”

        魏洵忍着笑,适时打破僵局:“夫人,你是要回去吗?我们正好顺路。”

        容嘉绷着小脸,“哦”了声,决定不再搭理这对狗主仆!

        ……

        景钰和王正乘坐员工电梯下到一楼,刚要从侧门转向食堂大楼,景钰忽然停下了步子。

        “怎么了?”王正顺着她的目光朝东边望去。

        这一看,人也和景钰一样怔住——

        刚刚最后那个面试生笑嘻嘻地在那边跟人说话,被她拦住的那人,不就是他们的大boss许先生吗?

        而且,向来不跟异性多话的许先生,居然站在那儿耐心地听她叽叽喳喳。

        ——也没有让人轰她出去。

        ……

        这一批应聘者里,王正原本选中了一个曾在swg工作过三年的青年和一个在香港一家外资银行做过的女人,如今,又有些犹豫。

        景钰看他一眼,说:“我们这行,需要要有经验的人才能胜任。”

        王正忙称是。

        谁知,她下一秒说:“不过,我最近缺个行政助理,就让她顶上吧。”把人放眼皮子底下,总好过要有别的变故强。

        景钰跟随许柏庭多年,深知他的脾性,他怎么会喜欢那种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最多碍着这层联姻关系,看在对方年幼,敷衍一二,其实心里是不耐烦的。

        那还得赶在他心情尚可的时候,碰到他心情不佳时,估计会转身就走,一点儿情面都不给。

        这小姑娘,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真的跑去纠缠他。

        居然还跑来公司了。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王正听她这么说,也松了口气。

        景钰愿意接手,他乐得无功无过。毕竟,这看着疑似“皇亲国戚”的新生小姑娘,要是直接给拒了,万一真跟大boss有什么关系,他不是自己找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