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缠婚在线阅读 - 番外·初婚篇

番外·初婚篇

        第000章番外·初婚篇06

        容嘉接到通知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整个办公室的人也都朝她望来,有羡慕的,有不解的,也有觉得王经理传错话的,但是,当着王正的面,没人敢议论,只默默把疑惑都吞到了肚子里。

        王正虽然看着挺和蔼,对待上下那是完全不同的态度,官高一级他就曲意逢迎,对待下面人向来是铁面无私,可以说是唯利是图的一个人。不过,他这人工作能力强,虽然公司里不少人看他不顺眼,却无人可以撼动他的地位。

        这不,之前他对容嘉还是一副冷脸,此刻,笑容都快溢出来了,语气也说不出的亲切,还亲自帮她收拾东西。

        “容嘉,去了总裁办可要好好工作啊。”

        “嗯嗯。”容嘉懵懵懂懂的,但是想,点头总没错。好在她嘴巴也甜,更是没心没肺的,丝毫不计较王正之前对她的冷待,眼睛都不眨地拍了几句马屁,说得王正眉开眼笑。

        王正说:“不过也不用太担心,许总看着冷冰冰的,只要好好做事,不会为难你的,更不会骂人。”

        ——他会直接把人开了。

        王正在心中补充道。

        他这话,确实给容嘉吃了一记定心丸。

        “好了,快走吧,别让许总等久了,魏助理去南非处理太阳白麻的case了,现在手边一堆的工作。”

        “哦哦,好的。”

        容嘉抱着自己的东西,连忙跟上王正。

        等两人离开了有一段距离,办公室里的窃窃私语声才渐渐响起来:

        “boss不是从来不招女秘书的吗?我的天,我的耳朵是不是出现问题了?”

        “你没听错,事实就在眼前呢。居然还是个新人!”

        “不是我说,就她那个资历,能进咱们公司都是个问题,当初怎么混进来的啊?现在还一跃成为了总裁秘书!”

        “许总那种工作强度,她能受得了吗?”

        “一开始还有点羡慕,但是仔细一想,还是为她点蜡吧。”

        这位年轻的ceo看似对谁都温淡有礼,实则拒人于千里之外,压根就难以深交。

        属于那种交际手腕强,看似很容易交朋友,但都是点头之交那种,骨子里又高傲又冷漠,压根不拿正眼瞧人。

        简直一彻头彻尾的冷血动物。

        试想这样一个人对哪个异性温声细语?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在他眼里,恐怕她们这些人压根没有雌雄之分,只有“能用”和“废物”的区别。

        “他刚来那会儿,我以为公司来了个脾气很好的帅哥大老板,我们可以轻松一些,还可以大饱眼福呢,谁知居然是个工作狂,还是个杀人不见血的变态。他那双眼睛望着我的时候,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就跟看着一机器似的,说话也不愠不火,一万年都是那个调调儿。我怎么说都是一美女啊!”

        “就是,想到明天还要跟他汇报这个季度的财务总结,我就想跳楼。”

        某经理闻言,不由好笑:“之前你不是还眼巴巴地想凑上去吗?现在被重点关照,不开心吗?”

        “开心你个鬼啊?我算术本来就不好,这账目捋清楚就不错了,还让我一夜之间整理好。我都要疯了!现在他一皱眉,我心里就惴惴,感觉下一秒就要砍头似的。”

        “你不去我替你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别做白日梦了,不然,阿曼达和江澄就是你的榜样。是不是也想去非洲挖矿啊?”

        “那还是算了。”

        ……

        玩笑归玩笑,开过后,一个个又正襟危坐地回到了岗位上。

        ……

        容嘉犹豫了很久才敲响他办公室的门。

        很快,里面就传来他的声音:“请进。”

        容嘉深吸一口气,抱着自己的东西进了门。

        许柏庭在批阅文件,听到声音抬了抬头,示意她把东西放到一边的空桌上:“后面的休息室和更衣间,你也可以用。”

        “好的。”容嘉手忙脚乱地整理起来,头都不敢抬。

        他失笑,手里的笔轻轻搁置:“我很可怕吗?”

        容嘉忙摇头,手里的动作却不敢停,到底是紧张。工作时的许柏庭,自然跟在家里的不大一样。

        其实是她的心境改变了,联想起这位商场上的种种,对他有些敬畏。

        而且,最近,他对她总是不冷不热的。

        好在他的声音沉稳和煦:“你刚毕业,要一步步来,一切从基础的开始做起吧,平时有不懂的,也可以问我。”

        “好的,谢谢许总。”

        “不谢。”他拄着头,笑了一下,目光落在她身上。

        容嘉是那种典型的江南美人,骨小肉多,整个人看上去温润如水,软软的,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

        低头时很安静,跟她活泼的性子似乎不大相符,微微下垂的下颌、和修长的脖颈连成婉约的弧线,让人不自觉想起那句诗——

        最是低眉一抬眼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娇羞。

        动静皆宜的美人,尤其是弹的那一首好琴,他很多年都没有听过那么有灵魂的钢琴声了。

        琴声最能传达一个人的心境,只有真正纯粹的人才可以弹出那么干净的琴音。

        不然,当年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和她待在一起?也那么抵触别人的靠近?

        许柏庭觉得自己有点失态,把目光移开,凝神静气,继续手里的工作。

        容嘉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小桌上工作——那是不久前刚刚搬进来的。

        许柏庭喜静,哪怕是魏洵,也只有在汇报工作时才被允许长时间在他的办公室里逗留。

        这一点,容嘉自然不清楚。

        头两天,她特别紧张,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但是渐渐的,见他看上去并不是那么严厉后,她一颗心才放松下来。

        至少,比呆在那个扑克脸的景总监身边强多了。

        而且,他给她分配的工作不算繁重,甚至有时候一天无事,只让她去楼下帮他买一杯咖啡这样。

        遇到不懂的事情,她不好意思问时,他看一眼她的表情就知道了,甚至会主动帮她查阅资料,指导一二。

        一来二去的,容嘉受益匪浅。

        有时候,有些问题其实很智障,他给她解答后,她自己都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但是,他从来没有笑话过她。

        就这点,容嘉对他的印象就无比好。

        至少,他比那些只会给女人开开车门让个座之类的公子哥儿有修养多了。

        这日,她又碰到了问题,咬着笔杆子在桌前冥思苦想了很久。许柏庭从外面推门进来,把手里的热咖啡分了一杯给她。

        “咖啡机坏了,我让小陈一会儿过来修了,下午我要出去,你帮着开一下门。”

        “嗯,好。”容嘉抬起头。

        他端着杯子抿了口,朝她手里的资料看了眼。

        触及他似笑非笑的目光,容嘉脸红,欲盖弥彰地用手肘挡住:“……很快就翻译好了。”

        “你学过德语?”

        容嘉“啊”了一声,低头翻出资料,果然,这一页有两行是德语。她脸色尴尬——装逼装大发了。

        “这句话讲的是德国的一个传统习俗,和一般意义上的德语不同,所以这里用了原话。”他走到她身边,微微俯身,接过了被她捏在手里的钢笔。

        手指不可避免地碰到。

        那种凉淡的感觉,和他这个人一样,若即若离,让人忍不住心猿意马。

        容嘉的脸无法抑制地涨红。

        许柏庭高大英挺,弯腰时,像是把她圈在怀里一样。容嘉鼻息间嗅到一股冷香,有点像松木,也有点像琥珀的后调,沁人心脾。

        她一颗心变得紊乱起来,红晕都蔓到了耳根,连他说了什么都没听到。

        “明白了吗?”

        容嘉回神,不觉“啊”了一声。抬头的一刻,正好撞入了他乌黑冷澈的眼睛里。

        他有些近视,这会儿没有戴眼镜,为了方便看清,整个人都俯下来了,几乎是紧挨着她,鼻尖都快碰到她脸上了。

        好像——要亲吻她似的。

        容嘉不能动弹,呼吸停滞。

        这么对视了会儿,他自然地直起身,若无其事地又给她重复了一遍。这次,容嘉连忙点头说听明白了。

        两人间,似乎无形间亲近了一些。

        她也不像以前那样敬畏他了。

        有时候,还敢跟他开个小玩笑。

        这日,食堂出了点小状况,不提供饮食,所有员工被通知自行解决。容嘉想了想,跟他说:“我去楼下买点吃的吧。”

        许柏庭的资料正看到关键地方,头也没有抬,只淡淡应了一声。

        容嘉拿了钱包,飞快下了楼。附近没有什么菜馆,她也不知道买什么,选来选去,还是买了两只汉堡和一些小吃。

        回去后,把袋子放到办公桌上:“就只有这个。”

        许柏庭看一眼,眉心微皱,不过没说什么,就着吃了一点。

        “你就吃这么一点啊?那怎么行?”容嘉把手里的肉卷分给他。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不吃油炸食品的。

        他看了看她手里的肉卷,到底还是拿了过来,默默吃掉了。

        下午的时候,容嘉没事情,溜去了休息室打了个盹。出来时,却见他眉头紧锁,一手扶着腹部。

        “你怎么了?”容嘉吓了一跳。

        “没事。”他翻出手机,强忍着打了急救车,回头看她在那边六神无主的样子,还跟她笑了一下,“你这表情,好像哭丧似的,快别露出来了。”

        容嘉忍住眼泪,连忙跑去卫生间,给她拧来了热毛巾。

        后来送他去医院后,医生找她单独谈了话:“胃不好,怎么还能让他吃这种油腻的东西呢?原本也没什么事,不过,他这两天身体本来就不好,加上精神焦虑,这才出现这种症状,以后还是尽量注意。”

        容嘉垂着头,懊悔不迭,说不出的内疚。

        这才想起来,王正之前好像跟她交代过这事儿,不过她转头就给忘了。

        她连声道歉,拿出小本本记下来:“对不起对不起,医生,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医生摇着头走了。

        景钰和王正赶到医院时,已经是傍晚了。景钰二话不说,上来就朝她喝道:“你给他吃了什么?你是要害死他吗?别以为仗着你的身份就能为所欲为了?这是工作的地方,容小姐,你能不能敬业点?”

        容嘉心里自责,没反驳。

        王正看她一副要吃了小姑娘的样子,连忙轻嗽一声,替她打圆场:“先去看看许总吧。”

        景钰瞪了她一眼,冷冷地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