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789 - 网游竞技 - 我姐夫胤禩在线阅读 - 第41章 谁更亲?

第41章 谁更亲?

        若是让八福晋真的走了,老八的麻烦,那就是无穷无尽了!

        老八赶紧追了出去。

        八福晋盛怒之下,即使穿着花盆底的绣鞋,依旧走得飞快。

        老八急得直冒汗,也顾不得皇子阿哥贝勒爷的体面了,急忙撒开两腿,狂追了上去。

        “慧娘,慧娘,你听我说嘛,你听我说嘛……”老八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了八福晋,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急切的解释说,“慧娘,在我的心目中,没人比你更重要了。”

        八福晋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

        既然老八服了软,八福晋也已经发泄了怒气,便扭头说:“爷,宁寿再重要,还能比我的海保更重要么?”

        老八瞬间秒懂了,哪怕得罪了所有人,八福晋也护定了海保。

        “可是,慧娘啊,你是知道的,我母族不行,确实需要众多的帮手啊。”老八依旧不舍得丢弃宁寿,试图以情动之,做最后的挣扎。

        八福晋喷着鼻音,不屑的说:“爷,照我说啊,等海保将来出息了,至少顶一百个宁寿,您信不信?”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老八口是心非的敷衍着八福晋,心里却在吐槽,我信你个鬼!

        夫妻朝夕相处了很多年,八福晋只看老八的神态,就猜出了他的小心思。

        “爷,实话说,海保才是咱们自己人啊!”八福晋忽然叹息道,“海保是我亲手养大的弟弟,他是个啥性子,我还能不知道么?”

        这话,老八倒是听得进去!

        八福晋说的一点没错,海保一向视她如母,不仅对她言听计从,还从未违拗过她的意思。

        实话说,八福晋既然成了皇家的儿媳妇,就有义务协助老八,最终登上皇位。

        在皇位争夺战中,老八若是输了,八福晋和海保肯定没有好下场。

        从这个意义上说,老八和八福晋,算是地地道道的夫妻一体!

        “爷,海保若要将来掌握重权,可不得有几块垫脚石么?”八福晋妙目微转,笑吟吟的看向老八。

        老八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八福晋的意思很明显,为海保的往上爬,需要的牺牲品,何止一个宁寿呢?

        “慧娘,这只怕是不大妥当吧?”老八硬着头皮想说服八福晋,此风绝不可涨啊!

        八福晋仰起精致的下巴,淡淡的说:“爷,我就这么一個亲弟弟呢!”

        老八瞬间秒懂了,八福晋是铁了心的要扶持海保了。

        八福晋的娘家人之中,主力军就是安郡王府的舅舅们。

        但是,八福晋的心里门儿清,她亲手养大的海保,那才是比谁都亲的亲手足。

        人,都是有私心的。

        在安亲王岳乐的悉心教导之下,八福晋考虑得也很长远。她还很年轻,不可能一直生不出儿子。

        将来,八福晋的亲儿子,肯定更依靠亲舅舅海保的扶持。

        娘这边的亲戚,舅舅最大,一般情况下,也是成立的。

        因为,叔叔很可能抢夺侄儿的财产和位置。但是,身为外戚的舅舅就不同了,天然不具备威胁性。

        在大清,早有前车之鉴!

        如果,睿亲王多尔衮有儿子,顺治帝早就被弄死了!

        现实是,连雄才大略的多尔衮,都搞不定带儿子的俏寡妇,遑论旁人呢?

        再说了,今上刚刚亲政的前后,若无佟佳氏的母族舅舅们拼死相助,皇位也很难坐得那么稳。

        老八和八福晋吵闹过后,和往常一样的和好如初了。

        由于,下人们都被远远的赶开了,也没人知道这两口子在私下里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

        老八的内弟,刚刚上任不久,就把老八的心腹宁寿整垮了。

        这事儿,实在是太稀罕了,眨眼间,便传遍了整个皇城根儿。

        唉,海保真傻,居然拆自己姐夫的台,简直是蠢得没边了!

        可不是嘛,真没见过这种大傻瓜!

        好家伙,还有这么傻的倒霉孩子?

        呐,明尚死得早,没有家教啊!

        京城内外,大家都在暗中对海保指指点点,说啥的都有。

        不过,众人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海保的脑子有问题。

        不利的闲言碎语太过恶毒了,即使是海保身边的心腹下人,也没人敢告诉他。

        实际上,海保完全不在乎外头的流言蜚语。

        在夺位之前,老四的名声几乎臭了大街。

        但是,因为安排得当,以有备打无备,老四只摆平了少数几个人,比如说,隆科多和年羹尧,便得了万里河山。

        等老四坐稳了皇位之后,反手就把老三、老八、老九和八福晋,一起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海保去上都察院上衙的时候,把门的差役隔着老远,扎下千去,毕恭毕敬的说:“请海爷安。”

        往日里,差役们见了海保,也都要行礼。

        但是,这一次,海保明显察觉到了态度的不同。

        都察院的差役们,对海保比以前恭敬得多了!

        在公事房的门口,海保惊讶的发觉,他手下的笔贴式苏哈占,正哈着腰等他。

        “请海爷安。”见海保来了,苏哈占赶紧拍下袖口,弯腰行礼。

        海保不过是正八品的署理监察御史罢了,照规矩,因品级差距很小,正九品的苏哈占只需要拱手行礼即可。

        但是,苏哈占却尊称海保为海爷,这就是认清了形势,害怕被海保穿小鞋了。

        在官场上,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定位。

        要么是与世无争的老好人,要么是人见人怕的鬼难缠,要么是见钱眼开的财迷。

        海保的定位,其实很明显,那就是鬼难缠!

        宁可让所有人都怕他,也不能被人瞧不起!

        老话说的好,恶人自有恶人磨!

        《茶馆》里,从衙役到巡警的宋恩子和吴祥子,不仅吃拿卡要,而且坏事做了很多年,却一直无人敢惹!

        “老苏,你太客气了,何必如此多礼呢?”海保亲手扶起了苏哈占,笑吟吟的说,“往后啊,还需要你多多帮衬一些啊。”

        苏哈占听出了话外音,不由精神一振,大声说:“但凭海爷的吩咐。”再次扎了千礼。

        吴四宝深深的看了眼异常恭顺的苏哈占,他心说,苏哈占选择主动靠拢海保,这才是真正的明白人呐!

        (ps:打滚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