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789 - 历史军事 - 曹操跟我打天下在线阅读 - 11.打出缘分

11.打出缘分

        曹操丝毫不敢惊动宝马吃草、饮水、嬉戏。

        又是一连数天,曹操天天逆风隐藏。

        他又满身涂沫马粪马尿,不时的,逐步的,他靠近赤兔宝马。

        他决定择日训服赤兔宝马!

        这天,曹操全身没于草丛中,静侯赤兔宝马到来。

        ~~

        午时刚过,炎日之下,蝈蝈齐鸣。

        赤兔宝驹疾速飞驰,径直向曹操的方向奔来。

        曹操大喜,双足一点,平地跃起。

        他“唰”地跨上赤兔马马背。

        赤兔宝马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它一声龙鸣,前蹄腾空不等落地就要狂奔。

        曹操双腿紧夹马肚,疾速出手,将一只手紧紧抱住树身,一只手扼住马颈。

        此时的赤兔宝马如利箭般射出。

        它不仅想将曹操摔下马背,而且是想致曹操于死地。

        只可惜,曹操如胶似的贴于马背。

        他又有柳树做了依托,力量增加了多倍,导致赤兔宝马始终无法摆脱曹操。

        就这样,宝马往前奔,曹操抱紧柳树做依托往回拉。

        一人一马开始了生死拉据战。

        就这样,曹操生生的将那棵柳树拉成弯弓,把它变成了一棵歪脖子树。

        终于,在离荷花池二里多远的地方,赤兔宝马发现曹操并无恶意,便腾空前蹄,万般无奈地停了下来。它这一落不要紧,蹄下顿升泉眼,汩汩清水直冒。

        ~~

        曹操翻身下马,蹲伏于马前。

        他双手掬水递于宝马嘴边。

        只见宝驹一声轻吟,低头饮之。

        随后,曹操精心为它洗涮毛皮。

        宝马打着响鼻,频频点头。

        曹操和赤兔宝马相伴几天,一人一马熟悉了,也有了感情。

        因为宝马赠英雄,宝剑送壮士。

        宝马亦识人,也知人,仿佛知道曹操是一个大英雄。

        而且,曹操之前训服了它。

        然后,曹操感觉差不多了,便策马回归京都。

        他太想尽快见到蔡文姬了。

        但是,当他回到京都之时,却听到刚直的蔡邕出事了。

        ~~

        蔡邕参与续写《东观汉记》及刻印熹平石经,获罪被流放至朔方郡。

        曹操泪奔如雨,甚是伤心。

        他生怕蔡文姬会途中受伤,会被人犯责罚,会被罚为奴。

        他急急策马出城,却不料马壮马快马鸣声雄。

        他策马从一队镖车旁侧而过之时,惊扰了其中一辆镖车的马。

        拖着镖车的马发惊,忽然前蹄扬起,咴咴嘶鸣起来,将镖车掀起。

        镖车顶篷上一人摔跌而落,臂折头破,满脸是血。

        其他镖车上的马夫急急勒马。

        霎时间,大街上阵阵咴咴嘶鸣声响起。

        无数商铺的小掌柜和店小二握着菜刀跑出来看看情况。

        ~~

        曹操也只好勒马,又掉转马头看看情况。

        “站住!何方贼人,如何无礼?赔钱!”

        镖车中有人飞身而来,并向曹操娇叱一声。

        她手握长长的带倒勾刺的软鞭,甩向曹操。

        若是曹操被其鞭缠中,必定浑身是伤,皮开肉绽。

        瞬息之间,曹操右手拢拳,弹出无名指、小指、中指、食指。

        嗤嗤嗤嗤!几缕剑气或荡开对方的长鞭,或是击向敌手。

        那人的长鞭被剑气弹开,其中长鞭尾段还被剑气击断。

        小半截鞭子跌落地上。

        还有一缕剑气袭向那人额头。

        那人本能低头一闪。

        但其帽子被剑气击落。

        原来是一个非常美貌的姑娘。

        她一式杏黄衫儿,艳丽非凡,眉宇英气。

        ~~

        此时,她也被剑气所荡,身子旋溜溜地转,以卸去剑气荡来的功力。

        曹操看那姑娘美貌,不由一怔。

        他不经意间,也看到了她身后的镖旗,上书:“镇远镖局”。

        ~~

        镇远镖局,成立已有百年之久。

        现任总镖头丁尚铭,承祖业。

        其女丁惠。

        镇远镖局早年曾为曹家押运过钱粮物资。

        凭接续来的记忆,曹操了解镇远镖局。

        曹嵩与丁尚铭有些交情。

        曹家若有什么需要长途押运的,皆托付给丁尚铭。

        丁尚铭赚了曹家不少钱,也确保了曹家每次托运的物资万无一失。

        不过,当时曹操身材短小,相貌丑陋。

        那时的丁惠,也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

        她往往与曹操打声招呼,便闪身一边,不多言一句。

        看得出,她性子泼辣,对宦官之家,颇为瞧不起。

        而曹操也是颇为清高之人,想想自己家有钱,父亲还是大官,你丁家押镖的,算什么?

        ~~

        现在看来,眼前的美貌姑娘便是丁惠了。

        时过境迁,女大十八变。

        小丁惠也长成了十六岁的美丽大姑娘。

        ~~

        曹操急飞身下马,抱拳拱手说:“原来是丁姑娘,刚才多有冒犯,请恕罪。哦,在下曹孟德,曹嵩之子,前几年,哦,小时候,咱俩见过。哦,丁老镖头呢?”

        那姑娘还真是丁惠,她又要发火,怒骂曹操。

        但曹操如此一解释。

        她即时呆楞住了,顿时心思如潮。

        她暗道:眼前此人是曹操?曹孟德?曹公子?

        这,这,怎么可能?

        曹公子奇丑无比,现怎么长得这么俊?

        不!不可能!此人说假话,当街说谎,卑鄙!

        ~~

        此时的曹操已身长八尺五,长身玉立,面如冠玉。

        他牵着赤兔宝马,人雄马壮,气度不凡。

        其他镖师握刀执剑端矛而来,团团围住了曹操。

        ~~

        此时,一辆镖车里,有人掀帘而出,跳下一位老人。

        他手握铁鞭,径步向曹操走来,边走边说:“老夫丁尚铭,你真是曹公子?”

        他感觉不可思议,眼前的曹操竟然这么帅!

        但曹操又身穿粗布烂衣。

        京都城里最有钱的公子之一,怎么可能身穿粗布烂衣?

        就在此时,曹迈闻讯,带着一帮武士也走过来,并替曹操作答说:“丁老镖头,这位真是我家公子,姓曹,名操,字孟德,如假包换。”

        丁尚铭、丁惠及众镖师均是瞠目结舌。

        ~~

        曹迈怎么知道曹操在此?

        曹操自上次拜蔡邕为师,一直都没远离过曹迈的视线。

        无论是在京都,还是曹操去汝南吊唁袁母。

        曹迈都奉命跟着曹操。

        不过,因为汝南袁府人多,达三万之众的宾客,曹迈无法时时刻刻跟着曹操。

        人头攒动,曹迈的视线,有时也会被那些高大之人挡住。

        袁术出事,曹迈也知道。

        他虽然无亲眼所见,但是,他心里也明白袁术的脸及身体变形,肯定也是曹操干的。

        因为以前曹府的武士刘新也曾被曹操弄得身体变形。

        但曹迈也欣赏曹操打残袁术。

        他素来看不惯袁术的为人。

        所以,回京都后,他向曹嵩禀报曹操的情况,并无说这件事。

        后面,曹操去并州盗宝马,曹迈就跟丢了。

        他只是以为曹操打残了袁术之后,会直接回京都。

        刚才,他听说曹府附近大街出了点事。

        他听下人说,那事好像又与公子有关。

        于是,曹迈便赶紧的带着曹府所有武士出来。

        若真是曹操又惹事,那得先保住曹操之命再说。

        ~~

        此时,曹迈分开那些执刃的镖师,走到曹操身前,抱拳拱手说:“公子,你回来了?发生何事?要不,先回家再说,不妨请丁老镖头一行入府一叙?或者,给丁老镖头赠偿点钱?”

        因为现在蔡邕成了罪犯,此时又是当街,周边商铺及酒肆客栈的人都出来围观。

        所以,曹操不便说要去朔方郡寻找蔡邕父女之事,便说:“行!叔和丁老镖头相商如何赔偿吧。我先回府,看望父亲,顺便沐浴更衣。”

        他说罢,牵马而去。

        ~~

        周边的镖师赶紧让路,一是惧怕曹家,二是人家也说了会赔钱。

        有钱给就行。

        镖师嘛,原本就是舍命换钱之人。

        曹操牵马走出人群,便飞身上马,策马回府。

        ~~

        曹府庭院内,曹嵩背手踱步,心头很烦。

        因为他听说曹操又惹事了,不是跟着蔡邕学了一年多了吗?

        怎么还惹事?唉,这逆子,真不长性!

        曹操策马而回,飞身下马,仆人过来牵马。

        于是,曹操便走到曹嵩跟前下跪说:“孩儿拜见父亲!孩儿不孝,远离父亲一年,没有在父亲面前侍候父亲,对不起!”

        曹嵩看到高大英俊的曹操回来,先是一怔,伸手揉揉眼睛。

        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竟然长得这么帅气,都身长八尺五了。

        天啊!

        忽然间,曹操又跪于其面前,还如此会说话。

        他也是人生首次听到儿子向他道歉之言。

        瞬息之间,曹嵩又懵了,会不会是听错了?

        会不会因老夫年迈,耳朵有问题了?

        他又伸手捂捂耳朵,揉揉耳朵。

        ~~

        曹操见父亲没反应,便又复述一遍。

        曹嵩这回听得真真切切,顿时热泪盈眶。

        他伸手扶起曹操,激动地说:“我儿回来就好,就好!蔡伯喈出事了,官府可能还会追究你,因为你是他的弟子。前些天,羽林卫和河南尹衙的人,都来过,都在找你。不过,万事有为父担当,为父已经花了不少钱,打通了各个环节。但官府的人还会找你聊聊一些事情,你届时捡些轻的来说,你就说你虽然拜蔡邕为师,但只是名义上的,并无跟他学到什么东西。而且,你是经袁家推荐去学艺的。如此,把袁本初拉上,由袁家出面,你和袁本初皆会无事。”

        ~~

        河南尹,即是雒阳城的最高行政长官,管治雒阳城及所辖区域。

        当时,州牧为一州的最高行政长官。

        太守为一郡的最高行政长官。

        大县的最高行政长官叫作县令。

        小县的最高行政长官叫作县长。

        长安的最高行政长官叫作京兆尹。

        羽林卫为宫廷侍卫,即禁卫军。

        州的刺史作为朝廷派驻州的监察官,监管各郡太守和各县县令或县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