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789 - 历史军事 - 曹操跟我打天下在线阅读 - 12.天赋异禀

12.天赋异禀

        曹操城府极深,对父亲的话也很反感。

        因为曹嵩要拉袁家垫背,还要让曹操不牵涉蔡邕一案中。

        当然,父爱如山。

        为了儿子曹操的安全和声誉,曹嵩才这么卑鄙处理此事的。

        否则,曹嵩也没必要这么做。

        ~~

        但是,对于这份浓浓的父爱,曹操又很感动。

        他想不屑于这么下作,但又不能。

        因为自己的名誉,在这样的时代很重要。

        声誉不好,很难为官。

        不能为官,就没有机会拥兵自重。

        汉家天下,已经越来越微弱了。

        天下大乱,为时不远。

        拥兵自重,才是此乱世之中的真正王道。

        没有兵,就没有权,也无法保护自己心爱的蔡文姬。

        ~~

        而且,曹操看到曹嵩苍老了许多,头发白了许多。

        父亲是在为自己操心啊!

        而且父亲仕途最近也不太顺利,只是在外人眼中顺利。

        自从祖父去世,父亲虽然花大钱,但在朝中的地位还是不如人家。

        父亲的太尉之职,也只当了一年。

        父亲花出去的亿钱买来一个太尉之职,也不知道有没有捞回来。

        不然,就赔大本了。

        所以,曹操也不便和父亲多言什么。

        ~~

        于是,曹操对曹嵩说:“孩儿谨遵父亲之命,孩儿先去沐浴更衣,待会再陪父亲午饭,如何?”

        曹嵩身长七尺,仰视曹操,噙着激动的热泪,点了点头。

        他心想:儿子听话就行。

        ~~

        于是,曹操又朝曹嵩欠欠身,转身入府,穿过浩大的厅堂,回到厢房自己的卧室,让男仆人打水来,让丫环拿衣服来更换。众仆役赶紧的照办,曹操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

        他穿衣后,推开房门,便有丫环进来,顺手关上房门,又为他梳妆。

        此时,丫环为他梳妆,还是对着落地铜镜。

        为他梳妆的丫环叫作刘艳。

        她名如其人,身长七尺,柔弱水灵,楚楚动人。

        曹操望着铜镜中的她,不由痴痴着迷。

        他心想:文姬长大后,会不会也如刘艳之美?

        ~~

        刘艳也是面对落地大铜镜。

        她看到镜中的曹操如此痴痴的望着自己,不由娇嗔一笑,俏脸泛红。

        也就是说,她九岁时,就到了曹府。

        她见证了曹操由丑而俊,也见证了曹操惹的无数事情。

        从小到大,曹操的好或是坏,她都看到了。

        她都见证了。

        而且,她还是专职服侍曹操的丫头。

        ~~

        以前,曹操可没现在这般礼貌,也没现在这般有素养。

        若是服侍他的人,令他不顺心,抬脚就踹。

        后来,曹操因为读书多了,渐渐礼貌起来,素养也提升很多,对男仆和丫环也好多了。

        偶尔,他还领着刘艳一起读书,教她识字,教她握笔练字。

        两人的主仆感情渐渐也好很多。

        ~~

        曹操去了蔡邕家里一年多。

        此番回家,他没想到刘艳也变成大姑娘了,出落得亭亭玉立。

        刘艳在这一年里,很想念曹操,也很怕曹操。

        因为曹操让人变形的,她都不知道公子学了什么歪功。

        但是,她更多的时候,是在想念曹操。

        ~~

        曹操不在家,她得服侍其他主子,经常挨骂或被责罚。

        而曹操同父异母的弟弟曹德,还经常对她毛手毛脚。

        这让她很反感,但她又不敢吭声。

        她只盼着曹操早点回来,替她作主,打压曹德。

        ~~

        此时,刘艳眼波流动之间顾盼生辉。

        她因俏脸泛红,更是美媚入骨。

        曹操痴痴的望着铜镜中的刘艳。

        在他眼里,刘艳渐渐的幻化成蔡文姬。

        曹操把她想像成长大了的蔡文姬。

        而且,在男女关系方面,曹操是天赋异禀。

        ~~

        他反手搂转刘艳,情难自禁地搂她入怀,又抱起她,走向床榻。

        刘艳甚是陶醉,她盼这一刻,盼了很久。

        自从曹操五年前没打过她,没骂过她,她便不想离开曹府了。

        曹府的氛围,总体上还是蛮好的。

        虽然曹德也会偶尔对刘艳,毛手毛脚的,但也只是偶尔。

        毕竟人家曹德是曹家的二公子,也在长身体阶段,也开始会想女人了。

        而曹嵩身居高位,也不会随便责骂人。

        这里好吃好住,而自己家里太穷。

        ~~

        现在,大公子回府了,又更加帅气了。

        所以,她就心想:如果嫁人,就嫁给大公子吧。

        如果大公子不要我,我此生也不嫁他人。

        宁愿在曹府孤独终老,反正曹家也会养着我。

        另去别的府邸当丫头,肯定不如曹家的待遇好。

        听说袁府的丫环,均是被袁术那个坏人整得很惨,死了不少。

        ……

        ~~

        厅堂里,曹嵩在等着曹操一起共进午餐呐!

        他等了许久,饭菜都凉了,还不见曹操出来,不由又发怒。

        他质问仆人:“长公子呢?怎么沐浴更衣那么久?”

        那仆人战战兢兢地说:“回老爷,长公子沐浴不久,但是刘艳为他梳妆许久了,里面,里面,有,有,有不同寻常的声音传出来,小人不敢敲门进去。”

        “什么?”曹嵩惊叫一声,倏然起身。

        那仆人吓得坐跌在地上,颤声说:“老爷,长公子长大了,是时候给他相一门亲事了。不然,府中的漂亮丫头,恐怕,恐怕,个个,个个都会,都会!”

        后面的话,那仆人说不下去了。

        但是,曹嵩能听明白,是时候给曹操张罗一门亲事了。

        否则,府中的漂亮丫头,全会给曹操弄到床榻上去。

        这个逆子,在去蔡府拜师学艺前,就经常对曹府的丫环,毛手毛脚的。

        府中个个丫环都漂亮,个个都会议论曹操不检点。

        尤其是府中最美的丫环刘艳,都不知道给这个逆子搂抱多少次了。

        自己以前不经意间,也瞧过他们搂搂抱抱多次。

        以前奇怪的是,刘艳从不说曹操的坏话。

        现在看来,这个刘艳,颇有心计啊!

        ~~

        曹嵩略一思索,气得胡子直抖,转身就走向曹操的卧室,抬脚要踢房门,却听到里面传出刘艳不寻常的声音。

        他抬脚又收脚,气呼呼地转身而去。

        他转身走不远,迎面遇到曹迈,便问外面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曹迈说处理好了,赔给丁老镖头五百铁钱。

        他又说,不过,丁姑娘长大成人,美貌如花,性子也辣,不如,小的和丁老镖头说个媒,那丁姑娘又文武双全,能打能杀,能管得住咱家长公子。

        ~~

        长公子即是曹操。

        曹操还有个弟弟,叫作曹德,乃是曹嵩另一小妾所生。

        以往,曹操在家时,经常会揍曹德一顿。

        近期,曹德奉命回老家处理些小事情,不在京都。

        ~~

        曹嵩回到宴厅,让曹迈陪他一起吃午饭。

        他低声说丁家只是走镖的,那个丁姑娘身份和我儿孟德不匹配啊!

        曹迈低声说关键是人家姑娘能管得着长公子。

        而且,小的刚才在大街上也看到了,长公子对那丁姑娘还是蛮欣赏的,主动上前套话呐。

        曹嵩点了点头说那行吧,你去找丁家说说。

        不过,眼下,孟德又惹事了,正和那个刘艳在房里,唉,做那事。

        恐怕已经木已成舟,这可如何是好?

        ~~

        曹迈含笑说,刘艳是丫环,和那丁姑娘对比,更不配我家长公子了。

        不过,如果刘艳往后能怀上长公子的骨肉了,再给她一个身份。

        不然,休想。

        不就一小丫环吗?

        最多给她一笔钱,打发她走人便是。

        ~~

        曹嵩感觉有道理,点了点头,遂低头吃饭。

        他心想:府上的漂亮丫环那么多,自己的儿子迟早也会看上谁谁谁的。

        就像袁绍的父亲,不也有天晚上醉酒,和袁府的一个小丫头睡了一觉,整出袁绍了吗?

        还有,自己也一样。

        二儿子曹德,不也是自己在醉酒后,和一个小丫头整出来的吗?

        ~~

        当然,这种事,曹迈就不便说了。

        他是管家,但也是下人。

        只不过,他比普通下人好很多。

        而这种大户人家,类似于曹操和刘艳之事,并不鲜见。

        很多大户人家的丫环之中,也有不少很有心计的,并借此成为妾,后又转为妻,接着又转为夫人的。现在看来,这个刘艳也不简单。

        不过,也不要得罪刘艳。

        万一,长公子一击即中,刘艳怀上了呢?而且将来生下儿子呢?

        母凭子贵,可不得了。

        ~~

        曹迈想着些心事,也着眼于长远,默默低头吃饭。

        然后,他又跑去镇远镖局,找总镖头丁尚铭说媒去。

        ~~

        曹操和刘艳都没起床吃午饭。

        这对俊男美女,皆是青春年少。

        ~~

        直到黄昏,曹操才起来。

        他披衣而出,打开房门。

        刘艳来不及穿衣,急忙蒙被裹住自己。

        曹操让几个男仆抬来大沐桶,装满温水,然后让仆人出去。

        他关好房门,抱着刘艳,一起跳进大沐桶里。

        两人在水中你侬我侬起来,别有一番乐趣。

        随后,两人起来梳妆。

        又是对着落地大铜镜,两人都望着大铜镜。

        还是刘艳为曹操梳妆。

        刘艳红艳艳地问曹操,如何处置咱俩的事情?

        ~~

        曹操倒也负责任。

        他说让你当夫人吧。

        不过,举行大婚礼,肯定不合适,不可能。

        我也作不了主,请你见谅。

        ~~

        刘艳惊叫一声,真的?太好了!呵呵!

        她倒也不在乎什么大办婚礼,能成为曹操的夫人就行。

        她蹦跳起来,手舞足蹈,又激动落泪:终于真正有家了。

        ~~